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陳唐山︰民調挺我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4月13日訊】 自由時報記者鄒景雯/專訪

雖然未獲民進黨提名,前總統府秘書長陳唐山仍堅持繼續參選台南縣長,他在受訪時指出,台南縣民告訴他,唯有他出來參選,民進黨在台南縣的席次才保得住,他的參選具有民意基礎與正當性;他強調,陳水扁在司法未確定其有罪前,不能無情無義急著切割,民進黨若由一群無情無義的人在操弄,要如何把這個社會帶進有情正常的社會?這次他的參選與重建這個價值觀息息相關,他認為,這個價值觀如果失落,將一無所有。

問:您歷任過多個地方與中央重要職務,民進黨中央在台南縣已經提名了,為何還要堅持回鍋參選?

不出來選 南縣一定失守

陳唐山:我沒想過我還要選舉,是中央黨部蘇嘉全把我拿去做民調,我才知道我的民調這麼高,這民調的數字相當於我第二任選舉時的得票率,即六十五%左右,後來我聽到一些聲音,說要世代交替,既然台南縣民已經表達心聲,民主進步黨卻把它撇在一邊,說民調只是參考,不是用民調決定,這樣也沒關係,一開始就應該講清楚。簡而言之,整個提名過程,我認為沒有按照公義公平來做。

最重要的是,台南縣民告訴我,這次如果我沒出來選,台南縣會輸,他們有一些數據,第一次選縣長時,我贏洪玉欽十六萬票,蘇煥智接我,第一次選舉才贏對手三萬六千票,他第二任選,剩下只多一萬六千票,陳水扁選總統贏二十二萬票,謝長廷來剩贏七萬票,所以台南縣有聲音出來,認為這次一定要陳唐山出來,否則會失守。同時,也有聲音認為,民進黨在國會剩二十七席,總統也輸了,因此政務官應該都下來選,如蘇貞昌選台北縣、呂秀蓮選桃園、陳唐山選南縣,這是有道理的,因為阿扁被抓去關,馬英九一定會全心全力拿下台南縣的。

我原本無意參選,問題是,現在我的支持度這麼高,民主社會必須以百姓為主,百姓要我選時,我表示我會考慮。外面的人會說,你當過兩任縣長,部長也做過了,回來選什麼?我的答案就是,民意要我選,如果沒有我,台南縣會沒了,因此我有這個使命感,雖然年紀那麼大了,但是必須把擔子擔起來,如果不是民調這麼高,我想擔,人家也不會讓我擔的。

但是沒想到,提名過程,我贏對手十九%,黨中央卻找些理由,一下子說我年紀太大,一下子要世代交替,提名記者會說世代交替不是問題,蔡英文接受專訪好像世代交替又回來了,每一次她講的都不一樣。她又提出一份民調說李俊毅贏我一%,我覺得很奇怪,我懷疑民進黨為了不讓我被提名,誠信也出問題了!這個民調是怎麼做的?是不是引導式的問話?莫非民進黨為了不提名我,忽視台南縣民的民意,去製造一些假民意?連正義都賠本了,這很可惜。

問:民進黨評估如果兩位都堅持選到底,國民黨將漁翁得利,你怎麼看?

陳:我們不能用結果來看,如果一定會輸,這誰該負責任?要看造成分裂的原因為何?這是從頭開始公平就沒有表現出來所致。過去也有人違紀脫黨參選的,但是通常是提名民調高的,民調低的還想試試看,而我是民意基礎最高的人不被提名,黨卻去提名二、三名的,先是葉宜津,後來是李俊毅,選舉是為了勝利,當然要去提名最有勝算的嘛!我是有民意基礎出來選的,我不是沒有民意基礎硬要出來爭。如果失敗了,蔡主席說她要承擔,但她要怎麼承擔?

藍若得利 罪人絕不是我

雖然選舉不是一定會贏,但「三腳賭」,我不一定會輸。他們若說造成分裂我將是罪人,我的想法剛好相反。

問:兩位有沒有再整合的可能?

