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老久:徐木匠到底是怎麼死的?

老久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21日訊】最近一段時間,中共的喉舌和五毛們在網上到處宣傳一個「徐木匠的死該由誰負責?」的文章,講的是所謂11年前湖北應城縣25歲的年輕木匠徐思文在1998年的年三十夜裡「服毒自殺」的事,並把這事怪罪到法輪功頭上。這個故事編得很「煽情」,一個年輕人拋下妻兒老小,在年三十夜裡「服毒自殺」,唉呀,萬家團圓時,斯人獨死去,這事多慘吶;這也正是中共要編故事來騙人時常用的路數,因為故事編得越「煽情」,讀的人就容易以感情來代替理智來判斷事物,這樣就容易起到「煽動不明真相的群眾」的作用;大家一定記得,當初中共自導自演所謂「天安門自焚慘案」時,所挑的時間正好也是年三十的時候,後來各種證據證明這場慘案完全是中共偽造的,可就是因為這個慘案編得太「煽情」,以致這場漏洞百出的假戲在當時的確忽悠住了全中國相當部份「不明真相的群眾」,使得中共得以加劇對無辜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以致肆無忌憚的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犯下國際上稱為「地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顯然,中共此時拋出其編造的徐木匠在98年年三十的「服毒自殺」故事,不過是為了維護和加強對法輪功學員和信仰自由人士的殘酷鎮壓。

其實,徐思文自殺的事,早在中共鎮壓法輪功開始的時候,就被中共「收錄」在所謂「練法輪功致死致殘的1400例」裡,屬於其中「136例自殺身亡」中的一例。這個所謂的「1400例」是當時中共鎮壓法輪功的重要依據,按照中共的宣傳是建立在「嚴格的司法調查」基礎上的;可是在這1400例的記載中,這個應城徐思文「服毒自殺」死亡是的年齡,並不是現在中共宣傳的25歲,而應該是27歲,死亡的時間也不是「1998年的年三十」,而是「1999年7月22日前」;這下可好,中共為了把木匠徐思文「服毒自殺」的故事編得更「煽情」一些,結果卻一巴掌「扇」到自己的臉上;在現代國家,一個人死了,他的死亡年齡和死亡時間是有明確「司法記錄」的,可是在這個作為鎮壓法輪功依據的「1400例」裡,連一個人的死亡年齡和死亡時間都是錯的,那麼所謂「嚴格的司法調查」就是個「天大的笑話」,它所說的「練法輪功致死的」死亡原因,也就根本沒有任何可信度了。

實際情況就是如此,當初中共炮製的所謂「1400例」就是建立在「栽贓嫁禍」的基礎上的,許多例子中的人根本就沒練過法輪功,有些人因病死在醫院裡,有些人自己是精神病人有精神病史,還有一些人甚至是在中共的鎮壓迫害過程中「被自殺」,也被算成了「練法輪功致死的」。這些年來,隨著中共鎮壓法輪功的失敗,人們也逐漸知道了中共為了其政治目的故意編造謊言欺騙人民的伎倆,一些「1400例」中所列人員的親友也陸續道出了中共當年編造謊言的一些真相。那麼,這個湖北應城的木匠徐思文之死到底是怎麼回事,在以前人們對此很難弄清楚情況,因為除了「1400例」中的簡單描述,10年以來沒有這件事的任何詳細信息;這裡,我們也許應該感謝中共的喉舌和五毛們對這件事詳細經過的「編造和加工」,他們所提供的信息,恰恰證明瞭徐思文木匠的死和法輪功沒有任何關係。

本來,中共想通過徐木匠之死的事件,來說明什麼「法輪功歪理邪說誘發徐思文自殺身亡」的情況,和「徐思文為圓滿自殺身亡」的結論(這兩句話其實也是中共五毛們在宣傳此事時所喜歡用的兩個文章標題)。中共是編造「煽情」謊言的高手,自己也以為其謊言可以編得「天衣無縫」;可惜的是,謊言就是謊言,在編織的謊言的具體環節裡裡,總會露出一些馬腳,中共對法輪功十幾年的種種污蔑,不正是因此而一條條被敗露而破產的嗎?

