10大神秘事件 未知力量殺死登山者

更新: 2009-01-05 12:26:20 PM   標籤:tags: 神秘 , 未知力量 ,神秘+未知力量
本文轉自互聯網論壇﹐僅為方便讀者,提供更多更快的信息。如果您發現有版權問題,請及時通知我們( editor@epochtimes.com )。

世界上的神秘事件千千萬萬,現在就讓我們來看看10件迄今為止還未能解釋的神秘事件。

10、剛果恐龍



剛果恐龍被認為生活在剛果河流域。據當地民間故事記載,剛果恐龍長得像大象,有長長的脖子、尾巴、小腦袋,這種描述很符合小蜥腳類動物的外觀。動物學家仍在繼續追蹤剛果恐龍,並認為它是恐龍遺蹟,迄今為止,只有一些目睹者模糊的遠距離錄像,以及幾張照片證明剛果恐龍的存在。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條證據是有關一頭剛果恐龍被殺。1979年美國俄亥俄州的牧師尤金‧托馬斯告訴詹姆斯.鮑威爾和羅伊‧P‧麥卡爾博士,在1959年一頭剛果恐龍在泰萊湖附近被殺。1955年以來,托馬斯一直在剛果傳教,他收集了很多關於剛果恐龍的最早證據和記錄,並聲稱他自己就有兩次碰到剛果恐龍。泰萊湖附近的土著俾格米人說,他們在泰萊湖支流上建了一道籬笆,以防止剛空恐龍妨礙他們捕魚,一頭剛果恐龍試圖破壞籬笆,當地居民便殺了這頭剛果恐龍。托馬斯還提到有兩個俾格米人在射殺剛果恐龍時模仿它的叫聲,之後當地居民舉行了一次宴會,剛果恐龍被煮著吃了。但是參加這次宴會的人最終都死了,不是死於食物中毒,就是自然死亡。

9、消失的荷蘭人金礦


在亞利桑納州的迷信山有一座金礦,如果用錘子將牆壁砸開,就會有成堆的天然金子滾下來。這座金礦最初是被印第安人一種族發現,並作為秘密保守下來。直到一位從墨西哥來的修道士來到亞利桑,那時這個秘密才被揭穿。而它之所以被稱為「荷蘭人的金礦」是因為在19世紀,有很多被認為是來自荷蘭的探險家來到這裡,而其中兩位實際上是德國探險家雅各布‧華茲、雅各布‧韋瑟,他們在墨西哥小鎮的一次打架事件中救了唐‧米格爾‧珀拉塔,作為回報唐‧米格爾‧珀拉塔告訴了這兩位探險家有關一個家族金礦的秘密,接著三人根據珀拉塔家族地圖尋找到了金礦,三人得到了價值20,000美金的金子。

隨後,珀拉塔將地圖和金礦出售。出售條件是得到金礦收益的一半。在接下來的20年裡,這兩位德國人繼續在金礦工作,但是災難最終發生了。一天晚上華茲回到營地時發現韋瑟不見了,而在地上只有血衣和印第安人的箭頭。

1880年,金礦再次被兩個美國年輕士兵發現,他們背包裡裝滿了黃金,但當他們第二次再去時就再也沒有回來。後來一個調查小組被派過去進行調查,他們發現兩名士兵被射殺而死。之後有關金礦的故事到處流傳並被潤色修飾。現在這片區域屬於國家公園——迷失荷蘭人國家公園,並被禁止採礦,但是這並不能阻止每年8,000人到那裡去尋找黃金。

8、那加火球


那加火球是世界上有完整記錄,但無法解釋的現象之一。每年10月的夜晚,成千上萬的觀察者聚集在泰國湄公河岸觀看從河裡出來的火球。這些球為淡紅色,大小如蛋。他們緩緩從河裡升起然後加速上升直至消失,人們每晚可以看到成千上萬個火球。這些火球並不在節日晚上出現,這證明這些火球更像是自然現象而不是官方所為。

但是這種超自然現象還是受到質疑,來自儂開的一位醫生瑪納斯‧坎諾克森認為,火球是由於河底的沉澱物發酵產生沼氣,沼氣浮出水面時產生火花形成的。意大利的化學家也認為這是由於物體腐爛產生的氣體所引起的。但是也有其他一些研究人員反對這種觀點,他們認為河底並沒有太多的沉澱物,並且沼氣會在浮出水面之前被水溶解。所有的這一切還是個謎。

