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隨鄉:成龍侮辱中國人

隨鄉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4月21日訊】】「我們中國人是需要管的」嗎?

影星成龍上星期六在海南博鰲論壇被問及對文化與自由的看法時表示,「有自由好?還是沒自由好?我現在已經很混亂。太自由了,就變成香港今天這個樣子,很亂;而且變成台灣這個樣子,也很亂。我慢慢覺得,我們中國人是需要管的。」

也許中國人太多,人一多就雜,就容易出亂子,因此「我們中國人是需要管的。」這人啊——若犯賤,骨頭就癢癢。

其實我們都知道,這自由程度就如同一根套在人們脖子上的鐵鏈,那鐵鏈的另一頭攥在國家或者統治者的手裡,鏈子的長度就是你所謂自由的長度,你只能在以鐵鏈長度為半徑的圈子裡轉,在這個圈子裡生存覓食。我們姑且把鐵鏈稱著法律。

說起來,我們中國人更像是被鐵鏈拴著的狗,甚至于遠沒狗自由。記得過去聽過幾句台詞是︰人有人的生活,狗有狗的命運;不然的話,人可以去抗爭,去爭取過人的生活,狗也可以撕咬,可以回到森林裡去做狼。

在中國,只不過是人一多,那骨頭(食物)就肯定少,哪怕這根骨頭上沒什麼肉,為了生存,自然會爭得頭破血流,因此就更亂。

國家制度決定著這根鐵鏈的長短。然而,在民主國家以及香港台灣,鏈子雖然攥在政府手裡,可政府管理的辦法是散養,因為決定鏈子長短的是民意。換句話說,這管理者與被管者是相互制約的。我想,生活在這樣文明的社會裡,就是再出亂子,也不過就似誰不留意間踩了人家的腳。管理者更不會動不動就派軍隊鎮壓。

成龍不是覺得太自由嗎?不是覺得生活在專制體制之外的香港很亂嗎?那你因何不逃離香港的「散養」,而躲進中國國內「圈養」的所謂和諧社會裡來呢?和諧社會既然不亂,你成龍已經有了多多的骨頭,總不至于再來爭食吧?在這不亂的圈子裡,你成龍可以趾高氣揚,也許還能混個有頭有臉的角色,過一過溜狗的癮。好在「我們中國人是需要管的。」這中國人也算是太犯賤了吧?

五千年的中華民族是禮儀之幫,受儒家思想的影響,人民都熱情好客。「散養的成龍」也因此被熱情的「圈養者」捧為什麼形象大使,因為人們羨慕你是體制外的「散養者」。更因為都是同祖同宗,也畢竟都了解中國人的奴性與惰性。在這個和諧的圈養環境裡,事不關己,今天有了根骨頭,就耐心去啃,閑暇之餘,人們早早的就去麻將館排隊,哪還管明天的溫飽,更不去關心子孫後代是不是也「散養」了。
中國人種種的自私、貪婪早被局外的成龍看得透徹。因此「我慢慢覺得,我們中國人是需要管的。」盡管香港太自由了,很亂,台灣也因為自由,也很亂,處在很亂社會裡的人們,卻有權來選擇牽鐵鏈的人,這牽鐵鏈的人居然任其這樣亂下去?我就不明白,是人溜狗,還是狗溜人?那麼中國內地不是不亂嗎?為什麼就需要管呢?

如果說民主社會亂了,而且還不需要管,不亂的和諧專制社會卻要管,這難道不是說和諧社會不和諧嗎?我想這句「我們中國人是需要管的。」,其背後的潛台詞是顯而易見的——要把不穩定的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想來,真嚇我一身冷汗。

阿彌陀佛!幸虧他成龍不是生活在中國大陸,更讓國人感到欣慰的是他這樣一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人,不是國內當權者。因此他信口雌黃,國人便早早看出他那副凶殘的嘴臉。

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他成龍披著善良的形象大使的外衣,卻藏不住那條凶殘的狼的尾巴。這也許是在民主社會裡「散養」時,那根套在狼脖子上的鐵鏈太長的緣故吧?

附錄︰

成龍稱中國人需要管被指侮辱中國人
2009-04-20

國際影星成龍回應其「奴才」言論,指是外界斷章取義,但香港及台灣網民已經發起抵制他的電影及代言**品,並要求香港政府取消他的勛餃和公職。有立法會議員斥成龍無恥。成龍早前指香港與台灣就是太自由以致很亂,所以「中國人需要被管!」(何山報道)

成龍上星期六在海南島博鰲論壇在一句話,質疑自由並不是一件好事,令他成為兩岸三地的眾矢之的,目前還繼續燃燒。

成龍當時說︰有自由好?還是沒自由好?我現在已經很混亂。太自由了,就變成香港今天這個樣子,很亂,而且變成台灣這個樣子,也很亂。我慢慢覺得,原來我們中國人,是需要管的。

已經移居美國的本台聽眾金先生說,成龍沒有資格講中國人要管的這番話,他連自己都管不好,出言是要討好中國大陸。他為了打開大陸的電影市場,就講一些奴才的話,他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沒有理由這樣講話,共產黨連自己的師傅都殺的,連同伴都殺。他有甚麼資格去說。

星期日,香港隻果日報以頭版,痛斥成龍的言論,大字標題「成龍這個奴才!」美國FOX電視網的網站,也刊登出「成龍失控」的報導。

由海南飛到北京,出席宣傳活動的成龍,則為自己辯護,指是外界斷章取義。他說︰我不喜歡我談了五分鐘之後,某些傳媒斷章取義,前面的話不講,後面的話不講,把我中間的話拿出來,就大作文章。

金先生說︰弄到人家都不給他入境啦,他自己都不吸取教訓,你自己的兩件事,自己去包二奶,搞出一個大頭佛,你自己也樹立一個好榜樣給人家看了嗎!

