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齊崇淮:(9)獄中傷痕纍纍 疾病纏身

「反腐記者」獄中悲慘經歷系列之(九)

齊崇淮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12日訊】反腐記者獄中傷痕纍纍 疾病纏身

我因報導山東省滕州市委、市政府「豪華辦公大樓」而被捕入獄,至今已在獄中度過兩個春秋。二年多來,我受到了多次暴力毆打,身體受到嚴重摧殘。加之在130深的礦井下從事超強度勞動,目前獄中的我可謂渾身傷痕纍纍。另外,由於得不到及時的治療,身體每況愈下,甚至連疊被子、刷牙這樣基本的活動都不能自理。

讓我最痛苦的是腰部挫傷。這是2008年12月份在山東省滕州監獄的礦井下勞動中,所扛鋼軌太重壓傷的。當時我一個人一個班運送鋼軌5噸多,行程100多裏路。但這期間,沒有吃一口飯、喝一口水,身體嚴重透支,腰部嚴重挫傷。

其後,我的腰部開始疼痛,並越來越嚴重,現在已轉化為連疊被子、刷牙這樣的小事都不能做的地步。每次疊被、刷牙我都疼的大汗淋漓。

由於礦井下潮濕陰冷,寒氣較重,我的兩個膝蓋目前也發生病變:上下樓梯都能聽到關節的「卡卡」聲在響,疼痛也是鑽心。即使炎炎夏季,兩個膝蓋也是冰冷冰冷的,用手一摸感覺不到一點體溫。

山東省滕州監獄是一個以煤炭生產為主的監獄,其井下生產條件極為惡劣。從井口到現場,我每天要走60裏路,而且日復一日,因此,造成右腳拇指逐漸壞死,目前已失去知覺。

頭部(左半部)和左胳膊的傷痛是2009年5月3日在滕州監獄的礦井下,遭遇獄警劉煥永的「殺身之禍」,昏迷4天後留下的後遺症。據監獄醫生稱,頭部是嚴重擊傷後造成的「腦震盪」所致。左胳膊疼可能是骨膜裂了,如不及時治療,後果不堪設想。

胃痛也讓我苦不堪言,這是在130米的礦井下勞動,長期吃飯不及時落下的「病根」。為了緩解胃部疼痛,每天睡覺前,我都是趴著身子睡,這樣可以緩衝劇烈疼痛。

傷痕纍纍的我擔心,自己能不能活著走出監獄的大門,因為我親眼看到多名服刑人員病死在監獄的慘狀。

為了這些傷病,我多次到監獄醫院就診,但每次醫生只給開幾片藥了事(最多開2天的藥),有時還附上一句:「死不了的話。」

齊崇淮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12-12 4: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