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藝術團演出現場,樂隊伴奏。(攝影:伊羅遜/大紀元)

神韻天音雅樂開新篇 樂隊完美輝煌譜經典

2009年10月14日 | 20:16 PM

【大紀元10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辛菲綜合報道)隨著悠遠深邃的一聲鑼響,神韻演出拉開序幕,正音雅樂、仙韻妙曲,伴隨「飛天臨凡」、「神佛下世」,帶觀眾暢遊古今天地、玉宇瑤池……在神韻藝術團全球巡迴演出中,每當中場休息時,不少觀眾留連樂池旁,向演奏家們道謝請益;每當主持人介紹中西合璧的樂隊時,觀眾鼓掌歡呼,樂隊指揮多次致意,掌聲依舊不止,場面溫馨感人,互動和諧默契。

流暢明快、跌宕起伏的旋律,頓挫分明、徐疾有致的節奏,清雅純淨、甜美靈動的音色,東西方樂器交相輝映,和聲天成,神韻藝術團樂隊演奏出前所未有的樂音與樂曲,層次豐富細膩多變,轉承起合扣人心弦,如同史詩般氣勢恢宏、輝煌壯麗,又如清流般輕柔圓潤、平和細膩。很多觀眾表示,能感到音樂家們把他們對於神韻內涵的理解深深地融入了音樂之中,神韻樂曲有一種能讓人入靜和提升心靈的祥和力量。低回婉轉,音韻流長,時而疾撥如飛,時而輕劃盤旋,或激昂或靜逸,兩根琴弦彈奏出千音萬律,表現出豐富的情感和寬廣的音域,餘音迴盪處,掌聲四起……很多觀眾驚嘆二胡獨奏節目的美妙神奇、演奏家的精湛技藝。

神韻無與倫比的原創音樂與樂隊精湛卓絕的頂級演奏令人歎為觀止,也啟迪著藝術界同行的靈感。藝術家們讚歎,神韻藝術團樂隊是中西方樂器完美結合的成功典範,神韻音樂展現正統藝術的魅力,且達到超越古典音樂的境界,正在開啟全新音樂演奏之路,引領未來音樂文化走向。

不少藝術家表示,現場伴奏比使用錄音效果更為震撼,但在當今實屬罕見。神韻藝術團規模宏大,並且還有現場伴奏樂隊,堪稱奇蹟,因此有緣觀看,更心懷珍惜和感激,倍覺幸運和榮耀。有觀眾表示,就是因為知道神韻晚會有現場樂隊伴奏而慕名前來觀賞。還有觀眾一開始誤以為神韻音樂是預先錄製,因為現場樂隊的演奏是如此完美無瑕、節奏精準、富有動感而協調均衡,並且與舞蹈等配合完美,天衣無縫。不少觀眾特別提到,樂隊指揮技藝非凡、出神入化。

很多觀眾傳頌,神韻音樂來自天上,啟迪善念予人希望。他們從神韻晚會中體驗到美好的音樂正心祛病、有益身心健康的功效,以及中華神傳文化「天人合一」的高深境界。許多觀眾聽神韻演出的音樂感動流淚,也有很多人為神韻藝術家、演奏家們的艱辛付出和巨大成就表達敬佩與感恩。

近日從大陸到美國探親的古典文學教師王先生表示,看到中國真正的傳統文化在神韻的舞台上復興,非常高興。他說,「坐在這裡感到一種寧靜祥和的氣氛,神韻的音樂真的是『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聞』。」


神韻藝術團演出現場,樂隊伴奏。(攝影:戴兵/大紀元)

神韻藝術團演出現場,樂隊伴奏。(攝影:戴兵/大紀元)

世界頂級藝術家盛讚:神韻音樂淨化人心

來自全球的頂級藝術家極盡讚譽之辭,從不同角度表達對神韻音樂的喜愛和歎服,尤其是神韻正統音樂震撼心靈的感召力和淨化人心的超凡力量。同時他們對神韻藝術團音樂家的造詣讚歎不已。

世界頂級小提琴家貝爾先生(Joshua Bell)盛讚神韻晚會世界頂級,同時對伴奏樂隊讚歎不已。他說,這種將西洋管絃樂與傳統中國樂器合併起來共同演奏,將東西方藝術精華融合在一起凝成完美和聲,非常有創意,深具藝術魅力,令人耳目一新。既婉轉悠揚,又莊嚴神聖,有一種感通天地、在天地間蕩漾的感覺。「我每時每刻都享受著每一個音符的美妙旋律」,「我可以感受到非常強大的力量」。

國際頂級大提琴家Christine Walevska表示,神韻晚會中的音樂擁有提升人精神、激勵人靈魂的偉大力量。她說,神韻神傳,她在「神韻」中重生,人間沒有語言形容這種美妙和內心的震撼。

世界級大提琴家、日本樂壇最負盛名的作曲家和指揮家平井丈一朗對神韻晚會中的音樂也是推崇備至,他稱讚音樂古典傳統,淨化人心。他說,「音樂有很多種,但是只有這樣的純淨音樂才能打動人。」

美國著名指揮家、豎笛演奏家、在著名的大都會歌劇院工作34年的大衛‧道肯金(David Dworkin)表示,神韻演出世界超級水準,音樂等各方面都非常輝煌壯觀。他讚美神韻演出的音樂總編導、現場伴奏樂隊及演奏家們「非常出色」,「我為他們喝采!」

在荷蘭音樂界享有很高地位的著名音樂家斯坦列‧凡‧維爾(Stanley van Wel)表示,神韻晚會中的音樂強有力地表達出了節目的內涵,「我覺得心裏充滿了祥和,一種通過藝術方式而達到的內在祥和」。國際著名表演藝術家、美國西雅圖管絃樂團首席單簧管樂手瑪麗安‧萊卡莉(Maryann Lacaille)表示,神韻演出中的音樂撼人心扉,令她震撼。

加拿大著名音樂家、「加拿大勳章」得主里克‧威爾金斯(Rick Wilkins)讚歎道,神韻作曲家作品非凡,現場樂隊和諧的配合、使用樂器刻畫的功夫也是非凡的。「現場樂團將西方樂器和中國樂器相結合得完美無瑕」,「音樂家們真的捕捉到了舞台上舞蹈所要刻畫的人物精神,他們真的捕捉到了他們想要在音樂中表達的內涵」。

加拿大著名音樂家、加拿大總督藝術終身獎得主(加拿大藝術類最高榮譽獎項)、加拿大最高音樂獎「朱諾獎」獲得者菲利浦‧尼蒙斯讚歎,「現場樂隊無與倫比,是我從來沒聽到過的真正的音樂,這個樂隊給我帶來了全新的感受」,「現場樂隊為整場演出錦上添花,樂隊與舞蹈配合默契,並沒有搶了舞蹈的風采,伴奏效果極佳」。

國際著名電影製片人、美國電視劇最高獎艾美獎終審評委Sabine Anton表示,「神韻演出將中西方音樂完美地結合起來,很有感染力」。加拿大著名電影和電視製作人、美國電視界最高獎項艾美獎獲得者肯尼思‧史蒂芬‧郭德(Kenneth Steven Gord)也說,現場樂隊伴奏令人愉悅,音樂非常動人,女指揮很有天賦。

日本著名音樂評論家和作曲家、音樂教育家、原京都女子大學教授中原昭哉(Nakahara Akiya)高度讚美神韻的音樂: 「音樂簡單明瞭地表現了傳統的中國古典舞的要素」,「音樂對於舞蹈的表現起了很大的作用」。


國際頂級大提琴師瓦列芙斯卡(Christine Walevska)(攝影:辛菲/大紀元)

美國著名指揮家、豎笛演奏家大衛‧道肯金(David Dworkin)與夫人。(攝影:葉紫昱/大紀元)