陳:4月8日提名後,姚嘉文、蔡同榮、黃昭堂幾個人和我談過,我表示了態度,李俊毅也說不行,這應該在之前就要想到。過去幾次和蔡英文見面,她每次都要勸退我,哪有勸退民調高的?她為什麼不去勸退民調低的?為了民進黨一個下台階,我建議是否三個人重做民調,他們未加思索就說不要,因此現在已經回到原點。我出來選,很有話講,我是在維護民進黨的正當性。

問:有人說,您是大老,有其地位,當然民調高,大老應該提攜後進,培養後輩接棒,您的看法是?

陳:民調不是知名度,馬英九是總統,他的知名度很高,但他的支持度幾%?日本的麻生,大家都認識他,他支持度剩多少?我做過兩任縣長,是有其歷史的,百姓感念,因此大家認為在此危險時刻,歡迎我回來顧這一席。

問:有種說法是,您參選的背後是不是有阿扁因素?

陳:這種說法很可笑!請問李俊毅後面有沒有人?民進黨內的黨派很多,每個人喜歡某些人是正常的,就算阿扁要支持我,我也不覺得有何不對,而且如果大家認為阿扁這麼壞,阿扁要支持我,反對阿扁的人應該高興才對。

一個黨,應該要有黨的價值,今天如果是一群無情無義的人在帶領黨,要如何把黨帶進正常的國家?今天如果是由一群無情無義的人在操弄,如何把這個社會帶進有情正常的社會?因此現在應該要有一群有情有義的人,把他的社會價值展示出來,讓整個台灣社會知道什麼才是對的,一代一代傳下去!如果一些無情無義的政客,只是自私自利的想法,社會如何正常?所以我們對此有期待。

有人問我,到目前為止蔡英文有沒有告訴其不支持的理由,我說沒有,她有很多種說法,理由一大堆,也說蘇煥智反對,我問蘇煥智,他說是蔡英文。這件事發展成這樣,是因為民進黨在過程中沒有一套普遍讓人信服的倫理,其次民進黨在地方沒有生根,是很大的原因。

為扁反我 蔡不敢說出來

有媒體告訴我,蔡英文反對我是因為陳水扁,我說,「我想也是這樣」,只是她不敢說出來。

我這次出來,就是要正港來維護民進黨創黨時我們所確立的精神、這套價值,這些現在被去掉了,因此你若認為我對黨有所批評,我是在反對民進黨內受到某種派系控制的這個問題。

問:「情義」是一個價值,但「是非」更是一個價值,做錯事,不能因情義就維護說這是對的,其人權若受侵害則必須捍衛,這是兩回事,不能混為一談,你以為如何?

陳:對!我也是這樣看,社會確實要有是非,但是陳水扁到現在正式被判刑有罪沒?尚未!民進黨有許多是國外留學回來的,外國人最基本的觀念是在未被判罪前都是無罪的,在這個尚未判罪的時候,民進黨趕快一直切一直切,說要團結,但你一直切,如何團結?

台灣社會受媒體影響很深,統媒的影響往往帶動司法機關在審查過程中的不正常,所謂情理法,他做的對不對,由司法去判定,在司法未確定前,不能無情無義,好像陳水扁得了什麼骯髒病,整個黨怕得要死,若此,這個黨會有什麼效果?

因此這個社會正在等待有情有義的人出來引導正確的社會價值,我這次參選與重建這個價值觀息息相關,我不會去傷害民進黨,我是要維護民進黨的基本價值,這個價值觀很重要,如果失落,將一無所有。

再做民調 讓我正當參選

問:照這個態勢,兩組選到底是無法避免的?

陳:我是正正當當贏的,黨中央可以再做一次民調,讓我正正當當的參選,民主就是由下而上,除非我們是獨裁國家,否則應該讓台南縣民決定,台南縣民對我有期待,要我不能夠退,否則會崩盤。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