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評退黨徵文】「被」字之探析

妙生妙覺(大陸)

【字號】    
   標籤: tags: , ,

兩年以來,「掩耳盜鈴」式的「被」字鬧劇,一直在中國不斷上演,十分紅火,創意十足。其背後暴露出的是中共專制統治社會下的中國的政治之腐敗、公權之異化、道德之淪喪、民主之缺失、誠信之衰落。因此,剖析這一現象及其實質根源對於中國民眾覺悟覺醒,知真相、傳九評、促三退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一、「被」字之說

肇始於「被自殺」,「被小康」、「被自願」、「被幸福」、「被就業」、「被增長」、「被代表」
等等「被××」一詞接踵而來。網民驚呼:極具中國特色的「被」時代降臨,已成定局,真不知是中國式智慧,還是中國式荒誕了。

就中國社會流傳最廣的「被」字現象簡舉幾例。

被自殺:維基百科對其定義是「疑似於自殺的他殺」,即被殺之後然後被以自殺的結果告知公眾其死因。

2008年,安徽阜陽有人舉報穎泉區區委書記張治安建號稱「白宮」的豪華辦公樓。這名舉報人李國福後來被捕並在關押期間倍受迫害而離奇死亡,卻被認定為「自殺」,家人質疑卻數人被迫害進了精神病院。貴州甕安事件中17歲女中學生不明死亡也被當局認定為「自殺」,因為其親屬拒絕接受此結論,結果演變為震驚全國的暴動。湖北數萬人上街與警察對峙,阻止搶屍的「石首事件」,起因也很相似。

在中國社會,「被自殺」的事件早就有之,並一直不斷地發生著。1999年「7.20」以來,中共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實施了所謂「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三大方針,在中共「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的滅絕政策下,已知有330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而其中許多人的死因就被說成是「自殺」和「失蹤」,是典型的「被自殺」、「被失蹤」事件。

被就業:在高校想方設法保證就業率的背景下,就要求沒就業的畢業生自己隨便找個章,蓋在協議書上證明已就業;更有甚者,有的畢業生被學校「安排就業」,而學生自己並不知情,即所謂的「被就業」。

2009年下半年教育部公佈數據:截止7月1日,全國有415萬高校畢業生落實去向,與去年同期相比增加44萬人,就業率高達68%,同比基本持平。此數據一出,引來一片質疑聲。就業率造假再一次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7月12日,西北政法大學趙鼕鼕在天涯論壇發帖,稱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學校與西安一工業公司簽訂了自己的《就業協議書》,而自己連這個公司都沒聽說過。隨後,「被就業」一詞迅速躥紅網絡,矛頭直指虛高的高校就業率,痛斥作假連年輕人的飯碗也不放過,造假已成為常態。

高校就業率成了數字遊戲,各學校用掛靠單位、違規操作等各種手段給「就業率」猛放「衛星」,也早已經是路人皆知的「秘密」,所以也才出現了教育部的虛假數據與荒謬結論。

被增長:國家統計局2009年7月27日公佈的數據顯示,上半年全國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實際增長11.2%,農村居民增8.1%,均超過了上半年的GDP增長。

此數據一出,全國嘩然,不少網民在網上「曬工資」、「曬收入」。「被增長」一詞紅遍大江南北。統計局副局長只好紅著臉出來道歉,並說明統計局的數據只來自少部分高收入人群,並未包括全部人員。其統計方法也遭到世人譴責。

請看網上各種意味深長的留言:

「這樣的數字真讓人『振奮』,也讓我們感到慚愧,慚愧自己拖了國家的後腿。」
「在金融危機下,我們人均收入大都不增長或者負增長,莫非我們又『被增長』了。」
「感謝統計局又為我們漲工資了。」
「原來我們是這樣被增長的,也是,貪官多貪點,公務員多漲點,我們自然就被多平均點。」
「災區人民飽含熱淚,手捧地瓜發來賀電:感謝黨感謝政府,我們比去年多吃了半個熱地瓜,增長率為50%。」
「你『被』掉的不是統計數據,而是社會基本規範和秩序;你『被』出的不是政績,而是官僚主義難以根治的浮誇本質。」
「這種極具中國特色的統計方法已經陪伴我們很多年了。在大躍進時代,類似於糧食『被高產』出幾十甚至上百倍的新聞比比皆是。」
「中國特色的統計工作從來就是『幹部出數字,數字出幹部』,官位是買出來的,政績是吹出來的,榮譽是騙出來的。」

被小康:2009年年初,江蘇省南通市對轄下幾個縣市小康達標情況進行民意調查。當地政府對受訪群眾威逼利誘,要求他們按事先下發的標準答案回答(每人能獲50-200元獎勵或144元電話月租費)。中小學為此放假一天讓學生背熟答案協助家長應對調查。那些原本在小康達標水平之下的群眾,一夜之間就「被小康」了……

