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傳記精選:麥克阿瑟(80)

  人氣: 13
【字號】    
   標籤: tags:

第二天,日軍3000人在呂宋島南端,距馬尼拉200英里處的黎牙實比登陸。麥克阿瑟仍沒有大動作。他向迷惑不解的記者們解釋了他的意圖。「帶兵打仗的基本原則就是保存實力,後發制人。」他還在等待日軍的大規模登陸,威洛比預測登陸將在12月28日左右進行。
  
戰爭剛開始時,由巡洋艦「彭沙科拉」號護航的7艘船正在夏威夷西南海面向菲律賓駛去。船隊運送了約5000士兵,18架P一40,52架 A-24飛機,20門大炮和成千噸彈藥。戰爭一打響,船隊掉頭駛回了夏威夷。12月13日,麥克阿瑟接到了馬歇爾發來的令人高興的消息,由「彭沙科拉」號護航的船隊受命重新駛向菲律賓,只是要繞道澳大利亞東北部。
  
麥克阿瑟去見哈特。海軍能保證「彭沙科拉」號船隊安全到達嗎?哈特眉頭緊皺,一籌莫展。麥克阿瑟氣急敗壞地回到維多利亞一號堡,立刻給馬歇爾發去一封長長的電報,對哈特的悲觀情緒怨氣衝天:「他對形勢的估計是,船在到這兒之前,海上將被完全封鎖……他似乎認為菲律賓注定是死路一條。」
  
整個1941年,美國都在和美國討論,如果美國參戰,應採取何種戰略。結論是,對德國採取戰略進攻,在太平洋上美國則採取戰略防禦的姿態。然而,這一決定並未被批准,麥克阿瑟竭力請求不要批准這一決定。「如果日本人佔領了這些島嶼,要想奪回來,其困難之大難以想像。如果要拯救西太平洋就必須現在拯救……
  
盟軍陸、海、空軍的全部力量都應立刻以絕對優勢集中到這兒,」他對馬歇爾說,「菲律賓舞台上的行動事關成敗,我請求對整個形勢重新做戰略評估,以免犯致命錯誤。」馬歇爾三天後答覆說,總統意識到了菲律賓的戰略重要性,並將盡全力援助。但是,哈特仍不願採取措施,保護部隊安全到達菲律賓。
  
12月16日,日軍轟炸了馬尼拉碼頭。這次轟炸肯定會刺激這座城市早已繃緊的神經。在一片猛烈的爆炸聲中,麥克阿瑟撥通了菲律賓英文報紙《馬尼拉先驅報》的編輯和發行人卡洛斯•羅摩洛作的電話,命令他第二天報到服役。17號一大早,羅摩洛到美國遠東陸軍司令部報到,穿著一套借來的軍裝,戴著菲律賓陸軍後備役的上校徽章。
  
麥克阿瑟熱情地迎接羅摩洛。「卡洛斯,我的孩子,祝賀你!這套可笑的軍服是誰給你做的?」他讓羅摩洛作迪勒的助手。他的工作是讓馬尼拉人民瞭解形勢,反駁全城四起的謠言,如關於間諜活動,第5縱隊,以及成千上萬的日本傘兵的謠言等。「讓他們瞭解情況,」麥克阿瑟說,「但別讓他們嚇壞了。一定告訴他們真相,人民不怕真實的東西。」
  
麥克阿瑟還在考慮,如果日軍設法登陸,並從陸上威脅馬尼拉,他該怎麼辦。他別無選擇,只得放棄這座城市。只要不給日本人留下海灣碼頭,城市本身沒有什麼戰略價值。
  
他讓錫德•赫夫去見奎松和塞耶,告訴他們接到通知後4/J’時去科雷吉多爾。奎松十分震驚。他從未想過他會被迫離開馬尼拉。他要求在馬尼拉賓館見麥克阿瑟。
  
兩人當晚在封得嚴嚴實實的舞廳衣帽間見了面。要是奎松拜訪了賓館頂樓,第二天早上全城都會知道。衣帽間門的另一邊,人們正在歡笑、飲酒、跳舞,玩得正開心。麥克阿瑟和奎松步入賓館的花園,在黑暗中信步,低聲討論。奎松不難想像結局:落荒而逃、尋求庇護的政治家,把他的人民拋給殘暴貪婪的敵人。「我要和人民在一起。」他固執己見,「與他們同命運,共存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麥克阿瑟對布里爾頓、佈雷迪和遠東航空兵令人震驚的表現火冒三丈。在公共場合他卻為他們辯護。他總是不讓他的下屬受他所謂的外人的批評,包括陸軍部的高級指揮官。
  • 11:40,遠東航空兵接到通知,伊巴探測到大批飛機向南正飛越林加延海灣。
  • 麥克亞瑟一會兒就讓他們忙得無暇考慮這個問題,但以往的傳記中卻沒有人提到這一點。這令人吃驚,因為要回憶起戰爭的第一天他是如何過的並不困難。
  • 第二天,新加坡英軍艦隊司令湯姆•菲力普斯將軍飛往馬尼拉與哈特和麥克亞瑟會談。他希望哈特派他13艘巡洋艦中的8艘到新加坡護衛他的主力艦。
  • 中國也非一個更好的選擇。中國沒有轟炸機機場。要修則需人工,而且要在內陸深處日本先頭部隊夠不著的地方。
  • 10月初他到達維多利亞一號堡時,麥克亞瑟像老朋友一樣歡迎他。然後,他告訴凱西他建設空中力量的打算。
  • 麥克亞瑟面臨的難題是:如果他讓大家知道,他對菲律賓陸軍的作戰能力不抱信心,他實際上等於在邀請日本人攻佔菲律賓。但麥克亞瑟的計畫是要保衛群島,至少要守住馬尼拉灣。他必須為菲律賓人分配一個角色。
  • 她想知道他對歐洲戰區東線戰事的看法。6月22日,德國人大舉進攻蘇聯。到9月,他們已經推進了500英里,俘虜了200多萬人。大多數人都以為,德國將在冬季之前佔領莫斯科,徹底擊敗蘇聯。麥克亞瑟公開宣稱,德國還不夠強大,拿不下莫斯科。“
      
  • 然而,唐•曼努爾•奎松不這麼想。就要發生重大事情了,他必須成為舞臺中心人物。民防就是他選好的舞臺。他越來越感到怒不可遏,甚至公然宣稱羅斯福和塞耶應該在戰時“被絞死在燈柱上”,因為他們阻礙了他的民防計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