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傳記精選:麥克阿瑟(77)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麥克亞瑟一會兒就讓他們忙得無暇考慮這個問題,但以往的傳記中卻沒有人提到這一點。這令人吃驚,因為要回憶起戰爭的第一天他是如何過的並不困難。可是很多人都以為麥克亞瑟被驚呆了。甚至像威廉•曼徹斯特這樣對他持同情態度的作家也在《美國的凱撒》一書中說道,麥克亞瑟“驚呆了”,被“太多的消息”弄得不知所措。我們將看到,他既沒有被驚呆,也沒有不知所措。
  
還有一個廣為傳抄並且很多人都相信的故事說,麥克亞瑟曾向奎松保證不讓菲律賓捲入戰爭,因此而無所作為,以免激怒日本人。這個故事的起源是賽勒斯•L•蘇茲貝格,他是《紐約時報》的一名駐外記者。他聲稱這是艾克告訴他的,而艾克的根據又是奎松曾對艾克所說的話廣這沒有分證,也沒有文字材料的支援,比起很多有據可查的事實證明麥克亞瑟在積極備戰來,這個故事完全不可信。顯然不是蘇茲貝格誤解了艾克,就是艾克誤解了奎松。沒有理由相信這個故事是真的,倒有無數個理由相信這個故事不是真的。
  
從麥克亞瑟恢復現役的那一刻起,他對奎松的義務就立刻中止了。他不再是共同體的軍事顧問。就像埃裏克•拉拉比在地總司令》一書中所說,他不再“腳踏兩隻船”發抖,不知道哪一方的義務優先,美國的還是菲律賓的。此刻他只有一個老闆,只需遵命行事。12月8日維多利亞一號堡發生的一切都不是秘密。一切都糟透了,但沒一樣比運氣更糟。麥克亞瑟的所有軍官都陷入了手忙腳亂的一天,給美國遠東陸軍部隊發警報,收集車輛運送部隊,下令發放彈藥,命令菲律賓軍區負責食物供給等等,千頭萬緒,只因戰爭爆發了。
  
早6:30,從棉蘭老島外航空母艦上起飛的日本海軍俯衝轟炸機襲擊了達沃港的一艘水上飛機供應船和兩架PBY巡邏飛機。大約同時,日本陸軍的戰鬥機從臺灣起飛,攻擊了呂宋最北面小鎮阿帕裏的電臺。7:15,布裏爾頓到達維多利亞一號堡。他說他想用他的轟炸機回擊日本人。麥克亞瑟告訴他:“我們的任務是防守,等命令吧!”
  
在使用轟炸機之前,麥克亞瑟想弄清楚日本人在幹什麼。近3個小時前,陸軍部已經證實了對珍珠港的襲擊,雖然與華盛頓的電話和電傳暢通無阻,但他沒有收到任何進一步的指令。而且,此時他還沒有聽說早上對阿帕裏和達沃港的攻擊。再有兩個小時麥克亞瑟才會得知凌晨的這些攻擊。美國遠東陸軍與馬尼拉以外地區的大部分聯繫要靠野戰電話系統。就他所知,日本人還要對美國遠東陸軍採取大行動。在沒有弄清日本人的意圖之前,他不會使出他最具威力的武器。
  
8:50,薩瑟蘭告訴麥克亞瑟,布裏爾頓從遠東航空兵司令部打來電話,請求進攻,但他不能確定臺灣島上哪一個軍事目標供他的轟炸機轟炸。他只是指望能碰上些船隻作為攻擊目標。麥克亞瑟說:“按兵不動。”
  
9:30,麥克亞瑟給塞耶打電話,告訴他高級專員最好離開馬尼拉去碧瑤。碧瑤是馬尼拉以北100英里處一個風光優美的山鎮,奎松此刻正住在那兒。
  
半小時後,即10:00,布裏爾頓打電話給薩瑟蘭說,有報告說碧瑤剛被轟炸。薩瑟蘭還是木讓他下令空襲。布裏爾頓怒不可遏,語氣生硬地說,克拉克空軍基地上有他35架B-17中的19架,如果日本空軍來轟炸,遠東航空兵就再沒有能力還擊了。
  
麥克亞瑟再次給塞耶打電話,告訴他去碧瑤也許不是個好主意。高級專員最好還是待在馬尼拉。
  達沃和阿帕裏遭襲擊的消息終於得到了證實。10:14,麥克亞瑟電告布裏爾頓,允許他對臺灣進行偵察飛行,接近傍晚也許可以用B-17進行一次轟炸。
  
