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未普:「歷史的傷口,永遠都記得」

-- 紀念「六四」二十週年

未普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15日訊】「一顆流彈打中我胸膛,霎那間往事湧在我的心上」,這是搖滾歌手崔健為「六四」而作的「最後一槍」。20年了,只要一聽到它,我就會感到胸在疼痛,心在流血。這樣的痛徹心肺,並沒有因為時光的流逝而變淡變遠。這是因為天安門廣場也流著我的血。

我的一位至親死於「六四」大屠殺。六月三日晚,他堅持要去天安門廣場見證民主運動的歷史時刻,走到木樨地時,被兩顆子彈射中,一顆是達姆彈。他在奄奄一息之際,被附近的義務救護員發現,他們用平板車把他送進北京復興醫院,後來因該院人滿為患,被轉到其它醫院,做了幾次大手術,終因被達姆彈炸裂了的肝、膽、胃、腎和消化器官無法修復,兩天后眼角掛著淚珠斷了氣。

像我親人這種死于達姆彈槍傷的,在丁子霖尋訪到的188名「六四」受難者名單中,共有13人,占7%。他們最大的42歲,最小的只有19歲。他們當中有6人是在天安門的西邊復興門、六部口、木樨地和五棵松遭到槍擊的,1人是在東長安街中彈的,4人是在天安門廣場的正南方前門和正義路中彈的。

達姆彈俗稱「炸子」、「開花彈」,進入人體能爆炸,早在1899年就被海牙公約禁止使用。中共政權用它槍殺和平請願的學生和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開創了德國納粹、北洋軍閥、國民黨政府和世界上任何一個最殘暴的政府都不敢開的先例。他們的殘暴和殘忍,在「六四」受難者名單中記錄在案,鐵證如山。

從13個死于達姆彈槍傷的案例來看,可以得出以下幾點結論:第一,當時配備達姆彈的人民解放軍遍佈天安門廣場的四面八方。他們從天安門的東面、西面和南面,向天安門廣場包抄進逼,其中有相當一部分解放軍用他們的裝著達姆彈的武器,向民眾開了槍,這就解釋了為什麼死于達姆彈槍傷的學生和市民會分佈在天安門廣場各個不同的方向。

第二,這些人民解放軍來自不同的部隊,在鄧小平和中央軍委的最高命令下同時開槍,從6月3日晚開始,一直到6月4日淩晨為止。所有死于達姆彈槍傷的13人,都是在這個時間段遇難的。

第三,瘋狂的人民解放軍就像一架殺人機器,見人就殺,不管是年齡大還是年齡小的,不管是上班路過的還是駐足觀望的,不管是搶救傷患的還是揮拳呼口號的,統統都殺。這反映在13個遇難者來自不同的行業,他們出現在天安門附近有不同的目的。

第四,人民解放軍用他們手中握有的致命武器,向他們聲言保護的人民–學生和市民的致命部位射殺。13人都是胸膛中彈,無一不肝膽俱裂,雖然後來被全力搶救,但無人僥倖存活。

中共用這種極為殘忍的武器,對學生和百姓犯下的令人髮指、慘絕人寰的罪行,也被北京301醫院軍醫蔣彥永所證實。20年前,蔣大夫和其他醫生參與搶救受傷的學生和市民時發現,有人肝臟被打碎,肝內、腸道內留有大量的碎彈片,他們一看就知道,那是使用國際上禁用的武器而造成的創傷。他們當時還以為是某個部隊的頭頭在胡來。

豈止是某個部隊的頭頭在胡來,胡來的是這個號稱人民的子弟兵和指揮子弟兵的中共政權!1989年「六四」過去沒多久,一位從北京來美國的朋友說,他看到政府內部檔,說至少死了2600人。如果按照13人占188人的7%來估算,被達姆彈射殺的學生和百姓可能就達180人。而始作俑者李鵬卻還無恥地辯稱,那是因為沒有橡皮子彈。

現在的中共政權更是變本加厲。他們殺了人,還要騷擾死難者的家屬,逮捕和鎮壓「六四」良知。不僅如此,他們還用國家宣傳機器,歪曲事實,顛倒黑白,迫使國人沈默、忘卻,強迫他們漂白痛苦的記憶。

中共太肆無忌憚了!他們以為有錢就可以收買天下,有權就可以欺瞞天下,有錢又有權就可以挾持天下。他們忘了,舉頭三尺有神明,屠殺人民的政權,總有一天會被歷史清算,被人民審判。因為,歷史的傷口,人民「永遠都記得,永遠都記得……”」。

──轉自《自由亞洲電臺》(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05-15 11:0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