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真理喚醒的心(143)

Souls Awakened
唐乙文 Yiwen Tang
【字號】    
   標籤: tags:

我從牢裡出來後,610經常打電話、或登門到我父母家騷擾我們。它要我時時向它報告我在哪裡、在做什麼。

我拒絕。

我到廣州後暫住在舅舅家。610的電話很快追到了那裡。廣州海珠區610主任在電話裡對我大發雷霆:「你這樣的人是要在我們監控之下的!你不報告你的行蹤給我們就等於失控!這是不允許的!」

「我不必要向你們報告。我是個自由的人。」

「只要你還煉法輪功,只要你還在中國大陸,你就永遠不可能自由!」

(待續)

(英文對照)

Since I got out of walls, 610 had often called or come to my parents’ home to harass me. It ordered me to check in with it telling my whereabouts and what I was doing on a routine basis.

I refused.

I stayed in my uncle’s home after coming back to Guangzhou. 610’s phone calls soon chased down there. The chief of the Haizhu District 610 threw a fit at me on the phone, “People like you are supposed to be under our surveillance and control! Your not checking in with us amounted to losing control, which is not allowed!”

“I don’t have to check in with you. I’m a free person.”

“As long as you still practice Falun Gong, as long as you are still in mainland China, you can never be free!”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到廣州,我就打電話給那位曾跑上來祝我修煉法輪大法功成圓滿的男學生。二零零年我被抓前夕,他借走了我大部分大法書去看。當我們在一家西餐廳會面時,他鄭重的將這些大法書完璧歸趙。
  • 這次我回家,父母對我的態度和上次完全不一樣。他們都到過勞教所,目睹中共的迫害和謊言使他們憤怒。
  • 出來後,勞教所的陰影還跟著我,總是讓我想起在裡面所受的酷刑。我在看書學法的時候、睡覺的時候、做家務的時候……隨時隨地那陰影都會跑出來。
  • 母親對我說:「你沒出來時我擔心你出不來,你出來了我又擔心你再被抓進去。」所以,我邁出家門一步父母都像保鏢一樣陪著我。
  • 姐姐打電話回家祝賀我獲釋,並跟我講一下她與海外同修們怎樣向全世界揭露中共對法輪大法的迫害。父親在一旁緊張的提醒我們:「別說太多,別在電話裡說太多啊!」
  • 我剛從槎頭出來。你爸告狀後那些人來調查,看守就把我當作替罪羊關進後院,說是我主動要折磨你們法輪功。天啊!沒有她們的命令我哪敢折磨你們?!她們不但沒像先前答應我的那樣提前放我
  • 他曾把我在北京地下監獄被打傷的照片寄給了我姐姐,610發現後威脅要把他也關進勞教所。我說我能理解,並且感謝他三年來的等待和為我所做的一切。
  • 從勞教所出來我直接住進廣州一家小酒店,因為我丈夫和他的家人不歡迎我回家。我婚後與夫家住在一起。迫害開始後,他們頻繁受到610的騷擾和警察的野蠻抄家。
  • 我丈夫來接我。街道派出所和居委會的人也開輛車來接我(這是當局的規定)。
  • 倆個看守把我帶到一間辦公室,把紙筆擺在我面前,「唐乙文!明天你的勞教期就到了!這是你最後的機會!不寫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明天就送你去學習班!」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