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橫河評論第36集】

橫河:和諧奧巴馬講話是策略還是無奈

美國總統奧巴馬16日在上海一個美國式的鎮民大會(town hall meeting)中與被安排的「學生」對話(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11月24日訊】(希望之聲《橫河評論》節目)橫河:各位聽眾大家好,我是橫河,今天想和大家討論一下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總的來說,中共最近不管在國內、國外都採取進攻的態勢,那麼在這種進攻態勢下,隱藏的是危機。在危機下表現出的這種進攻型的姿態,究竟是一種「策略」?還是一種「無奈」?

在線收聽
下載收聽

前幾天美國總統奧巴馬訪華,可以說在這個訪華過程當中,幾次都是被中共全面封堵,尤其在上海和一些大學生見面的時候,原來說要進行轉播的,後來中央一級的媒體都沒有轉播,只是上海一個小媒體轉播了。而網絡的轉播效果卻非常不好,後來又規定必須是新華社的通稿,各地都不單獨採訪。最後美國安排了奧巴馬和中國的媒體《南方週末》進行採訪,採訪以後發表出來延遲了一天,而且非常不盡人意。幾乎可以說《南方週末》開了天窗。

對這次奧巴馬訪華,有很多不同的評價,當然也有人說奧巴馬訪華的成果不如他前任的總統們。那我們就今天來看一下,外國總統、外國領導人訪華是一個什麼情況?對一個國外領導人訪華,我認為整個不管他和誰見面,在什麼地方講話還是媒體的轉播,它都是中共精心設計好了的,但卻是雙方同意的。嚴格的說,那只是一場表演,這個沒有例外,不管是哪個國家。中共它是要把外國特別是西方,尤其是美國的元首來訪問,當作是自己統治合法性的一種工具,就是所謂「萬邦來朝」,所以它並不是在所有的情況下都要進行封堵的。是封堵還是做出開放的樣子,這完全要看它自己當時的情況,有機會它當然要顯示它的自信心的,不是什麼時候都封堵的。

大家記得2002年小布什訪華的時候,就在清華大學進行了演講。2005年和 2008年小布什兩次訪問北京的時候,都分別去了缸瓦市胡同教堂和寬街教堂做禮拜。有的評論就說小布什通過去教堂做禮拜,表達了對宗教自由的關注。實際上小布什去訪問的並不是一個自由的教會教堂,而是「三自愛國教會」所屬的教堂。三自愛國教會在中國進行宗教活動是得到中共全部支持的,因為三自愛國教會本身就是中共辦的教會,它已經有它所需要的全部支持和關注了。

這有很多例子說明。最近在中國發生的突擊家庭教會的警方,也是直截了當的跟參加家庭教會宗教活動的教徒們說:你們要到政府教會去做禮拜,不能在這些地方做,如果你們到政府教會去做,政府就不會管你們了。可見在中國,三自愛國教會所代表的是在中共統治下的宗教迫害,而不是宗教自由。所以說安排美國總統去三自愛國教會去做禮拜,如果這個決定不是中共作出的,也是中共所樂見的。

事實上沒有一個外國的元首和外國政治家在訪問中國的時候,可以不在中共的同意下去教堂的。雙方的安排不管是中方還是美方還是其他國家,都是盡量希望這個安排對自己這一方有利,但是如果雙方都只考慮自己利益的話,很可能這個安排就做不成,所以雙方之間會有所讓步,或者要找到雙方能夠共同接受的一些點。

就像在清華大學的演講,當然小布什他直接面對的是清華的學生,但是中共對這件事情並不是沒得到好處,它可以對內對外顯示中共的開明和自信,所以它並不是一無所得的。到教堂去和到學生身邊去是不一樣的,到教堂去可以說中共是全贏;但是面對學生的話,就是雙方都各有好處,中共當然非常不希望外國總統直接面對全國觀眾,但是考慮到可以顯示它的開明和自信的時候,也得到了它想得到的東西。