在克拉克,除了3架B-17外,所有的都在天上。布裏爾頓早上下令它們起飛,以免遭突然空襲,但它們一會兒便沒油了。一至兩個小時後它們就得著陸。一旦它們著陸,布裏爾頓就準備給它們重新加油,掛炸彈,以便傍晚空襲臺灣的機場,攻擊機場不成就轟炸日本船隻。
  
臨近11:00,麥克亞瑟叫薩瑟蘭給布裏爾頓打電話,通報兩小時以內所有已知的敵人空軍行動。和其他人一樣,他也感到迷惑不解:為什麼日本人沒有狂轟克拉克空軍基地?布裏爾頓仍然說不出個中原因戶謎底是天氣。臺灣西部早上的大霧籠罩著日本海軍第11航空大隊的機場。然而,日本陸軍航空兵所在的臺灣東部早上天氣晴朗。襲擊阿帕裏和碧瑤的是日本陸軍的短程飛機。這些都是戰術轟炸。其戰略目標,即克拉克機場和伊巴機場在碧瑤南面,由日本海軍的遠程轟炸機攻擊。11:15左右,臺灣西部的霧散了,第11航空大隊準備出擊。
  
由於B-17,克拉克機場成了戰略目標。在伊巴,敵人空中行動的主要目標是菲律賓惟一在運行的雷達SCR-270,它可探測到前往呂家的飛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第二天,新加坡英軍艦隊司令湯姆•菲力普斯將軍飛往馬尼拉與哈特和麥克亞瑟會談。他希望哈特派他13艘巡洋艦中的8艘到新加坡護衛他的主力艦。
  • 中國也非一個更好的選擇。中國沒有轟炸機機場。要修則需人工,而且要在內陸深處日本先頭部隊夠不著的地方。
  • 10月初他到達維多利亞一號堡時,麥克亞瑟像老朋友一樣歡迎他。然後,他告訴凱西他建設空中力量的打算。
  • 麥克亞瑟面臨的難題是:如果他讓大家知道,他對菲律賓陸軍的作戰能力不抱信心,他實際上等於在邀請日本人攻佔菲律賓。但麥克亞瑟的計畫是要保衛群島,至少要守住馬尼拉灣。他必須為菲律賓人分配一個角色。
  • 她想知道他對歐洲戰區東線戰事的看法。6月22日,德國人大舉進攻蘇聯。到9月,他們已經推進了500英里,俘虜了200多萬人。大多數人都以為,德國將在冬季之前佔領莫斯科,徹底擊敗蘇聯。麥克亞瑟公開宣稱,德國還不夠強大,拿不下莫斯科。“
      
  • 然而,唐•曼努爾•奎松不這麼想。就要發生重大事情了,他必須成為舞臺中心人物。民防就是他選好的舞臺。他越來越感到怒不可遏,甚至公然宣稱羅斯福和塞耶應該在戰時“被絞死在燈柱上”,因為他們阻礙了他的民防計畫。
  • 麥克亞瑟名單上的另一名軍官已經在菲律賓。這位上尉名叫勒格蘭德•A•迪勒,在菲律賓師參謀部供職。他之所以上名單是因為他和薩瑟蘭一起打高爾夫球,而薩瑟蘭正在為麥克亞瑟尋找一名助手,他覺得迪勒背景合適:他有民用工程建築學位元元元元,但在步兵任職,畢業于本甯步校,又上了利文沃斯軍校。麥克亞瑟自己就當過工兵,但一有機會就轉入了步兵。當薩瑟蘭告訴他,他剛替他找了個助手,麥克亞瑟很生氣。“我一般是自己給自己選助手。”他說。但一當薩瑟蘭把迪勒的經歷告訴他,麥克亞瑟就把迪勒的名字加進了名單。
  • 麥克亞瑟在陽臺上沉思著踱步,一邊小心翼翼地避開兒子佈滿橡皮玩具的淺水塘。儘管西太平洋上空戰雲密佈,但仍沒有理由相信日本軍閥想和美國開戰。這麼做無異於自殺。對日本威脅最大的是中國,而非美國。日本陸軍已深入中國,退出已不可能,但它缺乏人力和物資來征服這麼大的國家。日本軍閥解決中國問題的辦法是掠奪東南亞的礦產資源。這也許能使日本建立龐大的戰爭機器,並有足夠的錢實現帝國的政治和軍事野心,統治遠東。
  • 1940年10月,海軍給亞洲艦隊新派了一名司令官托馬斯•哈特上將。麥克阿瑟也許有過一閃而過的念頭,他終於有了一個同情他、願聽他說話的人。雖然哈特有四顆星,哈特的「艦隊」只有一群不起眼的老式艦艇,其作戰能力令人懷疑。哈特自嘲道:「我所有的艦艇都夠投票的年齡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