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水蓮和三七

清澈

如果人類能重拾真誠、善良與隱忍,給美好的事物以美好的位置,給高貴的精神以高貴的所在,真正美好的一切在人間再現將不僅僅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clipart.com)

【字號】    
   標籤: tags: ,

剛搬到新家,看到客廳裡養了幾盆花,綠油油的生機昂然。我奔過去,捧著一盆細細端詳了起來。長長的莖桿柔韌的向四周伸展著,莖端掛著一片大大的葉子,四散開來。我正微笑著,突然眼中有一顆晶亮的東西閃了一下,細一看,原來每片葉尖都掛著一粒細細的水珠,晶瑩剔透,彷彿一顆顆晨星在眨動著眼睛。

我好奇的問男主人:「怎麼您的家中也會有露珠麼?」他笑了:「傻丫頭,這不是露珠,這花的名字叫『滴水蓮』,只要澆足了水,葉片上就會掛著水珠的。」我恍然,心裡萬分喜歡著,原來世間還有這麼神奇的植物!

每天忙碌過後,我就會來到滴水蓮身邊,看看那顆亮晶晶的星星,星星隱去的時候,就是滴水蓮口渴了的時候,這時,我就小心的澆上一些水,一天天的細心呵護著,在我的欣賞和讚美聲中,它居然一片一片的葉子不斷的生長了出來,看著那片片的新綠色真是沁人心脾。多一片葉子就多一顆星星,我一數,已經有七八顆星星在競相綻放了。

在我澆滴水蓮的時候,我還不忘記給三七澆上一點水,雖然我一點也不喜歡它。但是想一想,它總也是個生命啊。每次手一揚,水就零零落落的灑入盆中,這時,我也毫不掩飾的想:「哎,你長的醜了點了,如果不是男主人一開始就養了你,我絕不會把你放在家中的。」其實三七說醜也不醜,枝葉也是綠油油的,模樣有點像大蒜,也有點像洋蔥,形象的說是洋蔥頭上頂著大蒜葉子,可這三七葉卻不似蒜葉似的根根直挺,它們全都軟趴趴的東倒西歪著,就連中間抽出的苔也倒在了地上。

每天,我幾乎看不都想看它一眼,任其自生自滅著。突然有一天,有片枯黃的枝桿伸到了我腳下,順著一瞅,原來是三七的長苔已經枯黃老死了,再看那葉子,片片葉尖也都像燒焦了般,輕輕一踫,就瑟瑟的落了下來。我疑惑著,它是不是快死了呢?

對比著這兩棵迥然不同的植物,我恍然間明白了,這就是精神的力量,這就是讚美和鄙夷的區別。在讚美聲中,滴水蓮越發的清新美麗脫俗,在不屑一顧下,三七終於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變的更加委頓不堪。

我們在生活中,在人與人的交往中,如果我們能更多的看到對方的優點,用欣賞的眼光細心呵護著他,他自然也會越發的優秀美麗,縱然有再明顯的缺點,也會在我們的欣賞中自我完善到完美起來。而如果相反,我們只看到對方的缺點,不斷的挑剔著、指責著,他縱有萬千優點,也會隱藏起來,留給我們的只會是一個醜陋的背景。

為什麼?為什麼現在物質生活這麼豐富,人與人之間卻變的如此緊張?為什麼在享受著富裕生活的同時,人們卻只能生活在道德貧瘠的土地上?那是因為心靈的乾涸,那是因為我們不再為對方著想。缺少了對他人細心的呵護體貼,充斥的卻是不絕於耳的冷言冷語,在一日一日的互相冷漠中,善良不見了,道德最終完全被淪喪。

我想,如果人類能重拾真誠、善良與隱忍,給美好的事物以美好的位置,給高貴的精神以高貴的所在,真正美好的一切在人間再現將不僅僅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轉自《正見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首先是自信,你要學會克服靦腆,學會讚美自己,學會接受自己的個性。遇到令人失望的約會時,不要把責任都推到自己身上,不要追求對你不好的人,真正失戀了要能夠修復自信。每天微笑,經常做一做想像練習(對自己說“我是最了不起、最有禮貌、最美麗、最獨立、最可愛的”),回想自己過去最成功的時刻和感受。
  • 女人需要明確的讚美:“我喜歡那個髮型”,或者“你穿紅衣服很好看”。這種讚美的話能給女人鼓勵,使她注重打扮,使愛情不斷得到滋潤。
  • 主管的讚美事由愈明確,得到的效果愈大。但是,身為主管也不能總是依靠口頭讚美的效果。

    一般主管都喜歡下班後帶著部下去喝酒吃飯搏感情,然後稱讚部下,以增加讚美的效果。

  • 讚美不該招來看輕,應該要能激勵人心。所以讚美必須徹底指出具體事實,意思是「有憑有據」非常重要。

    更重要的是,部下工作有了成果時,理所當然要加以讚美,但工作得不到該有的成果時,也必須加以讚美。

    因為部下很努力在工作,主管不能說找不到可以讚美的事由。你應該期許自己成為一位能夠找出十足事由來讚美別人的主管。

  • 在學習中,只見這位老師不斷的挑剔, 而且句句一針見血。這企業家才發現,原來自己專業上的能力還是不足。
  • 網絡是多元的,平面媒體的統一口徑已經越來越顯得無聊、滑稽,他們唱著孤獨的贊歌。當平面媒體在統一的口號下讚美錢大科學家的時候,網絡並不避諱那個被平面媒體為尊者諱的事實︰「畝產萬斤論的人妖掛了」。這個說法有點刻薄,但其本身所點出的事實卻令平面媒體難堪。
  • 古往今來,多少人讚美風流,在古老的中國大地上,面對滾滾長江東逝水,發出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的謂嘆。讚風流者,不是自詡已經風流,就是極望眾人皆指認他已經風流。而今方知,那只是「王者治國,兵征天下」的風流。只不過是人世間的凡風,俗流。
  • 在垂暮之年,得到最高規格的肯定,確是一種榮幸,亦是一種幸運。試想梵谷一生辛勤作畫,最後潦倒一生,吞槍自殺,死後其畫卻變得價值連城,實在諷刺!這也告訴我們,在有生之年,得到世界的讚美、認同及感謝,實在難得。
  • 教授又精確的轉錄了變化後的聲音,播放出來時,教授驚呆了,那哪裏是蟋蟀的聲音?明明是教堂裡的傳出來的讚美詩啊!
  • (大紀元記者周行加拿大多倫多報道)在金秋絢麗的楓情中,享譽全球的美國神韻藝術團,2009年10月11日下午4時半圓滿結束了在加拿大多元文化之都——多倫多的最後一場演出。中華上下五千年博大精深的文化,以及神韻輝煌、曼妙的表演藝術傾倒了多倫多的中西觀眾。觀眾在讚美之餘,期望明年再看神韻晚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