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三退」正在創造歷史 (下)

傑森博士在法拉盛論壇第十四次研討會上的發言(下)

傑森博士在法拉盛論壇第十四次研討會上的發言(圖片由王軍辦公室提供)。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鍾濤、通訊員嫣華紐約報導)全球三退人數超過五千萬之際,由法拉盛居民、罷免親共官員委員會和法拉盛事件受害者委員會聯合發起的「 法拉盛論壇」於2月22日下午在法拉盛百利大廈舉行了第十四次研討會,圍繞著精神覺醒與三退大潮這個主題,發言嘉賓發表了精闢的見解。

新唐人著名評論家傑遜博士在發言中以歷史的典故說明了「三退大潮」正在平凡中創造一個沒有中共的中國。參加「三退」義工們沒有多少豪言壯語,只信一個天理:中共不滅,天理不容。下面是傑森博士的發言錄音整理:(接上篇)

「三退」使得中共無法招架

中共滅掉的這個過程,我們可以看到,退黨的這種形式,是極其智慧而又有開創性的。不但是一個「破」的過程,也是一個「立」的過程。我們知道,在一個民主進入一個轉型期的時候,弱智民主由於理性的思考,在轉型之後往往會一個更大的混亂期間。如:巴勒斯坦,當以色列從巴勒斯坦退出時,他們把哈瑪斯推選為領袖。因為在這個過程中,他們缺少一個民主理性、思考昇華的階段。他們無法進入更高、更深的境界,無法對他們民族未來的前景做細緻的思考。所以哈瑪斯給他們帶來了民族內部的紛爭和災難。

而這群參與退黨的人,他們有一種共同的理念。我曾經和他們討論過:「為什麼我們一定要退出中共?為什麼要討論中國的未來?」這是一個創意的過程,告訴你未來的中國將是什麼樣,在「破」的過程中如何「立」?所以說, 「三退」 的本身和歷史上非暴力運動都是具有極端的開創性。就我所理解的,從智慧程度和廣泛程度來講,三退本身都遠遠超越了歷史上甘地領導的非暴力運動。

當年甘地領導的遊行人群,被當時殖民地員警用棍棒打下去的時候,當時經由媒體的報導,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了,並且紛紛的指責英國政府。但目前在中國,由於媒體被封鎖了,幾乎沒有人能看得到,所以說中國人面對的是極端殘酷的一個政權,而且是整個世界都被中共欺騙得無以復加。在這種情況下,「三退」就是一個最有智慧的方案,使得中共這個以鬥爭起家、以鬥爭生存的邪惡團體幾乎無法招架。它本身就是使每一個人都在過程中轉變,是一個創造性的、有力的過程。所以「三退」所帶來的是中國人尋求自由的過程,也是一個極端嶄新的接軌。

中共不滅 天理不容

現在已經有五千萬人退黨了,如果說中國現在有13億人,真正被中共捲進來的有8、9億人。難道真的要退到這麼多人嗎?換句話說,三退這個運動什麼時候才能達到一個質點,從量變到質變的過程。中共現在能存在,因為中共在它建立的整個過程中,它知道一個理,它一定要把中國社會很優秀的人拉進來。可以看到這中共的整個傳播過程中,不管那一方面,它都不放過這些社會最優秀的人,為什麼呢?把這些人拉進來,它就具有欺騙性,使得人認為中共還有希望,中共還可救,因為中共的裏頭有一群不錯的人。

實際上中共的存在來自於這群人,當然這群人來到這裏,他們無法離開,因為中共體制是一個淘汰的過程。所以任何人來到這裏都沒有辦法有所作為,但他們在其中,確確實實可以讓這個體制生存、維持得更長一點,幾乎很多人都可以感覺到這種幻象。那麼「三退」是能夠截窒這種幻象,把「理」擺在每一個人的面前,看你有沒有善念,能不能理解這個問題;如果有善念,你理解這個理,認同這個理你就可以走出來、脫離這個邪惡!

那麼,他是一個必然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還躲不過這個爛蘋果,這個蘋果已經很爛了,有的人要扔掉它,有的人覺得可惜了。這個時候我們把裏頭的好的地方挖一點,你挖一點好的,它就更爛,挖一點好的,它就更爛。當這個蘋果爛到每一個人都看到不能再要了,要扔掉的時候,那麼這件事情就結束了。

在這個過程中,每一個人都在做抉擇,走過來的人他選擇了一個好的未來,而留下的人他會更爛,在過程中我們可以看到中共本身的問題也會突發出來。

這個進程會越來越快,我們感覺在這個歷史的事件中,此時此刻每一個人都在做抉擇。中華民族的每一個事情都要展開。在這個開創中華民族歷史的事件中,讓我們每一個人都積極的參與進來!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3-24 8: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