如此「被小康」在各地普遍存在,人們早已習以為常了。

被幸福:有些政府部門和官員為提高幸福指數,打造「幸福氛圍」,到處宣傳炒作,作秀造勢,大搞華而不實、勞民傷財的「幸福形象工程」,將幸福指數調查統計變成了數字遊戲。甚至民眾還未評定,已提前宣佈所轄城區為「幸福天堂」「幸福百分之百城市」等,這種達到頂點的幸福對老百姓毫無幸福可言,只能讓民眾在困惑迷茫與極度反感中「被幸福」了。

此外,在四川大地震後,喪失人格、放棄氣節的山東作協副主席王兆山竟欣然作詞,替汶川地震遇難同胞暢談幸福感受,說甚麼「黨疼國愛」,「縱做鬼,也幸福」。另有「含淚大師」余秋雨對在「豆腐渣」工程中死亡的數千名青少年不是痛心、同情和難過,反而侈談甚麼亡故年輕生靈都上天成了菩薩,當然比我們更「幸福」了。連死去同胞、亡去的幼小生命也能「被幸福」,這個國度還有甚麼「神奇」的故事不能發生?

被自願:重慶市銅梁縣孩子讀小學要繳9000元「教師節慰問金」,學生家長反映到縣教委後,被告知「要退錢就必須退人」。縣教育局長接受採訪時稱,此系家長「自願」繳納。

寧波教育學院要求畢業學生向學校繳納「孝敬費」,而學校卻說這是學生的「自願」行為。

還有不是出於自己的意願,而是領導強制將部份工資扣下來集體上交,或者硬性規定款數指標按期上交,用於救災或形象工程,這也是「被自願」,也稱「被捐款」。山東威海及其轄區在救災扶貧中,就是這樣操作的,曾在媒體上引起批評和爭論,結果黨報竟發表評論,肯定了這一做法,引起社會上一片罵聲和噓聲。

被和諧:中共為推行所謂的「和諧」社會,在輿論上壓制多種不同意見,在互聯網及其媒體上強制抹殺、刪除對自己不利的信息,甚至封鎖網絡(如安裝綠壩等軟件);在行動上運用包括暴力等各種手段打擊迫害政見不同者、冤情上訪者,以保持虛假的「和諧」現象。在所謂的60年「國慶大典」的政治背景下,諸多事情都被「和諧」了。如上訪的群眾少了,原因是全國各地數以萬計的警察設下了天羅地網,威逼堵截外加守株待兔來阻止有冤屈的民眾進京訴求,使他們遭受著被監控、攔截、拘禁、遣返 甚至侮辱和毆打。這就是所謂的「被和諧」,而民眾痛斥為「『河蟹』橫行民遭難,冤情難訴無青天」。

被代表:眾多的「被」字現象出現,而且你還沒有地方去聲辯去說理,這一切全部源於「被代表」。按照憲法規定,中國是個由「人民當家作主」的國家,但在中共專制統治下,人民又如何能「當家作主」呢?那就只有「被代表」了,所以一切建議、選舉、監督、管理等基本權力與權利就無形的被剝奪和喪失了。不過,那些聲稱代表了全體人民的各級官僚、大款大貪大罪犯及黑社會頭子,他們不僅未經人民選舉,人民也無權罷免他們,於是乎,他們想怎麼「代表」就怎麼「代表」了。

就拿最近重慶市打黑抓捕的黑社會頭子們來說,哪個頭上不是套上個「人民代表」的帽子?他們是人民的代表嗎?他們能夠代表人民嗎?他們會代表人民嗎?但確確實實這些黑社會頭子一個個當上了人民代表,這真是莫大的諷刺與笑話。這在中國各地比比皆是,不足為怪。

2008年,南方週末年中評選當年的最紅的字,就是「被」字。2009年「被」字又高登流行語榜首。正如網民們所說「終日生活在『被恐懼』裡,不知道甚麼時候一不小心就掉進『被』陷阱。」

「經濟被樓市繁榮了,學生被學校就業了,居民被統計富裕了,國家被GDP強大了。」

「中國荒誕的事情不勝枚舉,都極具中國特色,法律制度已異化成為壓迫群眾的利器。為了完成多種形式的指標,大大小小的官員都在『製造繁榮』、『製造和諧』。我們似乎已經生活在一個『被繁榮』、『被和諧』的完美社會中。」

