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國安部諜報官李鳳智美國中使館前聲明退黨

——發表退黨感言述心歷路 華府僑胞冒雨集會聲援

2009年3月15日下午,前中共國安部對外諜報官李鳳智先生在華盛頓的中共駐美國大使館前公開聲明退黨。李鳳智說:「我今天站在這裡,背對中國大使館,鄭重宣佈與中共徹底決裂,這是經過我長期的、認真的反思和思索得出的結論,是發自我的內心的。同時,我也受我父親李書忱的委託,在此給他老人家宣讀退黨聲明。」(攝影:奚明/大紀元)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3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亦平華盛頓DC報導) 2009年3月15日下午,旅居美國的前中共國安部對外諜報官李鳳智在華盛頓的中共駐美國大使館前公開聲明退黨。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席高大維博士為李鳳智頒發了退出中共黨、團、隊證書。李鳳智隨後參加了在白宮附近的麥克弗森廣場(Mcpherson Square)舉行的聲援集會。大華府及周邊地區的僑胞冒雨來到集會現場,聲援李鳳智先生脫離中共,選擇光明的正義之舉。

李鳳智說:「我今天站在這裡,背對中國大使館,鄭重宣佈與中共徹底決裂,這是經過我長期的、認真的反思和思索得出的結論,是發自我的內心的。同時,我也受我父親李書忱的委託,在此給他老人家宣讀退黨聲明。」


2009年3月15日下午,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席、前中國華南理工大學輕工食品學院院長高大維博士在華盛頓中共駐美國大使館前為李鳳智頒發退黨證書。(攝影:奚明/大紀元)

李鳳智說,自從公開聲明決裂中共之後,他內心平靜、輕鬆了許多。他說:「從理論和實踐中,我都明白中共才是阻礙中國發展的根本,也是危害中華民族和全世界的毒根。我擔心拖延下去,到了某一天,我再想站出來可能就晚了。」

高精度圖片
前中共國安部對外諜報官李鳳智先生在美國首都華盛頓DC的中共駐美國大使館前公開聲明退黨。(攝影:奚明/大紀元)

李鳳智說,很多中國人都聲明退出中共的黨、團、隊,這引起了中共極度恐懼,也給受苦受難的中國民眾和憂國憂民的人們帶來希望和鼓舞。他說:「今天公開站出來,是希望讓社會看到,即使在中共國安系統內部也有正義的聲音。我知道我的很多朋友、同事和上級,他們都是很善良和高尚的人,只是因為生活所迫,被迫在中共的系統內求生。他們內心中都不認可中共,在用自己可能的方式表達不滿,甚至在等待恰當的時機。」

李鳳智認為,退出中共是一件功德無量的事情,「我希望真正思考國家、人民利益的人,真正思考自己人生的人考慮用你們的方式,比如用匿名或真名退黨,這件事情意義非常重大」。

高精度圖片
2009年3月15日下午,美國首都大華府及周邊地區的僑胞冒雨來到華盛頓的中共駐美國大使館前,聲援李鳳智公開決裂中共,選擇光明的正義之舉。圖為集會現場。(攝影:麗莎/大紀元)

李鳳智隨後在美國白宮附近的麥克弗森廣場舉行的集會上講述了他決定脫離中共、公開退黨的心路歷程(詳見下面李鳳智在聲援集會上的發言全文)。

高精度圖片
前中共國安部對外諜報官李鳳智在美國首都白宮附近的麥克弗森廣場舉行的聲援退黨集會上講述了他決定脫離中共、公開退黨的心路歷程。(攝影:麗莎/大紀元)

09年退黨潮新趨勢:真名退黨 集體退黨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席、前華南理工大學輕工食品學院院長高大維博士專程來華盛頓為李鳳智頒發退黨證書。高大維說:「希望中共體系內的官員包括中國大使館、領事館等中共駐外機構官員能夠識時務為俊傑,能夠像李鳳智先生這樣站出來,脫離邪黨,擁抱光明,做流芳千古的中華英雄,不做為中共邪黨陪葬的馬列子孫。」

高大維隨後在麥克弗森廣場聲援集會上說:「今天在九評退黨的歷史大潮中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李鳳智是在中共體系內核心系統裡面出來的官員,他對中共的認識是經過了好多年的深思熟慮,他的心路歷程代表了中國大陸九評退黨大潮深入推動後,中共體系內的官員都在思考。他代表的是一大批中共體系內的官員。」

高大維說,像李鳳智先生這樣勇敢用真名退黨的大陸社會各階層民眾當中已經形成了一股潮流。他特別提到一批一批在社會上享有一定知名度的正義人士勇敢地用真名退出中共邪黨,其中包括陳用林、郝鳳軍、韓廣生、賈甲、鄭恩寵、郭國汀、高智晟,以及用真名退黨的海南島30名退伍軍人……

