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海漫遊】童話繪本

嫣華、翠燕採訪報導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月19日訊】近幾十年來「繪本」在世界各地發展,在很多書店的書架上都占有一席之地。而繪本在歐美已有一百多年的歷史。

繪本的起源

圖文並茂的繪本,相當的吸引人,幾乎是很多小朋友的最愛。那麼,我們不禁好奇的要問,這些繪本到底起源於哪裡呢?答案眾說紛紜,很難去作詳實的考據,但其中有一種說法,認為繪本源起於古時候中國佛教的經書。根據這種推測,我們再回過頭來看看敦煌的石窟裡,一千多年前的「經變畫」。

歷史博物館研究員巴東說:「所謂『壽經變』,在敦煌藝術裡的意思是說,『經』是佛經裡面的內容,能夠做一些宣導或傳經意,給大眾知道。當時,很多人是不識字的,不了解文字,所以就把它改變成經變。所謂『經變』,就是以圖畫的方式,來呈現佛經的內容。
如有一幅畫是敘述釋迦牟尼說法的情景,中間的是釋迦牟尼,兩邊的協侍菩薩,一位是大勢至菩薩,一位是觀世音菩薩。在西方極樂世界裡,有亭台樓閣,還有畫棟雕梁,還有樂伎舞樂、仙樂菩薩等等,畫得琳琅滿目。同時透過釋迦摩尼的說法渡化,讓人們解除痛苦和苦難。」

如果不用經過文字敘述,單單透過圖像就可以把其中的訊息傳達出來,依照這樣的說法,現代的繪本果然和古老的「經變畫」,確實有幾分神似的地方。沒想到從歐美開始流行的繪本,竟然跟古老的中國也有不解之緣。

高精度圖片
一本繪本的誕生

高精度圖片
在牆上的世界插畫高手


工作中的郝廣才

出版家郝廣才

在台灣知名的出版家郝廣才的眼中,這些精采的繪本,之所以能夠吸引人,可不只是光靠那些美麗精緻的插圖而已,它的背後更有深層的意義。郝廣才先生年輕時曾經到漢聲出版社打過工,在那裡發現一個很寬廣的世界──童話繪本。心動之餘,馬上投入繪本這個領域,這一路走來,已經進入二十多個年頭了。我們中國人常說,萬事起頭難。但郝廣才卻說,每一件事情在開創的時候,並沒有特別的難,而是隨時要面對時代的變遷及考驗時,才比較難。

繪本的重要性

郝廣才認為現在的教育有很大一部分缺的是圖像思考的能力。比如說,我現在從高雄來台北,如果用語言思考就很簡單;可是,如果是圖像思考,它就會豐富起來。例如:中間會經過幾個交流道?有幾個紅綠燈?有沒有流浪狗?有沒有檳榔西施?有沒有什麼來著?它就會豐富起來。

其實,孩子從小開始看繪本,他是用圖像去了解故事,這個時候,圖在裡面的結構也好,在他腦袋裡形成的脈絡就會不同。這一部分,對於將來他的創意也好,或是什麼能力,都會有很大的啟發。有很大一部分人類的思考跟創意來源,不是只從文字構成的,文字是為了傳遞語言,語言有一個很大的功能,還是為了描述那個圖像。很多的能力要在很小時候奠定,過了這個階段,就會漏掉、不足。所以郝廣才也建議家長能在孩子小的時候多看繪本。郝先生懇切的告訴我們,繪本在童年時期的重要性。
在兒童繪本的天地裡耕耘了二十多年,郝廣才被稱為台灣重要的繪本推手之一。他的出版公司網羅了來自全世界三百多位優秀的插畫家,為台灣的繪本世界,投注相當大的心力。

繪本不分國界

說到這個繽紛迷人的繪本世界,郝廣才說:「基本上,我們不去想它是哪裡來的,就是說,莎士比亞不是英國人的,你讀了,就是你的;托爾斯泰也不是俄國人的,馬克吐溫不是美國人的,你讀了,就是你的。你不讀,你就沒有。如果一個美國人,他不讀馬克吐溫,他就沒有,不會因為他是美國人,所以馬克吐溫是他的。同樣的,我們不讀《紅樓夢》,搞不好外國人讀了,他就比你了解,你就不懂。有讀,就是你的。所以,你不需要把自己限死在哪裡。」童話故事沒有國界,只要是好看的、動聽的,小朋友都喜歡。在這兒,好像是一個小小聯合國,來自世界各地的插畫家、寫故事的高手,攜手打造出這一座童話王國。