中共說「徐思文為圓滿自殺身亡」,說「98年的除夕夜,徐木匠突然服下6瓶染髮用的黑色粉末自殺了」 「當時桌子上還有徐木匠的日記本,在日記的最後一頁寫著「公元一九九八年一月二十三日凌晨二時副元神修煉圓滿」,文章裡還附上了日記的「照片」,上面的確有「公元一九九八年一月二十三日凌晨二時許(陰曆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二十四五),副元神修煉圓滿」的字樣。奇怪的是,按中共的一貫宣傳,所謂「法輪功癡迷者」都是為「圓滿自殺身亡」,可是按中共的故事,這個徐思文卻是在「陰曆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二十四五」就自以為「副元神修煉圓滿」了;如果說「徐思文為圓滿自殺身亡」,那麼他應該在「十二月二十四五」去為圓滿自殺才對,為什麼徐思文要等到5天後的「98年的除夕夜」才去自殺,難道就為了五毛同志編的故事能更「煽情」?按徐思文的說法,他不必自殺就已經「圓滿」了,那麼在他看來,「圓滿」和「死」應該根本就不是一回事,這個已經自認「圓滿」的徐思文,為什麼還要自殺呢?沒有理由嘛?可是徐木匠最後還是不得不在中共的「故事新編」裡面,於「98年的除夕夜自殺身亡」,按照現在網絡上流行的說法,這也應該算是「被自殺」的一種情況吧。


依我看,徐木匠的情況最大的可能還不是「被自殺」,而是「被圓滿」了;為什麼這麼說呢?徐木匠的死本來就跟法輪功沒有一點關係,中共的故事裡面也沒有任何的具體證據證明徐木匠練過法輪功,只有一些口說無憑的東西,所以為了把徐思文之死和法輪功扯上關係,中共就拋出了一個所謂徐思文的最後一頁日記,寫上什麼「副元神修煉圓滿」的字樣,這樣有「修煉」又有「圓滿」,加在徐思文自殺的故事裡,於是「徐思文為圓滿自殺身亡」的說法好像就可以成立了。可是奇怪的是,既然徐思文寫日記,如果徐思文真的練過法輪功,那麼徐思文的日記裡一定有許多和法輪功有關的東西,可是這些東西中共卻拿不出來,卻只拿出了所謂徐思文日記的最後一頁,而這頁東西既沒有任何證據說明是徐思文寫的,而且也完全不是日記形式的東西;人們寫日記,一般都是把日期單獨寫出來,然後再寫這個日期裡要記載的事情,不會把日期只寫在所謂的「正文」當中,所以圖中在一頁撕下的「日記摘要」的紙上寫下的「公元一九九八年一月二十三日凌晨二時許(陰曆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二十四五),副元神修煉圓滿」的字樣,根本就是一個「紙條」記錄,而不是什麼日記;何況這段關於「圓滿」的「日記」文字,還剛剛就寫在了一頁「日記」紙的開頭上,而不是一頁文字段落的中間,完全沒頭沒尾,這事也太過分湊巧了點吧。因此,人們完全有理由懷疑,所謂的徐思文日記很有可能是「子虛烏有」的東西,是中共自編了一張字條,寫上「副元神修煉圓滿」的字樣,想把徐思文的死栽贓到法輪功的身上。

退一步說,假如真的是徐思文自己寫下了「副元神修煉圓滿」的字樣,也只能說明徐思文也許練了其他什麼「修煉副元神」的功法,而絕不是練了法輪功,因為真正練法輪功的人都知道,法輪功修煉的是「主元神」,不是什麼「修煉副元神」的功法,這在《轉法輪》第八講裡講得很清楚,「修煉主元神」是法輪功不同於其他功法的本質區別之一。另外,在中共宣傳所謂徐思文父親徐華新的文章裡,還特別提到了什麼徐思文練習「闢榖」的事,說他「有時兩、三天不吃一餐飯,有時甚至接連一個星期都不上飯桌子。但到餓極了的時候他狼吞虎嚥的,能一次吃下一電飯煲飯。」,這也證明瞭徐思文根本就不是練的法輪功,因為法輪功是不練習「闢榖」的,相反對其他氣功師亂傳什麼「闢榖」是持批評態度的。這兩件事已經充分說明徐思文根本練的不是法輪功。

再退一萬步,假如徐思文真的練過法輪功,那麼他把「修煉主元神」的法輪功都練成「修煉副元神」了,那還是法輪功吧?根本就不是了,他「副元神修煉圓滿」了,然後自殺了,這能關法輪功什麼事呢?法輪功不練習「闢榖」,他跑去練「闢榖」;法輪功說「自殺是犯罪」,他跑去自殺;那麼他的行為能由法輪功來負責嗎??

