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郭飛雄廣東監獄服刑 家屬獲美國政治庇護

郭飛雄在獄中曾經被打的照片(郭飛雄友人提供)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1月20日訊】(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張敏獨家專訪)目前在中國廣東梅州監獄服刑的維權人士郭飛雄的妻子和一雙兒女今年4月初平安到達美國,現已得到美國政治庇護。張青及兒女11月19日公開露面。

張敏:張青、西西、金寶, 你們好。非常高興在美國能夠面對面地訪問你們。張青,請您講一講當時您是在什麼情況下決定離開中國的。

張青:自從郭飛雄參加維權運動以來,他受到了非常多的打壓。這種打壓也殃及到他的家人。我和孩子都受到了很多的影響。我失去工作,金寶失學一年,西西上學也受到控制,銀行賬戶也被凍結。受到的打壓對我們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困擾。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離開了中國。

張敏:您和孩子歷盡艱辛來到美國。您現在是什麼感受、什麼心情?

張青:首先,非常感謝在這個過程中各方面幫助過我的朋友們。我們現在在美國,非常惦記在國內的郭飛雄。我們聽到了非常多的有關他的消息,但都是不好的消息。他被毆打,手上有傷,不准被家人探視,這些不好的消息都讓我們對他的狀況非常擔憂。他特別提出了會見律師的要求。我們聽說他們也一直在做這樣的努力,但是律師的會見受到了很大的阻力。

張敏: 能不能請您簡要地介紹一下您的先生郭飛雄,也就是楊茂東,他近些年來所做的工作和他的遭遇?

張青: 郭飛雄是一個非常正直的人。他對社會生活非常關心。他寫了很多文章, 很多小說,也有專著。他為國內的敏感案件也寫過很多文章。他積極參與維權運動, 走在維權運動的前沿。太石村罷免事件他參與了。他被村民聘請為法律顧問, 為村民要求民主選舉的訴求,提供法律幫助。太石村的維權運動被政府使用上千名防暴警察鎮壓下去了, 當時拘捕了幾十名村民, 楊茂東也被拘捕了, 關了三個半月, 最後無罪釋放。在監獄裡, 因為這是非法拘捕, 所以他絕食絕水抗議政府的非法作為。出來以後就遭到政府的打壓、跟蹤、貼身跟蹤, 圍堵在家裏, 不許他出門, 軟禁,限制人身自由,緊接著他連續被毆打了三次。

在2006年8月, 高智晟律師被捕, 他積極地組織營救工作, 在同年九月他也被警方拘捕了。官方控告他非法經營罪, 控告他出版一本揭露官場腐敗的雜誌 – 「瀋陽政壇地震」。這個控告由於沒有確鑿的證據, 被兩次退查, 要求補充證據。廣州警方在這期間在審問的時候使用了很多酷刑, 比如說, 42天手和腳綁在一起, 綁在硬板床上。即使這樣的酷刑, 他也沒有屈服, 也沒有口供 。沒有證據, 案件進行不下去。在這樣的情況下, 廣州警方把他轉到瀋陽去。瀋陽這個地方酷刑更加厲害,對他使用了更加嚴酷的、反人類酷刑, 用高壓電擊生殖器。以這樣的酷刑製造了這起冤案。自從維權以來他遭受了三次非法毆打, 三次拘捕。在監獄裡他遭受了眾多酷刑, 身體上有五、六處傷殘或隱傷。遭受這麼嚴重的迫害, 他還是堅持自己的理念。這一起政治迫害冤案的審理過程中, 他被訊問 175 次, 其中有百分之九十的訊問談的是太石村事件的問題。所以這是一個用酷刑製造出來的、非常明顯的、非常典型的政治迫害冤案。警方知法犯法, 使用非法的手段製造了一個冤案。

張敏: 那麼後來服刑期間他的處境是怎麼樣的?

張青: 服刑期間他也遭受了很大虐待。從看守所到監獄,他都遭受了不公平對待。去梅州監獄服刑的時候,剛到監獄,獄方就給他門前畫了三條黃色警戒線,不許他越及線外,不讓他和其他的服刑人員有任何交往,強迫他勞動。他絕食對這個作為表示抗議。現在的情況就是,他要求申訴。但是一直沒有真正啟動申訴。從2008年的二月、三月就開始要求申訴,一直到十一月才得以見律師。這麼艱難的一次律師會見,還是在官方違反律師法的情況下進行的。律師和當事人會見應該是面對面地坐在一張桌子上交談,沒有警察在場,說話的內容不被控制、不被監聽,也不被錄音,這才是合法的會見方式。但他和律師的會見是隔著玻璃通過電話交談,現場有警察在場監聽,談話的內容也被錄音。作為一個案件,他和律師的談話應該是保密的。在這種情況下,他和律師根本無法談及核心的問題。一年的時間要求得到的一次會見就白白浪費了。今年也在申請會見,但也受到很大阻力。情況就是這樣。

張敏:金寶,你上學入學晚了。後來你怎麼知道你入小學比別人晚了呢?

楊天策:因為我表哥入學早。所以呢…

張敏:他比你大幾歲?

楊天策:他只比我大一歲半。

張敏:那他讀幾年級?

楊天策:他現在讀四年級。

張敏:他讀四年級的時候你讀幾年級?

楊天策:我才讀一年級。

張敏:現在西西和金寶你們都來到美國了。西西,你對未來有什麼打算?你有什麼理想?

楊天嬌:我想當一個律師。要是可以的話,還想當一個醫生。我想當個律師是因為我爸爸是個法律維權者。他是非常正直的,他幫別人說話。我很佩服他,也很欣賞他。所以我想當律師,我也有這方面的天賦。至於醫生,我也想當,因為我本來對生物和醫學挺感興趣的。我也想當個醫生。

張敏:張青,現在您和孩子們都平安到達美國並且安頓下來了。在這個時候,您有什麼特別的希望、要求、和想說的話?

張青:希望當局能夠保障郭飛雄的合法權利。第一,就是他在監獄裡的人身安全。我不斷聽到一些消息,這些消息都不是好消息,都說他遭受暴力毆打,身上有傷,以前在監獄裡更遭受酷刑。他在監獄裡的人身安全是沒有保障的。按照監獄法,服刑人員應有人身安全保障。我們呼籲起碼保障他的人身安全。第二,要求他合法申訴的權利以及合法會見律師的權利得到實現。從第一封寫給胡錦濤的公開信開始,我就呼籲中國政府能夠正確地對待這個冤案,能夠平反這個冤案,無罪釋放郭飛雄。我現在也還是這樣呼籲:停止迫害,無罪釋放。也呼籲國內、海內外社會各界能關心郭飛雄的案件。也呼籲海內外社會各界能夠關心國內受迫害深重的維權律師和其他的異議人士。

張敏:非常謝謝您接受我的採訪,也祝願您和孩子們能夠儘快地適應在這邊的生活,希望你們都健康平安。

張青:謝謝你。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11-20 4: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