這次奧巴馬在上海面對500個學生也好,是黨員幹部也好,是精選出來的也好,他們畢竟是以學生的身份在那個地方聽他講話的。奧巴馬在講話的時候談到了普世價值,這個和前幾任總統在講的時候內容差不多,但我個人認為他講的要多一些、更明確一些。在討論當中比較突出的是,奧巴馬講了關於互聯網自由的問題。為什麼這次要重點談到互聯網呢?我想是因為網絡在人們生活當中的重要性已經遠遠超出7年前小布什訪問北京時的情況了。第一,網絡已經變成中國大陸普通人們生活當中必不可少的東西,一種工具、一種基本需求了;另外一方面,在最近這些年來,網絡在很多獨裁國家的民眾爭取自由過程當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比較突出的是前不久伊朗進行的所謂「推特(twitter)革命」,就是伊朗在前一段時間走上街頭,要求重新選舉或重新檢查選舉結果,這時候用了很多「推特」,把消息傳到世界各地,借助的是法輪功學員所開發的突破網絡封鎖的軟件和伺服器。這個獨裁國家的民眾爭取自由所利用的網絡,已經被全世界看到了它的作 用。

有人說前幾任總統都有機會和異見人士和維權人士見面,和這些人士見面並不完全取決於美國方面。像這次美國的團隊就和中共方面討價還價了很久,希望能夠安排一些他們想見的人。以前訪問中國的美國領導人、美國總統他們和異見人士和維權人士見面,也是在中共的同意下才安排進行的,並不能見到最應該見到或他們最想見到的人。

這裡有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歐洲議會的副主席在訪問中國的時候,曾經通過私下安排見了兩位法輪功學員,這兩位學員一位是曹東,曹東的妻子最近被迫害致死。曹東就是因為見了歐洲議會副主席,儘管中共和歐洲議會有正式關係,中共在歐洲議會也派駐有代表使團,但是它仍然把他視為「跟敵對勢力勾結」,以這一個罪行判他5年徒刑。所以說在中共不知曉的情況下,秘密會見的這種情況,在美國前幾任總統到中國訪問的時候,並沒有發生過。

所以這一次為了彌補這一點,奧巴馬不得不通過美國駐華大使提問的方式,讓美國駐華大使轉達網民的提問,來解決這個「沒有辦法見到中國普通民眾或者是維權人士,或者是聽到沒有經過嚴格審查的意見」提的問題,說明了這是一種無可奈何、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所做出的決定。當然後來又想通過《南方週末》專訪的方式,來彌補中方長期以來要求中央級的喉舌媒體進行採訪,用這種方式來表達一下他的意見。當然這種方式,我個人認為還是在中共的同意下,進行專門的安排來實現的。

對於以前美國總統訪問中國的時候,中共為了某種目的也會釋放一兩個異見人士,但是中共對於濫抓自己的公民,來綁架作為人質和西方國家進行討價還價,把在本國生活的本國公民作為人質,作為和西方國家談判的時候討價還價的籌碼,這個政策並沒有改變過,並沒有通過哪個總統的訪華來改變過。改變的只是它今天把這個人放出去,第二天可以立刻再抓10個人來做它的人質。所以這種捉放人質的中共遊戲,除了對當時放掉的那個人,放到國外去可能有作用以外,其他的人對中共這種人質的政策,從來就沒有任何作用。

這次我們還看到,在奧巴馬訪華之前和訪華期間,有很多訪民、維權人士還有一些宗教信仰團體和法輪功學員,都被中共的警方關押、抓捕或者是軟禁。這個其實也並不一定是美國總統訪華的時候發生的事情,現在我們可以看到外國元首的訪問、重要的國際會議、國際事件甚至包括運動會在內,就像去年年底東北開的的冬季世界大學生運動會,還有「世博」等等,這些活動都是中共現在用來掃蕩訪民,抓捕異見人士和信仰人士的藉口。所以每當有國際事件的時候,必定有大批的中國民眾要遭殃。

我認為對於國際社會而言,這些是以國際社會的組織、個人的名義進行的人權迫害。在這個迫害當中,中共用國際社會的名義,用這些團體、用這些組織、用這些國家政府的名義,來對中國的人權進行迫害。所以這些被他們利用了名義的團體、國家、個人,我覺得是在道義上是有責任也有義務來表示抗議的。

這次奧巴馬訪問的時候,對某些團體或者是個人所批評做得不夠的地方,我並不認為奧巴馬總統和他的前任有什麼不同,而是中共這次表現的極其強硬。是中共在奧巴馬訪華的問題上,各方面寸步不讓。那麼我想來討論一下這個寸步不讓,是多了一點自信,還是少了一點自信?

