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詞欣賞:鵲橋仙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文/任一仁
【字號】    
   標籤: tags: , ,

鵲橋仙
秦觀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作者簡介】
秦觀(公元1049 -1100) 字少遊,一字太虛,號淮海居士。其詞清麗和婉,深有情致,多寫男女情愛,亦有感傷身世之作。有《淮海集》、《淮海居士長短句》。<--ads-->

【字句淺釋】
題解:天帝的孫女織女因愛上牛郎而誤了織彩雲,受到天帝的處罰,用銀河把他們隔開,只許每年(農曆)七月初七晚上,借助萬千喜鵲搭成的鵲橋渡過銀河相會一次。自漢魏以來,有不少詠嘆這一故事的詩詞。這首詞被公認為其中的千古絕唱。纖:細小。飛星:移動的星星。銀漢:銀河。迢迢:很遙遠的樣子。金風:秋風。玉露:晶瑩似玉的露珠。

【全詞串講】
一片片纖細輕柔的雲彩,翻弄出巧妙優美的形狀;
一顆顆迅速移動的星星,為傳遞離愁別恨而奔忙。
銀河遼闊兩岸迢遙,默默踏著鵲橋,匆匆越過銀色波浪。
每年一次的相逢,任金風送爽、玉露紛降,更顯得聖潔高尚。
就這一次相逢,遠遠勝過人世間千萬次、無數次的你來我往。

雙方溫柔纏綿的情意,就像那銀河流水一樣悠長;
久等相逢的美好時光,飛逝而去短暫得夢幻一樣。
真不忍心看喜鵲們,才助他們相見,又搭起分別的橋樑。
然而,兩人的情如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驗、永恆猶如地久天長,
又哪裡在乎,是否能天天都從早到晚長相廝守、總陪著對方?

【言外之意】
真情不在長相守,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驗、生活的磨難;假情守著也不久長。情真情假,也只有在磨難中才能明辨。這首詞能成為千古抒情絕唱,就因它站在這一真理的立場,獨標高格地歌頌了真情。

婉約詞,特別是抒情的詞,一般是不適於發議論的。這首詞卻偏偏因為婉約派大師秦觀(在上、下片結尾處)的兩番議論而傳誦千古。由此看來,說理並非一定會傷情。只要是好的理,說到了人們的心坎裡,人們可以像珍惜自己的生命一樣地珍惜它;不好的理,哪怕你憑借強權去推行、強迫人接受,人們也不往心裡去,甚至把它當笑談。

──本文轉載自【正見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情人節全美戲院發起「真愛擁抱」運動,據國外知名期刊「身心醫學」的報告指出,簡單的親暱動作,若能培養成為夫妻互動的習慣,除能增進彼此關係外,更重要的是,還能緩解精神緊張,預防與壓力相關疾病的發生。
  • 沒有情人的情人節,多少會有落寞的感覺,為那愛過的人不瞭解,想念還留在心裡面。(圖:大紀元)
    還記得大四畢業典禮上,第一次看見你高大的背景,俊朗的面孔,陽光般的微笑,讓所有在場的女生都驚歎。我的心當時早已經不聽使喚,眼睛一刻也離不開你。可是在上萬人的會場裡,小小的我卻變得如此渺茫。
  • (clipart.com)
    戀愛他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他來的時候我還不曾出世;
    太陽為我照上了二十幾個年頭,
    我只是個孩子,認不識半點愁;
    忽然有一天──我又愛又恨那一天──
    我心坎裏癢齊齊的有些不連牽,
    那是我這輩子第一次上當,
    有人說是受傷──你摸摸我的胸膛──
    他來的時候我還不曾出世,
    戀愛他到底是什麼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