僮族歌仙傳奇:劉三妹(10)

“吃飯沒有”
胡椒粉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就在劉王兩家全力以赴尋找劉三妹的時候,三妹卻安然無恙地呆在近在咫尺的依山樓茶館裏。這時的她,正倚在窗前凝視著窗外的幾個小孩。這幾個小孩在茶館的後院裏玩“腳不沾地”遊戲。與此同時,阿秋和阿立已經去白村好半天了。他們的任務是與白鶴聯繫,將劉三姐平安無事的消息帶給他,然後想辦法讓他們見面,再合計下一步逃往苗國的事。
“腳不沾地”遊戲是一個人負責捉人,另外幾個人躲避,躲避者在被捉到之前,只要腳是離地狀態的,就可免被捉,例如坐到地上雙腳抬起,又如跳起攀上樹枝而雙腳離地,如果在被捉到以前來不及離地,就算輸了。
只見一個男孩正躡手躡腳地躲藏在後門邊,猛地撲了出去,像螳螂捕蟬一樣抱住了“沾地”,但幾乎在同時,又觸電式地“彈”離對方。
“媽呀!”男孩驚叫起來:“進來也不說一聲!”
原來這位“沾地”是阿立,是阿立和阿秋從白村回來了。阿立目瞪口呆地站在那裏,久久無法反應過來,因為這一切來得太快,從被捉住到被推開到被“罵”,都發生在一瞬間。
驚魂稍定後,阿立才喃喃地說:“在外被人追,回來又被人捉……”
話沒有說完,三妹已經跳到了面前:“快說快說,見到白鶴沒有?”
阿立正要開口,卻被阿秋一把推開。被冷落了這麼久不說,現在稟報的機會豈能讓阿立獨佔。
“情況是這樣,”阿秋開始繪聲繪色地說:“我們進了白家村,有兩位一高一矮的陌生人,他們熱情地請我們吃飯,然後又翻臉要抓我們,我們拼命地跑才擺脫那兩個傢伙。到了白鶴家,因附近有人我們不敢太靠近,我們倆就人騎人上了樹……”
“不是人騎人,是你騎我。”阿立終於有了插話的機會。
“有什麼要緊,反正都是人嘛!”阿秋無情地反駁。
“哎呀!你們是不是人有什麼要緊。關鍵是你們見到白鶴這個人沒有?”三妹有口無心地說。
“當然見到啦,清清楚楚地見到啦!”阿秋說:“我在樹上遠遠地看,屋裏有個小夥子,我想他就是白鶴吧。”
“他沒事吧?”三妹焦急萬分。
“還好,應該還活著。”阿秋不緊不慢地說:“這時,又有人問我們吃飯沒有……”
“白村的人都很熱情!”阿立搶著說:“每當我們肚子餓的時候,總有人大聲問我們——吃飯沒有,雖然沒能吃上,但得到問候也好嘛。”
“吃飯沒有?”藍媽媽一邊走出來一邊關心地問。
阿立和阿秋都迷惑地互望了一眼。
“奇怪!今天到處都有人問‘吃飯沒有?’ ”阿立說。
“是啊,今天大家都很客氣,連藍媽媽也這麼客氣。”阿秋接著說。
兩手端著盤子的藍媽媽立即停了下來,若有所思地問:“你們說到處都有人問‘吃飯沒有’是怎麼回事?”
