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地獄門前的惡犬——司馬南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13日訊】司馬南是中共邪教黨員,但向來不為中共所重視,但此人工於鑽營,投中共之好,專掄黨棍以彈壓天下,幫中共發現「敵人」——今日一敵人,明日一敵人,藉以吸引中共當局注意。司馬南由此搖身而為中共之「先知先覺」,堂然挺入五百萬的豪宅,屍位於中共清華偽學府,無奈天性所賦,邪不能充正,犬不能裝人,惟露大暴牙左右怒呲,竭力發揮其升斗小才拚命固寵,可惜的是江郎才盡已今是而昨非了。

目前中共邪教雖還能囂張,而在政治上的合法性幾乎搖搖欲墜,司馬南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但作為一個政治投機者,他也沒有其它的什麼特別的本事,加上作為中共邪教迫害法輪功的先鋒,司馬南已負罪纍纍,使他根本沒有別的出路,因為一旦中共邪教終結,司馬南必當以反人類罪被起訴、定罪,現在他也祗有與中共邪教的命運綁在一起了。

不過最近司馬南犬性發作、語無倫次,在他的一篇所謂反駁文章《美聯社,我感謝你八輩祖宗! 》裡,我們可以看見司馬南氣極敗壞的失敗心理,中共很快都要失敗了,與它共同命運的司馬南又怎不狗急跳牆呢?可笑的是司馬南黔驢技窮,連狗急跳牆這幾個動作也完成的幼稚,跳不出中共老朽昏悖的狀態,拿出來反駁的觀點與論據仍然是中共黨八股,不但毫無說服力而且十分反動落後,更讓人覺得中共「朝中無人」,除了幫中共出醜也實在看不出有其它的什麼意義!?

司馬南在《美聯社,我感謝你八輩祖宗! 》先喊冤說:「美聯社把他置於一個明顯被動的靶心之上,其用意是不言而喻的——「中國的評論家」竟然反對保護人類,簡直沒有人性——批判一個人,把明顯荒謬的觀點強加到對方的身上,然後再義正詞嚴加以駁斥」從而罵美聯社「我感謝你八輩祖宗」,但此中「批判一個人,把明顯荒謬的觀點強加到對方的身上,然後再義正詞嚴加以駁斥」其首作俑者,不是你司馬南與中共嗎?想當年你們批判法輪功不是正從此道嗎?中共剝奪了法輪功一切為自己辯護的機會,強把一切污蔑之詞加諸法輪功身上再加以打擊,而法輪功的一切自辯不也成了你司馬南與中共之所謂的什麼什麼的罪嗎?

司馬南還重複說:「揭穿了若干打著特異功能旗號的騙子,其中就包括靠謊言起家,靠詐騙致富,靠賣國騰達,在美國「有關方面」安排下,享受「精神領袖」待遇,專事反華的騙子李某、張某」——此種中共濫調,先且不論其滑稽,此段中「老子」氣概十足,把觀點當證據。且先問司馬南,你所謂的「賣國」,該怎麼賣呢?是賣這個國家的領土嗎?中共早在其兒童時代就已經做了,它先要武裝保衛蘇聯並與日寇媾和,中共建制之後又將大量土地劃與了朝鮮,江逆澤民又拿了多少土地去與俄國親善?是賣這個國家的主權嗎?但國家主權是中共的禁臠,有幾百萬的軍隊在控制呢,你說該怎麼賣?此外之「在美國「有關方面」安排下,享受「精神領袖」待遇」,請問你司馬南享受了中共什麼待遇?筆者因信仰法輪功,工作被中共開除,妻子被中共送去勞教,幾年之亂離中 連基本生存都不保,我們都是專業人士,你司馬南又何德何能有五百萬的豪宅,身著學術之華袞皇然在大學講課呢?也不知道你到底能講些什麼?除了繼續包裝中共邪教的講義騙那些無知的大學生之外。

「反華」是中共邪教的一項愚民宣傳,司馬南學術不及格,但迎合中共邪教權勢,再打出這張老牌,也不看看所面對的對象——照司馬南的意思,一切反對中共邪教的行為都是反華,這也是中共邪教對法輪功所攻訐的地方;那假設法輪功反華吧,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法輪功學員也有數十萬眾,怎沒見他們反中華民國,在香港也有法輪功學員,怎沒見他們反香港?難道中華民國與香港不是中國?可憐的是司馬南供奉中共,自然也為中共邪教所攝伏,他要狗急跳牆也祗能按中共邪教的步法與腔調來表現,這本是一件自然的事情,但他非要裝出一種獨立於中共邪教的姿態,這就是司馬南的滑稽之處了。

中共邪教現在大勢已去人心離散,為了利益願意當其走狗的,在中國人口龐大的人口基數下也算不少,司馬南現在又窮又乏雖為中共邪教反法輪功的先鋒,但黔驢技窮已不能有所作為,而且用心狼戾喜稱自己為「司馬氏」,難保沒有異心想效三國司馬氏有朝一日環加九錫奪中共之政,因此為中共邪教計建議中共邪教無妨另擇走狗,以充實你們目前日漸衰弱的戰力,反正他現在也沒有什麼用了,適足祗能幫中共邪教的倒忙而已,雖然他還能偶爾露出暴牙的那麼尖叫幾聲。

急就於某網吧。(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5-13 4: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