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真理喚醒的心(162)

Souls Awakened
唐乙文 Yiwen Tang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這幾年流離失所中,我總是自己一個人獨來獨往,在孤獨和隨時可能被抓的危險中,向民眾揭露這場迫害的真相,洪揚大法。歷經的艱辛難以盡訴。

中共統治下的中華大地,信仰缺失,道德淪喪,到處是迷茫而絕望的人。

我一直盡最大努力把大法帶給他們,就如同一九九七年的夏天,姐姐從大洋彼岸把大法帶給了我。

當那些通過我得到大法的新弟子們感謝我時,我總是對他們說:「應該感謝的是師父。我們都是師父所救。」

(待續)

(英文對照)

Over these several years, I went places all alone spreading Dafa and exposing the evil persecution, amidst loneliness and the danger of being kidnapped at any minute. The hardships and tribulations I had gone through could not be fully described.

On this CCP-dictated soil, righteous faiths were scarce, moral values were degenerate, lost and desperate souls were everywhere.

I had been trying my best to bring Dafa to them, just like my sister brought Dafa to me from across the ocean in the summer of 1997.

When the new practitioners who had obtained Dafa through me expressed their gratitude to me, I always said to them:

“Who you should thank is Master Li. We were all saved by Master Li.”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從牢裡出來的第四天,父親曾陪我去廣州兩家大醫院檢查了我的傷腿,證實了我的腿是由於被長時間捆綁而傷殘。父親認為這為我們日後狀告610和槎頭女子勞教所提供了醫療證據。
  • 和漢密斯道別後,我一直在中國大陸無家可歸。父親通過公用電話告訴我千萬別回家,610正到處找我,他也被610跟蹤。
  • 我們道別後不久,廣州610和公安追到了北京,盤問我姑姑我在哪裡。我姑姑也不知道我去了哪裡。
  • 他告訴我,那個臨時住處不方便我再住下去了。我說那我就去我姑姑家或朋友家住。來京前我已將他們的電話號碼寫在了我的左小腿內側。這樣萬一被綁架,我可以迅速擦掉它。
  • 我馬上對漢密斯說:「如果哪天我們約好了見面而我又沒來,那就是我被綁架了。」漢密斯鼓勵我說:「萬一你被綁架,一定要勇敢。告訴他們你已將你的事告訴了外國記者,如果他們綁架你,那就會成為國際新聞。」
  • 漢密斯建議先帶我入住酒店休息一下。我說可能不行,因為我從報紙上得知,中共已命令全國所有的星級酒店在客人登記入住的三小時之內,把客人的身份資料通報公安局。
  • 我不能坐飛機,只能坐火車和汽車,因為我的身份證已被作為受著警方監控、不許自由走動的法輪功修煉者登記在警方電腦網絡裡。
  • 母親和我去一位老朋友家玩,我們一走610就登門盤問她:「你和她們母女是什麼關係?她們對你說了什麼?」我到公用電話亭打個電話給我在廣州的學生,那位學生和她的父母馬上被610盤問和威脅。
  • 被欺騙的憤怒湧上我的心。我擔心的事成為了現實——他們把我軟禁在了醫院裡。一旦我在醫院吃了東西、身體有所恢復,他們隨時可以把我再關進洗腦集中營。
  • 我絕食絕水的第二十天上午,我母親到海珠區610辦公室質問:「我女兒到底犯了你們什麼王法?」「沒有沒有!」海珠區610一個科長答道。「沒有你們為什麼抓她?!」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