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最新證據:川島芳子詐死隱居長春30年

與川島芳子(前)合影的「第六人」(後排右二)是段翔嗎?(網絡截圖)

人氣: 329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4月21日訊】最近,中方研究者根據最新證據得出結論,日本間諜川島芳子詐死隱居長春30年,而日本專家認為,這個可能性是99%。

據新文化報4月20日報導,長春職業畫家張鈺去年透露一個大秘密:「姥爺臨終前告訴我,從小看著我長大的方姥就是川島芳子,方姥到1978年才去世。」並披露關於此事的諸多情況,

其間,張鈺、「方姥」故居鄰居、張鈺之母段續擎、愛新覺羅家族現族長愛新覺羅‧德崇、川島芳子親妹妹金默玉各自表述過相同或相悖的證言。而「方姥」遺物景泰藍獅子中的神秘篆字紙條、刻有英文字母「HK」的望遠鏡等引起社會各界高度關注,公安影像專家更鑑定「方姥」畫像與川島芳子為一人。

今年,研究者李剛等人,又在浙江某寺發現疑似「方姥」的骨灰,並帶至日本進行DNA檢測。從日本考證歸來的李剛等人認為,答案是肯定的,「張鈺所說的方姥,就是川島芳子!」李剛等表示,最新出現的科學考證證據,已確證張鈺姥爺段翔(化名)的遺言。

赴日進行DNA檢測及指紋檢測

不过,他們最初赴日考證並不順利。3月1日,段續擎、張鈺母女,中方研究者李剛、何景方等人,抵達日本東京。「最權威的方法是DNA檢測。」李剛說。

在日方聯繫下,中日雙方針對從浙江找回的「方覺香居士骨灰」,進行DNA檢測,「2000年,日本專家阿部由美子博士,取得愛新覺羅‧憲東的4根頭髮,他是川島芳子同父同母的兄弟,這為DNA檢測提供了前提條件。」

其後,日方多次實驗,但未在疑似「方姥」的「方覺香骨灰」中找到DNA元素。「原因是這些骨灰已深度火化了。」李剛說。之後希望通過指紋檢測,也未找到「方姥」指紋。

但研究者認為,儘管沒有科學證據能直接證明「方姥」是川島芳子,但目前所掌握的材料已經足夠。

新證1:刑場上的死者不是川島芳子

川島芳子被押期間所拍照片和行刑後照片,吉林省公安廳副調研員、省公安攝影協會秘書長檯祿林以個人身份作出鑑定結論:兩張照片中並非同一人。

日方再次進行鑑定,「日本專家將行刑後的照片通過電腦製作,將人像立體化,進行骨骼分解,得出的鑑定結論是,被槍斃的死者不是川島芳子。」

新證2:李香蘭:沒別的可能性

3月8日,中方研究者回國,張鈺一人留在日本東京,等待會見川島芳子生前密友——現已88歲的李香蘭。

根據研究者提供的書面材料,3月12日18時,張鈺來到李香蘭住處。這場會見,李香蘭事先要求不能超過15分鐘。雙方見面後,張鈺談起「方姥」的生活習慣,並介紹了「方姥」住房、茶室的佈置。聽完這些介紹,李香蘭連聲說「是哥哥!」李香蘭對川島芳子的稱呼,一向是「哥哥」。

談話中,在場日本記者問李香蘭:「『方姥』會是川島芳子嗎?」李香蘭回答:「沒別的可能性了。」這場會見,實際用時4小時。

新證3:筆跡鑑定為同一人所寫

中方專家認為,「方姥」與川島芳子的筆跡相同。

張鈺說「方姥」曾為她畫過一幅墨版肖像畫,在這幅畫的下面,隱約有三個字:「姥留念」。研究者們表示,這是方姥留下的惟一筆跡。

吉林省收藏家協會創始組建人、知名古董鑑定家郭相武對筆跡進行了校對。「鑑定書畫真偽,最主要的一項是字跡鑑定。」困難的是,「姥留念」三個字刻上後,有人似乎想隱藏什麼,又用墨水塗抹在字上,導致只有「念」字比較清晰。」郭相武分析,塗抹字跡的人可能是作者本人,「也就是方姥。」

郭相武選擇的主要比照對象,是川島芳子在獄中寫給其養父川島浪速的信。郭相武比較發現,「念」字其上部的「人」,和川島芳子信中「今」字、「命」字上部的「人」,其書寫習慣一致,郭相武說「這是一般作偽者想不到的,也是不可能做到的」。由此,他出具鑑定意見:從字跡看,為同一人所寫。

日方也對兩者筆跡進行了鑑定,沒有得出結論。目前,中方研究者們採信了郭相武的結論。

新證4:老照片中的第六人

日本考證期間,張鈺母女與研究者們參觀了松本市博物館。松本市是川島芳子年少時生活之地,該博物館留存著川島芳子的相關資料。館內,展有川島芳子多幅照片。段續擎表示這些照片很像方姥,在一副合影照片前,段續擎突然指著照片中一個人說:「這人面貌很像我父親,越看越像。」

照片中共有6人,攝於天津東興樓,並無拍攝日期(註:史料載,川島芳子曾以東興樓為據點刺探情報)。照片中5個人有署名:分別是川島芳子、孝子、小口敏治、籐澤籐雄氏、千鶴子。只有一人沒有署名,正是段續擎所指之人:一個20歲上下,一身軍裝,面露微笑的年輕男子,站在川島芳子的身後。他真是段續擎的養父段翔嗎?

研究者們認為,段續擎所說的話,邏輯上成立。理由在於,川島芳子經營天津東興樓時期,生於1918年的段翔正好20歲上下,當時在偽滿鐵路工作。段續擎介紹,段翔會一口流利的日語,生前說過自己曾給偽滿警察局局長當翻譯,「大約是1953年,父親帶我去過東興樓,當時我記得是棟二層樓,對面有個飯店。父親說他在解放前,曾經來過這裡。」

研究者回國後把從日本帶回的有關著作中,找到類似的照片。經鑑定:通過視覺、面部比例關係、電子影像疊影技術等三種對比方式比對,A、B圖為同一人。A圖是神秘的「第六人」照片,B圖是段翔單人照片。

中方確定 日方:99%可能性

跟據上述幾條推斷,加上前期報導過的種種如愛新覺羅‧德崇等人證、藍獅中神秘紙條等物證,綜合分析,中方研究者們認為:「方姥」就是川島芳子!

相比較而言,日方態度更為嚴謹,李剛稱,「日本權威專家認為,『方姥』是川島芳子的可能性是99%,這個1%,就差在沒有最直接的科學證據上。」

在對張鈺母女及研究者李剛等人的調查與暗訪中,並沒有發現明顯破綻。但由於沒有DNA和指紋的鑑定結果,這件事理論上仍存在虛假的可能性,不過成本會高得離譜。

更大謎團恐永難解開

但奇怪的是,為什麼甘冒風險編織關於一個漢奸的謊言?若排除故意造假的可能性,那麼已披露的這些人證、物證,應該可以得出結論。同時,一些暫不便公開報導的證據與分析,也在印證著中方研究者的結論。

一樁歷史懸案得已解開,但另一些問號不斷閃現!如果研究者結論與歷史真相吻合,當年的國民黨政府中是誰放掉川島芳子?為什麼放?被槍決的女子又是誰?川島芳子隱居在長春新立城的30年中,又在做什麼?這些問題,研究者們也無法解答。

更大的謎團,恐將永埋於歷史中。(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4-21 4: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