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夫被非法關押 懷孕妻要人遭推諉

吉林市武龍波因修煉法輪功被多次非法關押迫害,受盡各種酷刑折磨。曾一度被迫害至精神失常。零九年九月再次被抓後,其懷孕妻子為其四處奔走,當局互相推諉。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林雨綜合報道)吉林市武龍波因修煉法輪功於零九年九月再遭當地警察綁架,一個多月來,他懷孕的妻子柳惠莉為營救丈夫四處奔波,遭吉林市「六一零」、公安局國保大隊、安全局,昌邑分局、蓮花派出所警察互相推脫。

武龍波,男,現年三十七歲;妻子柳惠莉,二十七歲,家住吉林市船營區北大街西大小區,歸西大派出所管轄。九六年八月,武龍波的父親得了肝癌,鄰居的一位好心的大娘給武龍波的父親送了一本《轉法輪》。武龍波被書中「真、善、忍」的法理深深地吸引,自那之後,武龍波在法輪大法的修煉環境中不斷的提高自己的道德品質,處處用法輪大法「真、善、忍」的原則來要求自己,真正走上了法輪大法的修煉之路。

然而,九九年中共開始大規模迫害法輪功後,武龍波也失去了以往的公開煉功的環境。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武龍波在網上看到有功友被當局非法抓,便立即奔赴北京上訪,不料中途被截回吉林市。兩個月後,武龍波再次進京上訪被非法抓捕帶回吉林市辦的非法學習班,逼迫寫不煉功、不進京的保證書,被武龍波拒絕,然後被再次送進拘留所,後非法判勞教一年,關押於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

在此期間被兩次強行送到精神病院注射破壞中樞神經藥物,致使武龍波神志不清,行動遲緩,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零零年十月,武龍波被非法關押在吉林市勞教所。在此期間,警察管教曾用七個電警棍一起電他無數次(如圖)

二零零零年十月,武龍波被非法關押在吉林市勞教所。在此期間,警察管教曾用七個電警棍一起電他無數次(如圖),拳打腳踢的次數更多,一天24小時不讓睡覺,甚至用尿水往嘴裡灌,致使武龍波被迫害成精神病。這些歹徒還不罷休,又把他強迫送入精神病院,不到一個月又把他強迫要回勞教所繼續他們的惡毒迫害。武龍波腿當時已被打瘸了,人也被折磨得慘不忍睹。

零二年三月,武龍波在吉林省松原市流離失所期間,在邪惡的瘋狂大搜捕中不幸再次被捕,並被非法勞教三年,關押於吉林省九台飲馬河勞教所。

在被非法關押於吉林省九台飲馬河勞教所期間,曾經遭到勞教所管理科長鄭海令、馮偉等警察的嚴重迫害。他剛剛到教育隊就被毒打(教育隊教導員高克,此後教育隊打死法輪功學員,此人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零三年五月十八日武龍波被警察馮偉用電線擰成的鞭子抽打後背,並被長時間電棍電擊、上大掛、關小號7天。身心受到嚴重摧殘,還遭到了加期半年的迫害。接著被分到二大隊。二大隊教導員馮偉帶領郭一平,李成舟等警察加重對武龍波的迫害,對他進行了長時間毆打,而他則始終堅持他的信仰。轉入二大隊後,武龍波被警察謝國新和郭一平數次電擊迫害,但他最終還是堅強的走了過來。

零五年九月武龍波被刑滿釋放。然而四年後的零九年九月二十四日早八點,吉林市公安局、安全局、昌邑公安分局、蓮花派出所為達到綁架武龍波的目的,動用多輛警車、派出很多警察,同時在蓮花區西山武龍波家住處、延安街嫩江路武龍波妻子柳惠莉的奶奶家住處,以及柳惠莉父親家住處進行綁架、抄家的迫害行徑。

警察強行撬開蓮花區西山武龍波家中,非法搶走筆記本電腦一台、進口手機一部、mp4兩個、mp3一個、和其他私人物品。警察闖到柳惠莉父親家,柳惠莉的繼母被警察強行帶到警車中進行恐嚇詢問。警察還意欲非法抄家,被柳惠莉的父親正義制止。

當時武龍波夫婦正在延安街嫩江路的住處,早上二人在離開住處到樓下時被警察堵住,武龍波當時被警察強行綁架走,柳惠莉因懷孕在身,才沒被綁架。

之後,柳惠莉在蓮花派出所要求見丈夫,一女警不屑一顧的問:「你找他有事嗎?」柳惠莉說:「我沒吃沒喝的,要武龍波回來照顧我。」女警歇斯底里的叫喊:「你做夢!」

幾天之後,蓮花派出所警察才通知柳惠莉取回被非法掠奪的物品和武龍波的拘留票子。

柳惠莉已有五個月的身孕,行動不便,她到蓮花派出所強烈要求無條件釋放丈夫武龍波。蓮花派出所推脫責任說:「昌邑分局辦的案,到昌邑分局去找。」柳惠莉到昌邑分局,門衛卻蠻橫的不讓她進去並說:「案子沒完,你無權瞭解!」

十月二十四日和二十五日,柳惠莉連續兩天來到昌邑分局、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市「六一零」辦公室、安全局詢問武龍波的情況,警察互相推卸責任,最後把責任都推倒蓮花派出所。

在武龍波被非法關押期間,柳惠莉只被允許見到丈夫一面。據她描述,武龍波現身體狀況十分不好,面黃肌瘦。柳惠莉因擔心丈夫,東奔西跑,也是心力交瘁。

夫婦倆因長期遭受迫害,沒有穩定的工作,生活十分拮据。現武龍波被綁架關押一個多月,柳惠莉無依無靠一人居住,並受到警察監視。


吉林市武龍波因修煉法輪功被多次非法關押迫害,受盡各種酷刑折磨。曾一度被迫害至精神失常。零九年九月再次被抓後,其懷孕妻子為其四處奔走,當局互相推諉。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10-30 9: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