香港立法會民主派議員梁國雄說,成龍的言論侮辱了中國人,中國人又不是寵物;華人社會需要民主制度以維護人權與法制。在海南島說中共政府愛聽的話,為人無恥。

香港民主黨副主席、立法會議員劉慧卿就斥責,如果成龍希望被人管,那他就跑去中國大陸。

公民黨湯家驊則抨擊,成龍這番話暴露出奴才心態。

在台灣,民進黨市議員前往市府抗議,要求取消成龍擔任听障奧運代言人的身份。台灣民進黨立委黃偉哲表示,成龍自己有被奴役的想法,別扯到台灣、香港身上;成龍本身享受自由民主,也坐享資本主義所帶來的利益,但他卻不了解自由民主的真諦。台灣多個年青人組識發動抵制成龍電影,要求他道歉。

台灣青年火大聯盟及台灣青年公共事務協會等團體,指成龍的言論是支持獨裁,是「中國政客藝人」的代表者,言論只是為討好胡錦濤、溫家寶等中國統治集團。聯盟將到播影成龍電影的戲院門口,發動抵制成龍的行動。台北市長郝龍斌也不認同成龍的言論,全權由聽奧的執行長去處理成龍身為台北聽奧代言人的身份。

2004年台灣總統大選發生槍擊事件後,當時身在上海的成龍以「天大的笑話」加以評論,結果被台灣拒絕入境4年。上周六,成龍以中國電影家協會副主席身份,參加博鰲論壇會議時說,香港及台灣都很亂,覺得中國人是需要管的。成龍後來對記者解釋,他口中的台灣很亂,是指台灣的政治環境很亂。
成龍「太自由」言論遭兩岸三地抨擊
2009-04-20
港星成龍日前發表台灣及香港太自由,中國人需要被管言論引發兩岸三地不少網友抨擊,有網友建議港府免去成龍旅遊大使頭銜及發起兩岸三地抵制行動。成龍則不願意再就其言論引發的風波回應。自由亞洲電台駐香港特約記者心語的采訪報導

一年一度的博鰲論壇在海南島召開,港星成龍上星期六于論壇上發表香港與台灣就是太自由以致很亂、所以「中國人需要被管」的爭議性言論,不僅引發兩岸三地人士及網友批評聲不斷,美聯社、美國霍士電視新聞台網頁及加拿大廣播公司等也作出報道,霍士更以「成龍失控」標題來敘述此次事件。

成龍是以中國電影家協會副主席身份出席論壇。他說︰「太自由了,就變成香港今天這樣子,很亂;而且變成台灣這樣子,也很亂。」成龍表示,「我慢慢覺得,原來我們中國人是需要管的。」針對成龍言論,香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教協主席張文光星期一向本台表示︰「如果沒有自由,我想,電影藝術也一定會受到很大的限制,如果他認為自由受到限制還能搞出很好的藝術作品的話,請他到北韓去看看,看有什麼好的電影能讓世界感動的?所以,一個在自由環境下長大的人,從事藝術創作的人,他自己應當懂得自由的可貴,如果他被管得他厲害,還能自由創作嗎?」

本台記者星期一上網查看,不少網友抨擊成龍奴才心態,有網友表示成龍緋聞不斷,兼多項公職,私生活不檢點,他的自由太多了,需要管一管;有網友說,成龍甘願當中共狗奴才,為何不搬到中南海?更多網友要求成龍道歉,並認為他不適合再擔任香港旅遊大使。據報導,成龍星期天由海南轉往北京,參加演唱會宣傳活動。他只接受事先申請的媒體專訪,不願意就日前的言論引發的風波做回應。成龍身邊的工作人員說,事件也不影響他擔任09台北聽障奧運形象大使。在大陸信奉三民主義的中國泛藍聯盟成員謝福林認為︰「泛藍聯盟現在被抓的人有很多,孫不二、張子霖、熊家瑚等,我和李東卓也被拘留過。成龍說中國人太自由了,其實我們連基本的信仰自由都沒有,信奉三民主義去推動中國的人權也要遭受打壓。」

成龍近年來,多次公開發表爭議性言論。前行政長官董建華2003年出席訪港利物浦球隊操練時被港人喝倒采,成龍教訓港人,說在國際傳媒應該做一場秀;2004年訪問上海時評論台灣總統選舉的槍擊事件時說︰「台灣總統選舉是個天大的笑話!」,後又改為「宇宙的笑話」。北京作家,獨立中文筆會理事余杰則表示︰「這不是他一個人單獨的個案,很多港台的影視明星發現中國大陸是個很多的市場,可以賺到更多的錢,因為利益的驅使,所以他們會甘當共產黨的吹鼓手,完全忘記了無數被剝奪基本人權的同胞,忘記了那些生活在底層的艱苦農民工。」

余杰告訴記者,在大陸的官方媒體上,完全看不到有關成龍爭議性言論的報道,說明當局也知道此言論不符合民心,擔心報導之後引發更多的民怨。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駐香港特約記者心語的採訪報導

轉自《新世紀》(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04-21 11: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