被時代透射出中國特色的冷幽默。

為了總結「被時代」豐富的「被」字之說,現將報刊網絡流行的「被」字詞語選錄如下:
被代表、被和諧、被自殺、被自願、被就業、被增長、被統計、被幸福、被小康、被當家作主、被愛國、被自豪、被義務、被溫暖、被開心、被感動、被兼併、被重組、被市場化、被製造、被改制、被下崗、被救濟、被平均、被刁民、被不明真相、被別有用心、被跳樓、被失蹤、被精神病、被俯臥撐、被躲貓貓死、被發燒至死……

還有,如信仰被「迷信」了,祖先被「四舊」了,孔子被「老二」了,民主被「協商」了,公款被「消費」了,工程被「買斷」了,生育被「計劃」了,教育被「商業」了,國企被「股份」了,藥品被「保險」了,食品被「安全」了……

在這麼多的「被」中,我們不知道還要「被」到哪裏去,還要「被」到甚麼時候。總之,今天的「被」,與中國官員、老總的工資「被年薪」百萬千萬相比,與官員每年吃喝玩樂「被公費」達上萬億相比,真是不可同日而語,也真正的是天壤之別。

荒唐的、荒誕的、可恨的、無恥的、恐怖的,甚至令人髮指的「被××」,都確確實實就在我們身邊不斷發生著,真是「天天被開心,月月被增長,處處被和諧,事事被代表」。

一個「被」字,道盡中國人命運真相與世俗百態。

二、「被」字之實質

任何一種流行詞語,都不是一種獨立的社會現象,而是一個時期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狀況的提煉濃縮或者描摹描述。「被」字一詞的火熱,並且愈演愈烈,亦不例外。它有其值得深思的歷史背景、社會環境,產生的社會根源與原因。蓋天鋪地的「被」字詞語的湧現,諸多報刊評論、網絡留言,雖然猶如管中窺豹,但總的也可大致構畫出社會實況。可惜還有許多文章帖子被當局強刪掉、「和諧」掉,其中更是涉及到更深層的社會問題,但就公開的評論留言,也可見當今社會之一斑了:

「這個『被』字訣的實質,是弱者對強者,權利對權力,民間對官方,非主流階層對主流階層所發出的質疑與追問,但卻以反義語氣來表達,流露出抗議、追問、嘲諷、調侃等多種表情。」

「『被××』的總是弱勢的一方。他們無法反抗,真的說成假的,被強迫的被說成自願,而只有網民所加的一個『被』字,可以給弱者一點點公道,一個『被』字一針見血地道出他們在強權面前的委屈與無奈。可這僅有的一點公道,也只僅限於紙上談兵,只是精神上的安慰而已。可以想像,如果權力繼續不受監督,橫行無忌,如果公器異化成打壓弱者的利器,那麼還將會冒出更多的『被』字詞,來為這個時代命名。」

「從『被自殺』到『被就業』,從公眾的權力被莫名侵權後,卻必須自己承擔一切的後果。無奈的折射出當今時代許多百姓揮之不去的『被動性』命運,本應該是我們的選擇權力,實質上卻一百八十度的轉彎,被動的接受,並默默的習慣。」

「『被』字生動地點化出了一種公民生態,一種體制癥結,一種精神困境。」

「現在的社會越來越假,唯有金錢與權力越來越真。」

「『被××』實質上描述的是一種受人擺佈的不自由狀態,一種弱勢的權利受強勢的權力任意玩弄的被動狀態。在傲慢、強勢的權力面前,公眾總有種非常被動的感覺,權力既然凌駕於法律之上,自然也就凌駕於民眾之上,主宰著權利的命運。」

「人們雖然在名義上擁有選擇權和創造權,但實際上卻無從選擇和創造。因為我們從小就『被學習』、『被成長』了。我們對進步、發展、幸福和快樂的感受,其實都是『被感受』的。」

「因為違背他人的意願,又要顯示行為的合理性以逃避責任,注定這些事件要靠弄虛作假、謊言欺騙來掩護。美麗如罌粟的謊言結出邪惡的果實,比赤裸裸的強迫更具欺騙性。」

那些「被」字事件之所以令民眾痛恨,在於它們一方面侵害了民眾利益,另一方面是利益受損者的訴求無所正常表達。在「被」中,一切侵權行為變得合理合法,堂而皇之,這是對法律原則的公然藐視,是對人本精神的「不宣而戰」。

