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傳記精選:麥克阿瑟(76)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第二天,新加坡英軍艦隊司令湯姆•菲力普斯將軍飛往馬尼拉與哈特和麥克亞瑟會談。他希望哈特派他13艘巡洋艦中的8艘到新加坡護衛他的主力艦。
  
麥克亞瑟告訴菲力普斯:“哈特上將和我通力合作。我們是最老最親的朋友。”哈特的助手為了忍住笑,幾乎憋過氣去,而哈特象獅身人面的斯芬克斯雕像一樣面無表情嚴麥克亞瑟告訴菲力普斯,他要到1942年4月才能使菲律賓強大到能抵禦日本進攻,但他自信他能做到。“敵人無法對這些島嶼進行空中攻擊,這使孫們感到很安全……不僅無法空襲,而且無法使用摩托化部隊,這使我感到完全安全。”純粹的妄想。
  
他真正的想法從他對菲力普斯的講話中是看不出來的,而要從他突然取消原定12月份進行的師級演習的決定中去找,要從他發給溫賴特的電報中去找,他在電報中命令北呂宋支隊進入海岸防禦陣地。此外要從他給遠東航空兵截擊中隊的命令中去找。最近幾個晚上,一直有日本飛機飛越自宋島。12月5日,他下令明晚打下入侵者盧
  
他沒有對日本空軍的威脅掉以輕心,12月1日,他曾下令遠東陸軍航空兵將馬尼拉以北70英里克拉克空軍基地的B-17轉移到棉蘭老島上的代爾蒙特。正如他最近對馬歇爾解釋的那樣,日本人在呂宋以北300英里處的臺灣島有大量的機場,“因此我重型轟炸機應置於呂宋島南部,在那兒它們可不受襲擊,但通過部分輔助機場,它們又能夠進行轟炸。”

他曾想把B-17轟炸機放在菲律賓中部,但當時凱西在那兒沒找到幾處可迅速修建機場的地方。而在棉蘭老島的代爾蒙特鳳梨種植場,凱西用1500人只花了兩周時間便將原公司的輕型飛機跑道變成了一英里長可起降B-17的跑道。代爾蒙特機場在克拉克空軍基地以南 500英里,完全在日軍陸基飛機的航程之外。
  
然而,新機場有一個嚴重的不足:沒有軍官俱樂部。飛行員可以應付粗糙的跑道,但他們要有休息的地方,俱樂部是最低要求。他們拒絕到棉蘭老島。當時很多人蓄著大鬍子遊行,抗議服役期滿後仍被滯留在菲律賓。那年秋天從美國來的航空兵官兵被克拉克空軍基地美國航空兵軍官的懶散行為驚呆了戶而布裏爾頓不是那種願意別人插手的人。他對麥克亞瑟下令從克拉克空軍基地轉移第19轟炸機大隊35架轟炸機的命令置之不理。
  
但12月4日,凱西告訴薩瑟蘭,雖然代爾蒙特可起降飛機,但目前一架重型轟炸機也沒有去南部。薩瑟蘭大怒,他打電話給布裏爾頓的參謀長,痛斥了他一頓。“混蛋!”他咆哮道,“你知道麥克亞瑟將軍下令這些B-17到棉蘭老島去。到底他們為什麼沒去?我們要他們轉移。”
  
第H天,布裏爾頓極不情願地派了他的16染重型轟炸機去棉蘭老島,其餘的仍留在克拉克空軍基地。第27俯衝轟炸機大隊的飛行員們計畫12月7 日星期天晚上在馬尼拉賓館以布裏爾頓的名義舉行一個盛大的宴會,而第19轟炸機大隊的飛行員們應邀參加歡慶。

戴著眼鏡,教授模樣的布裏爾頓是整個美國陸軍航空兵中的舞狂之一。在即將爆發的戰爭中,他大部分時間都在尋歡作樂,從而成為本次大戰中最平庸、最沒出息的美國將軍之一。很多人喜歡他這個人,但這個人的判斷常常會帶來災難。例如,正是布裏爾頓主張並指揮了1943年8月對普羅耶什蒂(羅馬尼亞石油工業城——譯者注)災難性的低空轟炸。沒人說他是個優秀的指揮官。

布裏爾頓讓第19大隊的一半留在克拉克基地,以便他們也能為他慶祝。狂歡會是個極大的成功。雖然前來拜訪的一位海軍上將警告布裏爾頓,戰鬥隨時可能爆發,但晚會還是到淩晨2點才結束。布裏爾頓最後似乎終於明白,戰爭臨近了。
  
儘管災難臨頭,麥克亞瑟還是繼續他的踱步、思考,試圖看透迅速失去控制的形勢。他曾下賭注,他能把他誇下的海口變成現實,曾說了一些連他自己都不相信的話。至少它們現在不會是真的了,但只要時間一到……他所說的話裏並沒有他的真實想法,他的真實思想只是在他踱步的時候縈繞著他。11月份接到戰爭警報後,麥克亞瑟讓錫德•赫夫買了幾粒子彈裝進他父親的老式雙發大口徑手槍裏。每天早上,麥克亞瑟把上了膛的槍放進褲子口袋裏,晚上拿出來塞在枕頭底下。12月7日晚,他全副武裝地上了床,好像戰爭已經開始。
  