兩人爭搶著要說,最後是阿秋贏了,他總是贏的。
阿秋咽了一口唾液後想一口氣說完:“是這樣,我們靠近白村時,有人客氣地問我們:‘吃飯沒有’我說‘吃過了’,對方就莫名其妙的喊叫著要抓我們。第二次是我們要靠近白鶴家時,又有人問我們‘吃飯沒有’,我就說‘還沒吃’……”
“這句是我回答的。”阿立搶著說。
“反正是這樣說了。”阿秋瞪了阿立一眼。
“你回答後,對方又要抓你們嗎?”藍媽媽問。
“是的,他們一邊喊叫一邊撲過來。我們跑到很遠的地方才擺脫他們。”阿秋說。
“你們因此而沒能和白鶴聯繫上是嗎?”藍媽媽問。
阿秋和阿立同時點點頭。
“不過,在我們要離開白村時”阿立似乎想起了重要的事:“又聽到有人問‘吃飯沒有’,不過這次不是問我們,而是問一個過路的胖子。”
“這‘吃飯沒有’好像是什麼暗語。”三妹想了想說。
藍媽媽點點頭:“可能是暗語,後來他們抓那胖子嗎?”
“沒有。”阿秋和阿立異口同聲地答道。
“快說!那胖子是怎樣回答的?”藍媽媽急不可待。
“胖子說:‘吃過了,不過還想吃。’”阿立十分肯定地說。
“對!那胖子是這樣回答的。”阿秋補充道。
“吃過了,不過還想吃。”藍媽媽重複了一遍之後,斬釘截鐵地說:“沒錯!一定是暗語!你們兩人按我的辦法,再去一趟,這次必定成功!”
“又去?累死人啦!”阿秋和阿立不約而同地叫了起來。
“累就累,誰怕誰。”三妹學著他倆的口氣說。
藍媽媽是要他們牢記暗語,不管別人問什麼,只管回答“吃過了,不過還想吃。”這樣方能在白家村暢通無阻。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什麼疑神疑鬼,”王夫人不甘示弱地反駁:“一個弱女子會有如此大的力氣嗎?別說打爛門窗,我看她連打爛碗的力氣都沒有,這裏邊沒有破綻嗎?”這一點,王夫人和劉家的看法是一致的。
  • “我打算和白鶴聯繫上,一起逃跑,逃到苗王國去,以前我和白鶴也商量過這事。”三妹滿懷信心地說。
  • 藍媽媽一邊抽泣一邊來到後院,這裏是藍芬和三妹經常嬉戲玩耍的地方,藍媽媽不禁觸景生情地嚎啕大哭起來。也不知哭了多久,只是哭著哭著,好像隱隱約約有人在叫自己。
  • 夢中那佛對他說:「某山某地,埋有幾十甕金銀,這些金銀,非得他們的主人親臨,否則是拿不出來的。你可去城裡某條街上,找著那個陳仰忠,他便是銀主。和他一塊兒去,你就可以把銀子拿來使用!」
  • 不過,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真假新娘的事,在婚禮當晚就被兩個小夥子阿秋和阿立“碰”到了。現在,這兩個口無遮攔的小夥子正在熱鬧的依山樓茶館裏“飲茶”,誰也不能要求他們守口如瓶。
  • 3月16日夜晚,神韻再次點亮澄清湖畔,川流不息的人群,相偕湧入湖畔旁勞工育樂中心。透過口耳相傳,美國神韻國際藝術團華美絢麗的色彩、超高技巧的中國舞,傳統融合現代的演出、扣人心弦的樂音、耳熟能詳又饒富意涵的民間故事,深深吸引的南台灣觀眾,演藝廳內的座位,早已座無虛席。
  • “我的心亂如麻,總覺得要出事。”母親越說越激動,突然,她“噌”的一下站了起來,鏗鏘有力地說:“不行,我要去王家,我要領回三妹!”
  • 那莽漢立即被擊中受了重創而慘嚎不已,隨即吼聲連連的在地上一滾,化成原形,原來是一頭修煉千年的猛虎,張開血盆大口將她丈夫銜了去,迅速地沒入山中,她又一次暈過去了!
  • 這劉三姐剛才不是老老實實地拜過堂了嗎?何以現在卻被嚴嚴實實地綁在這裏?那位逃跑的新娘又是怎麼回事?難道劉三姐會分身?這一切實在來得太快了。
  • 有兩個男孩,由始到終見證了劉三妹的命運,他們是阿秋和阿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