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蘆花蕩》張飛(孫顯博飾演)帶著「小張飛」部隊潛行於蘆花之間。

【京劇欣賞】──蘆花蕩

張飛化妝成悠閒的漁夫去打仗
作者﹕袁榮易
【大紀元11月16日訊】秋天來了,蘆花盛開,白茫茫的拂動著。京劇《蘆花蕩》演的是在清靜美麗的蘆花岸邊,張飛奉諸葛亮令埋伏此處,周瑜中計,被張飛擒了又放,氣的昏倒。這齣戲張飛的臉譜是笑脸的勾法,而不是《兩將軍》威猛的勾法,這表示張飛贏得輕鬆愉快;而周瑜誤陷包圍,眉蹙心煩,成為明顯的對比。

名武淨錢金福,在程長庚的三慶班學戲,班裏請來朱洪福教錢金福武淨戲,首齣教的就是《蘆花蕩》。錢金福後來的武淨戲能臻於化境,傳說是錢伺奉朱老師極為虔敬,朱老師因此將心法口訣盡傳於他,加上錢金福勤學善悟,京劇身段堪稱一流。劇界公認他的身段四面好看,楊小樓絕頂聰明也只能演到三面好看,而一般演員頂多演到一面好看就算不錯了。

錢金福這個「身段譜口訣」,兒子錢寶森後來將它公諸於世。只是現在人耐性不夠,不知道這是攸關身體、生命的氣功,不怎麼重視這個口訣。演員缺乏悟性,學戲很隨便,甚至看看錄像,也上台演了,這與身段譜口訣要求的-像練氣功一樣的修為,根本兩回事了。

《蘆花蕩》這齣戲主要就在看身段,演員能按口訣來練,精氣神飽滿,身體才有瀟灑與圓容的勁道,讓觀眾恍如看到真的張飛。我們試看一下口訣:「心意想,奔於腰,歸於肋,行於肩,跟於臂」,是說演戲時演某人、某種狀況、某種感情,需氣沉丹田由腰主控,然後氣歸於胸,兩肩放鬆等等。自古以來如何演好人物獨特的個性,就像畫畫裏講「意到神隨,筆止情酣」是相同一個道理;筆墨是練出來的,演戲的身體動作也要靠訣竅去練出來。

高精度圖片
張飛一身漁夫裝扮,甩髮配戴草帽圈,腳穿魚鱗鞋。

高精度圖片
張飛(孫顯博飾演)鬆肩沈肘、涵胸拔背,昂然挺立。

高精度圖片
張飛(孫顯博飾演)念定場詩,念到「豹頭」時的動作。

高精度圖片
張飛念定場詩,念到「丈八蛇矛」時的動作。

高精度圖片
周瑜(謝俊順飾演)不敵張飛,張飛側面笑臉十分明顯。

高精度圖片
張飛(孫顯博飾演)拉山膀的動作。


《蘆花蕩》是崑腔戲,其劇本在乾隆時期的「綴白裘」裏早就有了,幾百年傳承下來,至今猶如活化石般的存在著。京劇中的一些武戲,做打與唱念緊密配合,皮簧聲腔不能勝任,始終沿用崑曲套牌,除這齣〈蘆花蕩〉外,尚有〈挑滑車〉、〈武文華〉、〈乾元山〉、〈淮安府〉、〈扈家莊〉、〈狀元印〉、〈鐵籠山〉等。

《蘆花蕩》可分成幾個段落,先是張飛腰插令旗上場走邊,潛行於蘆花之間。接著的段落是念定場詩:「草笠芒鞋漁夫裝,豹頭環眼氣軒昂;跨下烏騅千里馬,丈八蛇矛世無雙」。兩字或三字一頓,配上身段動作,表露架子花臉的豪氣。接下來報名,交代自己的任務,然後開始了唱的部份,唱「鬥鵪鶉」、「紫花兒序」、「調笑令」等曲牌,邊唱邊舞,先調派「小張飛」部隊,然後與周瑜開打。演員要功力深厚,才真能把張飛演的游刃有餘。你看演員連唱三、四個曲牌,聲音仍然宏亮,一直唱到戲結束,唱念做打一氣呵成,臉不紅氣不喘。

共產黨不注重這些寶貴的民族遺產,一昧的弄那些「尚武」的樣板戲,伸長脖子的嘶吼,殺氣騰騰,妄想煽惑人心,糊弄別人。以前蔣緯國將軍愛說笑話,他說所謂尚武精神就是下午沒有精神,他認為軍人依然可以文質彬彬。從古至今就有許多儒將的典型,史書記載張飛敬愛君子,而不卹小人;還說他善書能畫。張飛有格調,能寬容,《蘆花蕩》中多少也透露這些信息,戲中以周瑜的狹隘來襯托,周瑜單憑武力要脅,徒然顯示自己氣短,不但不能獲勝,反而落的氣敗身亡。@*


高精度圖片
張飛撕腿的動作。臺灣戲曲學院復興國劇團演出。

高精度圖片
張飛(孫顯博飾演)舞動丈八蛇矛。

高精度圖片
周瑜(謝俊順飾演)出場,站丁字步,架勢十足。

高精度圖片
周瑜(謝俊順飾演)與張飛(孫顯博飾演)戰鬥方酣。

高精度圖片
周瑜招架不住張飛的凌厲攻勢心中很焦急,張飛游刃有餘側面笑臉十分明顯。

高精度圖片
《蘆花蕩》最後,張飛(孫顯博飾演)得勝下場的身段。

(http://www.dajiyuan.com)

美東時間: 2009-11-15 21:15:51 PM 【萬年曆】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9/11/14/n2721985.htm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