世界頂級小提琴家Joshua Bell(攝影:戴兵/大紀元)

加拿大著名音樂家裏克‧威爾金斯(Rick Wilkins)(攝影:邱木/大紀元)

音樂登峰造極 無與倫比 聞所未聞的大手筆

很多藝術家、各界名流讚歎,神韻演出中的音樂作品造詣非凡,登峰造極,舉世無雙,是極品中的極品,聞所未聞的大手筆。也有不少觀眾表示,從來沒有見過演奏得這麼好的樂隊、如此美妙的音樂,以前從沒想到過這兩種不同系統的樂器能組合得如此完美。

美國迪士尼音樂家羅賓遜(Rush Robinson)表示,非常佩服神韻藝術家們「他們的演奏達到了頂峰,發揮到了極至」,「中西樂器的合璧非常完美,我向樂隊指揮和作曲家表示致敬」。

加拿大音樂教授、著名樂隊主力長號手拉姆(Raum)讚歎神韻演出「非常傑出,完美的舞蹈、完美的樂團,兩者緊密結合,歎為觀止!」他認為,神韻藝術團樂隊及其演奏的樂曲「舉世無雙,無與倫比」。

加拿大前國會議員、大學教授兼出版社主席博耶爾表示,「神韻演出突破了其它所有的演出,像是神韻藝術團樂隊將東方和西方音樂結合在一起,非常和諧」。

加拿大知名大提琴家、指揮家與教育家、渥太華國際室內音樂節(世界上最大的室內音樂節)藝術總監朱利安‧阿默爾表示,「我今晚聽的音樂就是我以前從來沒有聽過的,感覺很好」,「我很喜歡中國的傳統樂器,她們是如此美麗」。前馬克斯普朗克學會柏林弗裡茨-哈勃研究所工程師皮爾茨(Piltz)先生表示,神韻演出中的音樂獨一無二,張弛有度,悅耳而悠揚,賦予變化和節奏,是一台從未聽過的音樂盛會。

美國資深小提琴家傑瑞‧普斯門表示,神韻演出美妙絕倫,「音樂的造詣更加非凡,打造了西方樂器和中國樂器東西合璧的精華,這是聞所未聞的大手筆,大創新,大融合」。

美國緬因州音樂教師Suki Welch表示,「我給今晚的音樂製作最高的評價,絕對的優美,東西方樂器的配合完美無缺。我要告訴人們,神韻藝術團的演出超越世界上所有的表演節目。」

好萊塢知名音樂會製作人、美國知名晚會製作公司Guerilla Union總裁Chang Weisberg表示,「神韻晚會很美!神韻樂團太精彩了!現場音樂伴奏、服裝、宏大華麗的場面,中國的文化就在其中!獨一無二的晚會!」曾在德國的多個歌劇院擔任芭蕾舞蹈演員克里斯帝安娜‧艾肯伯格(Christiane Ikenberg)盛讚神韻演出。她還說,「我們通常聽到的所謂的中國音樂對歐洲人的聽覺來說非常刺耳,但剛才的音樂卻是那麼的和諧與悅耳。獨一無二!」

在歐洲委員會擔任高管助理的西爾帕‧阿荷馬(Sirpa Ahoma)表示,尤其喜歡神韻樂隊的樂曲和演唱家的歌聲。她說,「比利時電視台每年都直播比利時伊麗莎白皇后國際音樂比賽(最盛大的世界古典音樂大賽之一),我認為那些選手的水平無法與神韻藝術團的演出相比!」

澳洲服裝設計師盧伊奇觀看神韻演出後表示,中國文化舉世無雙,音樂很優美,在任何地方都聽不到這樣美妙的音樂。在瑞典林雪平大學任高級講師的甘內拉女士表示,「我從沒有見過這麼大規模的,將東西方樂器合併在一起的現場伴奏樂團等,這些都是構成這台氣勢宏大的演出的主要部份。」美國德州大學音樂教師Laura表示,音樂很美,現場伴奏樂隊很特別,很成功。這是第一次聽到這種東西方樂器和諧的在一起的聲音,很細膩,很有韻味。


加拿大知名大提琴家、指揮家與教育家朱利安‧阿默爾。(攝影:艾文/大紀元)

加拿大前國會議員、大學教授兼出版社主席博耶爾。(攝影:田野/大紀元)

絕美天音 「他們都是天才的音樂家」

據神韻藝術團網站介紹,神韻藝術團樂團以西洋管絃樂為基礎,加上傳統中國樂器,使他們演奏的樂曲既能發揮西洋管絃樂的潛能,又富有中國民族特色。團員包括原美國著名交響樂團的演奏家;大陸和台灣留美並學有所成的音樂精英;及來自大陸、經驗豐富的國家一、二級演員。

美國密西根州歌唱家兼導演、大學表演指導藝術系教授傑‧奇表示,「這個樂團(演奏)的音樂太美了,真是太棒了。那輝煌壯麗的樂音,簡直是無與倫比。他們都是天才的音樂家。」

美國好萊塢電影製片人、娛樂公司總裁羅伯特‧漢納(Robert Hanna)表示,神韻藝術團樂隊「把東、西方音樂完美地演奏出來了,並和舞蹈完美地配合的相當完美」,並表示自己獲得很多靈感。他讚美神韻演奏家們「都是音樂天才」。

美國著名歌手、著名的Motown唱片公司奇蹟(Miracles)樂隊靈魂歌手克勞德特‧羅賓遜(Claudetta Robinson)表示,神韻演出無與倫比,「舞蹈、歌唱、音樂,甚至那個只有兩根弦的樂器(二胡)演奏,簡直太不可思議了……如何能將一個只有兩條弦的樂器演奏出這樣絕美的天音?只能說那位演奏家實在太絕了!」

美國資深音樂家、管絃樂演奏家兼作曲家Susan Olmos對神韻演出現場樂隊的演奏水平驚嘆不已,她表示,晚會音樂如同史詩般輝煌壯麗,音樂和舞蹈配合得驚人的完美。

美國知名長笛音樂家凱思琳‧樂格蘭(Catherine LeGrand)表示,「這台演出非常有表現力,我甚至能感受到音樂中的靈魂」,「演出充滿了能量,你就覺得能量透過舞蹈演員和音樂家們的演出,非常有力地傳達給了觀眾」,她說,非常喜歡神韻演出的音樂,中西合璧的樂器搭配得非常和諧,表達的信息也非常明瞭。

瑞典歌唱家克里斯特‧阿訥克(Christer Arnek)表示:「在我一生中,從來沒有看過這樣不同凡響的演出!」他說:「樂隊把東、西方音樂結合在了一起,我很喜歡。特別是那些傳統的、古老的中國樂器,演奏得非常好。與西方的音樂相比覺得很美,你會感動得想流淚,這是從來沒有過的感覺。藝術家們的表演是那麼的出色,還有他們通過演出所傳達的信息。這不是技術能夠給予的感覺,而是演員們通過表演展現了更多的內涵。」

Iryna Zayary是世界馳名的卡爾加里皇家山音樂學院的鋼琴家,師從於烏克蘭著名浪漫鋼琴家維多利亞‧露佐娃。Zayary稱讚二胡演奏「確確實實打動人心,令人無法忘懷!」她還不住口地讚美神韻晚會的音樂,「現場伴奏樂隊非常專業,音樂的呈現壯觀恢宏,氣勢驚人。絕對傑出,一流水準。」