高大維說:「集體退黨、真名退黨目前已經是退黨大潮的代表現象。」

高精度圖片
2009年3月15日下午,大華府及周邊地區的僑胞冒雨來到集會現場,聲援李鳳智先生脫離中共,選擇光明的正義之舉。圖為李鳳智與參加集會的部份僑胞合影。(攝影:麗莎/大紀元)

僑胞冒雨聲援李鳳智

大華府及周邊地區的僑胞冒雨來到麥克弗森廣場集會現場,聲援李鳳智先生的正義之舉。

中國自由民主黨副主席鄭科學先生認為李鳳智選擇一個正確的方式和恰當的時間退出了中共邪黨。他說:「五十多年來共產黨帶有軍隊、警察、欺壓中國人民,如果今天不以退黨的方式解體中共,我們的子孫比我們還要痛苦,今天的社會,人民沒有說話的權利,沒有自由,共產黨剝奪了權利之後,讓人民去互相殘殺,殺了學生,殺了西藏,調過頭來把那些為了鍛練身體煉功的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們變成了敵人,有這樣的國家嗎?」

鄭科學說:「李鳳智真正選擇了一條正義、光明的道路,你的選擇啟發了中國的軍隊,為中國人民而戰鬥,不能拿起武器殺害自己的同胞。」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發言人李大勇專程從紐約趕來參加集會。李大勇說:「我們看到了希望,中國人民通過一種和平的方式就能解體中共。情報系統是中共的核心系統,中共的解體已經到了表面,現在出現了各種形式的公開退黨,真名退黨,當一個人做好事的時候會得到神的看護,當人做壞事時,會受到審判,遭到歷史的淘汰,我們希望更多的像李鳳智先生這樣的為中國國家機器做事的人,真正選擇光明,為民族作出貢獻。」

中國民主黨世界同盟主席及中國民主報社長王軍先生希望李鳳智的這種義舉鼓舞更多的人退出中共。

中國事務專家章天亮博士認為,李鳳智在關鍵的時刻作出了一個正確的選擇。他說:「1991年8月19日,我們知道當時的蘇聯發生了一場劇變。以當時蘇聯副總統亞納耶夫為首的蘇共保守派囚禁了當時的主張自由和民主的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並準備派坦克鎮壓民眾的反抗。這個時候,葉利欽站出來號召民眾反對保守派的反撲,他站在議會大廈前的坦克上發表演說,勸說軍隊不要對民眾開槍。

蘇共的保守派原定於8月20日凌晨3時攻佔葉利欽所在的俄羅斯議會大廈,但因克格勃特種部隊『 阿爾法』小組拒絕執行命令而夭折,這個『 阿爾法』小組服從克格勃主席並直屬蘇聯克格勃第九局。我們看到,在蘇共解體的過程中,良心發現的克格勃起到了關鍵的作用。

克格勃就是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縮寫為KGB)。我們看到李鳳智先生的公開退黨,標明著中國的國家安全部,就像是克格勃一樣存在著良心尚存的人,它很可能在未來關鍵的時候,改變中國的命運。」

高精度圖片
前中共國安部對外諜報官李鳳智在美國白宮附近的麥克弗森廣場上舉行的聲援集會上講述了他決定脫離中共、公開退黨的心路歷程。(攝影:麗莎/大紀元)

附:李鳳智在美國白宮附近的華盛頓麥克弗森廣場(Mcpherson Square)舉行的聲援集會上的發言全文:

我不認為自己有多麼高尚,也不認為自己有很高的道德勇氣,但基於作為一個人的基本良知,作為一個普通的中國人,或是作為前中共國家安全系統中的普通一員,我似乎沒有其它選擇,只能站出來和中國共產黨公開決裂。

今年是6·4事件二十週年。89年,我是大學三年級的學生,也參加了當時的示威遊行活動,雖然不是學生領袖,但也算是個積極份子吧。看到那麼多普通民眾歡迎支持,心裏非常地感嘆。因為我們國家本來可以成為一個大家都可以自由表達,可以自由生活的國度,但在中共的統治下變得那麼的壓抑,自由成為一種罪。

那是我對中共認識的一個重要轉變時刻之一。6·4之後的秋後算賬時,因為兩位老師的保護,我沒有被波及。畢業之後,當我可以在刑事警察和國安警察中選擇時,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進入國家安全系統工作。當時,我還是很天真,認為國安工作就是保護國家安全,但後來在國安系統工作的親身經歷告訴我,中國的國家安全,遠遠不如中共的黨安全重要。比如在絕密的國安情報工作手冊中,講政治成為了第一要務和手段。國安系統中的人力和物力,越來越多地被用於對付中國大陸內部以及海外異議和信仰團體和人士,在很大程度上甚至危害了真正意義上的國家安全工作。這是我自己,以及很多原同事看不慣也想不通的事情。

