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反黨愛國是盡忠 隨父退黨乃盡孝」

前中共國安部對外情報警官公開真名退黨

國安直接介入迫害法輪功 呼籲同行決裂中共 洗刷恥辱得新生

前中共國安部對外情報警官李鳳智(本人提供)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報導)歷經對共產黨由不滿到失望,最後到徹底絕望,旅居美國的前中共國家安全部對外情報警官李鳳智先生今天公開聲明退黨,徹底與中共決裂。日前與他在一起的父親、前中國大陸某單位工程師李書忱先生也以真名公開退出中共,並呼籲兒子也站出來公開決裂中共。

李鳳智先生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決定不幹國安、間諜這一行有一段時間了,期間也遭到中共的騷擾和威脅,最終選擇公開站出來,並真名聲明退黨,主要是良心驅使自己盡忠盡孝。他說,「反黨是愛國,退黨是救國,所以只有站出來,才是真正的為國盡忠。另外,早已認清中共邪惡的父親殷切希望我能夠勇敢的站出來,為了中華民族、正義和自由,也為了子孫後代。因此我今天公開站出來,也是為了滿足他老人家的願望和期盼,為了報答他老人家忠肝義膽的愛國之心和深切厚重的愛子之情。」

他說,「之前還沒有我這樣的人公開站出來,我願意做第一個,終究要有的那麼一個人。我最欣慰的是我願意做第一個,能夠給別人帶來一些幫助、啟迪和鼓舞,那是我最大的希望。」

李鳳智呼籲中共體制內人士,包括他以前的國安系統同行,盡早認清中共的邪惡及當前的時勢,盡早脫離中共邪黨,棄惡從善,洗刷罪惡和恥辱,以求得良心的安寧與未來的新生。

唾棄中共聲浪高,退黨退團潮更湧。據大紀元退黨網站最新數據顯示,已逾五千萬民眾發表聲明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三退者上至中共高官,遠及窮鄉僻壤,包羅各省市縣鄉、各社會階層。越來越多體制內官員也公開加入三退大潮。

高精度圖片
前中共國安部對外情報警官李鳳智的退黨證書。(全球退黨服務中心提供)

放棄幻想 公開退黨

李鳳智在退黨聲明中表示,「中國共產黨自成立以來,違背人類的普世價值觀,實行一黨獨裁,壓制人權、剝奪中國人民的自由民主權利,喪心病狂地以謊言愚弄和欺騙廣大群眾,毫無廉恥地破壞中華傳統和文化,是現今中國諸多社會、經濟和道德問題的罪魁禍首,對手無寸鐵的底層民眾、信仰人士和異議人士等進行肆無忌憚地迫害。非但不悔過自新,而且變本加厲,嚴重地阻礙了中國的進步和發展。為此我鄭重聲明與中國共產黨及其相關組織徹底決裂,以聲援父親及其他有識之士和團體的正義之舉,支持正在中國受到迫害和鎮壓的各界人士,喚起更多善良人們的覺醒。」

他說,之所以選擇公開真名退黨,有多方面原因。最主要的是,良心驅使自己公開聲明和中共決裂,以表明自己的態度和決心,並希望以此來啟發他人反思。

李鳳智表示,我對共產黨已經徹底放棄幻想,並清楚的看清中共必然滅亡的現實。我很同意《九評共產黨》中的觀點,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共產黨不但以前壞、越來越壞、現在很壞、將來會更壞,而且完全無可救藥,並且是注定要滅亡的。

擔心拖延下去 再想站出來就晚了

他說,「在我決定離開國安系統之前,我也有很多割捨不下的東西。但中共的種種劣跡令我無法忍受,中國無以計數的受難者的遭遇令我心痛。感謝我的父親,他雖然做了一輩子技術工作,但對共產黨的本質認識得非常清楚,對我的幫助很大。我從理論和實踐中都明白了中共是阻礙中國發展的根本,也是危害中華民族和全世界的毒根。我擔心自己再拖延,到了某一天,我再想站出來,可能就晚了。現在選擇公開站出來,這對於我來說是個很大的決定。正因為我真正的想明白了這些事情,我現在才敢於、勇於、心甘情願的做這件事。」

「我不認為自己有多麼高尚,但起碼本意不想做卑鄙的人。我思考了很多人生的問題,包括人的一輩子活著是為了什麼,怎麼對待別人,怎麼對後代有個交代。我不想表白自己現在的行動是為了別人,但是我可以說,我不但為我自己,為我家人和後代考慮,我也同時考慮到了別人。我覺得,公開站出來,或許自己處於更潛在的危險中,但是可能對其他人、為其他群體有所幫助。如果這樣,我失去什麼都是值得的。這是我最感到欣慰的。」