音樂富有節奏 平和與輝煌同在 有能讓人入靜的祥和力量

很多觀眾讚歎,神韻音樂美妙動聽,節奏感豐富,平和中展現輝煌,輝煌中蘊涵祥和,令人心曠神怡,給人一種寧靜和向上的祥和力量。

美國德州知名美學家兼音樂家艾麗森對現場伴奏樂隊讚不絕口,她說,現場伴奏樂隊很了不起。音樂很壯觀、輝煌、大氣,但也很柔美、細膩、平和。「這是很奇特的、美妙的音樂」。

美國德州歌唱家Bridget 表示,晚會非常精彩,舞蹈、音樂都很精彩。音樂平靜又有起伏,輝煌中蘊涵祥和。美國德州音樂家German表示,整台晚會都很完美。很喜歡中西合璧的樂隊。音樂輝煌像史詩,但是又平和像靜流。他說,從觀眾的感動中也可看出,人們對真正美好的事物的感知和追尋從未泯滅。

美國加州專業樂器演奏者Paul Raccobono表示,對神韻的音樂情有獨鍾:「我非常喜歡這種強烈對比,有的時候會很柔、很慢,有的時候會很強、多樣化,樂隊、演員和歌唱家每個人都非常的出色;我特別欣賞她(神韻)的音樂,尤其是民族樂器。」

賴特博士(Wright)在美國馬里蘭州某學院的音樂系教授音樂欣賞,他一直積極從事全美交響樂教育推廣計劃。他說,在神韻演出中「能夠聆聽到西方樂器和傳統東方樂器,特別是傳統中國樂器的合奏,真是太美妙了」,「音樂有傑出的節奏感」,「中西方樂器的平衡非常傑出」。

加拿大裡賈納大學音樂系教授理查德‧羅姆讚歎神韻藝術團樂隊,「音樂旋律優雅又富有節奏,所有時間裏,音樂總是令人心曠神怡。音樂與舞台的節目進行配合默契,無可挑剔!音樂中的東方韻味,很美妙!」

紐約吉他演奏家斯蒂文表示,晚會非常美,所有的一切都很完美。演員都是偉大的藝術家。他說,「音樂寧靜但不悲傷,令人有一種恬淡的內心喜悅;活潑而又不躁動,是一種純樸、快樂、樂觀、向上的精神。」

加拿大資深舞蹈家、舞蹈教師Donna Kirkham感歎神韻晚會堪稱奇觀,「太完美、太非凡、傑出到極點了!」她說,感到神韻藝術團樂隊演奏的樂曲太獨特了,有一種能讓人入靜的祥和力量。阿根廷科爾多瓦省首府科爾多瓦立法委員阿拉西婭表示,節目中的音樂讓她的心中充滿著寧靜和安詳,「我感到快樂無比!」

波蘭翻譯馬里奧‧貝當古(Mario Betancourt)表示,「那些音樂和歌曲,我感受到了強大的能量,這種感覺是如此的強烈,我確信那肯定非常富有深意,那不是來自於這個物質世界,是一種高頻的什麼,我現在還真找不到適當的詞語來把他表達出來。」


美國德州歌唱家Bridget(左)、小提琴家Tim(右)。(攝影:張樂瑤/大紀元)

加拿大資深舞蹈家、舞蹈教師Donna Kirkham與先生。(攝影:陳思思/大紀元)

神韻音樂純善純美 觀眾感動落淚

正統音樂給人帶來美好的享受和精神的啟悟。很多觀眾被神韻音樂的純善純美、慈悲、純淨所感動落淚。有西方觀眾驚嘆,對於我們來說本來非常陌生的中國音樂,卻竟然如此感人肺腑。

阿根廷音樂家、鋼琴家豪爾赫‧阿里納斯(Jorge Arenas)表示,神韻演出「是一台與眾不同的演出!神韻的音樂和譜曲超常非凡,非常純潔,非常純淨」。

著名風琴家、歌唱家、作曲家、英國牛津音樂教授伊恩‧浩(Ian Hall)表示,「我喜歡神韻的音樂,特別是這種音樂含有善和忍的精神內涵。」加拿大亞伯達省議員David Swann稱讚二胡演奏「清雅、動人,演奏家極富天賦」,還有其他一些音樂,讓他感受到「美婉、慈切」,傳遞了「善、慈悲」這方面的信息。

美國加州音樂家、古典鋼琴演奏家淑姬(Sooki Bauer)表示,神韻晚會的音樂太美了,令她感動落淚,「聽著就想哭」。

美國加州棕櫚沙漠湖區鄉村俱樂部經理達爾‧吉文斯和妻子吉娜一再表示,有機會在現場看神韻演出真是三生有幸。吉娜曾經演奏過小提琴,她說,神韻優美的音樂讓她感動以至於流淚。「神韻樂團讓我如醉如癡。她演奏出的音樂美不勝收,感人至深」。

才藝雙全的2009年加拿大小姐Shannon Smadella於4月12日觀看了神韻演出後,讚歎神韻晚會獨特非凡。她說:「神韻的音樂、編排、舞蹈加在一起,使整個演出神奇出眾。其中善的信息蘊藏在每一個細節中,通過演員的心傳遞出來,非常平和的感覺。」

美國音樂家、擅長演奏鋼琴和長笛的音樂家喬尼‧塔奇其(Joni Tarchichi)讚歎神韻音樂「完美無瑕!那中西合璧的交響樂太美妙動人了!那些中國風格的音樂旋律直流入人的心靈,我身體的細胞都隨著那韻律起伏波動」,他還讚賞二胡演奏家,「我從未聽過這麼精彩美妙的二胡演奏,她是那麼的投入,是在用自己的心靈演奏。你能感受到那種歷經困難和艱辛,最終找到希望後的喜悅!」

台灣國樂老師、古箏古琴名家蘇秀香被神韻演出感動落淚。她說,「神韻晚會的音樂讓我感覺到是從內心發出來的,有洗滌人心、淨化心靈的效果。」美國加州電視製作人Mark表示,神韻晚會是一台令人震驚的完美演出,尤其是現場樂隊為舞蹈增添了無窮的魅力。神韻的音樂可以直達人的靈魂。

美國阿拉巴馬州眾議員鮑爾(Mike Ball)表示,「這場演出來自高於我們的地方」,「你對音樂所感受到的會超過所聽到的」。美國知名搖滾樂歌星、作曲家、演奏家布萊特‧彼得森表示,神韻晚會中的音樂很有啟發性,「這是可以提升心靈的音樂」。

觀眾感受到音樂治療的功效

音樂是一劑良藥,中國傳統文化中將音樂用於治療,「亦樂亦藥,樂先藥後」。很多觀眾從神韻晚會中體驗到美好的音樂對人的心靈和身體健康有益的功效,以及「天人合一」的高深境界。

艾倫瑞‧漢寧西(Ellenray Hennessy)是加拿大一家劇院的藝術總監,也是演員、作家、製片人和導演。她說:「當瞭解到藥物的一部份來自於音樂時,剎那間,我意識到了神韻演出送給了我們怎樣一個巨大的禮物!更不必說她帶給人們的是視覺上的盛宴,因為演出時如此的美好。我在欣賞神韻的同時,眾人在被治癒。因為……像是某種能量從舞台上傾瀉,是如此強有力,非常激動人心。」

「從演出中我瞭解到中國的『藥』字來自音樂的『樂』字,聽著這些男高音歌唱演員和其他演員的歌聲,享受著現場樂隊的演奏,我突然感到……」Hennessy表示,「我感到了音樂治療的功效。」

加拿大基奇納市中心商會執行總監馬克‧加納表示,「聆聽古老的音樂可治癒你的心靈,晚會音樂對我來說,就是對我心靈和靈魂的治療,我感到非常平靜,今天工作時遇到的問題不翼而飛,我正享受著這台晚會呈現的視覺藝術和一切!」

