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傳記精選:麥克阿瑟(74)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10月初他到達維多利亞一號堡時,麥克亞瑟像老朋友一樣歡迎他。然後,他告訴凱西他建設空中力量的打算。美國遠東陸軍急需幾十座新機場,但他相信凱西能按時修出來。“這就是你的工作,現在你幹吧。”這就是麥克亞瑟做事的風格:給人一項艱巨的任務,並告訴人家“我信任你”。不要告訴他怎麼做,但是給他完成任務所需的一切權力。”

凱西在菲律賓中部和南部勘測飛機場場址時,麥克亞瑟讓布裏爾頓到荷屆東印度群島和澳大利亞北部尋找更多的飛機場場址。來自美國的現有航線太容易被日本人封鎖了。阿諾德許諾新增加的飛機需要一條更安全、更靠南、航程也更遠的路線。
  
凱西和麥克亞瑟的其他部下麵對即將發生的危機都有一種緊迫感,但仍有一些人不知自己該做什麼。麥克亞瑟的後勤主任路易士•畢比和軍需官查理斯•德雷克工作雖然努力,但總是循規蹈矩,好像仍處在和平時期。而實際上,佈雷福德•奇諾韋思在菲律賓遇到的幾乎每一位美國軍官都以為戰爭即將爆發。但麥克亞瑟的後勤主任和軍需官不願把物資運到部隊所在的地方,除非先建好倉庫。軍火沒法運,因為缺乏安全儲存的混凝土掩體。等等,等等。
  
只在一個方面麥克亞瑟仍像和平時期一樣。儘管整天要工作,麥克亞瑟仍對西點軍校的足球興致盎然。現任西點軍校校長羅伯特•艾克爾伯格準將每場比賽後都給他送報紙評論,有時甚至是電影記錄。麥克亞瑟繼續為教練厄爾•布萊克提供建議,麥克亞瑟任校長對他是學員,麥克亞瑟曾一度試圖將他任命為自己的助手盧
  
凱西全力以赴修建機場,大量飛機湧進來,航空兵力量似乎可以在冬天的幾個月有長足進步。在空戰,數量是第一位的。但海軍的形勢仍然很成問題,麥克亞瑟與湯米•哈特本來就緊張的關係迅速惡化。英國在新加坡的最高指揮官,空軍元帥羅伯特•布魯克一波相姆爵士訪問馬尼拉,與麥克亞瑟商談爆發戰爭時雙方聯合抗日的可能性。在麥克亞瑟長篇大倫之際,空軍元帥似乎在打瞌睡,但可能沒有漏聽太多戶
  
新加坡的英國艦隊沒有航空母艦,皇家海軍希望在麥克亞瑟的空中保護傘下在菲律賓水面作戰。然而麥克亞瑟首先需要美國海軍對海上航道的保護,而美國亞洲艦隊的規模實在令人難堪。這一明顯的弱點連瞎子都看得出來:海軍根本不打算為保護群島而戰。
  
麥克亞瑟還和哈特爭論飛機在海上作戰的控制權的問題。哈特認為遠東航空兵的空中行動應與亞洲艦隊的空中巡邏協調。麥克亞瑟認為,這是海軍企圖控制遠東航空兵,他告訴哈特,他不想讓自己的航空兵受制于一支“像你指揮的那種戰鬥力低下的”海軍。
  
讀了布裏爾頓帶給他的檔的第二天晚上,麥克亞瑟讓瓊給哈特打電話,說他想下去與湯米談一談,如果可以的話。海軍上將同意了。一會兒麥克亞瑟穿著浴施出現了。麥克亞瑟還為正在運來的、許諾給他的補充裝備而激動。哈特寫道:“大吹了一番他最終將進行的大規模作戰後,他說:‘給自己弄支真正的艦隊,湯米,然後你就名副其實了!’我聽著這種居高臨下的高談闊論……
  
儘管事實上他和麥克亞瑟相處得不太好,海軍上將還是替麥克亞瑟的好戰感到擔心。雖然他的艦隊很小,但也正在壯大。最近來的12艘現代潛艇大大增強了他的力量,但他仍只有兩艘巡洋艦和13艘驅逐艦。好像受到他艦隊力量增長的鼓勵和麥克亞瑟不斷的激勵,
  
10月底,他向海軍作戰部長哈樂德•“貝蒂”•斯塔克海軍上將報告說,如果日軍進攻,他將不再計畫退向新加坡。相反,他要以馬尼拉灣為基地反擊。海軍部考慮了3周,最後告訴哈特,堅持《彩虹一5》計畫,如果日本人進攻就撤退。
  
