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丹麥中國男童綁架案庭審紀實

法網恢恢 害人終害己

被綁架的中國男孩 Oliver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月7日訊】(大紀元記者木易報導)去年4月,哥本哈根一個5歲的中國男孩兒奧立弗(Oliver)在幼稚園門口遭人綁架,雖然孩子在26小時後被丹麥警方解救,但如此大型的刑事犯罪案件著實震驚了所有丹麥人。

在丹麥警方最初逮捕的六名嫌疑犯中,有兩名證實與本案無關,已被釋放。其餘四名案犯在經歷了警方九個月的調查取證後,於上月19日,在Lyngby地方法院接受公開審理。27日,法院分別判決四名被告有期徒刑8年,8年後他們將被遣送回中國,並且終身不得進入丹麥領土。依據丹麥法律,他們每人有兩周的上訴期,14天內如不服判決,可以向上一級法院提出上訴。

被告簡介

一號被告:王翔(音),英文名“Jackie”,男,1983年11月17日生於中國上海,2002年來丹求學,丹麥語流利。經常出入賭場、酒吧等場所,賭債一身,頻頻向周遭朋友借錢,但通常有借無還,信譽很差。曾在奧立弗奶奶的“香格里拉”中餐館打工。在本案中屬於幕後策劃的要犯之一。

二號被告:錢軍(音),英文名“David”,男,1978年12月22日生於中國上海,後在安徽成長,2005年經朋友介紹來丹就讀語言學校,同年使用假名“鄭弘發”(音)冒充法輪功學員,以被中共政府迫害為名,在難民營申請政治避護。案發時負責開車。

三號被告:史計安(音),外號“大頭”,男,1984年4月20日生於中國上海,2003年來丹,就讀丹麥尼爾斯布魯克哥本哈根商學院(Niels Brock Copenhagen Business College of Denmark)學習金融。經朋友介紹認識王翔,從此沉迷賭博。案發時史計安負責攻擊奧立弗的母親。

四號被告:吳孟亭(音),英文名“Martin”,男,1984年4月26日生於中國上海,2003年來丹,在尼爾斯布魯克商學院就讀國際商學。04年認識王翔後成為死黨,因吳出手闊綽,王翔經常帶其出入酒吧、玩足球彩票和老虎機,在吳開始接觸到賭場後,便不能自拔的沉溺於其中。他曾以在丹麥開公司的名義,幾年內向父母索取近百萬元,並在07年底的9月到12月間,花掉將近50萬元,以至被丹麥經濟犯罪調查科懷疑洗黑錢。吳在案發時負責搶劫奧立弗。

案情回顧

綁架的小男孩兒名叫奧立弗‧夏(Oliver Chaanhing),是哥本哈根市中心“香格里拉”中餐館老闆的孫子。2008年4月16日下午,奧立弗的母親正準備把愛子從哥本哈根北郊Virum的幼稚園接回家,忽然從一輛黑色轎車中竄出兩個蒙面人,其中一人襲擊了還沒回過神的母親,另一人則搶過年幼的奧立弗塞入已經發動的汽車中,未下車的司機急踩油門,三名綁匪迅速逃離現場。

當下,母親立即報警,並通過報紙、電視向全國求救,希望人們積極向員警報告可疑跡象,幫助他們尋找這個5歲的男孩。

當天,丹麥全國為此緊急動員,報紙、電臺、電視臺大幅刊登奧立弗的照片,呼籲人們密切觀察,隨時報警。丹麥各機場和通往德國、瑞典的邊境,也都處在緊急戒嚴狀態下。

數小時後,綁匪來電話索要70萬歐元的贖金,員警順藤摸瓜,循著手機號碼,終於在17日傍晚,找到了失蹤26小時的奧立弗。吳孟亭和史計安於17日晚間被捕,王翔和錢軍也於次日被警方緝拿歸案。


被綁架的中國男孩 Oliver


三個綁匪 四個被告

整個案發過程只有三名綁匪,為何還有第四名被告呢?第一個被提審的吳孟亭在講述犯案經過時表示,這起綁架案從頭至尾都是由王翔一手策劃的。主意是王想的,人是王找的,綁架用的車也是王買的,甚至綁架本身的目的也是王為了報復“香格里拉”老闆娘對他的不公待遇。

吳孟亭因為頻繁出入賭場,輸掉了大部分積蓄,時常因此而鬱鬱寡歡。08年3月初,王翔跟他閒談時,想了很多來錢的點子,包括搶銀行、販毒,當然也提到了綁架小孩子。吳越聽越覺得像電影情節,但王卻一再保證綁架計畫有80%的成功率,最終吳抵不過朋友勸說以及金錢的巨大誘惑,決定參與。不久,他們便找來史計安和錢軍幫忙,四人多次在一起討論綁架行動的細節,如何制服接小孩的媽媽、什麼時候搶孩子,以及需要哪些工具等。王翔稱自己與小孩兒及他的家人都相識,所以最好不出現在案發現場,這也是綁案發生時只有三人在場的原因。甚至,案發前大半個月,王只是通過電話聯繫吳,再由吳傳達指令,完全扮演了幕後遙控的角色。