美國華盛頓州作家Steven Wyttree表示,神韻晚會中二胡的樂聲直達靈魂深處。「最喜歡那個兩個根弦的節目,我喜歡二胡的音色,讓人感到非常舒服和放鬆,並且這種對音樂的感受直達你的靈魂深處,很深很深!」他說,自己感受到了音樂有治病的效果。

加拿大心理學家、前舞蹈演員Edward Blackstock表示,他最喜歡的,是晚會所表現出的關於舞蹈、音樂及治療之間的關係,「這真是一種奇妙的聯繫」。他的妻子、心理學家Valentin說,「是的,這是另一個我從來不知道的聯繫,就是中醫中有音樂。關於音樂在治療中的作用,我們肯定會做更多的研究」,「我們有時使用音樂,純粹為了放鬆,但看來肯定還有更多可以探索的空間。關於音樂在心理治療方面的作用,還有更多的東西可以從中國傳統文化中學習。」

Andrea Haner剛獲得社會科學的碩士學位,並繼續學習按摩術。她說,神韻晚會是一次對身心的充電,她感到渾身舒坦,心情愉快。她說,那些音樂就像在輕輕的撫摸她的心靈,令她忘卻一切煩惱。


加拿大心理學家夫婦Edward Blackstock與Irina Valentin(攝影:周行/大紀元)

阿根廷音樂家、鋼琴家豪爾赫‧阿里納斯(Jorge Arenas)。(攝影:Aloysio/大紀元)

展現正統藝術的魅力 超越古典音樂的境界

很多藝術家表示,神韻演出中的音樂非同凡響、中西合璧的樂隊獨具匠心,不僅展現了正統藝術的感染力和感召力,而且達到了超越古典音樂的境界。

著名音樂家、作曲家和發明家、美國斯坦福大學音樂系名譽教授約翰‧喬寧(John M. Chowning)表示,神韻晚會的音樂非同凡響,東西方樂器合璧的演奏渾然天成,展現了正統藝術的魅力。

原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藝術鑑賞家羅素‧考瑞(Russell Corey)對神韻音樂尤其讚賞不已。「這個音樂讓人心醉,具有一種非常非常奇妙的魅力」,他認為中國音樂中有濃厚的詩意,「十分美麗、無法形容的神奇,它只有在中國文化中才能找到」。

旅居德國柏林的琵琶演奏家潘靜表示,「這是非常傳統的中國藝術和音樂。晚會體現了中國的傳統文化,很美!舞蹈美!音樂美,是真正的傳統古典藝術。」從大陸移民加拿大的企業家邁克‧常表示,「神韻的音樂是中國地道的民族音樂,旋律優美動人,極富感染力,與故事情節和舞蹈配合得天衣無縫。」

加拿大小提琴家凱倫(Keran)稱讚神韻演出的音樂是「真正的中國古典音樂,音質出色,美妙動人。」美國小提琴演奏家威廉姆斯(Bill Willimas)讚歎神韻藝術團樂隊獨具一格,他說:「這是全新的嚐試,我從未見過的。能聽出東西方正統音樂的味道。」

阿根廷音樂家巴布羅‧門德斯‧塞爾加斯(Pablo MendezCercas)表示,「整場晚會的音樂是完全古典和傳統的」,「很少看到過哪個藝術團體的演員們能夠將舞蹈完美地融於自己正在彈奏的音樂中,而且能使這個整體閃亮、優美和精確」,「作為我們音樂人來說,彈奏是我們的強項,但是一邊彈奏一邊舞蹈簡直是不可能的。我認為這是一個飛躍。」

法國乃至全世界最優秀的音樂院校之一──巴黎國立高等音樂舞蹈學院公共關係部助理辟鵬先生(Pipon)表示:「我經常參加音樂學院舉辦的音樂會,但今天的音樂讓我感到驚喜,傳統的中國樂器能達到超越古典音樂的境界,真是超一流。」

加拿大資深鋼琴家索尼婭‧尤發盛讚神韻晚會的音樂展現了中國古典的「天籟之音」。她說,「我覺得演出的音樂不單純是中國音樂,因為中國音樂只有五音,但演出的音樂更豐富、更古典。每個舞蹈,音樂都有起伏,時快時慢,很好聽。以前我在俄國聽過中國音樂,可我並不喜歡,但現場音樂讓我改變了以往的印象,現在我喜歡中國音樂了。」

樂隊與舞蹈配合默契 和諧圓融

很多觀眾讚歎,神韻藝術團樂隊的演奏和台上的舞蹈、天幕等配合默契,渾然天成。

在瑞典商界闖蕩多年的一家電腦公司總裁阿奇‧埃克斯托姆表示,「演出所表現的一切都非常的美好:我尤其喜歡他們之間的那些默契的配合。像現場伴奏樂團和集體舞二者之間的配合;大型舞蹈演員之間的配合;還有現場伴奏樂團,舞蹈演員們與背景天幕三者之間,這三個關係之間的配合。他們這些關係之間非常的和諧,非常的圓融。」

加拿大埃德蒙頓一位不願公開姓名的藝術家被神韻演出感動落淚。她說,「神韻來自神,這是來自於神的藝術」,「音樂伴奏是如此的不可思議,富有美妙的能量,與舞台的配合默契而完美,藝術家們的表演,和諧到就如同是一個人在表演一樣,你不得不驚嘆!舞蹈演員,音樂伴奏和整個晚會的藝術性,每一部份都協調地融合成為一體!」「舞蹈與音樂互相輝映,編舞與樂團伴奏,配合得天衣無縫,實在美不勝收!」

美國俄勒岡州音樂家Tratan表示,傾聽神韻藝術團樂隊的演奏令他陶醉不已,樂隊的演技令他欽佩,「是中西方樂器非常好的組合」,「用西洋樂器演奏中國音樂是非常不容易的,因為你需要做一些轉變,要有一些過渡……作曲家要懂得中、西方音樂,要熟悉中、西方兩種音樂體系的配器。就是說,要懂得歐洲音樂及其配器風格,而且還要熟悉中國的風格。」

Tratan表示,樂隊為每一個節目提供了相得益彰的伴奏音樂,增強了表演效果。他說:「這個樂隊與舞蹈表演之間的配合是完美的。真的是完美無瑕的配合。」「我沒有找到任何一點不相容之處。作曲者與編舞者,他們真的是在一起工作,真的是非常努力的工作。他們就像一個家庭一樣,要確保在作曲與編舞之間的每一方面,都是藝術的融合。」

美國資深大提琴演奏家、「國家大提琴學院」院長里克‧穆尼表示,神韻演出「所有方面都是頂級的」。他說,神韻藝術團樂隊成功的結合了東西方的樂器,音樂極富表現力,音樂與舞蹈的配合也如水乳交融。

美國華府監察報(The Examiner)廣告部專家Noah Mattis盛讚神韻晚會音樂非常美妙,現場樂隊的伴奏本身非常美,並且和舞台上的配合天衣無縫。他還說,除了非常喜歡二胡獨奏之外,還非常喜歡鋼琴伴奏。儘管她不是節目中的一個主要角色,但是可以看得出來,她的演奏水平非常高,卻又非常謙虛,體現了一種古老的美德。

加拿大國家芭蕾舞學校副校長約翰‧梅特蘭德表示,神韻演出中,每一個節目都是大家協作的結果。他說:「天幕、音樂,所有的元素都做得非常出色,大家協作的意義巨大,這台晚會做到了。這是大家協作的典範。」

音色飽滿震撼 二胡如同一個樂團

很多觀眾特別為神韻演出中二胡演奏的節目所感動。他們感到自己的內心都被那音樂所抓住、包溶。他們驚嘆僅僅兩根琴弦的二胡竟能彈奏出豐富的音律。有人表示,二胡與鋼琴伴奏搭配,曲調豐富而靈動,音色飽滿而震撼,如同一個樂團。

