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夏小強:中國文學最好的時候——「文壇楊佳」打女人?

夏小強

人氣: 19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12月11日訊】據媒體報導,以《第二次握手》而聞名的作家張揚是湖南省作協名譽主席,11月23日上午,66歲的張揚走進湖南省作協的辦公室,當著其他作協人員的面揮拳痛打辦公室女主任、51歲的彭克炯。在打人之後,張揚還拍了拍辦公室其他作協人員的肩膀示意之後「從容離開」,並「在過道中與聞訊趕來的人們微笑點頭」。

張揚說:「是的,我打了彭克炯,我本想把她打得鼻青臉腫的。這不是男人打女人,是老人打壞人!打人原因一是彭克炯擔任諸多要職的問題。二是因為彭克炯權力得不到監督,大肆私分公款貪污受賄。」

張揚說彭克炯原來只是汨羅縣一個打字員,「通知都寫不好」。只是因為丈夫長期擔任領導秘書,就進入作協而且一路提升。最多的時候,同時擔任紀檢員、省作協辦公室主任等6個職務。

張揚說:「我對湖南省作協的一些問題從1996年就開始向上反映,但到現在都過去了13年,這些問題並沒有得到解決, 我也沒有辦法,我有詳細的舉報材料,但舉報了之後卻沒有人來查這些舉報問題。在這種情況下,我只有用這樣的辦法了,這應該算是『市井新聞』吧,我只有通 過製造這樣的『市井新聞』來達到吸引眼球的目的,讓更高一級的紀檢部門來查這個事情。」

張揚曾經對作協黨組說過,「你們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們一個說法」。張揚先生的這句話很有些「楊佳」的味道,稱他為「文壇楊佳」似不為過:和楊佳一樣,都是在反覆多次使用正常渠道程序手段沒有結果之後,採取的極端行為,楊佳是殺」,張揚是「打」。

雖然張揚先生的打人行為有辱斯文,和中華傳統文人謙謙君子形象相差甚遠,但是張揚先生此舉確實揭開了中國文學界黑幕之一角,雖然無法「砸碎腐敗堅冰」,但起到了引發社會關注的效果。

從被打者彭克炯一方來說,也有其「冤枉」的地方,因為張揚先生向上級部門反映的問題揭露的腐敗,實在是中國各地區各級作家協會正常的工作狀態,幾乎每一個身在彭克炯位置的官員都在做著和她一樣的事情,都在遵循著當今官場的「規則」在工作著,也只有這樣做才能不被官場淘汰,貪腐幾乎成為在中國為官的必要條件。

退一步講,即使張揚先生製造的「市井新聞」達到了他打人的目的,更高一級的紀檢部門出面來調查彭克炯的貪腐問題,又有什麼樣的結果呢?更高一級的部門也是整個中國現行體制中的一環,其運行規則和下一級沒有本質區別,每一級的貪腐問題是由中國社會的整體體制製造出來的,企圖讓貪腐的製造者來解決貪腐問題,可謂是水中撈月,徒勞無功。

張揚在近日接受記者採訪時坦言,除了公開揭露湖南省作協腐敗的內幕外,他還希望通過這一事件和自己的努力, 通過所有的媒體人和網友們的討論,能夠讓人們思考一下作協存在的意義,作家協會有沒有必要存在,文聯和作協到底起了什麼作用。

在一個正常的社會,作家屬於知識份子之一員,他是要為社會負責任的,鐵肩擔道義,作家的作用是要批評社會,反映社會現實的,特別是在一個變革和動盪的時代,作家面對社會的黑暗與不公,即使面對極權的威脅,也要發出自己的聲音,這是被稱為「作家」所必需肩負的社會責任和道德責任。所以一個真正的作家,必定有獨立的人格,自由的思想以及自由的靈魂。

而在當今的中國,作協和文聯都是黨組織麾下的文藝宣傳隊,專門執行「文藝為黨服務」的方針路線,因此中國的作家協會和真正意義上的作家無關,中國的作家協會有一群被稱作「作家」的人,他們把自由的思想、獨立的人格和自由的靈魂,打包賤價賣給了極權政府或黨組織,換來的是穩定的收入、寬敞的房子、舒適的生活或是顯赫的官職,在中宣部的指揮棒下,按照文學為「黨」服務的創作原則生產著垃圾作品,毒害民眾。他們沒有靈魂的大腦和被名利蒙住的眼睛,不想也不看社會的現實,人民的疾苦,而專為黨歌功頌德,為所謂的「太平盛世」搖旗吶喊。此種情況下,作協貪腐的頻頻亂象也就不足為奇。

著名作家王蒙最近曾在法蘭克福書展上向世界宣稱:「中國文學處在最好的時候。」一個花甲老作家,因為向上級部門反映作協的貪腐問題,多年沒有結果,最後被逼的無路可走,只有用「打人」的方式來解決問題;「文壇楊佳」打女人,以及此事件背後所透出的中國文壇和「作家」們的墮落、貪腐等黑幕,就是對王蒙先生此論的真實寫照。@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12-11 11: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