認清中共 忍無可忍

從內心真正認識到中共的邪惡本質,對共產黨由不滿到失望,最後到徹底絕望,從嚐試改變自己、自我寬慰,忍受精神和道德上的痛苦,用自己的方式自覺或不自覺的表達出來,到意識到面對著潛在風險,直至明明白白的選擇脫離中共,放棄以前所有的一切,這對於李鳳智來說,也有很長一段時間的心路歷程,並且是全面綜合的考量。

李鳳智表示,入少先隊時很虔誠,對共產黨很信任,滿懷豪情壯志。後來一直很努力的工作,不斷調整自己以適應那個體制,放棄自己喜歡的很多東西,儘量滿足工作需要,想為國家多做點力所能及的貢獻。我調整自己的專業,邊工作邊學習,儘量的豐富自己,幻想某一天共產黨棄惡從善,或黨內人士發動自我改良運動,到時與其他同胞一道,為國家和民族痛痛快快的做出一些貢獻。

「但是工作時間越久知道的東西越多,隨著接觸的書和資料的增多、年齡和閱歷的增加,我想問題比以前更深更廣。有些事情突然想明白了,我深刻的意識到:共產黨沒什麼希望了。 」

「中共貪污腐敗、欺壓百姓,用極端卑劣的手段嚴控人,連一個小孩子都不放過。從孩童能聽兒歌開始,就有黨多麼『偉光正』的宣傳。從上學開始就學習共產黨那一套,這是一種愚民政策,這才是精神污染。不但灌輸它的,還不讓你接觸別的。這就好像在一張白紙上潑什麼污水就是什麼底。無所不在的謊言愚弄人民,同時對異議人士的控制無所不用其極。尤其是中共對道德良知和傳統理念的摧殘,我感到極度不滿。中國的大城市裡現在幾乎都是高樓大廈,現代化的東西,而老祖宗多少輩多少輩前苦心創造的,又經過多少輩多少輩流傳下來的根子上的東西,幾十年就被弄成這樣亂七八糟的,不只形式上、建築上、寺廟上、古物上,而且在人們心中把好的道德理念都摧毀了,把人們的物質和精神財產都破壞殆盡,弄得人們缺少道德約束和社會規範,沒有生活目標,沒有對生活的積極態度,沒有長遠打算,只考慮眼前利益,這些都是影響非常非常深遠的東西。」

李鳳智指出,對法輪功學員、基督徒等的迫害尤其慘無人道。他說,「我以為,比如對信仰人士的打擊迫害,可能共產黨很快就能意識到永遠打不倒,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並且越來越多的黨內人士不滿甚至反對,可是共產黨本身的性質就注定了它沒有自我修正的機制和渠道,甚至為了一小撮黨老爺的個人面子和利益,一意孤行,就像江鬼一樣。所以我希望中共黨員們明白,某種程度上,你們的黨已經把你們當成了炮灰。中共為了某些人甚至某一個人的利益,損害那麼多人的利益。這更讓我忍無可忍。」

「我的良心受到煎熬,你在所謂的體制內,在警察系統中,某種程度上,你是屬於那種特權階層,無論你內心深處多麼同情受苦的民眾,但你不能說出自己的心聲,更不能實際做些什麼,而且老百姓會在你的背後指著你的脊樑骨,在心裏罵你、恨你,這種心裏上的壓力會讓你非常痛苦。在我用自己的方法嚐試減輕負罪感和罪責後,我意識到行不通,並會面臨很大的風險。」

懸崖勒馬 遠避他鄉

在這種自責和痛苦的煎熬中,李鳳智對中共徹底放棄幻想,並決定付諸實踐。他在採取某些措施自保後,幾年前從國內出走到海外,脫離國安和共產黨,不再做間諜。之後也遭到中共的各種騷擾和威脅。

他說,當時自己在國安部工作的同時,也在攻讀國際關係的博士學位,只剩論文沒有完成,表面看事業上也好像有點前途,但就在那時,我毅然脫離了它們,因為在經過某些嚐試以及感覺到進入困境之後,對共產黨再一次徹底絕望,自己還待在裡面感到良心不安,徹底發現:報國無門,報國有罪。國家安全部門本應當是為國家利益服務,但在中共的怪胎體制中,共產黨控制整個國家,黨的利益和國家利益混為一談,有時很難區分,我很苦惱,後來就對自己說:算了,我不做了,不再嚐試了,遠離政治,不做這一行了。

「我不屑於跟它們為伍了,我躲得遠遠的。在那種體制下,我自己再也不想改變自己,不想跟它們同流合污,我也改變不了它們,那就只有脫離、退出。」

「我覺得自己的決定是懸崖勒馬。因為在那以前,我很擔憂自己的處境:我的思想在骨子裡,保不準什麼時候冒出來,突然有個什麼運動或突發事件,我蹦出來說了兩句真話,可能就遭受滅頂之災。雖然我失去很多東西,前半生的心血和努力全白費了,但我覺得這是我應該做的。我一點都不後悔,心裏很踏實、坦然。自私地說,我沒有能力救別人的孩子,但我至少救了我自己的孩子。」