維也納貴族後裔Alfred von Miller zu Aichholz表示,「這個兩根弦的小提琴,居然能帶來這麼多曲調,小提琴做不到。這簡直是一個樂團。」智利鋼琴教師穆賽利慕(Anita Musalem)對神韻演出中馬常子女士的鋼琴伴奏大為推崇,「我很喜歡她!我發現她的氣質非常好,優雅而可愛。鋼琴的聲音非常美麗,而且每個音符都飽滿而震撼。當她與二胡演奏家(美旋)一起演奏時,我媽媽驚嘆,『像是一個管絃樂隊在演奏』,非常優美。」

比利時弗拉芒歌劇院首席小提琴手英恩‧赫曼表示,非常喜歡戚曉春演奏的二胡曲目:「只用兩根弦就演奏出所有的旋律,技巧太高了!真是奇妙!我對那位二胡演奏家不勝感激,她很了不起。」

挪威畫家阿爾維亞(Alvia)表示:「音樂非常的美。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那個中國的兩根弦的樂器(指二胡),當這位藝術家(戚曉春)演奏時,我看了一下週圍觀眾的神色,絕大部份人的心,都被帶入了音樂所展現的意境中,觀眾被感動了。這位纖細的女演奏家演奏這種奇妙的樂器,抓住了每一個人的心。」

德國法蘭克福音樂學校校長托馬斯‧馮‧諾維斯基(Thomas von Miernowiski)表示,二胡聽上去很獨特,就像一個人在歌唱、在傾訴。雖然只有兩根弦,但聽上去真的不止兩根弦。二胡看上去非常簡樸,卻非常動聽,給人印象深刻。

美國加州民族舞和芭蕾舞演員Delia Shepard表示,二胡演奏家美旋的表演令人如癡如醉,如此優美的音樂把她帶入了另外的空間。加拿大一家設計公司老闆格麗娜女士(Galina Romanengova)表示:「今天聽到二胡演奏家美旋的演奏,如泣如訴,彷彿告訴人們一個故事,一個遙遠的故事,動人心弦。」

加拿大資深音樂家Wayne Osbalodeston表示讚歎二胡獨奏,「那位女士簡直是天才,只用二根弦卻能奏出如此美妙動聽的音樂。當我在台下聆聽的時候,內心深處感受到一種寧靜、平和、輕柔的意境,彷彿天籟之音。」他再一次強調「寧靜」「是她(美旋)的音樂滲透給我的最大最直接的體驗。」

加拿大電影演員Hamish Boyd表示,特別喜歡二胡演奏,「對我而言,這是一種心靈與心靈之間的傾訴,她的演奏方式令人驚嘆!她的心靈通過二胡的演奏呈現在你的面前,她的情感通過音樂表達了出來,非常感人,我的心被深深觸動……」「這麼一個簡單的樂器,雖然只有兩根弦,力量卻是如此強大,它喚起了我心中的很多東西。」

一位來自大陸的二胡演奏家對戚曉春的二胡讚歎有加:「二胡拉得非常、非常好,拉得非常感人,音樂是從心裏流出來的,那個演員拉得非常有感情。」美國音樂家Susan Meyer以吹奏蘇格蘭風笛聞名,她說,難以置信,二根絃竟然能夠演奏出這麼動人的音樂,演奏者也非常的專注。她說:「她(二胡演奏家戚曉春)在用她的心和靈魂展現給觀眾希望之路。她感動了我的心。」


美國華府盛頓監察報(The Examiner)的廣告部專家Noah Mattis(攝影:施宇/大紀元)

美國加州民族舞和芭蕾舞演員Delia Shepard與丈夫、電視製作人Mark。(攝影:梁欣/大紀元)

原創音樂 獨具一格

中西方藝術家驚嘆於神韻原創節目、原創音樂的獨具一格、美妙神奇,他們讚頌神韻藝術家巧奪天工、無與倫比的創造力。

美國密西根州底特律東方藝術學校副校長、演藝部部長薛寧表示,神韻演出確實是世界頂級表演水平。她被感動得多次落淚。她說,一般的中國古典舞都用一些傳統的音樂來表現,可神韻的編導獨具一格,在自己創作的音樂中既發揮了西洋管絃樂的潛能又富有中國民族特色,充分展現了中國古典舞的精華,這確實是少有的,「非常精彩,非常精彩!」

第三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男聲組銅獎得主Yicheng Lin表示,神韻演出所有的節目都是原創,令人驚嘆。他說,音樂非常棒,把整個舞蹈的氣氛烘托得很完美。「這台節目這麼新,能讓觀眾這麼容易接受,這麼容易感動,就表示這些曲子好到相當的程度了。」

在美國馬里蘭大學音樂系主修大提琴的權博士表示,「神韻的音樂非常專業。中西合璧的風格,對表達一些故事,烘托一些氣氛顯得更精彩。」他發現神韻用的音樂都是原創的。這一點讓她特別感動。她說,因為一些歷史的原因,中國很多流傳下來的樂譜被燒掉了。而神韻的演出竟然都是原創音樂,太難得了,很讓人神往。

從大陸剛到阿根廷一年多的專業舞蹈演員伊莉絲(Iris)表示,神韻演出最令她震撼的是為每支舞蹈專門創作的音樂。「我從小跳舞時,所用的音樂都是幾十、甚至幾百年前的音樂。專門為舞蹈創作新的音樂,加進創作者的理解,這樣很少見,我看到後覺得很驚喜!」她說,大陸的中國民族舞和古典舞,包括著名的《扇舞丹青》,都是用很久以前的音樂。她發現神韻演出中的音樂都是原創後說,「這是非常大膽的嚐試,因為這畢竟是傳統的音樂,要比創作流行音樂難得多……既要有傳統文化的精髓在,又要更容易為觀眾所接受。我覺得非常成功!」當初看到神韻演出的介紹時,她曾想,舞蹈的音樂會不會仍用以前的,比如《高山流水》等配樂,來看了演出之後感到耳目一新。

澳洲小提琴家、前舞蹈演員凱瑟琳‧傑斯勒(Catherine Gisler)表示,「節目的內容相當豐富,音樂相當的好,我從沒有聽過那些樂器,聽起來令人印象深刻,音樂相當的美。這些音樂竟然都是原創的,讓我相當驚訝,而且它們與舞蹈演出搭配得相當好,非常動聽。」

美國著名作家、心理學家列奧納多‧費爾德勒博士(Leonard Felder)表示,神韻演出深具啟發性,自己被感動落淚。他說,音樂美極了:「有時我去觀看其他文藝性的演出,表演的往往是對老一套的傳統作品的模仿。從這場演出中,我聽得出來,音樂都是原創,但是(這些音樂)是發自內心的,卻很傳統。」

和諧動聽 中西方樂器完美結合的成功典範

很多觀眾稱讚,神韻藝術團樂隊藉助西方音樂的技法與和聲的豐富性,表達傳統中國音樂的曲調韻味,非常成功。他們表示,這是首次看到中西方樂器成功的完美結合。中西方樂器互為補充,融為一體,達到舞蹈和劇情所需的音樂境界。

德國哥廷根大學音樂學院教務長布冷納教授(Prof. Brenner)專門從事研究非洲和亞洲的民族音樂。他稱讚神韻藝術團樂隊的演奏是中西方樂器完美結合的成功典範。他說,「中西方樂器的結合不是新鮮事,但很多效果並不好,然而神韻藝術團樂隊的效果天衣無縫」,「作曲獨具匠心,時而突出東方樂器,時而突出西方樂器。這種運用均衡和諧,又與舞蹈劇情配合得恰到好處,可謂成功圓滿的範例」。