新華網11月17日轉載香港《新報》的一個文章,就提到奧巴馬總統在上海科技館和青年學生進行對話的時候,中國官方新華網要全程直播對話實況,它特別提到說是讓全國民眾同步收看,是開放和進步的表現,說是充分顯示出對奧巴馬的友好姿態,以及作為一個大國應有的氣度和自信。所以在新華網在中共的喉舌媒體看來,能夠實況轉播全程直播,是一個自信和有氣度的表現。

如果說中共在奧巴馬訪華的問題上,中共由於自信而寸步不讓的話,那就說明隨著中共的崛起,不管是和平崛起也好,非和平的崛起也好,這個只是表面上的,它的崛起,它的實質就表明它會越來越不講理。因為在有自信、多自信的情況下,它反而不敢開放了,反而不讓民眾有言論自由,不讓民眾有得到信息的自由了。所以隨著它的越來越崛起的話,那麼中國的人權狀況就只會越來越惡化,不會改善。

不過,既然它說直播是表示自信的話,那麼不直播顯然就是不自信了,所以我認為這個表現氣度和自信的友好姿態的對話,講了要實況轉播的都不能兌現,更表現出中共現在沒有自信心,而不是有更多的自信。何況在1998年克林頓訪問中國和2002年小布什訪問中國的時候,分別和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的學生對話,那個時候的喉舌媒體所報道的、談到的就說中共已經找到了一條適合自己的道路,有了足夠的自信。既然在98年和2002年的時候,中共的喉舌媒體就認為能夠對全國廣播對話是有足夠的自信的話,那麼這次不敢直播就是失去了自信。

如果說中共現在是少了一點自信的話,那我們來看看究竟是什麼令中共寢食不安的?從1998年克林頓訪問北京,2002年小布什訪問北京到現在,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看到在經濟上,中國的經濟總量已經佔到世界第三位,有很多人說不是在今年的年底就是明年,中國的經濟總量將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二。目前中國擁有的美國國債和「兩房」的債券,超過1萬億美元。而中國在其他方面除了經濟上以外,很多維權的領袖、人權的活動家包括高智晟,胡佳、陳光誠這些,都被關進去了。而各國政府由於各種原因,一直不敢公開對中共的惡劣人權紀錄進行批評。最近當然有所改變,但是總體上仍然是做得還是很不夠的。現在連敢於為受迫害的民眾進行辯護的維權律師的營業執照都被吊銷了。互聯網被封鎖了,現在大批的「五毛」上崗,而為中共「偉光正」塗脂抹粉的形象工程,奧運會也開過了,十一閱兵也閱過了。如上列舉的這些,中共似乎應該比7年前更加自 信,而不是相反。所以在這個問題上,國際社會顯然有很多人讀不懂中國,主要是讀不懂中共。

大家知道1999年中共開始正式迫害法輪功,但在98年的時候,還沒有發生這個迫害,中共當時對自己還有自信,這個可以理解。那3年以後,2002年小布什訪問的時候,中共對法輪功鎮壓的政策無疑已經失敗了,這是中共在歷史上對民眾進行鎮壓的第一次失敗,但是顯然中共認為,那個失敗還不足以使中共對於整個大局失控產生憂慮。

2002年到今天所發生的,除了我們剛才說的所有都應該使中共更加自信的條件以外,什麼是使中共最能夠失去自信的?這麼多因素包括各種信仰團體、包括維權運動的風起雲湧、包括每年幾萬起、近十萬起的群體事件,還有官員的腐敗、環境的污染以及種種種種的因素,但是這些因素它都是一個漸變的過程,當然是越來越嚴重,但是它並沒有達到一個質變,足以引起中共的態度發生這麼大變化 的程度。

在這麼多因素當中,我認為最使中共寢食不安的,最使中共感到危機的,是整整 5年前《大紀元時報》所發表的《九評共產黨》和隨之而來的「三退」大潮。當然現在還是有一些人不相信《九評》和三退的巨大影響力,這種不相信有多種因素,實際上有一部分因素是對中共表面上的那種強大被迷惑了,而不了解真正的實際情況。

在中國大陸最了解中共現狀的,其實是中共自己,特別是中共的高層。中共比絕大多數的國家、絕大多數的政府和普通民眾,更早的看出了它自己的危機。

怎麼來說明中共對《九評》和「三退」的恐懼心理呢?大家知道原天津市六一零辦公室的警官郝鳳軍,2005年出走澳洲,當時他帶出一部分天津市公安局文件,這 部分天津市公安局的文件我們看到,早在2005年1月份的時候就已經嚴密的佈署,把它做為一項重點工程來抓的,就是查《九評》和查退黨的人士,那時候距離 《九評共產黨》的發表,就是第一篇的發表才僅僅是兩個月不到的時間。因為《九評共產黨》是在2004年11月19日,也就是五年前的前幾天發表的。僅僅兩個月不到的時間,在天津市公安局就已經當成是一個重要的任務在抓了。可想而知,他們是把《九評》和退黨看的如此嚴重,當時天津市公安局能查到的真名退黨的人數不會超過10個人,按照郝鳳軍帶出來的文件,他們是挨個的進行調查把人抓起來的。這就不僅僅是天津市公安局的,如果天津市公安局得到這樣的文件的話,就是有這樣的任務的話,那麼全國公安局,在市一級的直轄市和省這一級的,應該是至少都有。