反黨愛國 退黨救國

對於中共的危害,李鳳智深惡痛絕。他指出,中共根子上就是壞的,對中國的危害遍及方方面面,深入到每一個人、每個年齡段、性別,每個階層、地區,不僅危害到中國社會的每一個方面,而且劫持一個大國,惡手還伸到國外,危害著世界。維護統治便是它們最高的理想和主義,為此它們可以毫無顧忌的做壞事,甚至以折磨人、看到別人痛苦為樂。

他說,「老百姓無權無勢,生活在社會底層,有苦無處申,甚至天天想著如何吃飽飯、上得起學、怎麼養活家。我有親戚在農村,年復一年辛苦的勞作,但是這麼多年過去了,生活比我小時候好不到哪去。現在就是多了個電視,但那是時代發展的產物,也不是共產黨給他們的。」

李鳳智認為,反對共產黨才是真正的愛國,退黨是真正的救國、救民之舉。

李鳳智指出,共產黨挾持著國家資源,並且採取各種手段打壓異己,企圖把共產黨和國家硬扯在一起,混淆人們的是非觀念,以達到維護共產黨統治的目的,這是對國家有害的。共產黨是阻礙中國發展的毒源。

他說,「如果沒有共產黨,中國的發展應該比現在強得多。如果沒有共產黨,現在中國取得的成就會大的多。中國改革開放之後的經濟騰飛,實際上是因為中共對人民部份鬆綁,中國人的潛力發揮出來了。中國人自古聰明勤奮、富有智慧,如果社會公平正義,如果中國人沒有現在這些額外的、強加在身上的束縛,而能將潛能和積極性充分發揮出來的話,中國一定非常好,不會像現在這樣差,起碼應該是發達國家之一。」

中共國安部門損害國家利益

李鳳智過去所從事的是收集對外政治和經濟情報。他說,自己對國內、國外的情報工作都有所瞭解。國外的情報部門,基本上是服務於國家利益的。但是在中國正好相反,情報部門是為中共服務的,國安系統主要就是維護共產黨的統治,而且經常是非正義的、以損害國家利益為代價的。

他說,「國安」本意是「國家安全」,「公安」本意是「公共安全」,本應是維護國家利益、公眾利益和社會穩定的。但在中共的控制和挾持下,國家安全系統插手政治事務,不務正業,做害國害民的事情。這種例子越來越多。比如,對異議人士的殘酷打壓。本來異議人士發出不同聲音,供你參考,這是好事,有些公司還要花錢請顧問呢。這些異議人士懷著赤膽忠心,冒著生命危險,給你提建議,你為什麼不能聽聽呢?動用和強迫公安武警系統已經是大錯特錯了,為什麼還要用國安系統打壓呢?

李鳳智指出,中共把政法系統、包括安全系統等,都當成它統治的工具,而且手越伸越長、越伸越深,完全違反了、扭曲了國家安全應有之意和內在規律。如果黨的利益和國家利益衝突時,國安系統不得不以黨的利益為先,不但不做對國家有利的事情,而且還干對國家危害很大的事情,而且是影響深遠的危害。

他說,「這種趨勢越來越明顯,而且越來越壞,根本沒有改變的可能性。很可能有那麼一天,安全系統一點國家的事情都不關心了,完全成了共產黨的爪牙,尤其是社會矛盾動盪的危機時期,就會墮落成純粹維護共產黨利益的工具。那整個國家就更加危在旦夕了。」

法輪功是中共國安特務的重點

李鳳智特別提到,法輪功是中共重點打擊的對象,因此國安工作的重點之一也是對於法輪功情報的收集。他說,雖然我自己沒有涉入這方面的特務活動,但有時聽同事說起。

李鳳智表示,「610辦公室」就是一個凌駕於各部門之上的怪胎,是政法系統並且超出政法系統的機構。成立之初就是為了鎮壓法輪功。國安系統裡的偵察口早已經成立一個部門,分出一撥人,成立對應的科室、局或組什麼的。他說,只要中共在台上,這些怪胎就取消不了,因為中共就靠這些維護統治。

他說,「在海外,蒐集情報也分門別類的,什麼人都可能成為被唆使蒐集情報的對象。比如,外交部千方百計、不擇手段的想拉攏腐蝕海外的中國學生會。但我還是滿懷希望,這些年輕人,包括那些受中共欺騙的所謂愛國者,都會有幡然悔悟的那一天。」