綁架需要汽車逃跑,王翔從網上找到一輛二手的白色豐田(TOYOTA Previra),只要一萬丹麥克朗(約1333歐元),這是他們買的第一輛車。但是4月1日,車子在行駛途中突然冒煙,司機錢軍說車已報廢,無法使用,於是王找了第二輛,也就是綁架奧立弗時使用的黑色福特(Ford Mondeo)。

除了汽車,他們還買了一系列綁架用“專業”工具,包括面具、膠帶、繩索、手機、麻醉劑、玩具手槍還有一個能裝下人質的拉杆式行李箱。他們甚至偷了兩套車牌,以便在半路逃跑的時候換上,躲避警方的追蹤。當然,在吳孟亭口中,這一切詳盡的計畫全部是由王翔一人構思的,而其他人只是服從他的命令,幫助他完成這一次的任務。

史計安是四人中個子最大的,在搶劫奧立弗的時候,他首先攻擊了奧立弗的母親,出於保護孩子的本能,奧立弗的媽媽頑強抵抗,兩人在扭打過程中,史的鼻血濺到奧立弗母親的大衣上,這才留下了本案的關鍵證據。孩子得手後,三名疑犯在回程途中停車,換上偷來的車牌,用膠帶和繩子綁住奧立弗後塞進了事先準備的行李箱中,之後分兩路回到錢軍與史計安合住的學生公寓。錢軍知道早晚東窗事發,於是把車留下後,整理了一些自己的東西,就逃跑了。

在奧立弗被綁架的26個小時中,負責照顧他的是史計安,為了避免今後被認出來,綁匪們除了在搶劫孩子時使用面具遮臉外,他們還用膠帶蒙上奧立弗的眼睛,平時交流也儘量使用英語。據史計安事後招供,在看守奧立弗的這20多個小時裏,他的內心充滿了罪惡感,精神幾近崩潰,也許這就是做壞事得到的報應吧。

高精度圖片
綁匪把5歲的人質Oliver藏在行李箱中搬運
高精度圖片
綁匪綁架時戴的面具


錢軍被打

在審訊過程中,又爆出了一個驚人的內幕,錢軍曾經被吳孟亭狠狠地揍了一頓。至於原因則兩方各執一辭。吳孟亭說,他打錢軍是出於私人原因,與本案沒有直接關係。而錢軍卻說是吳以暴力脅迫他參與綁架案中。據錢供述,吳曾在3月初多次拉他參與綁架案,並於3月11日以錢知道太多內情為由,對錢施以暴力毆打,逼迫其參與綁架。錢是在受到吳的“警告”後,才不得不加入他們的。然而,史計安卻表示,錢在挨揍後曾得意得向史炫耀,他已拍下自己被打受傷的照片,日後萬一被捕,可以此為由,推卸罪責。錢軍在法庭上說,自從買了第一輛車後,他曾多次試圖破壞車輛,每天以練習開車為由,避開眾人耳目,不踩離合器直接掛檔,並且拉著手閘踩油門,使車內產生大量黑煙。終於在4月1日,使大家相信第一輛白色豐田報廢,而迫使計畫中斷。無奈,吳孟亭與王翔又合資買了第二輛黑色福特,悲劇終於還是發生了。

認罪與宣判

在庭訊的最後,按慣例被告有自由發言的權利。吳與史因涉案證據充足,對自己的罪行供認不諱,態度誠懇並希望得到法庭嚴懲。王翔申稱早已退出綁架計畫,而且綁架案發時本人並不在現場,因此宣稱自己無罪。而錢軍始終抱定自己是受到吳孟亭的威脅才被迫參與綁架的,所以自己並不承擔主要刑事責任。綜合四人的罪證及認罪態度,法庭分別判處四名被告有期徒刑8年,賠償受害人奧立弗75000丹麥克朗(約10000歐元)以及奧立弗的母親10000丹麥克朗(約1333歐元),8年後四人將被遣返中國,終身不得返回丹麥領土。

中國人怎麼了?

近年來,中國大陸人在海外犯罪的頻率越來越高,並且受害者多為自己的同胞。新西蘭有薛乃印殺妻棄女,德國有中國人槍擊中餐館,丹麥華人男童被留學生綁架,最近又有留美女學生被華人學長“斬首”……

此間有評論人士指出,歷史上的中國在儒家“仁、義、禮、智、信”傳統道德的教育下,曾經被世界各國尊為“文明禮儀之邦”;而最近幾十年來,在中共党文化“無神論”和“謊言加暴力”的宣傳洗腦和恐嚇下,大批國人道德淪喪,為了一己私利無惡不作。不僅國內“假惡暴”氾濫,甚至從中國大陸出來的華人也漸漸被一些國家視為影響社會安定的因素。如今風靡全球的“神韻”藝術演出,正在把中華民族的“真誠”、“善良”和“包容大度”等傳統文化一一展現給全人類,讓世界再次為真正的五千年華夏文明而驚歎;這才是真正的為國人爭光,讓中國人在海外揚眉吐氣!◇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2-07 9: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