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童文薰:誰反中共?

童文薰

圖為3月16日抵台的「安利萬人遊台」首發團在台北故宮紀念品販售區等結帳。(中央社)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22日訊】大陸安利團來台,法輪功學員到基隆港歡迎陸客,手持標語「法輪大法好」以及「歡迎陸客來台」,真心希望這些可貴的中國人都能夠明白中共的真實面目。但台灣的TVBS電視台卻棄這樣的標語於不顧,逕稱法輪功學員到場「抗議」。幸而經過溝通後,TVBS電視台從善如流,及時更正為法輪功相迎。

究竟什麼是「抗議」、「示威」、「搞政治」或者「反對」?

一個駕駛在撞死人之後逃逸,是常見的社會新聞。為了找出肇事者,被害人的親友往往會在車禍地點附近張貼尋找目擊證人的告示,或者在現場舉標牌、拉布條。不會有人說這樣的行為是「示威」、「搞政治」或者「反對」那個肇事者。稍有正義感的人,都會願意對被害人的親友提供協助。而在眾人的協助下,肇事者往往躲藏不了多久就會落網。

一群幫派份子或者惡勢力侵犯了鄰里的財產或生命,我們也常看到站到街頭主張自己權利的人們,以及勇於為被害人發聲的非利害關係人,協助被害者把這些幫派份子或惡勢力告進法院。相同的,沒人會說這種合乎法律的維權行為是「示威」、「搞政治」或者「反對」那個幫派或者惡勢力。

可是如果侵犯人們生命財產的惡勢力是一個政權時,原本是非清楚的問題,突然就變得模糊起來。

當人們向這個政權要求公義,或者訴諸社會與國際輿論時,有人會無條件挺身支持,有人會暗地裡支持,但也有人會抱著明哲保身的態度維持靜默,甚至冷淡地認為勇於發聲者是在「示威」、「搞政治」或者是在「反對」那個為惡的政權。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異?只因為加害者從個人、幫派擴大到一個政權,我們判斷是非黑白的標準就可以有所不同?還是因為內心深處對一個作惡多端政權的恐懼,所以在這樣的恐懼下,不敢站出來說句公道話,甚至不樂見別人在強權下挺直腰杆?

中國共產黨是什麼?截至2009年,中共建政六十年,血洗西藏五十年,文化大革命結束四十年,改革開放三十年,一胎化政策三十年,六四天安門事件二十年,迫害法輪功十年……血跡從未乾涸,新血還在流淌!

沒有人「反」共,相反的,這個屢屢以殺立威,置生命、倫常、道德於不顧的中國共產黨,才是反人類、反社會。而且,這個政權到今天還在繼續幹著反人類與反社會的行為。遠的不提,中共才在2008年3月在西藏殺人,至今不肯跟達賴喇嘛坐下來協商。

從聯合國2008年反酷刑委員會的報告,以及美國國務院2009年對中國的人權調查報告,毫無爭議的,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家庭教會、西藏與新疆少數民族的迫害,仍在進行中,而且變本加厲。

車禍肇事者不負責任的逃逸行為,才是「反」社會的行為;魚肉鄉里的幫派與惡勢力,才是在向整個社會「示威」;抱著政治欺壓人權的政黨,才是在「搞政治」。

制止所有罪惡與暴行的第一步就是站出來曝光真相。追究肇事者是為了讓生者平息死者安息;抵抗幫派份子與惡勢力是為了讓社會和平安康。揭發暴政真面目,是為了讓人人能夠做出正確的選擇,最終的目標是讓每一個人都能夠安居樂業,活得自由自在。

揭發中共的罪行暴行不是反共,這和追究車禍肇事者或者幫派份子的責任沒有兩樣。不需要更多的證據來證明中共的殘暴與不適任。沒有人「反」共,是中共的所做所為在全世界面前反對自己的存在,同時一手主導自身的敗亡。當今最「反」共的不是別人,恰恰是中共自己。@*◇(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03-22 9: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