那麼到了2008年,就是《九評共產黨》發表了四到五年以後,2008年到2009年,由於奧運期間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在之後被大量的判刑。從目前傳出來的起訴書和中國國內在網絡上公佈的某些起訴書內容裡面,提到最多的就是散發《九評》和推動退黨。也就是說被抓捕的法輪功學員當中,被判刑的裡面,其中 中共給他們安的罪狀,就是推《九評》和退黨。

我們現在來看一下,中共的基層組織對《九評》和退黨說些什麼東西,這有一些都是公開的資料。在安徽省舒城縣有一個文件,是2008年準備奧運的文件,其中就講到「打擊法輪功,特別是制做傳播《九評》類、宣傳品做為重點」,然後還說了盡力消除影響,可見影響非常大。

山東省榮成市2006年有一個文件,就提到「在法輪功宣傳品中,以《九評共產黨》為甚,在基層產生了惡劣的影響,目前我市已經發現了數量不少的九評小冊、光盤」等。在新疆阿克蘇地區團委有一個文件,其中說到:「充分評估《九評》的危害和影響,加大教育力度,不聽、不信、不傳。」

安徽省天長市其中一個文件提到「對涉及《九評》案件要實行快偵、快破,及時消除負面影響」。安徽另外一個縣,叫做穎上縣,其中談到「對於傳播《九評》和三退的案件,要建立專案,深挖細查」。在遼寧省井州市的江屯鎮有一個文件,也是提到「以防範打擊和傳播《九評》退黨活動為重點」。

從這個基層所傳播出來的訊息可以看得到,近期從沿海到內地一直到新疆,傳《九評》和退黨己經是遍地開花了。而中共對此防不勝防,所以一直把文件和要求防範的措施落實到縣,甚至是縣市一級。本來中共是不想把《九評》這個事情廣泛的通知到各級的,因為一通知到基層的話,那麼很多人就會知道,很多人就會好奇,很多人就會去找著看。中共己經沒有文革時候的勇氣了。文革的時候還可以把不同的資料印發出來以後,給大家說是做為批判參考,現在中共根本連這種事情提都不敢提。它之所以通知到各個基層,要讓各個基層去抓的話,就是中共己經沒有辦法了,己經到處都是了,瞞也瞞不住了,所以它才會讓各地最基層的都開始動起來防範。

什麼叫負面影響?負面影響就是說明非常受民眾的歡迎。本來中共的宣傳工具是最強大的,歷史上唯一能夠和它相比的,但實際上和它一比就是「小巫見大巫」的是納粹的宣傳部。但是中共這次對《九評》是徹底的啞口,根本就不敢公開辯論,它以前曾跟蘇共中央進行過公開辯論,它在宣傳上從來都是在批評別人,但這一次它卻不敢在公開場合說一句話,只好偷偷摸摸的在基層抓人,在封口。

本來退黨是個人的事情,除了中共以外,什麼黨都是進退隨便的、自如的,你願進去就進去,願出去就出的。既使是同為共產黨東德當時倒台之前,也有幾十萬人幾十萬人的退黨。只有中共敢於在文件上公開的明目張膽的去嚴打退黨的行動,那就說明,一個,中共在所有的共產政權當中是最邪惡的,另外一個也表明它的心虛。

所以我們根本就不用看現在有多少人已經三退了,退黨的人數多少,退團的人數是多少,我們只要看看中共的反應,就知道《九評》和退黨這個浪潮在中國大陸所引起的反響和達到的效果。

之所以在不明究理的人看來,中共應該是貌似最強大的時候,卻表現出最沒有自信,它的根本原因就在此,因為它們看到人心的向背;而這個人心的向背在《九評共產黨》發表之前,沒有體現的這麼明顯。而《九評共產黨》發表,退黨潮開始啟動以後,人們有了一個平台,有了一種方式,能夠來表達人心,表達他們唾棄共產黨的這種心。好,謝謝大家。

(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橫河評論》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11-24 11: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