郝先生認為應該廣泛閱讀世界各國的繪本,他說:「全世界的養分,你都應該吸收。吸收了,就是你的;反過來,如果你沒有吸收全世界的養分,你也很難創造出更高的東西來。譬如:現在當紅的大導演李安,他能拍出這麼好的電影來,他不可能只看過國片,他一定受了很多的訓練。長期電影的題材,他也不可能只看美國的電影,義大利的、俄國的、英國的,全世界的電影,他一定都看過,才能醞釀出他這樣傑出的導演來。」在台灣,不只是兒童,有一些新生代的年輕人,他們的童年也曾經隨著美麗的繪本起飛。不受時空侷限,打破區域間隔,郝廣才更樂於和大家一起遨遊童話天地。

插畫家朱里安諾

中國人說,畫如其人。朱里安諾的繪畫具有明朗、溫馨的氣息,因此,在台灣,他的繪本深獲孩子們的喜愛。2007年6月,朱里安諾來台中國美館時,毫無保留的,把他的技術、經歷和喜愛插畫的人們交流。他甚至透露個人的經驗,告訴有意走向插畫領域的人們,要推銷你自己的東西,就是多參加國際書展。不只大人和小孩,很多學校的老師也很高興,安排學生來這裡參觀畫展,親睹大師的傑作。

義大利籍的朱里安諾,於前年在台中市的國美館舉辦了一場大型的插畫展,他也是郝廣才特約的插畫家之一,那一場展覽,在繪本界引起不少的回響。郝廣才說:「朱里安諾在台灣的知名度很高,書賣得非常好,小朋友都很喜歡。我們覺得他特有的那些能力,很適合台灣,大家要了解繪本的時候,他是一條很好的路子或橋梁,他是個很好的指標。我看過他在國外做的一些workshop,效果也很好。而且,他跟大人或小朋友溝通,障礙都很低。」

高精度圖片
朱里安諾到台灣的互動

高精度圖片


朱里安諾到台灣會見讀者

高精度圖片
朱里安諾指導台灣的喜歡插畫的同好

郝廣才為我們介紹朱里安諾的插畫:「他的畫風非常柔和甜美,它有很強的東方水墨的味道,雖然他完全是用西方的技法,他的技法裡面也有很多很特殊的地方,一般人是無法知道他是怎麼做的。其實,光看是看不出個道理來的,尤其他暈染的部分,對水分的掌握是很神奇的。所以,我們就想跟國美館合作,把他的畫引進來,讓小朋友和製作插畫的同學們或年輕人可以親眼看到原畫,就可以更清楚知道那個書是怎麼呈現出來的。順便邀請他來做一些workshop,就是一些工作坊,他可以把他的技術和他做書的想法,可以有一些交流,有一些經驗可以傳遞,這樣的話,教育的功能就會比較大。」

國美館舉辦了一個「插畫高手來過招」的活動,很多國內的青年學子帶著自己的作品,在資料中心3樓的現場展示,然後請朱里安諾來指導他,這個活動非常有教育意義。很多喜歡插畫的人跟朱里安諾都有很好的互動,郝廣才說:「大家對於他技巧方面十分好奇,他一點也不藏私,把個人的研發和如何寫這樣故事,或是怎麼樣做書,大方的和大家分享。就像我寫《好繪本 如何好》一樣,我就是把它講出來,講出來有什麼關係呢?如果你有慧根,就能心領神會,就會超越我們,你就會做出更好的書,也會拿來給格林出版,我們就能出版更好的書,這是大家的福氣啊!」

國美館志工張玲鈺說:「朱里安諾是很厲害的,他用眼睛觀察你,用眼睛跟你溝通。他非常有條理的告訴我們台灣有意從事繪本創作的一些年輕人,他說:『你畫,不在乎你畫多少,可是你要非常用心去感受,用眼睛去觀察,然後把它畫出來。』以前,我們可能要媽媽陪著看故事書,但是朱里安諾的東西,基本上不太需要大人的引導,很多小朋友自己就能說故事了。」張玲鈺認為朱里安諾的作品,融於生活之中,表現方式很純真、很直接,就像小朋友純真反應的那種方式去做。像《當我們同在一起》這本書,他把一些常態的東西,一點一滴慢慢的鑲嵌在每個故事、每個小段落、每個圖畫裡面。當你慢慢用心去看的時候,很容易從裡面找到很多讓小朋友去學習的榜樣。這就是繪畫的魔力與教化作用。

