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真理喚醒的心(117)

Souls Awakened
唐乙文 Yiwen Tang
【字號】    
   標籤: tags:

當天黃昏,看守突然命令阿霞把我帶到院子裡。一個看守以冰冷的語調向我宣佈:你的勞教期限被延長到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三日。

也就是整整三年。

我問這麼做的法律依據是什麼。看守答不出來。

我拒絕在她宣讀的文件上簽字。

當晚,看守派多了倆個「挾控」在牢房裡嚴密監視我,我翻個身她們都緊張萬分的盯著我,值班看守則頻頻從牢房窗口往裡望。

那陣式像是怕我越獄。(待續)

(英文對照)

When it was getting dark that day, the guards suddenly ordered Xia to take me to the yard. There, a guard announced to me in a cold tone: Your time of forced labor had been prolonged till August 23, 2003.

That was three whole years.

When I asked about the legal grounds for the prolonging, the guard couldn’t answer.

I refused to sign the document she read out.

That night, two more watching-inmates were sent to the cell to watch me closely. Throughout the night, they stayed up staring at me nervously, panicking even as I turned over, and the guards frequently checked on me from the cell window.

The fuss seemed like they were fearful lest I break prison.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周後的下午,看守再次把我帶到辦公室。

    那610處長對我說,仍關在勞教所的一個施刑打手已對他們承認了我所說的是事實(另一個打手已被提前釋放)。

  • 中午休息時我讀了你寫的證詞。我拜讀了三遍。寫的非常好!理性,簡潔,清晰易讀,很感人。你的字寫的真好!現在很少人能寫這麼漂亮的字了!
  • 他們走後我開始閱讀那份計算機打印出來的證詞。我吃驚的發現我的證言被篡改了!我當時作證說:勞教所所長曾經到過酷刑房,而且三大隊的倆名隊長參與了施刑。
  • 寫完證詞後,我在牢房裡靜等。等到看守終於來叫我、把我帶到一間辦公室時,我見牆上的鐘已是十一點四十分。
  • 一回到牢房,「挾控」阿霞問我剛才跟看守去了哪裡。阿霞被調來這個牢房不久,我悄悄教她寫字、學英文,我們相處的很好。
  • 二零零三年五月的一個下午,看守突然把我帶到看守辦公樓的一間大辦公室裡。四個男人正圍坐在裡面一張大桌子旁和勞教所所長有說有笑。我一進去,他們就停止說笑,敵意的看著我。
  • 高牆內的我並不知道澳洲弟子和家人正為我做的一切。二零零三年四月,父親探視我兩個月後,倆個省政法委的處長在廣州市勞教局一名科長的陪同下來到勞教所對我說:省委書記收到了你父親的信。
  • 我父母求助一個經常回中國大陸的海外親戚在海外給澳洲打電話,將我的處境告訴了我姐姐。澳洲大法弟子馬上開始了對我大規模的國際緊急營救。
  • 一回到家,父親每天凌晨三點起床為我寫申訴信《我的呼救!》。他把信寄給了幾乎所有有關的中共政府部門和官員,包括中共中央委員會總書記、國家公安部部長、國家司法部部長、國家最高法院院長
  • 那時我已明白了為什麼看守在我家人到達前就先安排我坐下。因為穿著長褲和襪子,我坐著時是看不到我紅腫的腳、察覺不到我腿的異樣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