就好像一個人去一個駕校上過課,駕校的課本上明明白白寫著:開車不能闖紅燈,不能在路上逆向行駛。可是,這個人後來因為闖紅燈而且逆向行駛,出車禍死掉了,結果中共的交通警察部門非要說:因為這個駕校教過此人開車,而且這個駕校的教材裡提到過「闖紅燈」和「逆向行駛」的事情,所以就斷定「這個駕校的教材誘發了這起車禍的發生」,大家想想這合理嗎?顯然是根本不合理的;既然這種邏輯是根本不合理的,那麼在邏輯成分完全一樣徐思文自殺案裡,中共憑什麼說「法輪功歪理邪說誘發徐思文自殺身亡」呢??

中共鎮壓法輪功的最大理由,就是說「法輪功歪理邪說」如何如何,把「法輪功歪理邪說」當成是法輪功最大的「罪證」;可笑的是,中共卻完全不敢把這個「罪證」公開出來,放到陽光下,讓「眼睛雪亮」的人民群眾們,見證一下法輪功的學說是如何「歪理」如何「邪說」的,因為這個「罪證」一旦公開了,人們就會發現中共對法輪功的種種污蔑才是真正的「歪理邪說」,所以中共拚命地封鎖網絡,拚命打擊自由思想和言論,真正對人民犯罪的不是別人,正是中共邪黨自己。

不管是徐思文死了10年了還是11年了,也不管徐思文究竟事怎麼死的,反正他絕不是「練法輪功致死的」,我們希望他的靈魂能夠安息。在徐思文自殺出現在中共的所謂「1400例」後,很長時間裏都好像沒有關於徐思文案的信息出現,也沒有聽見徐思文親友的有關「哭訴」見諸於國內的主要媒體,可是在徐思文死了這麼多年後,突然卻湧現出了徐思文死在11年前除夕夜的這麼煽情的故事,所謂徐思文的父母還有堂哥的「哭訴」也出現了,好像徐思文的父母成了當代的「祥林嫂」,一直被黨的喉舌「噤聲」多年後,終於有機會「哭訴」 徐思文之死的「離奇經過」,只是這個經過也實在是太離奇了點。
按照中共的現在說法,徐思文是98年的除夕夜,突然服下6瓶染髮用的粉末自殺的,我們前面提到了按中共出示的「徐思文日記」,徐思文在「十二月二十四五」已經自認為其「副元神修煉圓滿」,那麼他根本就沒有必要像中共說的在除夕夜「為圓滿自殺身亡」。為此,徐思文的「父親徐華新」在其文中是這麼解釋的:徐思文在除夕夜服下6瓶染髮劑並不是為了「自殺」,因為想自殺的話喝農藥就得了,徐思文選擇服用「低毒」的染髮劑,是為了檢驗自己「副元神修煉圓滿」後的效果和法力,這種解釋太讓人難以置信。徐思文如果真的認為自己「副元神修煉圓滿」了,那麼他應該自己很高興才對,如果真要「試驗」其「法力」,也會是高高興興地去做,因為他認為自己具有了「法力」;可是「徐華新」卻說「除夕之夜傍晚,兒子麵無表情,臉色灰暗,樓上樓下來回跑了好幾趟,好像有什麼事要說,可又沒有跟任何人說。問他有什麼事,他卻說沒有什麼事。」,徐思文明顯是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根本就沒有一點「副元神修煉圓滿」的高興樣,這實際從側面加重了我們的懷疑:所謂「徐思文日記」很可能是中共自己編造的。

「徐華新」說:除夕之夜,一家人都在樓下客廳裡觀看「春節聯歡晚會」電視節目直播,他卻一個人上樓去,服下了6瓶「天峰」牌染髮用的黑色粉末,直到半夜家人才發現,他的臉已經腫得像面盆一樣大、脖子腫得如碗口一樣粗,身體僵硬地躺在床上,桌子上的日記本末頁寫有「公元一九九八年一月二十三日凌晨二時副元神修煉圓滿」的字樣。

可是現在問題來了,既然「徐華新」說其子徐思文服下6瓶染髮粉並不是為了自殺,而是故意用「低毒」的染髮劑來作「試驗」 ,那麼徐思文至少會閱讀染髮劑的成分說明而確保這種染髮劑的「低毒」 性吧;可是6瓶「低毒」的染髮粉被徐思文吃下去後,居然就「臉腫得像面盆一樣大、脖子腫得如碗口一樣粗,身體僵硬地躺在床上」而暴斃了;如果按「徐華新」的說法,徐思文自殺案並不成立,不是徐思文要自殺,而是徐思文誤食「低毒」的染髮粉,致使其死亡,那麼,如果要說徐木匠的死該由誰負責,除了徐思文自己以外,好像這個「低毒」的染髮劑的廠家也是要負一定責任的吧。

