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非洲移民生活:非洲的外來人(2)

溫哥華小男人

(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

話說遠了,再回到非洲來。在非洲的外來人中,除了白人,我想數量最多的就是印度人了。我一直認為,中國和印度其實是兩個非常相似的民族。比如說,中國人和印度人都有著強烈的民族自豪感,而這種民族自豪感好像也不能僅僅歸因於悠久的歷史,背後應該還有很多隱蔽的和細微的原因;單從個人來講,印度人和中國人每一個個人也都很優秀;這兩個民族當中的很多人對信譽和誠實也都不是很看重。但是最大的一個相同之處我想應該是都有著悠久的背井離鄉,到海外去謀生的傳統。

在我去過的非洲國家當中,除尼日利亞以外,幾乎每一個國家都生活著大量的印度人。在坦桑尼亞的最大城市達累斯薩拉姆(簡稱「達市」),街上絕大多數的商店都是印度人開的。可以這麼說,這個國家的商業就是掌握在印度人手裏。所以走在達市的街頭,到處都可以看到穿著印度傳統服裝的中老年婦女和穿著當地學生制服的印度小孩去上學。你如果因為好奇,問他們是從哪個國家來的話,他們會毫不猶豫的告訴你他們是坦桑尼亞人。然而,如果認識久了,他們也會悄悄地抱怨說當地人太懶惰、愛撒謊等。

尼日利亞雖然印度人很少,但是我接 觸最深的印度人還是在尼日利亞認識的。這位老先生是一個非常成功的商人。尼日利亞最大的城市是拉各斯(也是前首都),拉各斯市裡有一個半島,叫維多利亞島,是尼日利亞的富人區,島上最大,最高檔的超市就是這位老先生開的。

話說這位老先生的經歷非常奇特:他出生在中國天津,「八路軍打到天津後就跑了」(他的原話)。成年後又輾轉在香港和新加坡經商,因而他的普通話和廣東話都非常流利。他曾經跟我探討過他對這兩種口頭語言的認識。在他看來,普通話比較 “elegant”, 而廣東話就比較”rough”。為了表明他的觀點的正確性,他立刻又來了一句字正腔圓的廣東話的粗口,說的時候還搖頭晃腦的頗為得意。

老先生還有一個令人吃驚的特點:就是毫不掩飾的在我們面前表現出他對當地黑人的蔑視。當我善意地指出他的態度其實是一種種族歧視時,他豪爽的大笑起來,然後毫不猶豫的說:「 是的,我是一個種族主義者。」他的這種「超級坦率」實在是讓我錯愕,不知道應該作出怎樣的反應才算得體。

剛開始的時候,我認為這位印度仁兄是一個生性豪爽,廣交天下好友之人,所以每次去他的超市購物的時候都會到他的辦公室坐一會兒。可是漸漸地我發現,老先生其實是一個再精明不過的生意人。 他之所以跟我們努力發展中印友誼,很大程度上也是為了從我們身上賺錢。要說中國雖然不是一個多富裕的國家,但是在海外做項目的公派人員卻都是非常了不得的消費者,我想很大的原因還是因為不需要自己掏腰包。老先生顯然也是看明白了這一點,所以一直都是樂哈哈地把我們當財神一樣的敬著。而我們呢,也沒有辜負他老人家的一片心意,也沒有少在他的店裏花錢。現在看來,真不知道是該自豪呢,還是該羞愧呢?

印度人不僅會賺錢,在政治方面好像也做的不錯。我在坦桑尼亞最大的報紙上看到的新聞就很能說明問題。那是一個很短的消息,說的是當時的坦桑總理在前一天晚上 到一位其母親去世的當地印度商人家中拜訪,表示慰問和哀悼。消息看似平常,但是明眼人應該還是能看出一些端倪。第二天,當我在我們中國鐵路專家組的班車上跟一位搭順風車的坦讚鐵路高官談起此事的時候,他突然情緒變得非常激動,開始厲聲譴責政府官員的腐敗,指責他們與印度商人勾結,敗壞他們的國家。我就趁機問起他對他對當地印度商人的看法。他惡狠狠地說:「他們都應該被扔進印度洋裏去!」此話出自受過良好教育的高級官員而非草頭百姓之口,著實讓我吃驚,進而則是深深的憂慮。

這使我不由得又想起我在非洲看的一部法國電影的一個情節,看似平淡,實則意味深長。法國在達累斯薩拉姆市有一個文化中心,每年都舉辦一個法國電影藝術節,放映一些最新的歐洲影片。電影完全免費,放映前還供應免費啤酒和歐洲小吃,所以我們這些年輕的,精力經常過剩的翻譯們就沒有不去看的道理。

喝足了啤酒,吃飽了小吃,再坐在裝潢豪華的法國文化中心欣賞歐洲最新的電影,經常使我們發自內心地感歎在非洲工作也不見得就是一件苦差事。我在這裏要談的這部電影講述的是二戰之前,希特勒剛剛上臺時候的德國。一個再普通不過的雜貨店的店主跟他的鄰居聊天的時候,指著幾個從他們面前走過的猶太人的背影,憂心仲仲的說:「這些人正在毀壞我們的國家。」

由此可見,希特勒的極端主張在當時的德國民眾當中並非一點民意基礎都沒有。那麼,當有一天非洲當地人對外來人的怨恨積累到了一定程度的時候,如果此 時再有政客趁機煽風點火,那麼會有什麼東西在等待著這些外來者,似乎就不言而喻。而類似的情況幾乎每一天在這個世界的很多地方都在發生,相信大家從新聞裏 經常會時有所聞。冷戰結束以後,當東西方意識形態的對決告一段落的時候,也就是這些東西粉墨登場的時候了。@(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4-11 8: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