正當海軍考慮哈特建議的時候,陸軍部得出了結論,認為與日本作戰已木可避免。11月中旬,馬歇爾為少數高級記者作了一次口頭通報。“美國與日本已到了戰爭的邊緣,”馬歇爾說,“在高度保密的情況下,美國正在增加菲律賓的軍力……麥克亞瑟正在利用夜晚卸船,並在守衛森嚴的內陸修建機場……當日本人以為我們只準備防守菲律賓時,我們正在準備一場反擊戰……我們在那兒有35架‘空中堡壘’,那裏是世界上轟炸機最密集的地方……美國不願與日本交戰,這將分散我們的力量,但若真的與日本打起來,我們會毫不留情。!空中堡壘’將立即起飛,把日本木質結構建築為主的城市變成廢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麥克亞瑟面臨的難題是:如果他讓大家知道,他對菲律賓陸軍的作戰能力不抱信心,他實際上等於在邀請日本人攻佔菲律賓。但麥克亞瑟的計畫是要保衛群島,至少要守住馬尼拉灣。他必須為菲律賓人分配一個角色。
  • 她想知道他對歐洲戰區東線戰事的看法。6月22日,德國人大舉進攻蘇聯。到9月,他們已經推進了500英里,俘虜了200多萬人。大多數人都以為,德國將在冬季之前佔領莫斯科,徹底擊敗蘇聯。麥克亞瑟公開宣稱,德國還不夠強大,拿不下莫斯科。“
      
  • 然而,唐•曼努爾•奎松不這麼想。就要發生重大事情了,他必須成為舞臺中心人物。民防就是他選好的舞臺。他越來越感到怒不可遏,甚至公然宣稱羅斯福和塞耶應該在戰時“被絞死在燈柱上”,因為他們阻礙了他的民防計畫。
  • 麥克亞瑟名單上的另一名軍官已經在菲律賓。這位上尉名叫勒格蘭德•A•迪勒,在菲律賓師參謀部供職。他之所以上名單是因為他和薩瑟蘭一起打高爾夫球,而薩瑟蘭正在為麥克亞瑟尋找一名助手,他覺得迪勒背景合適:他有民用工程建築學位元元元元,但在步兵任職,畢業于本甯步校,又上了利文沃斯軍校。麥克亞瑟自己就當過工兵,但一有機會就轉入了步兵。當薩瑟蘭告訴他,他剛替他找了個助手,麥克亞瑟很生氣。“我一般是自己給自己選助手。”他說。但一當薩瑟蘭把迪勒的經歷告訴他,麥克亞瑟就把迪勒的名字加進了名單。
  • 麥克亞瑟在陽臺上沉思著踱步,一邊小心翼翼地避開兒子佈滿橡皮玩具的淺水塘。儘管西太平洋上空戰雲密佈,但仍沒有理由相信日本軍閥想和美國開戰。這麼做無異於自殺。對日本威脅最大的是中國,而非美國。日本陸軍已深入中國,退出已不可能,但它缺乏人力和物資來征服這麼大的國家。日本軍閥解決中國問題的辦法是掠奪東南亞的礦產資源。這也許能使日本建立龐大的戰爭機器,並有足夠的錢實現帝國的政治和軍事野心,統治遠東。
  • 1940年10月,海軍給亞洲艦隊新派了一名司令官托馬斯•哈特上將。麥克阿瑟也許有過一閃而過的念頭,他終於有了一個同情他、願聽他說話的人。雖然哈特有四顆星,哈特的「艦隊」只有一群不起眼的老式艦艇,其作戰能力令人懷疑。哈特自嘲道:「我所有的艦艇都夠投票的年齡了。」
  • 當塞耶1939年秋到達馬尼拉時,他發現奎松很害怕戰爭,有時甚至是驚惶失措。他從麥克阿瑟處接到的關於菲律賓陸軍進展樂觀的報告與那些能幹的菲律賓軍官的悲觀預測反差太大。奎松日益清醒地認識到,訓練有素的軍官太少,幾乎沒有現代武器,要想保衛菲律賓還需要很長時間,甚至10年也不夠。
      
  • 麥克阿瑟認定他需要自己的海軍專家。與艾克一起玩高爾夫球的有一名風度翩翩的海軍中尉錫德•赫夫。一天,錫德在打高爾夫球時突發心肌梗塞,他海軍軍官的前程在球道上中止了。赫夫回國養病。令他驚訝的是,他收到了麥克阿瑟的一封信,請他回馬尼拉任他的海軍顧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