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萬里:單純的力量

——淺談台灣電影《海角七號》的魅力

萬里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4月9日訊】正如經歷了煙酒魚肉的粗鄙生活後,人們會轉而喜歡精緻的清粥小菜。我是懷著這種多少有些膚淺的想法期待台灣文藝片《海角七號》在大陸的上映。

海角七號》在台灣本土取得了驚人的票房,在世界其他地方同樣有著叫好又叫座的口碑,但它在中國大陸的上映卻一波三折。最先是確定零八年的聖誕節大陸首映,可過了年電影院都沒有動靜,在人們幾乎以為這部片子會因為某種該死的「政治因素」(如所謂戀日情結)不會出現在大陸的電影院的時候,二月十四日情人節終於傳來好消息。這期間電影公司、發行商、中共的電影審查機構之間的交涉和溝通,甚至上升到兩岸文化交流部門的博弈,都能讓人充滿想像。從零八年底到零九年二月中旬,時間近三個月,在互聯網下載和盜版盛行的今天,作為一部電影,三個月足以致命。不過,讓熱愛這部影片的影迷們欣慰的是,儘管有了這樣不愉快的經歷,《海角七號》依然在大陸有著不俗的成績。

那麼,《海角七號》打動人的地方又在哪裏呢?帶著這種疑問,讓我們走進「恆春郡海角七號」,靜靜的欣賞吧。

因為單純 所以動人

愛情無疑是《海角七號》的第一主題。影片的結尾部份,男主人翁阿嘉(范逸臣飾)在上台表演前和女主人翁友子(田中千繪飾)緊緊擁抱在一起,並在愛人耳邊說:「留下來,或者我跟你走。」這句簡單直接的愛情宣言也隨著電影上映風靡一時。真正的,不帶世俗功利性質的男女間的愛情,是無跡可循的,它就彷彿初春荒地上的嫩草,在一夜雨後就悄然的滋長。

阿嘉和日本女孩友子的愛情對應了六十年前日本離台教師和台灣女孩友子之間的愛情,而這一次,不再有離別的遺憾,不再有思念的哀傷,導演就彷彿為了彌補六十年前因為所謂的戰爭、民族等重負造成的愛情的遺憾,讓男主人翁在女主人翁將要離開的時候,勇敢的做出了留住愛人的堅定動作。原來,愛情不只是思念,更需要勇敢,當你能真正擺脫世俗的東西去追求愛情的時候,往往也是愛情不會有遺憾的時候。關於電影,我一直認為,其魅力之一,就是能將人們內心的夢想變為現實(起碼在大銀幕上)。導演顯然深諳此道,他只是把愛情這種很單純的情感用直接的方式呈現出來,就給人以美好的心靈慰藉,讓電影有了打動人心的力量。

對比《海角七號》中單純愛情,我們不得不可悲的發現,在當今物慾橫流的中國大陸,權錢聯盟,商品交易的原則深深的滲透到人們幾乎所有的社會生活中,在人們追逐名利的時候已經完全迷失內心的方向,同時心靈則越來越複雜。具體到男女交往,往往體現出一種商品交換性質,這樣的整體氛圍中,人們不敢也不會去面對人性中那些單純的東西,比如自由,又比如愛情。如果說,六十年前,日本教師和台灣少女友子是因為「背負整個民族戰敗的苦難」而不得不有遺憾,那麼,在今天的中國大陸,只會有追逐名利不可得而帶來的失落感和對單純事物潛意識的渴盼,《海角七號》中的愛情,正是這一矛盾心理的折射,人們欣賞阿嘉和友子的愛情,正是因為它珍貴的不可得。

「何不期待雨後的彩虹?」

如果說純真的愛情閃爍著理想主義的光輝,那理想則體現了人類更為深沉的感情。《海角七號》是從建立一個暖場樂隊開始的,而這個樂隊的成員可謂是由一群烏合之眾組成的;不得志的混混阿嘉,摩托車行修理工水蛭,酒販子馬拉桑,前反恐隊員勞馬,叛逆少女大大,古稀老頭茂伯等人。就是這樣一群「破銅爛鐵」,卻一直在跌跌撞撞中努力著,並最終取得了演出的成功。為理想奮鬥是足以讓人為之會心一笑的,因為對於現實的人來說,理想常常被放棄。理想不需要建立空想的烏托邦那般宏大,也不用上升解放全人類的高度。

在片中,每個暖場的團員都有自己的平常的理想,如馬拉桑希望把自己的酒發揚光大,茂伯希望能上台演出等。其實,理想有時簡單到只不過讓人獲得表達自我的權利!遺憾的是,在成功標準日益狹窄化,單一化的今天,人們往往忘記了理想本身帶來的快樂而過於執著成敗。片中,對理想的詮釋,「何不期待雨後的彩虹」這句台詞堪稱點睛之筆,當友子為演出和對阿嘉的感情而發愁的時候,日本歌手中孝介適當說出了這句話,為觀影者留下了可見的懸念,而最終,本片最大的理想,六十年前的情信終於送到了海角七號的主人那裏,從而為整部電影的主題劃上完美的句號。

回歸真實才能引起共鳴

片中有許多反應台灣風土人情的場面,如拉月琴的老人,滿大街的摩托車,說話粗魯的民意代表,傳統的路邊婚宴,人們彼此客氣的鞠躬,這些對觀眾而言是沒有壓力的,是富含親和力的。

與之相比的大陸電影則不同,隨著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大陸電影人也開始拍攝高投入的電影,但和高投入不匹配的是水平卻未見的高,國產電影的高票房往往是由瘋狂的炒作造就的,在這些高投入的電影中我們可以找到對好萊塢影片拙劣的模仿痕跡,但好萊塢電影中表現出的如自由、民主、鬥爭和批判人文精神他們卻沒有學到,結果在讓人嘆為觀止的特技後,這些電影留給觀眾的只有蒼白的印象。這些所謂的國產大片中,有對財富和奢華的炫耀,有對不擇手段成功的讚美,有對黑暗邪惡力量斯德哥爾摩般的順從,更有對權勢的恐懼和匍匐,這樣的電影給觀眾的是巨大的壓力和自卑,人性尊嚴在這些電影中蕩然無存,就如同看上去色豔味濃的食物,固然一時帶給人們粗糙的感官刺激,卻又如有毒食材加工過的東西,長期食用的話,必然戕害人的身體健康。

一般而言,主流文化往往對電影創作者的表現起了潛移默化的薰陶,促使創作人產生下意識的自律行為,否則就要冒可能的審查風險和票房流失,大陸電影的整體表現只不過是反應中共統治下人們精神面貌的一面鏡子。

還好,我們還有自由土地上的台灣電影人帶來的單純的《海角七號》。雖非大菜,卻夠健康,夠開胃,便也彌足珍貴。

轉載《自由聖火》◇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04-09 7: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