著名音樂理論家、加拿大文菲爾德-勞瑞大學音樂學院院長查爾斯‧摩爾斯教授盛讚神韻演出的音樂旋律優美,如同生命的韻律。他談到樂隊中西合璧的獨到之處時說,發現幾段音樂聽起來幾乎完全是西方音樂,忽然二胡響起,或一個中國音樂的音節被用到西方風格的樂曲中,暗示人們更多的中國傳統音樂將被奏響,當中國古典音樂覆蓋西方音樂時,西方樂器又響起……真是美妙絕倫的對比。

韓國著名音樂評論家、音樂創作人金鎮默表示,「東西方的音樂文化基礎不同,很多人都想把東西方音樂結合,但不成功。今天我在舞台上看到的是,整體上的舞台音樂非常相稱,今天我學到的東西很多」,「神韻藝術團的作品是開創未來之路的經典」。

世界知名古琴弓製作者馬文在Tafelmusik管絃樂團任首席小提琴手將近20年。他盛讚神韻:「將中西方樂器完美搭配在一起,是一種全新的體驗,效果非常獨特,美妙。」

瑞典資深音樂家、斯德哥爾摩皇家歌劇院首席小提琴手山米‧斯達爾哈瑪(Semmy Stahlhammer)對神韻樂隊中西合璧的組合讚賞不已,他認為這是非常有特色、完美的組合,這樣的中西樂器的組合,那種獨特的音樂、那種豐富的聲音,給了樂隊更多的表現力。

埃及國家民族藝術團指揮及作曲家朵衛達(Sary Dowidar)讚美說,神韻作曲家非常偉大,在作曲和編舞的銜接方面天衣無縫。神韻作曲家的作品用中國音樂,打動了我的心靈。「現在所聽到的中國音樂已經超越了民族的界限,是全世界都可以欣賞的」。他說,在中國傳統民族樂器與西洋樂團的銜接上,做得很好很成功。「過去有人刻意迴避中西音樂的結合,我卻同意和支持這種結合;但是這種配器不易,而且,要讓西方人能夠容易聽懂就更難。但是,神韻作曲家不可思議地做到了」。他說,「晚會給我很多靈感,將會給我的埃及民族表演有所啟示」,「我也會在國家民族藝術團,開始嘗試這種民族樂器與西洋樂器的結合的做法」。

加拿大音樂老師Felicity表示,非常喜歡神韻晚會中的中國古典音樂。她說,以前雖然也聽過中國古典樂器演奏的曲子,但從來沒有聽過這麼美的音樂。她很驚訝神韻藝術團樂隊將東西方樂器結合得這麼美妙,「音樂表達的內涵很豐富,中國樂器表達很細膩,西洋樂器襯托著整個故事情節的起伏,舞台上的演員伴著音樂的起伏舞動真是好美,他們配合得很默契。」

美國小提琴製作師古特曼先生表示,他通常不喜歡兩種類型的音樂混合在一起,但他認為神韻中西合璧的音樂非常成功,將兩者藝術性的結合了起來。


德國哥廷根大學音樂學院教務長布冷納教授(Prof. Brenner)與妻子(攝影:Matthias Kehrein/大紀元)

瑞典資深音樂家、斯德哥爾摩皇家歌劇院首席小提琴手山米‧斯達爾哈瑪(Semmy Stahlhammer)。(攝影:唐弘/大紀元)

中西合璧在美國史無前例 交響樂團無法達到的效果

2000年格萊美獎獲得者、享有極高聲譽的男高音歌唱家傑‧懷特(Jay White)對神韻藝術團樂隊的演奏高度讚賞,「東西方音樂結合很奇妙」,而且「現場交響樂隊在如今是非常罕見的」。懷特先生表示,人們通常來自世界各地,有來自德國、法國、中國的,可是真正能做到將自己的文化傳播弘揚出去,可以說幾乎沒有,不過他讚揚「神韻真正做到了」。

懷特表示,「神韻的音樂美極了!尤其是現場伴奏的樂團,將西方交響樂與中國傳統樂器組合,這在美國可以說是史無前例」。

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旗艦電視台WCBS的天氣預報節目首席主持人、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新聞早間節目的氣象主播羅尼‧奎因(Lonnie Quinn)表示,「演出給我最強烈的衝擊是音樂,她完美地將中、西方看似不相容的樂器,巧妙地結合起來,產生一種獨特的、無與倫比的音樂效果,這是美國交響樂團無法達到的。」

美國古典鋼琴演奏家丹尼爾‧斯伯爾(Daniel Spruill)觀看神韻演出後表示,「來這裡親身感受現場演奏,親自看演出,真是難以置信,這是從未有過的經歷。」他說,我喜歡這種中西方樂器融合在一起的演奏,不僅是一種類型的樂曲占主導,而是彼此均衡。哪怕在本土文化內也難以達到這樣完美的融合和均衡。

在柏林市政府參議院處理法律事務的尼達可女士(Niedack)表示,「對於歐洲觀眾來說,要百分之百的理解純粹的中國音樂可能比較費力。而神韻樂隊將西方樂器和傳統的中國樂器完美和諧地結合在一起,讓西方觀眾能毫不費力地接受,這是嶄新的嚐試,也是成功的嚐試。」

華人藝術家:頭一次看到成功的中西合璧的樂隊

從大陸到美國旅遊的民族聲樂專家袁先生表示,做了一輩子的音樂,還是頭一次看到成功的中西合璧的樂隊。他說,「沒有一個高水平的組創班子的話,達不到這個水平的!」

中國中央交響樂團老一輩鋼琴演奏家黃曼璐表示,從藝術角度來講,中西樂器合璧是非常不容易的。「(神韻演出)音樂和舞蹈配合的非常好,只有指揮把譜子都背下來,才能配合的這麼默契」。

前湖南省曲藝團二胡演奏員、從大陸到美國探親近一年的季女士表示,神韻藝術團樂隊將民族和西洋樂器融合在一起效果很好。樂隊人才濟濟,有許多一流的音樂演奏家,指揮尤其不同凡響。「樂隊指揮掌握著整個演出的命脈。這麼多的節目和配器,這個指揮腦袋裡記的清清楚楚的,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並配合台上(舞蹈演員)的節奏,太不簡單了」,「特別特別熟練的程度,才能達到完美的組合」。

在大陸藝術學院畢業的大提琴家馬先生表示,「我認為神韻花了很多的心血和精力,能夠組織這麼龐大的樂隊和整場的舞蹈,演出是高水準的」,「晚會的水平、音樂的水平都非常高」。

畢業於上海音樂學院鋼琴系的藝術家陳祖玲表示,神韻演出中的音樂的旋律很美,就像高山流水,聽得人心曠神怡、如沐春風。她感歎道,神韻藝術團把這麼多才華橫溢的藝術家匯聚在一起,短短幾年發展到如此大的規模,三個團兩個樂隊這麼大規模的全球巡迴演出,這是偉大的奇蹟。

旅澳華人鋼琴調音師曹全恩表示,神韻演出的音樂在處理手法上採用中西音樂結合的方式,相當新穎完美,和舞台演出結合起來效果親切,非常自然。他說,中西樂器雖然來自兩個完全不同的音樂體系,然而在神韻中這兩者結合起來沒有半點不和諧的感覺。中樂多用於獨奏,富含中國韻味,講意境,但和音缺乏立體感和飽滿度,而西洋樂器恰好能彌補這一點。演出把中西樂結合在一起,不論是潺潺流水還是翻江倒海,都能夠很好地表現出來。

旅澳華人竹笛演奏員盧炳表示,看了神韻的演出,非常開眼界,原來西洋音樂和中國音樂能這樣融合起來,而且中國音樂非常出色,使我很受啟發。他說:「音樂的運用以西洋樂器為基礎,但加入了很多中國樂器,如笛子、二胡、古箏等。中國民族器樂在裡面起了領奏的作用,非常恰到好處。」