李鳳智尤其指出,「這些年,國安也混入了海外的法輪功等信仰團體裡,企圖收集相關情報和搞破壞活動,江澤民還曾經自鳴得意,但最終發現根本起不到作用。」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貌似駭人,但實際上連共產黨自己現在都意識到起不到作用。邪不勝正,鎮壓法輪功無論從道義、策略和結果上完全是失敗的,不僅失敗,而且幫法輪功更加發展壯大。現在共產黨騎虎難下,只是死撐著而已,我相信信仰自由必將在中華大地上實現。」

中共操控鳳凰衛視「幫」法輪功

揠旗息鼓已久的中共喉舌鳳凰衛視3月4日突然跳出來,利用名不見經傳的所謂海外「學者」和國內「基督教代表」等,對法輪功進行陳詞濫調、長篇累牘的造謠誣陷。

李鳳智表示,這就是我剛才說的中共伸手海外的例子之一。他說,我可以證實,鳳凰衛視有國安背景,是所謂的戰略性佈局,是中共搞輿論宣傳和控制的平台,後面就是國安和中宣部等機構直接操控。非常明顯,這次誹謗法輪功,完全是由中共一手操控的。

他說,「即使不知道鳳凰衛視背景的人,一看那拙劣的、無中生有的造謠節目,也就能看清它的背景,能夠斷定它是受中共脅迫的。在一個正常的媒體中,如此低劣的節目,根本就不可能播出。」

李鳳智指出,鳳凰衛視既是污染視聽的施害者,也是被中共利用的受害者。它播出這種無恥的造謠節目,結果只會自毀名聲和前程。中共及鳳凰衛視的企圖不僅不會得逞,反而會「幫」法輪功更加贏得人心,使人們更加憎惡和唾棄共產黨。試問,如此製造謊言,有誰還會相信一個說謊者會實現它所宣稱的弘揚中華文化和增進世界華人交流的宗旨呢?

經常看大紀元 國安內部不乏憤恨中共之人

李鳳智表示,自己在國內時經常看大紀元網,他以前的國安部門同事很容易就能接觸到。這些文章對於他們思想的轉變都有著深遠的影響。

他說,「我是屬於情報部門的幹部,我自己當間諜,派底下的人當間諜,發展人當間諜。我很瞭解很多人的真實想法。在國安系統內部,不乏對中共不滿、憤恨之人。表面上他們給中共當爪牙,但就個體人來說,他們很多也對中共不滿,只是受所處環境限制,或是為了家庭和利益等各種原因在被動的做著這些事情。」

李鳳智表示,比如現在是兩會,國安系統的人很忙,不僅北京的,外地的也應該在忙著監控、堵截、抓人了。我真的很難理解,為什麼共產黨不能善待一下訪民?如果把花在打壓訪民身上的錢財精力,用在接待訪民、處理案件上,那對共產黨來說,既有面子上的好處,又能節約很多成本,且又能安撫民心,這是何樂而不為的事情呢?!即使從維護統治的角度,這對他們都是好事情呀!我真是無法想像共產黨的弱智,只能說精神不正常。

李鳳智指出,中共控制人的冷酷殘暴有時連國安內部的人都痛恨。高智晟律師的例子對我觸動很大,我相信對他們的觸動也會很大。高律師在體制內通過法律解決問題,這不僅是憲法賦予的,也是法律明文規定的,本來就是按那種步驟走的。但中共只要覺得對自己不利,就一樣肆無忌憚的打壓,那種殘酷的迫害,完全超出正常人能想像的範圍。

他說,「作為一個人,我時常想,有些人怎麼還能下得去手。下次被打的人,可能就是你的鄰居,你們院裡的,或者到同一個商場購物的,甚至某一天在馬路上迎面走過四目相對過的,你怎麼能下得去手呢?這就是由於共產黨拉攏部份人打壓大多數人的手段所致。這些害別人的人,他們其實自己也是受害者。」

呼籲中共黨內人士公開決裂中共

李鳳智表示,自己思想的轉變過程,也得益於一些真正的良知媒體和自由學者的觀點。他對此心存感激,也希望自己能盡一份力。

他說,國內從事政治研究等工作的所謂專家,他們公開發表的東西根本沒看頭,一定是共產黨的那一套,否則也發表不了。他們一旦有「自由化」的思想,觀點上不是中共的模式,那中共決不會讓他們到一定位置,成為名家,或者學術部門的領導等。這些所謂研究政治學的名家們其實也是受害者。我勸他們放棄政治,否則不但成為共產黨的幫兇,也浪費他們的聰明才智,浪費他們的大好時光,浪費他們的一生。

李鳳智表示,我同時奉勸所有中共體制內人士,包括我以前的國安系統同行,希望你們盡早認清中共的邪惡以及當前的時勢,盡早脫離中共邪黨,棄惡從善,洗刷罪惡和恥辱,以求得良心的安寧與未來的新生。

英文網址﹕

http://www.theepochtimes.com/n2/content/view/13626/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3-11 1: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