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Gary Becker:自由市場終將浴火重生

Gary Becker 翻譯:Kristine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4月3日訊】【譯者說明:這是199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加裡·貝克爾於2008年9月在其博客上發表的文章,後經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略作編輯收錄在《胡佛文摘》(Hoover Digest)中。貝克爾既是經濟學家也是社會學家,他信奉新自由主義經濟理論,主張自由競爭的市場經濟,反對國有干預經濟生產,力主以微觀經濟理論作為科學的基礎,建立經濟科學體系。在這個體系中,他主張把宏觀經濟理論與微觀經濟理論結合起來,把整個經濟學建立在自由放任主義和市場均衡的方法論的基礎之上。】

金融危機是否標誌著過去幾十年裡世界性的自由競爭市場體系發展將出現嚴重倒退?很多人,包括很多新聞工作者都認為,這次的危機將導致政府更積極干預經濟,甚至會誘發金融領域以及非金融領域內國營公司的回歸。我認為,未來一年左右的時間裡,美國以及其他主要經濟體的進展如何,將決定競爭、私有化、自由貿易和市場經濟在全世界範圍內的發展態勢。

目前,美國以及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看似都陷入衰退,國民生產總值下降伴隨著高失業率,這樣的衰退很可能急劇又有些漫長。主要經濟衰退的極端例子可見 20世紀三十年代的「大蕭條」,當時,實際國民生產總值在三十年代早期的幾年間嚴重下跌,而失業率則從1929年的3%飆升至1933年的25%,直到 1939年二戰爆發前,失業率仍然高踞於17% 。

相反,1959年開始的美國經濟衰退則相當溫和,每一年的實際國民生產總值下跌都不超過1%,年度平均失業率在1982年、1983年達到最高峰時也只有大約10%,那兩年美聯儲為了消除通脹預期,有時會將利率提高至20%以上。因而,實際國民生產總值在1981年至1982年之間只有輕微下跌,而在失業率仍然高企的1983年則有所回升。

我不認為目前的危機將會演變成為一場嚴重的蕭條,我倒希望,儘管這是次嚴重的世界性衰退,但大多數政府都會把它放在世界經濟取得重大發展的大背景中去考量,在過去的四十年中,不僅美國的經濟取得長足發展,歐洲、日本、中國以及其他大部分國家的經濟亦然。就算是持續幾年的國民生產總值下跌和失業率高企也瑕不掩瑜,過去幾十年間的經濟發展成就非凡,像日本、南韓、中國、印度、馬來西亞、智利、西班牙和葡萄牙等一批原本貧窮甚至赤貧的國家都取得了國民生產總值飛速增長等成果。主要以市場為導向的發展中經濟體,通過這些經濟增長讓亞洲、歐洲以及南美的億萬個家庭脫離赤貧;持續的增長還令其他億萬個家庭跨進中產階級行列,讓他們買得起汽車、設備齊全的住宅、電視、手機、電腦等等物品,而這些東西在不久之前都還是少數國家才有的家庭必需品。

然而,儘管是次衰退的類型符合我的預期,針對金融機構的監管日後仍必將增多。提出長遠的改革方案並不容易,但以下幾條建議將有助於減低未來再次發生金融危機的風險:

提高資本充足比率。銀行內與資產掛鉤的最低資本要求在危機過後應加以提高,以防止過去幾年裡金融機構內過高的資產槓桿比率重現。美聯儲很可能會給投資銀行和貨幣基金製訂一個資本最低比率的下限。而例如上市銀行股份一類的資本,衡量其價值時應盡可能基於市場價值而不是賬面價值。大家可以回憶一下九十年代,當時日本的銀行陷入了一場長達十年的危機中,此時他們股份的賬面價值明顯會嚴重忽略他們當時所面臨的困境。

出售房貸美和房利美。政府應該盡快將「兩房」售予那些沒有接受任何政府保障或其他形式幫助的純私營企業。兩大房貸巨頭並非引起房屋市場亂狀的禍首,但是近年來,由於國會向他們施壓,要求他們購買更多的次級債,這在某種程度上導致他們加速了房屋市場問題的出現。他們以一個不大的資本基礎承擔著12萬億未償還貸款中大約一半的份額。政府對房屋市場已經提供了諸如抵押貸款利息免稅一類的補貼,這些補貼已經太多了,實在不應再由政府資助的企業來承保抵押貸款債券。

不再進行救助。在制定新的長遠金融政策時,該拋棄原來適用於銀行以及其他企業的「大而不倒」定理了,這個定理已經與自由市場經濟相左,它在過去促成了一些收效甚微的救助企業行動,例如政府多年前向克萊斯勒提供的大筆貸款,這家公司在此後依然疲弱不堪,早就該獲得允許進行破產了。所有的美國汽車公司都是因為競爭不過日本、韓國和德國的汽車公司而乞求施捨的,正是他們那令人驚訝的不善管理在某種程度上導致了如今這個局面。目前危機中體現的「罪不責眾」原則也許在未來某些罕見的時刻還適用,但讓那些又大又經營不善的金融機構或者企業倒閉,對一個強壯而充分競爭的自由企業制度而言其實是必須且有利的。

儘管還會有其他的監管和控制措施,可我不希望聯邦政府長期持有各類投資銀行的優先股股權。我一向不支持政府持有此類股東權益,假如政府繼續持有,那將會是極其嚴重的錯誤。

借用一下索羅斯在1997、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後不久寫就之書的名:這是全球資本主義最後的危機嗎?自從卡爾-馬克思在19世紀中期發出了資本主義將要崩潰的預言,每次大衰退或者金融危機來臨的時候,大家都會覺得扼殺資本主義的危險已然在眼前若隱若現。然而,儘管我承認大家都低估了目前這場危機的嚴重性,但我堅信,在一個資本主義經濟主導的世界經濟體系裡,不用多久我們就可以重現大規模的經濟增長。

另一方面,假如我判斷失誤,這場世界性的蕭條其實漫長而深遠,已不僅僅是一次衰退而已,資本主義和全球化的倒退將和當年大蕭條時期一樣嚴重,多數國家都提高關稅以及其他貿易門檻以減少來自進口產品的競爭,隨著各國政府接管數量眾多的危困企業,國有化將取代私有化的地位,對企業主管薪酬的監管以及對價格的控制將更加普遍,而因為政府鼓勵企業協調定價還提供政策、律來協助工會組織成立,競爭將會受到扼殺。這一切看上去都毫不吸引。

在繁榮年代,很少會有人同情對沖基金經理或者其他賺得數百萬甚或數十億美元的人,而現在,政府針對競爭經濟之基礎的不明智政策和攻擊,會讓中產階級和貧困家庭首當其衝受到損害,恐嚇企業家以及阻止他們累積私人資本、阻止他們投資於創新的政策只會損害我們當中大多數人,尤其是工人。

--原載:《譯言》,2009-03-18
http://www.yeeyan.com/articles/view/Kristine/33704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04-03 4: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