曾在國際上多次獲獎的台灣小提琴家、德國德累斯頓大學技術學院客座教授王熠堯表示,「(神韻)晚會中西合璧的樂隊將東方的音樂和文化表現的如此的準確,細膩和完美,這一點非常不容易,對我觸動最深。」


曾在國際上多次獲獎的台灣小提琴家、德國德累斯頓大學技術學院客座教授王熠堯。(攝影:吉森/大紀元)

2000年格萊美獎獲得者、享有極高聲譽的男高音歌唱家傑‧懷特(Jay White)。(攝影:唐寅/大紀元)

現場演奏增加全新的能量 觀眾心懷尊敬與感激

不少藝術家表示,現場伴奏比使用錄音效果更為震撼,但在當今實屬罕見。神韻藝術團規模宏大,並且還有現場伴奏樂隊,堪稱奇蹟。有觀眾因為知道神韻晚會有現場樂隊伴奏而慕名前來觀賞。還有觀眾一開始誤以為神韻音樂是預先錄製,因為現場樂隊的演奏是如此完美無瑕,並且與舞蹈等配合默契。他們因為現場伴奏樂隊而對神韻藝術團更心懷尊敬和感激。有觀眾表示,能看到現場演奏是一種恩賜。

美國加州職業貝司手克里斯‧瓦格納表示,特別欣賞神韻藝術團樂隊中西傳統樂器的完美結合:「現在很多演出都只是放錄音,神韻的現場演奏給整個劇場增加了一種全新的能量和震盪,這個(神韻)樂隊真是不同凡響。」

美國專業藝術巡迴團經紀人理查‧米諾(Richard Munoz)表示,「這是一個有著超級價值的晚會」,「我對現場演奏的交響樂團十分感興趣,因為你在今天已經不太容易找得到這個了。非常獨特,可以看到他們為這台晚會所付出的艱苦努力」,「這些也都是許多其它類型的演出中所缺少的」。

美國俄亥俄州哥倫布舞蹈藝術學院藝術總監羅賓‧史密斯表示,神韻演出是驚人之筆。她說,「現在已經很難聽到現場樂隊伴奏,而神韻演出不僅有現場樂隊,而且結合了西方和中國樂器,非常好。」

美國歌唱演員兼音樂教師Shirley Taylor讚賞現場樂隊伴奏非常傑出。她表示,現場樂隊伴奏在一般的晚會中已經很少見了。能夠聽到現場樂團伴奏的音樂很幸運。美國紐約州Kendall市市長基爾曼(Jonathan Gillman)讚歎神韻藝術團樂隊的現場伴奏「讓演出本身增色不少」,「現場伴奏和從CD裡播放的音樂就是不一樣,我更喜歡現場伴奏」。

美國密蘇里州知名音樂家、作曲家Adam Rugo表示,展現古典音樂的神韻演奏家都是頂級的專業人士。他說,就是因為知道這台晚會有現場樂隊伴奏而慕名前來觀賞,「我們就是衝著這個來的,這樣的表演很罕見」。

美國阿肯色州華裔舞蹈人蘇香雲表示,現場伴奏音樂很棒,中西樂器的結合天衣無縫。她說:「我們以前都是用的錄音音樂來伴舞,而現在是現場音樂,效果很不一樣。」

美國紐約州羅切斯特社區學院藝術老師白瑞特先生表示,一開始並沒有意識到還有樂團的現場伴奏,「我後來才意識到,哦,還有現場的伴奏,太了不起了。(神韻樂團)現場演奏讓你更加心懷感激。」澳洲音樂人薩曼莎‧沃斯滕豪(Samantha Wolstenholm)表示,她很喜歡這種中西合璧的樂器合奏,非常動人,「是獨一無二的風格,對這種音樂,我滿懷尊敬」。

美國華盛頓DC前爵士樂歌手董恩‧約翰森(Dawn Johnson)表示,「樂器非同凡響。事實上,我必須不停地提醒我自己,這是現場伴奏,因為聲音如此之好,聽上去像CD或是DVD裡放出來的聲音」,「能看到現場演奏,真是一件恩賜」。

神韻音樂宛如天賜 境界高深來自天上

中國古代認為好的音樂「通天地而合神明」,西方早期的音樂主要是頌神、詮釋人從敬神中所獲得的安寧和喜悅感。很多觀眾讚歎,神韻音樂宛如天賜,來自天上,給人們內心帶來美好超凡的感受,讓人感到有一種和神的溝通。

英國律師海蒂‧伊布魯(Heidi Ibru)表示,「舞蹈、服裝、和神韻樂隊演奏的音樂,一切都非常美」,「這樣美的演出只能來自神,來自天上!」澳洲樂團鼓手比利‧哈德斯貝思(Billy Hudspeth)表示,他知道神韻音樂來自神佛,整場演出美不勝收,每個節目都很美、祥和、舒展,令人感覺很好。

美國新澤西舞蹈家瑪麗雅‧歐克羅斯(Maria Okros)表示,「神韻藝術團樂隊的音樂,這些傳統的、原創的音樂是那樣的可愛,聽起來非常悅耳」,「神韻的音樂對我來說,就像天賜的一樣。」美國新澤西企業家Frank Cianciotta表示,「我非常享受神韻的音樂,就像聽到天使奏樂般,使我的內心充滿了同情,生出慈悲。」

美國華盛頓州舞蹈演員Johnan Richardson表示,神韻表演無與倫比,藝術造詣很高。她說:「我覺得自己被美妙的音樂帶動,觸動心靈,就好像飛到天國世界去一樣。」

曾獲得過很多的獎項的美國舞蹈藝術家、CityDance Ensemble主要領舞演員和舞蹈編導Jason Ignacio表示,神韻晚會的音樂非常壯觀,「就如來自天堂,每當我聽到他們的時候,我就會感覺到寧靜與平和」,「好像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加拿大薩斯喀徹溫省省議員Warren Michelson被神韻演出感動落淚。他說,晚會的一些節目是「來自最高的生命,來自天堂」。「不同的音樂,都非常的感人,觸動人的心靈,你會有一種很深的這種感覺,感到和平,美好」,「這種衝擊直接到達你的內心深處,感受到一種來自內心的力量與和平」,「這些神韻演員們是從天堂那裏獲得的力量。就像是一個廣闊的宇宙,所有的一切都連成一體」。

畢業於表演藝術專業並專門從事表演藝術推廣的Linda女士表示,「(神韻)晚會通過古典的音樂和舞蹈展現出不同的故事,這種高層次的演出,只有真正在神的指導下才能完成。」

澳洲前舞蹈團樂隊鼓手哈德斯貝思(Billy Hudspeth)表示,神韻演出中的音樂就像「平靜的大海」,「讓我久久不能遺忘,」「那些音樂還在我腦海中盤旋」他說:「這些音樂是來自神的音樂」,令人「平靜」。

位於斯特拉斯摩的城市舞蹈團(CityDance Center at Strathmore)藝術教育主任勞倫‧斯佩格勒(Lorraine Audeoud Spiegler)表示,神韻晚會中的音樂如清泉流到我的心裏,把我帶回久遠的年代,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是一種重生。她說:「我相信生命是有輪迴的。即使肉身死亡,精神依然繼續。」她說,神韻美妙絕倫,每一個方面都是無與倫比,對精神是一種很深的啟迪。他(她)們所展現的藝術成就和精神內涵決非一般舞蹈演員所能企及,那是一種神性的美。

