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未普:從奧巴馬百日施政看奧巴馬主義

未普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4月29日訊】明天是美國總統奧巴馬入主白宮一百天。評價奧巴馬的國內施政和外交折衝,一個新的概念正在成形,並在美國精英界引起熱議,這就是奧巴馬主義(Obamaism)。

近日,《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時代》、《評論》、《紐約客》、CNN、FOX等媒體紛紛載文評價奧巴馬的百日施政。這些評價天差地別,但卻有一點共識:美國的政治景觀已經被奧巴馬大幅改變。如何歸納這些改變,如何展望美國的未來,就涉及到什麽是奧巴馬主義。

對於什麽是奧巴馬主義,各派精英爭得不亦樂乎。不過,奧巴馬有自己的看法。在4月19日美洲峰會結束後的記者會上,奧巴馬被NBC記者問到奧巴馬信條(ObamaDoctrine)時,奧巴馬把它更正爲奧巴馬主義,並說如何定義這個主義,他會留給他人去做,但他認爲他的奧巴馬主義有兩個基本原則。

一是傾聽不同的聲音,尊重不同的觀點。他說,美國是世界上最強大、最富有的國家,但她只是一個國家。世界上許多事物,諸如反毒、反恐、地球暖化等問題,無一不需要全球性的合作,因此美國必須與其他國家合作;而這些國家有不同於美國的歷史,文化和觀念,有時他們的觀念是好的,因此美國要學會傾聽不同的聲音。

二是美國人應用自己的表率作用推廣人類的普世價值–民主、自由和公民社會,而不是用武器的力量。在很多情況下,用強硬的方法推動民主並不能達成美國的目標。古巴的例子就證明了這一點。奧巴馬希望解凍與古巴長達50年的僵硬關係,但不可能立刻發生,因爲“政治犯、言論自由和民主更重要,不能被擺在一邊”。

關於這兩個原則,實際上奧巴馬在去年競選時,就把它們作爲布希信條(BushDoctrine)的對立物而經常提起。但一百天前,那些東西還只是一種理想、一些概念和一連串的對選民的承諾,而現在施政不過百日,奧巴馬就已經在身體力行了。

對奧巴馬的身體力行,美國和加拿大的一些保守派和自由派非常不以爲然。當奧巴馬向沙烏地阿拉伯國王鞠躬行禮以示尊重時,當他與委內瑞拉總統、極端反美分子查維茲握手拍肩時,前副總統錢尼說,這樣做褻瀆了美國總統的尊嚴,損害了美國的國家利益。當國務卿希拉蕊初訪北京顯出柔軟姿態,不提人權問題時,加拿大自由派的筆桿子麥克琳雜誌則認爲奧巴馬放棄向全球推動民主,大歎民主即將終結。

就國內施政來說,對於到底什麽是奧巴馬主義,美國的政客和政治分析家們更是鮮有共識。極右翼共和黨人因爲他的政策全面擴大了政府在經濟危機中的作用,而稱他爲社會主義者、共産主義者、甚至法西斯主義者,而左翼則認爲他調和和共和黨的矛盾而稱他爲遷就主義者、新保守主義者。

在筆者看來,無論是用左的信條還是用右的概念來看奧巴馬的百日施政和奧巴馬主義,都未免過於簡單。因爲奧巴馬的施政其實既充滿了左右衝突,又模糊了左右界限。譬如,他救銀行不救車商,他迫使通用汽車和克萊斯勒破産重組,而不顧曾支持他競選成功的強大的工會力量會在他尋求連任時對他秋後算帳,這算是左呢還是右呢,是激進呢還是保守呢?顯然,這裡並沒有簡單的答案。

筆者甯可解釋爲,奧巴馬主義實際上並不在意貼標籤似的意識形態,只要能把美國從經濟泥淖中拯救出來,不管什麽辦法,他都會去試。他自己就說過,這是美國老百姓判斷他能否連任的唯一指標。在外交上,只要能重新恢復美國領導世界的地位,不管姿態多軟,他都會去做。所以這個主義是實用的,充滿了大膽的嘗試。

但對美國的一些保守派來說,奧巴馬主義的嘗試相當危險。他們因此對美國的國家走向擔心的要死(scaretodeath)。筆者並不贊同一些保守派的極端主張,但他們說美國正處在十字路口,卻並非杞人憂天。美國的確處在嚴峻時刻。最近,西方的政治分析家們經常掛在嘴邊的擔憂就是:美國的衰落是不是不可避免?民主是不是就要終結?在這種時刻,倘若奧巴馬還要受制於僵硬的意識形態,還要因爲每走一步都要面對來自左的陣營和右的陣營的攻擊和批評而猶豫不決,那這些保守派的擔心就真的要成爲現實了。

在未來三年多的任期內,奧巴馬主義如何發展,如何變化,這個主義能不能扭轉美國衰落的頹勢,能不能堅守民主這個核心的普世價值,能不能讓美國重溫羅斯福時代的輝煌,將特別引人關注。至於奧巴馬在面對中國這個最頑固的抵制普世價值的極權堡壘,但同時又希望中國合作的時候,還能不能堅持“政治犯、言論自由和民主更重要,不能被擺在一邊,”更是對奧巴馬主義的嚴峻考驗。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04-29 12: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