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鮑彤﹕完成趙紫陽未盡的心願

最重要是放棄一黨專制 促中共解释軍隊屠城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5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真報導)六四二十週年前夕,根據已故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獨白口述錄音整理的新書《Prisoner of The State》經美國西蒙舒斯特出版社率先推出英文版,引起海外的廣泛關注,中文版(譯名《國家的囚犯》)將由鮑彤的兒子鮑樸註冊的新世紀出版社月底在香港出版。

趙紫陽的前政治秘書鮑彤至今仍被中共軟禁在家,他15日接受本報專訪時強調,該書的出版是由他一手主持,因為要完成「趙紫陽未盡的心願」,因為這是「留給中國人民的財產」,也是趙紫陽交給他的「最後的任務」。他坦言,出書是趙的權利,「趙紫陽的書和江澤民的書應該可以比較,到底誰說的真話,誰說的假話?」他並認為,趙的理論最有價值的地方就在於否定一黨專制,認為中國應該實行西方的議會民主制。在六四20週年將到來之際,鮑彤認為中共領導層應該作出良知判斷,一個國家的軍隊是否應該對付人民。

以下是採訪摘要:

問:您是親自聽過錄音嗎?

答:這本書的出版是我主持的,我當然聽過了。

問:很不容易拿到這個錄音帶?

答:很不容易,到我手裡很不容易。

問:您當時聽的感受是怎樣的?

答:我可以告訴你,這個錄音是真的,就是他的錄音,就是他的聲音。

問:趙紫陽生前有沒有準備出書?

答﹕趙紫陽留下錄音帶來就是準備出書。我判斷是93年寫成文字,2000年錄音。92年他已經讓我的夫人帶話到監獄來,我當時在坐牢,判了七年刑,她探監時給我說,趙說,坐牢就是休息,好好休息,休息七年。休息七年以後,幫我寫一本《北京十年》,書的名字他都想好了,所以趙紫陽當時準備出書講述他在北京十年的經歷,當時我不可能做這個事情,出來後同樣受到限制,也不可能做這個事情,後來他就決定把錄音留下來,成為現在這本書。現在把他的這本書公諸於世,我很高興,我沒有辜負趙紫陽。儘管他在世的時候,我沒有幫助他把《北京十年》寫出來,但他逝世了以後,我把它公諸於世,出了中文版本,英文版,我也完成了他交給我的最後的任務。

問:為甚麼先出英文版?

答:這個由中國特殊情況決定,如果先出中文版,如果被扼殺了,就沒有了。如果先出英文版,被國際社會認可了,中文版的存在也就沒有問題了,就是這個考慮。這也是我的考慮。

問:出書過程是否很辛苦﹖

答:很辛苦,但是也很愉快。

問:您家裏人有沒有受到一些壓力?

答:他們沒有,他們不知道這個事情。

問:現在書已經出了,當局有沒有給您一些壓力?

答:我想不應該給我甚麼壓力,我想出版趙紫陽的書,也就是中共前總書記的書,這是正大光明的。就像江澤民的書在市場上流行一樣,趙紫陽的書和江澤民的書應該可以比較,到底誰說的真話,誰說的假話,我想大家都可以做評判。至於他的合法性,中國憲法第33條講中國人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既然如此,出版江澤民的書的人,是合法的,我出版趙紫陽的書也是合法的,只要中國依法治國的話,就沒有甚麼問題,如果有甚麼問題的話,我想又創造了一個新聞。說明中國不依法治國,但我不希望出現這個情況。

問:您的信念是甚麼﹖為甚麼一定要把這本書出出來?

答:我想這是趙紫陽留給中國人民的財產,我想既然看到了,我有責任拿出來,公諸於世。

問:書中最震驚和難忘的部份﹖

答:我想最重要的是,趙紫陽對未來中國的判斷,因為中國要長治久安,要實行議會民主製。他認為,只有議會民主制才能和市場經濟結合,沒有議會民主製,市場經濟必然會腐敗。這個結論,用他自己的話說,實際上1985年以前,他對政治體制改革抱著一個保守的態度,85年以後,他認為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經濟體制改革一定會產生腐敗,後來經過六四,他又發現,實際上看來看去,蘇聯、中國的民主都是假民主,真正的民主,真正有生命力的是西方議會民主制,雖然有缺點,但是暫時還沒有一種制度比它更民主,作為70多年的共產黨員,他經過多年的觀察,他認為中國應該實行西方的議會民主制。我認為這個結論是最重要的結論。

問:趙紫陽對一黨專制有沒有反思?

答:他的反思就是一黨專制不好,應該實行議會民主制。

問﹕這本書和宗鳳鳴先生的《趙紫陽軟禁中的談話》有甚麼不同?

答:宗的書是追記,我相信,他相當準確反映了趙紫陽的觀點,但不可能百分之一百的反映趙思想的準確內容,但是內容比趙的這本書更廣泛些。趙紫陽的回憶錄集中在兩個問題上,一個是改革的追思,一個是關於六四,我想能夠更準確的反映趙紫陽的想法,就是趙的錄音。

問:選擇在六四二十週年前出是否一種巧合?

答:我看到這些材料大約在07、08年,當時的想法是加緊準備,儘早能夠把它面世,那麼實際上事情很複雜,做來做去做到現在,我想也是一個巧合,我想對二十週年我看本身也有它的意義,很好。

問:是否期望六四平反這一天儘快到來?

答:我想六四老百姓的看法本來就和當局的看法就不一樣,但是老百姓沒有重新思考的問題,重新評價的問題,現在存在的問題是黨政領導,他們應該有一個態度。過去的事情不需要他們來負責,但是今後軍隊能不能夠屠殺老百姓?這個問題要有一個說法,如果肯定的,今後軍隊還是要屠殺老百姓,還是正確的,還是果斷的,這就很不好,那就說明中國沒有希望。我希望作為今天的中共領導人,他們應該說明軍隊屠殺老百姓是不允許的。

問:您希望在六四二十週年,中共領導人對這個應該表示明確的態度?

答﹕我想越快越好,甚至不用等到二十週年,他們應該有良知,作出判斷,一個國家的軍隊是否應該對付人民,這個問題他們應該做出表態。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5-15 12: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