旅英學者劉先生表示,第一次看到了達到藝術最高境界的、符合天道的藝術。這是對宇宙的運行規律,對中國傳統的「道」的理解已經極深的藝術家才能創作出來。他說,舉個音樂的例子。同樣都是用七個音符的組合搭配,醜陋的音樂,它也是這七個音符,為什麼它醜呢,就是結構的安排不同,醜陋的音樂就是那幾個音符的結構安排不對。那些個有內涵的藝術家,他也是用七個音符,但他懂得如何去安排那幾個音符,如何讓他們符合美的旋律。他說,很多專業的藝術家看完之後都覺得,這個節目給人感覺非常純淨,可這個純淨不光是表面的東西,他是一種精神層次的東西。


美國舞蹈藝術家Jason Ignacio(攝影:戴兵/大紀元)

澳洲前舞蹈團樂隊鼓手哈德斯貝思(Billy Hudspeth)(攝影:林珊如/大紀元)

開啟全新音樂演奏之路 引領未來音樂文化走向

神韻音樂藝術、神韻藝術團樂隊令全球藝術家耳目一新、震撼感佩。他們認為,神韻藝術團正在開創並且引領人類正統音樂藝術的方向,開啟了全新的音樂演奏之路。

四觀神韻的倫敦音樂人彼得‧格萊海姆表示,「神韻的音樂是中國民族音樂和西方古典音樂的結合,我認為這開創引領了一種未來的音樂文化走向」,「我體會到現場的樂隊伴奏是神韻演出中的一個重要組成,而且我發現神韻樂團中西合璧的音樂起到了使得整個演出超出中國文化範圍的作用。這讓我非常感動,讓我產生了一種想追隨神韻的衝動。」

任教於台灣高雄義守大學並擔任高雄古典吉他協會理事長的蔡世鴻表示,「神韻每位演員和音樂家都是難得的專家;看過神韻我們將思考、學習如何賦予古典音樂新的生命。」

活躍於古典音樂界的蔡世鴻,對推動台灣古典吉他不遺餘力。他說:「神韻將中國古典音樂重新創作編曲,配合舞蹈情緒的表演,起承轉合之間恰到好處。」

美國亞特蘭大作曲家奇斯‧奧格(Keith)表示,神韻晚會的音樂平和自然,既有西洋管絃樂的構成又富有中國民族特色。神韻藝術團樂隊開啟了一條全新音樂演奏之路。

華盛頓DC知名藝術家、城市舞蹈團(City Dance Ensamble)創辦者及藝術主任保羅‧戈登表示,神韻演出非常有創造力,樂隊彙集了中西樂器的精華,演奏效果完美無瑕。他說,神韻為藝術界注入了新的元素,也在引領一個新的方向。


英國著名二胡演奏家、馬頭琴演奏家科林‧懷斯博士(左)。(攝影:唐峰/大紀元)

波蘭羅茲廣播電台台長達留士‧柴夫柴科(Dariusz Szewczyk)與夫人。(攝影:吉森/大紀元)

全球藝術家從神韻音樂中收穫靈感

很多全球藝術家、東西方觀眾表示,從神韻演出的音樂中獲得很多啟迪和靈感,並將把所學所悟應用到自己的藝術創作和人生道路中。

英國西敏斯大學音樂系學生艾倫‧麥克斯門科娃表示,「現代音樂過分表現自我,表面弄得很複雜,而神韻看似簡單、傳統、原始,但效果卻是最好的」,「這場演出的音樂讓我深受啟發,給我帶來很多創作靈感。」

英國著名二胡演奏家、馬頭琴演奏家科林‧懷斯博士表示,「談到實現東西方樂器在同一個樂團裡表現這種藝術理念,神韻樂團的做法非常好」,「他們演奏的旋律全部都不是我在中國學的,是完全不一樣的。神韻樂團演奏的曲子很有特色,如果我有機會我會多學習,去多讀一些譜子。」他讚譽二胡演奏家戚曉春的演奏「如泣如訴、優雅動聽、完美無瑕、琴韻悠揚」。

波蘭羅茲廣播電台台長達留士‧柴夫柴科(Dariusz Szewczyk)表示,「很多著名的音樂家從東方音樂中尋找靈感,神韻晚會中的音樂令人陶醉,非常鼓舞人心。我想,將來更多的音樂家會在神韻中尋求靈感。」

美國康州資深音樂家彼得‧沃特曼(Peter Wortman)表示,神韻演出音樂與舞蹈都美妙絕倫。他說,自己一直試圖將音樂作為語言來表達情感,神韻演出給他很多啟發與靈感。「神韻將中西樂器結合在一起的音樂效果非凡!」「中國傳統樂器真的非常神奇,二胡那麼簡單的結構卻可以演奏出如此豐富優美的音樂!」「我以後也要嚐試在作曲中增加中國樂器」。

美國德州瑪基尼(Maggini)絃樂團指揮家、北美地區頗為活躍且深具質感的華裔年輕音樂家之一陳啟寬(Marlon Chen)對神韻晚會讚不絕口。神韻晚會的音樂採用中西合璧的方式,獨一無二,令專研音樂十多年的陳啟寬十分讚歎。他表示,神韻結合了東西方的樂器,演奏東方的曲調,非常新穎,效果也特別好,自己學到了很多。

阿根廷鋼琴家胡安‧卡洛斯‧希亞葉亞讚歎神韻是「真正的藝術」。他驚嘆於中國古典音樂文化具有如此高的水平。他說,「我認為這是非常珍貴的一場晚會,是激發我靈感的源泉,就我所使用的樂器、音響,應該模仿今天晚會中的音樂。」

美國俄亥俄州作曲家、音樂家、創新表演藝術學校藝術系主任艾西多‧魯德瑞克(Isidore Rudrick)為神韻演出中西樂器完美的組合感到非常震驚。他說:「這樣的組合太完美了」,「也許我也會用中國樂曲的旋律作一首曲子,而且就用中國傳統的五聲來做。這種音律簡單而又優美,可以表達豐富的情感。今晚的演出表現出一種回歸簡單、單純和優雅的理念。這為我這樣的專業藝術家帶來很多靈感。有時候我們和現代派的音樂團體合作,事情往往變得複雜化,我們有新奇的樂器,有複雜的電子設備等等。但是其實回歸單純的理念和形式才是真正了不起的,就像今晚我們聽到的這些中國樂曲一樣。太美了,太美了!這個演出給了我們很多新的想法,新的理解這個世界的方式。 」

神韻音樂帶來希望 預示著人類更好的未來

很多觀眾表示,神韻藝術團的演出和樂隊演奏的音樂給當代文化藝術和人類未來帶來希望和光明。

美國北卡羅來納大學藝術學院高級總監布林內‧哈里斯(Brynne Harris)表示,神韻的音樂給人帶來了希望,今晚的這一切給人們帶來了一種新的希望。一切真是令人難以置信的美妙。

歐盟經濟顧問派特斯(Petrus)對二胡演奏家的獨奏情有獨鍾。「這簡單樂器的演奏讓人難以置信,有如此美妙的聲音,曲目表達了幸福感和對未來的希望。」

阿根廷音樂家馬丁‧羅德利蓋茲(Martin Rodriguez)表示,對二胡表演情有獨鍾:「非常甜美,充滿了感情,非常好。」他驚異於二胡美妙的聲音。對今晚晚會整體的音樂效果,羅德利蓋茲先生表示:「非常好,非常好,非常的美,有時甚至當他表現悲痛和黑暗時,她的音樂仍能給人一種希望,一種期盼。」

美國新澤西資深醫生Paul Ostergaard表示,神韻演出展現了人類對於音樂和藝術表現的潛能。他說:「信息充滿希望,音樂中隱含著未來」,「我感覺這台演出預示著人類更好的未來」。

(http://www.dajiyuan.com)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