郝廣才認為朱里安諾最厲害的部分是,他的圖做出來以後,你拿出來給小朋友看圖說故事,不要把故事放進去,沒有文字。大部分的孩子看著這些圖,大概就可以把故事講出來了,而且跟你原來要表達的故事是差不多的。這表示他在運用圖畫說故事這件事情上,技巧是非常好的,非常成熟,也很容易掌握小朋友的心理和他們邏輯思考的線路,這是他最厲害的地方。他的風格非常溫暖,又不只是因為明亮或強烈的顏色很討喜而已,他在可愛之外,還有比較深入的人文關懷在裡頭。他對水分的掌握等各方面,都有上乘的功力,你可以看出一個東西要可愛到深入人心是不容易的。他能掌握很好的技巧,更重要的是,他的畫風非常幽默,他常常會安排一些幽默有趣的小細節在畫裡邊,所以孩子尋找起來,就會有很高的發現的樂趣。

赤子之心是創作的必要條件

郝廣才說:「很多人認為做兒童書,可能很需要赤子之心,其實,做任何事都需要。很多人說朱里安諾的作品很有童心,童心就是說,你願意用比較天真或善良的態度去關照這個世界,它未必是幼稚。做任何事情都應該有這份純真,否則你做事,就會做得很辛苦。我相信失去赤子之心的人,做任何事情都會非常辛苦、很痛苦,因為他做任何事,他不會從天真善良的角度出發。」看來,這也是郝廣才處事待人的處方籤,時時懷抱著真誠良善的心,那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會感到幸福快樂。

人或多或少都擁有赤子之心,只是很多人沉溺在名利世界中,漸漸的迷失了這份純真的本性。也許郝廣才和朱里安諾一樣,他們的赤子之心保留得多一些,才能和孩子站在同樣的高度,一起看世界。

繪本的誕生得分工合作

我們訪問另一位插畫家龐雅文小姐,她說,由於台灣沒有插畫這個科系,所以只好到美國去留學。她給喜歡畫插畫的人一些很好的建議,第一,作品要好的話,一定要多練習,讓腦中儲存很多影像,你想要畫的時候,就可以把它表現出來;再來,要多看世界各國的繪本,知道繪本整個編排和它的一些感覺;最後,就是要很努力,要不斷的自我學習。

打開兒童繪本,我們看到的是精緻唯美、引人入勝的圖畫。然而,一本繪本的產生,卻也是煞費苦心的,必須集合大家的力量,共同把它創造出來。郝廣才說,我們要用平等的態度來對待孩子,兒童書雖然是給小孩子看的,但它不是簡單的東西,它要做到那個美,還有好的程度,要到達那個位置,跟其它東西是一樣難的。

先有故事才畫 最後再重寫故事

一本繪本的畫要畫多久?插畫家龐雅文:「有人說,插畫跟純藝術不一樣,插畫是比較有一點商業的成分在裡面,像我今天要follow這個故事,去作配圖,而不是隨心所欲的畫我想要畫的東西,我還是要顧及故事內容,和它基本要的一些原則。」

兒童書不是很多頁冊的,可是它也是需要非常用心的去營造那個氛圍,包括轉折的地方。郝先生補充說明:「因為它能呈現的範圍更小,所以你就要變得更精密,中間有一點點漏掉,就完蛋了。圖和文之間要配合,所以要不斷的弄到像齒輪一樣最緊密的程度,不管是畫家想出來的,還是作家想出來的,通常是先有一個故事。例如:《一片披薩一塊錢》這本書,故事先跑出來,然後開始把故事分鏡,分段落,大概做14個鏡頭,然後這個鏡頭分好以後,開始打letout〈分鏡表〉,這樣打出來,打出來以後,再看有沒有地方要再調整,最後才去修改,最後才做成草稿。草稿完成以後,再看一次,文字大概沒問題了,才開始去畫,全部畫完以後,故事再重寫一次。不管創作者是一個人,還是兩個人合作,大概都是這個基本的過程。」

高精度圖片
一塊皮薩一塊錢-烏鴉拿一塊錢買不到皮薩

高精度圖片
一塊皮薩一塊錢-請小男孩吃皮薩

身為插畫家,抱持著隨時面對挑戰的心,從來沒有畫過黑面琵鷺的龐雅文,接到這個主題之後,就去找很多黑面琵鷺的相關資料,甚至到台南七股,作實地的探訪,去感覺一下那邊的地形,那邊的氣候,那邊的感覺。

