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歲金銘復出娛樂圈:這些年我一直在減肥

更新: 2009-03-19 19:08:15 PM   標籤:tags: , 金銘
這是在 2009-03-20 08:08:15 檢索到的 http://enjoy.eastday.com/e/20090320/u1a4255251.html 上的快照存檔。本快照僅為方便讀者,提供更多更快的信息,原文請見上述連接。如果您發現有版權問題,請及時通知我們( editor@epochtimes.com )。

(注:1989年,金銘在大陸與台灣合拍的第一部電視劇《婉君》裡演小婉君,之後,又接連演了《雪珂》的小雨點、《望夫崖》的康夢凡、《青青河邊草》的小草、《梅花烙》的小吟霜,乖巧伶俐的童星形象在上世紀90年代深入人心。)




金銘出道20年,首次簽約經紀公司,加入星之國際,宣告正式復出,這張宣傳照已經是她可接受的性感極限。


「這些年我一直在減肥」

東方網3月20日消息:童星並不惹人羨慕,雖然童年時風光無限,但星途幾乎是一開始就注定結束。因為他們無一例外地經歷成長這場「毀滅性的災難」,然後在人們的挑剔聲中與自己一度輝煌的歷史拼得「頭破血流」。

1980年出生的金銘,8歲在大陸與台灣合拍的電視劇《婉君》中飾演「小婉君」,一炮而紅。之後又在《雪珂》、《望夫崖》、《梅花烙》等多部瓊瑤劇中飾演重要角色,其可愛形象深入人心,成為當時炙手可熱的小童星。之後考入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深造,畢業後進入煤礦文工團工作,成為了一名專業的文藝工作者。2009年2月18日,與台灣金牌經紀人吳翊鳳簽下了自己的「處女約」。

關於選擇

高三那年,是我家過得最艱難的一年

據金銘回憶,這麼多年來,最讓她難忘的是高三那一年,因為那是他們全家人過得最艱難的一年。

原因很簡單,因為金銘捨棄了就讀藝術類院校的機會,在填報大學志願的時候,寫的是北京大學,而且只填了一個志願——國際關係。她的選擇著實讓許多人都吃了一驚。「我那個時候如果考藝術院校是可以不用參加高考,直接保送的。其實選北大,我並沒有多大的把握,就想給自己一個機會。想試試,除了演戲外,我還能不能做點別的,學點別的。可能錯過這個機會,以後就不會再有了。」

金銘的母親一開始並不贊成女兒的這個決定,認為女兒是在拿前途冒險。不過陳道明無意間的一句話改變了她的初衷。一次活動上,金媽媽和陳道明閒聊:「我女兒高三了,是考藝術院校還是……?」陳道明說:「大姐,你聽我的,表演這東西嘛,真不是十年八年就能學出來的。」金媽媽茅塞頓開。

對於金銘來說,做出這樣的選擇並不難,初生牛犢不怕虎嘛,即使失敗了也輸得轟轟烈烈。但是作為她的父母,卻承受著異常巨大的壓力,不過她卻渾然不知。
從女兒高三開始,金媽金爸養成了個習慣,每天晚飯後就出去遛彎,一遛就是好幾個小時,天天如此,幾乎從不間斷。「爸媽的壓力比我大多了,又不想被我發現,所以他們遛彎的時間才那麼長。那段時間,我媽媽的血壓一直偏高,還曾經升到了兩百,非常危險。不過這些都是發榜後他們才告訴我的。」說到這裡,她的聲音有些哽咽:「作為一個公眾人物,無論你做什麼事情,別人都是盯著的。如果沒考上大學是件很丟臉的事情,我把自己逼到了一條絕路上。父母很害怕我受到傷害,甚至已經做好如果考不上,就送我出國唸書的準備。」

人的一生都要面臨一個又一個的選擇。這個選擇對於金銘來說,無疑是最關鍵,也是最為揪心的,雖然無法去評判它究竟是不是正確的。但慶幸的是,她終於順利地過了關,如願以償地走著自己的路。

關於大學

大學四年,每年都有人專門跑到班裡看我

當年,瓊瑤劇有多火,金銘就有多出名。據說那會兒,許多台灣的孕婦都把她的照片掛在牆上,每天看,希望也生個這麼可愛的BB。雖然這些年來,露臉的機會少了,但是受歡迎的程度卻絲毫未減。雖然只是一名學生,過的卻是備受關注的明星生活。「在學校裡,很多不認識的人會給我打招呼,還會有別的系別的班的同學,或者師哥師姐學弟學妹跑來看我。有的還故意跑到我們班來上課,最初我沒反應過來,後來才恍然大悟,原來他們都是來看我的。大學四年,每年都有這樣的人。」


2007年,金銘參加電視錄影,煙熏妝、爆炸頭,嚇壞了一直以來非常喜愛「婉君」的影迷們。


「我喜歡有味道的男生,比如流星花園裡的西門」

南都娛樂VS金銘

「這些年我一直在減肥」

南都娛樂:讀高中、大學的時候,基本沒接什麼戲,會不會影響家庭的經濟收入呢?

金銘:對錢,我是沒什麼概念的,所以收入都是媽媽幫我管的,而且我也花不了什麼錢。

南都娛樂:前幾年,有人說金銘清純不再了,變得惡俗了,你是怎麼想的呢?

金銘:大家說的是我卷髮、煙熏妝的造型吧,那確實是因為有特殊的原因,我的眼睛腫了,化那個妝實在是迫不得已的。但是其實我對別人說什麼並不介意。我確實不是小時候的我了,希望大家能儘快接受金銘已經長大的事實。

南都娛樂:這段時間你苗條了不少,什麼時候開始意識到自己要減肥的呢?

金銘:高中的時候其實不在意自己的身材,讀大學的時候就開始意識到應該減肥了。這些年來,我一直在減肥啊,嚐試過很多方法,都沒什麼效果。後來嚴格按照營養師開的食譜,吃了好久,體重才減下來。

南都娛樂:這是你15年來第一次簽經紀公司,你是怎麼考慮的呢?沒簽公司之前,工作瑣事都是誰幫你打理?

金銘:沒簽公司前,所以的工作都是我媽媽幫我打理的,她身兼保姆、保鏢、經紀人,還有我的心理諮詢師數職。現在簽公司的原因,一來我還是很喜歡演戲,二來年前客串一部電影,叫《冬天不冷》的時候,認識了公司的人,媽媽和他們越聊越投機,他們對我未來的想法和規劃,都和我媽媽的不謀而合,所以就簽了星之國際。

南都娛樂:有想過改變風格,顛覆人們對你的印象嗎?比如嚐試一下性感?

金銘:那怎麼敢?我好朋友的媽媽曾經對我說:金銘啊,看著你就像看我自個兒的孩子一樣。很多人都把我當成自己的孩子,你說,誰能忍受自己的孩子在大眾面前穿得暴露耍性感?所以是絕對不可能。

記者手記

女孩已長大

這可能是我做得最為輕鬆的一次訪問,在狹小舒適的空間裡,我和金銘一邊嚼著熱乎乎的羊肉串,一邊喝著濃香四溢的普洱茶,時而哈哈大笑,時而共同感歎人生。除了眼角的幾絲魚尾紋外,她依然是那張精緻小巧的娃娃臉。不過談笑間,滴水不漏的回答和謹慎得當的遣詞造句,顯示出了這個女孩的經驗老到和聰慧機智。

來源:南都娛樂週刊 作者:宋尋 選稿:王冠宇

/b5/9/3/20/n2468814.htm  二維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