7、哈羅德‧霍爾特



哈羅德‧霍爾特(1908.8.5-1967.12.17),是一位澳大利亞政客,他於1966年當選為澳大利亞第17任總理,但是他的任期很快就結束了,因為一年之後的12月,他在澳大利亞南部維多利亞海灣游泳時神秘失蹤,他被推測為淹死。1967年12月17日星期日,霍爾特和幾位好友在他最喜愛的游泳地切維厄特海灘游泳,它位於墨爾本菲力普海灣東側半島的尖角地區。儘管當時海上風高浪急,霍爾特不顧朋友勸阻執意要下水游泳,但很快霍爾特被浪花淹沒,他的朋友趕緊報警,短時間內,澳大利亞皇家海軍、直升機、附近的軍隊以及當地的自願者出動搜尋霍爾特,這種迅速而大規模的搜尋,還是澳大利亞歷史上的第一次,但是霍爾特最終還是沒被找到。兩天後,政府官方宣佈霍爾特被推測已死。搜尋被終止,也沒有進行任何的官方調查。至今這位澳大利亞總理的死因仍是個謎。

6、蔡斯墓穴


18世紀,瓦爾朗一個富裕的莊園主,他在巴巴多斯島的一個基督教堂裡建了一座岩石墓穴。墓穴有一道厚重的大理石門,1807年托馬西娜夫人葬於此。一年之後,蔡斯家族接管這座墓穴,蔡斯家族同樣是莊園主,蔡斯的兩個女兒分別於1808年和1812年葬在此墳墓。然而就在她們的父親托馬斯‧蔡斯的棺材在1812年也被抬進這座墳墓時,人們發現他兩個女兒的棺材顛倒了。但是墓穴並沒有任何被闖進的跡象。

當1816年另一位男孩的棺材抬進墓穴時,人們發現蔡斯的棺材又被弄亂了。當時托馬斯的棺材是由八個人抬進墓穴的,他的棺材是靠著拱頂垂直立著的。而八週之後這個男孩的棺材抬進墓穴時,有關這個奇怪墓穴的流言傳開了。儘管墓穴是密封的,但蔡斯家族的四個棺材又再次處於混亂狀態。之後巴巴多斯島政府官員康博威爾長官出手,在1819年命令將這些棺木按秩序排好,並在門上貼了封條。第二年他再次去墓穴時,封條完整無缺,但是裡面蔡斯家族的四個棺木再次被打亂。只有托馬西娜夫人的棺木還很平靜地躺在角落。

這種現象沒有一個合適的解釋。奴隸不可能在沒有留下任何跡象的情況下移動棺木。也沒有發生過洪水,而地震也不可能只震這一個墓穴而週圍完好無損。最後人們決定將墓穴搬空,至今墓穴仍然是空的。

5、北角和波音飛機


波音飛機的創造者威廉‧波音將他的第一架波音飛機取名為「藍鳧」,1918年,他將「藍鳧」和另一架波音飛機「馬拉爾」一起賣給了新西蘭的一所飛行學校,這是波音公司的第一筆交易。起初這兩架飛機被用來運輸郵件和乘客。1924年新西蘭飛行學校關閉,1959年一位先驅飛行家給波音公司寫了一封信,信中透露,這兩架波音飛機後被運往北角的一個軍事基地,放在一個空隧道倉庫裡。一位軍事長官認為機身有火災危險,於是他下令關閉了隧道。但有證據顯示,這兩座飛機至今而然存在。但由於軍隊和政府的隱瞞,這兩架具有歷史意義的飛機去向仍然是個謎。

4、聖亞努阿里烏斯的血


聖亞努阿里烏斯是那不勒斯主教,羅馬天主教的殉教聖人。他曾在拜訪古城普特奧利(就是今天的波佐利)硫磺礦山的執事時被捕下獄。之後他受到嚴刑拷打,還被丟到波佐利弗拉維亞廣場內的獅群中,之後他與同伴在硫質噴氣孔火山被斬首,當時是公元前305年。根據早期的聖徒言行錄記載,那不勒斯主教聖西弗勒斯下令,將他的遺體轉入那不勒斯地下墓穴。在10世紀前10年,他的遺體又被被貝內文托親王移到貝內文托,但他的頭還留在那不勒斯。在神聖羅馬帝國弗雷德里克統治的混亂年代,他的遺體於再次被移動到蒙泰韋爾吉內修道院。