好在,「徐華新」記下了染髮劑的品牌—–「天峰」牌染髮用的黑色粉末,那麼徐思文吃下去的6瓶「天峰」牌染髮用的黑色粉末其份量有多少呢?「天峰」牌染髮劑是國內知名的染髮劑品牌之一,其一瓶染髮劑只含染髮粉末2.5克,也就是6瓶染髮粉加在一起,也就只有區區15克的份量,那麼區區15克的「低毒」 染髮粉末,怎麼就會讓徐思文如此慘狀地暴斃而亡呢?如果事實真像「徐華新」所說的那樣,那麼「天峰」牌染髮劑就不僅不是「低毒」產品,簡直就是「毒藥」嘛。

可是「天峰」牌染髮劑的廠家,對其產品的描述是這樣的:「特別添加源自何首烏提取物的精製卵磷脂,植物性無毒染髮,無鉛、無氨配方,品質溫和,不沾頭皮,完美遮蓋灰白髮,給予秀髮貼心的滋養與護理,能染出黑亮、濕潤、自然、健康的髮色,並恆久保持,讓您時刻充滿自信。」;可見廠家對其產品的說明是「植物性無毒染髮」,那麼15克「植物性無毒染髮」劑真的能夠讓徐木匠暴斃嗎?這的確值得懷疑。

「天峰」牌染髮劑是由浙江章華集團生產的,是國內的知名品牌之一,該集團除了生產「天峰」牌染髮劑,還生產「章華」牌染髮產品,其產品質量年年在染髮劑產品質量國家監督抽查結果中排在質量較好的產品目錄的前列。現在倒好,由於中共的喉舌和五毛們想把徐木匠之死栽贓到法輪功的頭上,編出了這麼個離奇的故事來;如果這個故事是真的,那麼這個事件,簡直就可以和去年的「毒牛奶」事件相提並論了,難道中國國產染髮劑的質量也是黑幕重重??國產的優質染髮產品竟然和毒藥無異,果真如此,誰還再敢使用中國的國產染髮劑??

中共喉舌和五毛們編故事想陷害法輪功,沒想到卻陷害和打擊到了國產染髮劑產業,為此,我強烈建議有關廠家起訴中共邪惡的610辦公室。

中共五毛的文章還有一個「徐木匠父母哭訴」的視頻,其中那個罵法輪功的女人,說是徐思文的母親,可是在視頻的最後她卻說:「我兒子死時是25歲,到現在也才剛過30歲」;這就奇怪了,徐思文到底是11年前死的,還是5年前死的,這個所謂徐思文的母親難道不知道嗎?這個人真的是徐思文的母親嗎,還只是中共請的演員而已呢?這怎麼不讓人懷疑呢?最好笑的是,中共到現在居然連徐木匠有幾個兄弟姐妹都弄不清楚,按照「其父徐華新」和「堂兄徐祖業」的說法,徐木匠應該只有一個姐姐,姐弟倆人;可是,中共在「徐思文為「圓滿」自殺身亡」一文中,又說徐華新「有三女一子」;反正,中共編起故事來,總是信口開河的。就算這兩個人真的是徐思文的父母,徐思文死在11年前,徐思文的父母應該當時就出來控訴才對,為什麼要到11年後才出來控訴呢?眾所週知,在中共鎮壓法輪功以後,反法輪功已經成為在大陸「最重要的政治任務」,這個徐思文父母的控訴不正是中共的「政治任務」的產物嗎?在中共「政治任務」的重壓下,徐思文的父母敢說和中共宣傳不一致的真話嗎?

更有意思的是,據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反應,中共應城的惡警最近突然放話說什麼「徐思文是被迫害致死的」,還以此來威脅學員。這樣,中共編的徐木匠之死的故事又多了一個版本,如果「徐思文是被迫害致死的」,那麼徐思文死的時候就應該是中共當初「1400例」中說的,死時27歲,時間應該在1999年7月中共開始大規模迫害以後`,不可能死在98年的除夕了,而且死亡的原因也不是「服毒自殺」,而是「迫害致死」,那麼徐思文的父母也應該控訴中共才對。可見,中共自己編的故事都是自相矛盾的。實際上,此時中共惡警放出「徐思文是被迫害致死的」的話,也不過是混淆視聽,製造假象而已。

通過本文的分析,我們看到,徐木匠的死,與法輪功沒有任何關係;而且中共編造的徐木匠之死的故事,完全是「漏洞百出」的,並且和中共當初「1400例」的說法是相矛盾的;謊言終究是謊言,中共的「煽情」的表演,結果卻扇了自己的耳光,這也算是自做自受,誰要他們在死了10年的可憐木匠身上「瞎作文章」呢?

死者已矣,願其安息。

2009-10-19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10-27 9: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