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天安門母親六四悼念 丁子霖夫婦被限無緣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18日訊】(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心語報導)大陸天安門母親群體數十位六四受難者家屬於5月17號舉行集體祭奠儀式。丁子霖夫婦在出門前遭中共當局限制,使其無法在兒子遺相前獻酒悼念。香港天安門母親團體對此提出抗議,再次呼籲北京當局給予六四受難者家屬公開悼念親人權利。

六四20週年前夕,大陸天安門母親群體5月17號為「六四」死難者舉行集體祭奠儀式。他們表示這個日子對他們來說是刻骨銘心的,因為20年前的這一天,各行業的百萬民眾來到天安門廣場聲援絕食的大學生,天安門母親的親人很多都參加了這次示威遊行。

祭奠活動於星期天下午兩點左右在天安門母親張先玲家中進行,一早已計劃出席的丁子霖夫婦卻在當天早上遭當局強行阻止。丁子霖星期一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他們的理由就是怕老百姓知道,其實封得住嗎?這是網絡時代,我和我丈夫都不能去,我想,只要他們能去祭奠成功就可以了,所以我很難過,很多人都可以為自己的兒子敬酒,我連這個權利都被剝奪了,而且我還受外地難友的委託,祭奠他們的孩子,敬一杯酒只是小小的願望。我常常想,我所生活的這個世界還是人的世界嗎?」

丁子霖表示,北京市國家安全局的三位工作人員到他們家裡,聲稱這一次祭奠當中,會有香港天安門母親運動的人員要來參加,還有境外媒體前來採訪,丁子霖表示,這完全是當局的藉口,因為在他們的保密之下,媒體和外界人員並不知道他們這次發起的祭奠。

天安門母親群體為六四死難者舉行的集體悼念共有3次,分別於10、15及這次的20週年。10週年及15週年的悼念,外面均有警察包圍、監控,氣氛十分緊張。張先玲表示雖然她們保密小心,但當局還是於今年的集體悼念前3天獲知消息,立即派人對他們做出警告:「我在祭奠現場表面上看不到警察,因為警察在前兩天來告訴我,說他們已經知道我們要去祭奠,上級讓他們來通知我不要有其它的人參加,不要有記者參加,不要開完會就去遊行。我當時回答他說,我們沒有遊行的打算,所以也沒有申請,也不認識記者,也沒有請記者參加。」

張先玲向記者做靈堂布置介紹,表示在67張遇難者的照片上懸掛「六四慘案20週年祭」,左右兩方分別懸掛著「追尋真相是天安門母親的權利」、「堅持正義是茫茫黑夜中的希望」兩幅輓聯。照片的下方並由一個60朵白玫瑰和40朵紅玫 瑰組成的「心」字形的祭壇,祭壇的前方有黃白色燭光擺成「89 64」的字樣。祭奠儀式於下午兩點45分開始,共有五、六十位家屬出席。他們首先播放廖亦武創作的「天安門母親之歌」,母親們向死難者默哀、行禮。

張先玲認為雖然這次悼念過程中她們沒有發現有當局所派人員,但對丁子霖的強行限制也反映了當局的霸道野蠻。

香港天安門母親運動對此提出譴責,再次呼籲北京當局盡快平反六四,給予受難者家屬公開悼念權利。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5-18 10: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