12月8日淩晨4點,麥克亞瑟房間的電話響起來。是薩瑟蘭,告訴他立刻到維多利亞一號堡。日本人正在襲擊珍珠港。麥克亞瑟伸手拿起他母親的《聖經》,讀了一二分鐘;然後他開始祈禱。
  
安克亞瑟穿衣時,理查•馬歇爾和麥克亞瑟的情報官斯潘塞•B•艾金上校叫醒了其他人,告訴他們日本人正在襲擊珍珠港。夏威夷在馬尼拉東19個小時的航程,襲擊的消息傳到馬尼拉時,檀香山時間仍是12月7日星期天早晨。毫無疑問,菲律賓不久將遭受打擊。
  
當麥克亞瑟司令部的軍官們在黎明前步行到維多利亞一號堡時,麥克亞瑟正與陸軍部的倫納德•傑羅準將通話。傑羅告訴他,不久會有空襲。凌晨5 點,麥克亞瑟召開了簡短的會議,主要是動員。除了美國已經與日本處於戰爭狀態之外,現在還沒有什麼別的消息。美國遠東陸軍司令部上下處於一片震驚之中。日本進攻並不令人驚訝,但包括麥克亞瑟在內的每個人都不明白,第一次打擊的目標為什麼是珍珠港。為什麼不是他們?為什麼不是菲律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國也非一個更好的選擇。中國沒有轟炸機機場。要修則需人工,而且要在內陸深處日本先頭部隊夠不著的地方。
  • 10月初他到達維多利亞一號堡時,麥克亞瑟像老朋友一樣歡迎他。然後,他告訴凱西他建設空中力量的打算。
  • 麥克亞瑟面臨的難題是:如果他讓大家知道,他對菲律賓陸軍的作戰能力不抱信心,他實際上等於在邀請日本人攻佔菲律賓。但麥克亞瑟的計畫是要保衛群島,至少要守住馬尼拉灣。他必須為菲律賓人分配一個角色。
  • 她想知道他對歐洲戰區東線戰事的看法。6月22日,德國人大舉進攻蘇聯。到9月,他們已經推進了500英里,俘虜了200多萬人。大多數人都以為,德國將在冬季之前佔領莫斯科,徹底擊敗蘇聯。麥克亞瑟公開宣稱,德國還不夠強大,拿不下莫斯科。“
      
  • 然而,唐•曼努爾•奎松不這麼想。就要發生重大事情了,他必須成為舞臺中心人物。民防就是他選好的舞臺。他越來越感到怒不可遏,甚至公然宣稱羅斯福和塞耶應該在戰時“被絞死在燈柱上”,因為他們阻礙了他的民防計畫。
  • 麥克亞瑟名單上的另一名軍官已經在菲律賓。這位上尉名叫勒格蘭德•A•迪勒,在菲律賓師參謀部供職。他之所以上名單是因為他和薩瑟蘭一起打高爾夫球,而薩瑟蘭正在為麥克亞瑟尋找一名助手,他覺得迪勒背景合適:他有民用工程建築學位元元元元,但在步兵任職,畢業于本甯步校,又上了利文沃斯軍校。麥克亞瑟自己就當過工兵,但一有機會就轉入了步兵。當薩瑟蘭告訴他,他剛替他找了個助手,麥克亞瑟很生氣。“我一般是自己給自己選助手。”他說。但一當薩瑟蘭把迪勒的經歷告訴他,麥克亞瑟就把迪勒的名字加進了名單。
  • 麥克亞瑟在陽臺上沉思著踱步,一邊小心翼翼地避開兒子佈滿橡皮玩具的淺水塘。儘管西太平洋上空戰雲密佈,但仍沒有理由相信日本軍閥想和美國開戰。這麼做無異於自殺。對日本威脅最大的是中國,而非美國。日本陸軍已深入中國,退出已不可能,但它缺乏人力和物資來征服這麼大的國家。日本軍閥解決中國問題的辦法是掠奪東南亞的礦產資源。這也許能使日本建立龐大的戰爭機器,並有足夠的錢實現帝國的政治和軍事野心,統治遠東。
  • 1940年10月,海軍給亞洲艦隊新派了一名司令官托馬斯•哈特上將。麥克阿瑟也許有過一閃而過的念頭,他終於有了一個同情他、願聽他說話的人。雖然哈特有四顆星,哈特的「艦隊」只有一群不起眼的老式艦艇,其作戰能力令人懷疑。哈特自嘲道:「我所有的艦艇都夠投票的年齡了。」
  • 當塞耶1939年秋到達馬尼拉時,他發現奎松很害怕戰爭,有時甚至是驚惶失措。他從麥克阿瑟處接到的關於菲律賓陸軍進展樂觀的報告與那些能幹的菲律賓軍官的悲觀預測反差太大。奎松日益清醒地認識到,訓練有素的軍官太少,幾乎沒有現代武器,要想保衛菲律賓還需要很長時間,甚至10年也不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