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真理喚醒的心(146)

Souls Awakened
唐乙文 Yiwen Tang
【字號】    
   標籤: tags:

我絕食的第二天,洗腦集中營的人輪番走進牢房對我說:「再不吃飯,明天就開始灌食!」

中共牢獄裡對大法弟子的灌食是極其殘忍的,已將很多大法弟子折磨致死。

但我決心已定。

我什麼都不對那些人說。他們說:「你不說話就寫吧,我們也好拿給上級領導看。」

於是我在一張小紙上面寫道:「我絕食是為了抗議對我的綁架。我將不吃不喝直到我走出這個大門。我不允許你們對我強行灌食!如果你們對我強行灌食,如果你們的強行灌食奪去我的生命,大法弟子們及我的家人會到聯合國告你們!」

他們看了之後冷笑,「你和你父親不是把槎頭告了嗎?告出什麼名堂來了?人家槎頭的所長不是還在當所長嗎?我們才不怕你告呢!」

(待續)

(英文對照)

The second day of my hunger strike, people with the gulag came into the cell saying to me, “We’ll start force-feeding you tomorrow if you still refuse to eat!”

The CCP’s force-feeding behind bars was extremely brutal. It had tortured numerous Dafa practitioners to death.

Nevertheless I had made up my mind.

I said nothing to those people. Then they said, “You write if you don’t talk. We can report to our superiors.”

So I wrote on a small piece of paper, “I am on hunger strike in protest against kidnapping me. I won’t eat or drink until I get out of this gate. I don’t allow you to force-feed me! If you force-feed me, if your force-feeding kills me, Dafa practitioners and my family will go to the UN and sue you!

Those people sneered when reading what I wrote, “Didn’t you and your father sue Chatou? What did you achieve from the suit? Isn’t the Chatou chief still there? We are by no means scared of you suing us!”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被綁架到槎頭女子勞教所附近的一個洗腦集中營。集中營四周高牆圍繞,大鐵門二十四小時緊閉。裡面有一棟三層樓房,樓裡陰森恐怖。
  • 我的拚命抵制將所有警察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我身上。我的朋友趁機逃脫了。一位穿著西服的中年男士走過來禮貌的問警察:「我是中山大學的老師。請問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 我從牢裡出來後,610經常打電話、或登門到我父母家騷擾我們。它要我時時向它報告我在哪裡、在做什麼。
  • 一到廣州,我就打電話給那位曾跑上來祝我修煉法輪大法功成圓滿的男學生。二零零年我被抓前夕,他借走了我大部分大法書去看。當我們在一家西餐廳會面時,他鄭重的將這些大法書完璧歸趙。
  • 這次我回家,父母對我的態度和上次完全不一樣。他們都到過勞教所,目睹中共的迫害和謊言使他們憤怒。
  • 出來後,勞教所的陰影還跟著我,總是讓我想起在裡面所受的酷刑。我在看書學法的時候、睡覺的時候、做家務的時候……隨時隨地那陰影都會跑出來。
  • 母親對我說:「你沒出來時我擔心你出不來,你出來了我又擔心你再被抓進去。」所以,我邁出家門一步父母都像保鏢一樣陪著我。
  • 姐姐打電話回家祝賀我獲釋,並跟我講一下她與海外同修們怎樣向全世界揭露中共對法輪大法的迫害。父親在一旁緊張的提醒我們:「別說太多,別在電話裡說太多啊!」
  • 我剛從槎頭出來。你爸告狀後那些人來調查,看守就把我當作替罪羊關進後院,說是我主動要折磨你們法輪功。天啊!沒有她們的命令我哪敢折磨你們?!她們不但沒像先前答應我的那樣提前放我
  • 他曾把我在北京地下監獄被打傷的照片寄給了我姐姐,610發現後威脅要把他也關進勞教所。我說我能理解,並且感謝他三年來的等待和為我所做的一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