比如說針對法輪功、基督教等信仰團體,國安內部有專門的機構,美其名曰維護社會穩定,也受製於以鎮壓法輪功為主要目的而成立的610辦公室的調度和操控。與其它政法部門一樣,經費沒有上限。610實際上是一小撮高高在上的黨老爺的東廠,權利超越國家各部門甚至黨的組織結構,為個人或幾個人服務。對於國家安全工作來說,這完全是本末倒置。本來,維護社會治安和穩定,也有相關的安排,對於這個橫空出世的610機構,許多體製內的人都有看法,特別是它只注重於所謂的政治案件,完全超越國家的政治和法律體制運作,簡直就是胡鬧!這對中國的整體制度性損害非常嚴重,對中國社會的傷害也非常深遠。

我曾有一個練法輪功的親戚,她患有肝病,後來練習法輪功,病情有明顯好轉。但剛練習不久,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被迫放棄。我一點也看不出她對社會、國家甚至共產黨構成什麼威脅。這樣一群堅持「真善忍」的人,本應和其它信仰團體一樣成為社會穩定的基礎,但在中國卻成為中共的頭號敵人。即使是在國家安全系統內部,大部份人也不理解,只是不能公開說出來而已。甚至有些人試圖研究一下法輪功為什麼這麼「罪大惡極」,瞭解一下基督教等信仰的教義和其它的不同於共產黨的觀點,也提心吊膽,一旦被發覺也要受到批判和嚴厲打擊。

由於在國家安全系統內部工作多年,我們知道一些外界不知道的真實情況。對於我來說,最無法忍受的,就是中國共產黨把自己的利益放在全體民眾和國家的利益之上。由於這個黨長久以來形成了一套無孔不入的統治體系和血腥的行事方法,完全失去了自我改善的能力。以我看來,中共絕無真正自我完善和改變的能力。因為追索到中共的根上,其本質上的東西都是壞的,邪的。

在我決定離開國安系統之前,我也有很多割捨不下的東西。但中共的種種劣跡令我無法忍受,中國無以計數的受難者的遭遇令我心痛,中國的弱勢民眾的悲慘現狀也讓我的良心受到衝擊。國安系統中存在的黨文化所帶來的扭曲風氣也讓我壓抑。我也意識到我的思想和不經意的表現帶來的現實和潛在的危險以及對我孩子和家庭的傷害。這些讓我不得不作出脫離國安的決定。

其實,共產黨並不是中國,共產黨損害了中國,包括中華民族優秀的傳統和文化。所以,反黨應該是愛國,退黨則是在救國,只有站出來,才是真正的為國盡忠,才是真正的保護我們國家的安全。我父親早已認清中共邪惡,並且殷切希望我,為了中華民族、正義和自由,也為了子孫後代能夠勇敢的站出來。

因此我今天公開站出來,公開退黨,聲明公開決裂中共,也是為了滿足他老人家的願望和期盼,為了遵從他老人家的愛子和愛孫之情。所以公開站出來與中國共產黨徹底決裂,對我來說,既是為國家盡忠,也是克盡孝道,也是愛子之情的本能反應。

我認為退黨是現階段中國人愛國愛已的最好方式之一。這些年,我內心在痛苦的矛盾中掙扎,其中有希望、幻想,有憤慨、恐懼、委屈,甚至仇恨。幾年前我克服許多困難脫離中共國安系統出走海外,希望轉換一種生活方式,脫離困境,但這都被中共定為叛國叛黨,並成為中共國安系統全國批判的典型並連累了一些我以前的同行、朋友和親屬。自公開聲明決裂中共之後,我內心平靜了許多。我知道很多中國人都聲明退出中共的黨、團、隊,這引起了中共極度恐懼,也給受苦受難的中國民眾和憂國憂民的人們帶來希望和鼓舞。

從理論和實踐中,我都明白中共才是阻礙中國發展的根本,也是危害中華民族和全世界的毒根。我擔心拖延下去,到了某一天,我再想站出來可能就晚了。

今天公開站出來,是希望讓社會看到,即使在中共國安系統內部也有正義的聲音,我知道我的很多朋友、同事和上級,他們都是很善良和高尚的人,只是因為生活所迫,被迫在中共的系統內求生。他們內心中都不認可中國共產黨,在用自己可能的方式表達不滿,甚至在等待恰當的時機。

我願意做第一個,終究要有那麼一個人。我最欣慰的是我願意做第一個,能夠給別人帶來一些幫助、鼓舞和啟迪,那是我最大的希望。

我也呼籲我的前同行們看清中共的真實本質,你們同樣肩負著中華民族復興的偉大使命,同樣對子孫後代負有光榮的責任,同樣承擔維護和弘揚中華傳統和文化的殷切期盼。請以你們認為最佳的方式行動起來,請記住你們承受著人們的特殊期望,請記住你們能起到特殊的作用和做出特殊的貢獻。

我也對那些仍舊被中共欺騙和愚弄的善良的人們抱有很大的希望。但同時也想提醒那些在國內和海外死心塌地的中共幫兇,失道寡助,邪不壓正,每個人都應該慎重地選擇自己的未來,現在懸崖勒馬還為時不晚,繼續助紂為虐,最終倒霉和受到傷害的一定是自己。

附英文報導﹕

http://www.theepochtimes.com/n2/content/view/13805/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3-16 6: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