儘管有關他生活和工作的信息很有限,但他變得出名,令人驚奇的是因為他凝固的血液每年都會變成液體,第一次有記錄的時間是1389年。他凝固乾涸的血液裝在一個聖骨匣的膠囊裡,當這些膠囊每年三次被帶到接近他的身體時,血液就會變成液態,那時成千上萬的人都會聚集到那不勒斯教堂觀看,在高壇上祈禱的大主教會用一個小玻璃瓶裝著乾涸的血液,當血液液化時,主教會再次舉起小玻璃瓶以證實血液確實液化。這種儀式一年舉行三次,其中最著名的一年一次舉行紀念聖亞努阿里烏斯尋道的節日上。一些科學解釋說這種奇怪的液化體不是血而更像是觸變的凍膠,如水合氧化鐵在實驗室中也會有相同的反應。但實際上乾枯的血在特定的日子裡液化又增加了神秘性。

3、船帆座事件


至今仍然無法解釋1979年9月22日,美國船帆座衛星顯示的兩道亮光。這兩道亮光一直被猜測為核爆炸的典型亮光,但是最近解密的文件顯示:「儘管這像是核爆的信號,但這可能不是來自核爆炸。」這兩道亮光在1979年9月22日格林尼治標準時間00:53被發現,衛星監測顯示,在印度洋的布維島和愛德華王子群島之間有兩道可能由於2~3千頓的核爆炸而引起的亮光(一道快而明亮,一道長且稍微暗淡)。美國空軍在亮光顯示之後的很短時間趕到那裡但沒有發現任何爆炸或放射跡象。

2、Dyatlov事件


這個事件是指1959年2月2日晚,發生在烏拉爾山脈北部9位滑雪登山者死亡的事件。這個團隊的隊長叫做Dyatlov,他們在登「死亡之山」的東脊時發生事故,整隊死亡。之後對此事的調查顯示,這些登山者的帳篷是打開的,他們在厚厚的雪上赤著腳,他們的屍體沒有任何打鬥的痕跡,其中一個顱骨斷裂,兩個肋骨斷裂,一個舌頭失蹤,還有一些人被破爛的衣服包裹,而這些衣服又好像是從已死的人身上剪下來的。研究發現,死者的衣服含有很強烈的放射物,儘管這些放射物有可能是後來被添加進去的。但是沒有任何證據顯示相關涉及。一位調查的醫生說三名死者的致命傷可能不是由人造成的,而是一種極端力量。迄今為止這種未知力量仍是個謎。

1、愛爾蘭王冠珠寶



19世紀愛爾蘭國王威廉五世收集了很多珠寶——綠寶石、紅寶石、鑽石,這些珠寶都被安全地放置在都柏林城堡的貝德福德塔裡,由阿爾斯特軍事首腦、他的外甥及兩名助手保管。1907年6月18日,教區牧師稱塔的大門鑰匙不見了。5天之後,一名清潔工在她工作時發現大門是開的。接著在7月6日,她又發現了更奇怪的事情:裝滿珠寶的金庫大門在整晚是敞開的。那天下午,牧師和威廉五世的外甥檢查黃金並為聖帕特里克(愛爾蘭聖徒)的領子裝飾珠寶,這時一位門童進來,牧師將鑰匙交與他,並讓他完成生下的珠寶鑲嵌,一分鐘之後,當牧師再次回到金庫時,他發現所有的珠寶都不見了!

警察一直沒有抓到罪犯,蘇格蘭偵探曾經寫出一張嫌疑人名單,但是這份報告被壓制了。之後愛德華七世認為當時的四個人都應為保護珠寶不力而負責。14年之後,當年的牧師死在自己的花園中,令人不解的是他身中子彈,並被貼上標籤「愛爾蘭共和軍永遠不會被忘記」,但是大多數愛爾蘭人民認為這位受到英國政府惡劣對待的牧師是無罪的。而愛爾蘭王冠珠寶也再沒被找到。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最熱新聞
娛樂追星
生活消費
文化博覽
 
 
Copyright© 2000 - 2015   大紀元    授權與許可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