插畫家龐雅文指著這本繪本說:「當故事還沒開始之前,表現牠們從北方飛來,很賣力的飛了兩個禮拜到台灣,所以就感覺一直飛、飛、飛,然後到了主頁的第一頁故事的時候,牠們到了台灣。牠們到了,然後小朋友很開心說,我們要出去玩、去探險,然後一系列介紹台灣的這些景觀,七股特別的一些景色,黑面琵鷺撿樹枝的方式……。」談起學插畫的過程,她說:「我在國外唸插畫,回到台灣,就直接進到這個行業,插畫是藝術學院裡的一個專門的科系──插畫系。在學校裡面教的東西,基礎的訓練都有,但會針對插畫的部分加重,比如說,有初級插畫、雜誌裡面的配圖或是繪本,各式各樣的都有。」

培養繪本人才

郝廣才談起台灣的插畫教育,他說:「在整個台灣的教育,這一塊是缺得很厲害的。像國外,繪本在學校是一個獨立的科系,也有獨立的繪本學校,所以他們常常培養出大量的人才來。在台灣,都混雜在一個系,沒有師資,所以你很難培養出大量的人才。繪畫這件事,當你要變成職業,你要有很大數量增加才有意義,因為它有一個門檻,你要到這一層級,才能變成職業。例如,你有亞運的標準,奧運的標準,你才能進得去。」

因為缺乏師資,所以在台灣很難培養出繪本的人才。郝廣才編寫了一本《好繪本如何好》,書中很詳實的介紹什麼叫做繪本?以及要如何欣賞?經由展覽和書本的出版,有一天或許就像種子一樣,在台灣這片土地上,綻放出美麗的繪本園地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看到施工時所使用的各種工具齊下,像是圓鋸、切刀、鑿子、電動研磨、砂布等,這些都是我們在欣賞美麗的石雕作品時,所難以想像的。有人說,石雕是藝術界的重工業,這句話用在石雕上面,十分貼切。
  • 這張畫是我三度到長江三峽去遊覽,看到長江三峽兩岸的大山而畫下的,山都是非常奇特、非常奧妙的,非常雄壯。畫出來要有意境,要有精神,要厚重,不是輕飄飄的。大山有千萬噸之重,看起來有重量、有意境,又瀟灑生動。謝赫六法裡面,氣韻生動占第一位,氣韻生動要把它表現出來。猶如李白詩作『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的意境再現。
  • 在敦煌洞窟裡的壁畫,就是用膠來當作黏著的媒介,調和礦物質顏料所繪製的,至今仍然保持著美麗的顏色,讓現代人可以從中看到壯觀雄偉的神佛世界,以及古人優雅端莊的形象,同時這些壁畫也讓我們見識到,原來使用天然顏料的畫法,經得起千年時光的考驗。
  • 台灣是一個敬天畏神的地方,大部分的人們都有宗教信仰,在人們的生活中普遍存在著敬神、禮佛的思想和習慣。信徒們為了虔誠的禮敬神佛,他們依循古時候的規矩、禮制,去建造及裝飾祭拜神佛的殿堂。這其中包括木質的建築結構、木雕、彩繪、石雕、泥塑、交趾陶和剪黏等等,這些工藝被保存在廟宇裡,有的甚至長達數百年不變。
  • 黃媽慶善長用細膩的刀法刻畫「小小的世界」,除了物象質感的詮釋,在動態的掌握上更能表現得栩栩如生,而且在景物佈局以及剪裁的呈現上,也有深厚的功力。以細膩的雕工及優雅的風格見長,在視覺上,他的作品好像突破了木材的材質,具有彈性、柔軟的感覺,尤其在花鳥蟲魚的刻劃上,不但看起來栩栩如生,更呈現出如詩如畫的意境
  • 經過七年,兵馬俑再度來台,第一站抵達台中市科學博物館;策展人何傳坤博士表示,兵馬俑具有兩千年的歷史,價值已經無法用金錢來計算。
  • 一般而言,多數的藝術都是從視覺上去感受,但是木雕有一個最大的特色,就是它特有的氣味。蔡館長談到:「樟木有樟木的氣味,檜木有檜木的氣味,那種獨特的氣味是要上千百年才有的。上千年的才能散發出較多的芬多精,是十分香郁迷人的」。
  • 愛彌爾.賈列的作品被尊為玻璃藝術中的極品。在百年前,藝術家為了要成就這些讓人嘆為觀止的藝術,是要做出極大犧牲的,包括自己的身體健康,甚至於為之付出生命。賈列在53歲鉛中毒死亡,因為沒有兒子,使他的工藝技法沒有人得以傳承,所以很多技法就失傳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