其實,「被」字之產生及湧現還有其更深層的社會原因及根源。中共自建政以來,它乾的就是通過血腥暴政和謊言欺騙來建立和維護一個「黨附體」形式的獨裁專制社會。在60年裡,它以反自然、反天理、反人性、反宇宙的所謂「鬥爭」精神及黑白顛倒、謊言欺騙來摧毀人類的良知善念,來摧毀人類的傳統文明和道德觀念,用邪惡的黨性取代人性,用「假、惡、鬥」的黨文化代替中國的傳統文化。傳統的信仰和價值觀被中共強力破壞;原有的倫理觀念和社會體系被強制解體;人與人之間的關愛與和諧被扭曲成鬥爭與仇恨;對天、地、自然的敬畏與珍惜變成妄自尊大的「人定勝天」,由此帶來的社會道德體系和生態體系的全面崩潰,使整個中華民族陷入深重的危機—道德危機、信仰危機、信用危機。這種破壞和替代涉及到人的行為、思想和生活方式等方方面面,改變和扭曲了人的價值觀、人生觀和世界觀。

中共把中國社會、國民綁架了60年,毒化到社會每一個角落,每一個細胞,幾代人的靈魂深處深受其害。

政府是需要也應該被監督的。在民主國家,其分權的政治制度和言論、新聞自由,本身就是很好的監督機制,宗教信仰更是提供了道德上的自我約束。而中共一向與天地神佛為敵,宣傳的是無神論,沒有神性對它的道德約束;它實行的是集權專制,沒有政治上的法律約束;媒體輿論也被其一手控制,成一家之說,自然也無監督作用。所以中共及其控制下的中國政府成了壓制剝奪人權和民主自由的暴力機器及謊言製造者。道德問題、喪失誠信成為中國社會雖看不見卻無處不在的巨大危機,整個信用被破壞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據中共官方刊物《求是》旗下的《小康》雜誌調查顯示,在廣大中國民眾心中,中共官員的信用度連妓女都不如。中共所有無賴流氓最黑暗的黑社會手段,已經踐踏了人類文明的底線,這無論對於中國歷史,還是人類歷史來說,都是罕見的。

「被」字的流行揭示出中國社會面臨的雙重危機,一是社會基本價值遭損毀,二是公民基本權利遭踐踏。它常是以對公民合法權利的侵害始,以對公民知情權的嘲弄終。沒有甚麼比這個「被」字更能言簡意賅地反映出廣大民眾的「缺乏自由」和「不能自主」的無奈感覺了。在這個社會要公正公平是與虎謀皮。這是一個沒有良知、良信和良心的社會。中共是無恥的無賴,這個體制是萬惡之源。

辯證看,「被時代」的出現,諸多控訴和口誅筆伐,也是公民權利意識覺醒的表現,此種語法看似荒謬荒誕,卻也恰恰以此嘲弄了「被時代」的荒謬與荒誕。所以『被』字一出現,就一語風行。

「被時代」折射出的是誠信之殤,道德之殤,社會之殤,民族之殤,是中國之殤。

三、「被」字之消亡

中國社會所發生的一切罪惡之源,一切非正常社會之現象,都來自中共的獨裁專制統治,都來自「黨文化」的一統天下。「被」字詞語的流行也不例外。所以,中共解體之日,就是「被」字消亡之時和「被」時代的結束之日。

善惡報應的天理決定了作惡多端的中共必遭天譴。中共一黨專職獨裁統治幾十年來,為維護它的特權穩定,破壞道德,打擊善良,迫害正信,毒害人民,歷次運動迫害了一半以上的中國人,八千萬人非正常死亡。今天的中國自然環境被強力破壞,傳統道德喪失殆盡,貪污腐敗盛行,黑社會、吸毒充斥中國大地,人民的合法權利、言論自由被剝奪,百姓有冤無處申訴,社會矛盾日益激化,抗暴事件不斷增多,天災人禍頻發,真正是天怒人怨。這一切都是不信神佛、戰天鬥地的中共邪惡統治帶來的惡果。
2002年貴州平塘縣發現的億年「藏字石」,驚現「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中科院專家考察證實,中外百餘家媒體報導。古人云:「善惡到頭終有報」,「天滅中共」實乃天意之必然。

2004年,國外大紀元網站發表了《九評中國共產黨》,越來越多的人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從而引發了席捲全球的退黨大潮。迄今為止,已有六千三百萬民眾聲明退出中共的一切組織。因為「天滅中共」時,必然要禍及其黨徒以及其追隨者。為了不做中共的陪葬品,為了「被」字詞語的消亡和「被」時代的結束,每一個正直善良的中國民眾,就應該從生命中清除中共灌輸的一切邪說,看清中共十惡俱全的本質,復甦我們的人性和良知,就應該也必須退出中共的一切組織,這是生命與良知的選擇,也是通向民主自由公正公平社會的必經之路。

沒有了中國共產黨,「被」字詞語才會消亡,「被時代」才會結束;沒有了中國共產黨,才能有新中國;沒有了中國共產黨,中國才會好,才會有希望;沒有了中國共產黨,智慧的中國人民才會真正的站起來,自己當家作主,復興中華文明歷史的燦爛輝煌。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12-28 8: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