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生命的意義–專訪陳美綢女士

陳美綢女士參加洪法煉功活動(圖片由作者提供)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住在嘉義的陳美綢,有個幸福美滿的大法家庭。家中四口(先生,自己以及一對兒女)都是法輪大法的修煉者,一家人不但因為大法而獲得了健康的身體,更因為大法而獲得了快樂與自在的心情。但是,當初要走進大法修煉之路,卻是充滿著障礙與挫折。

打從小時候開始,美綢的心中就存有一股莫名念頭,常常自己就在家裡,卻有種想「回家」的衝動,但是卻又說不清楚想回去「那一個家」,只覺得這個世界對她而言很陌生,無論在那兒都沒有家的歸屬感。年歲漸長後,美綢腦海裡還是常常浮現許多疑團 :「人從何而來?又要往何處去?人來世上一遭的意義與目地究竟為了什麼呢?」「為什麼有人過得那麼好,有人過得那麼苦?有人長得這麼漂亮,卻有人長得很醜?」而受的教育多了,也就想試試從書中來尋找解答。因此有關宗教或命理的書,美綢總是一本也不放過。可是,尋尋覓覓幾十年,卻還是找不到滿意的答案。

後來又聽人家說,修煉可以達到另一個不同的境界,於是又皈依某個法門,不但是自己誠心的投入去修煉,更把家人通通都拉進去一起修煉。然而,修煉幾年下來,不但沒有達到「袪病健身」的效果,更沒有像人家所說的達到更高的層次。雖然全家人都修煉的很認真,經書上頭要求的事,要做的東西,一樣也不少,可是卻是煉到丈夫耳鳴腿疼、女兒車禍、兒子面黃肌瘦,自己更是腰酸背痛、貧血失眠,甚至有一隻手不知名的疼痛而無法抬舉。

「有段期間我還跑去學紫微斗數與易經,學到可以幫別人相命的程度呢。可是最後卻發現,無論命理學得再好,也只能大略知道一個人的過去與未來,對於人為什麼要來這世上一遭的目地與意義,依然得不到解答。」美綢說。「後來又有人找我去神壇幫忙,去當神明的翻譯,負責把神明的旨意表達出來。」就這樣在坊間神壇中也打轉了一年多。「我看到許多善男信女去求神袪病,有時巧遇辦好,但常常神明也無能為力。我自己也曾求助神明讓我的病痛好轉,但卻是徒勞無功。」美綢回憶著。「當時我也搞不清楚為什麼有些病好袪,有些就不好袪,直到後來學了法輪大法之後,才知道袪病的因果關係。」

由於身體的病痛一直沒有好轉,美綢又想轉而尋求其他方式來改善。於是也曾經在公園跟著練跳舞,說也是有益健康,結果跳了一年多,手還是不能抬舉,身體疼痛也更加嚴重了。就在美綢幾乎要對未來感到絕望時,有一天突然就遇到了一位先前也在同一個宗教法門中修煉的太太。

「我記得那時我們一起在那法門中修煉,她整個人煉到後來全身發黑,而且顯得非常老態,打坐時她坐在牆角的模樣,活像個老巫婆。後來她也就沒有再煉了。」但是,當美綢再見到她時,卻是驚訝的說不出話來。「她看起來變的年輕了,有氣色也很有活力,而且整個人還變漂亮了。我當時訝異的不行,趕快請教她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美綢笑著說。「結果,她就告訴我是煉法輪功的結果。還告訴我煉法輪功除了可以袪病健身,還可以修命。我於是就打聽了相關資料,隔天馬上早起到公園去學。」

不可思議的事竟然就這樣發生了。美綢才開始去學法輪功一個禮拜,長久困擾的大大小小病痛,包括舉不起來的那隻手,竟然不知不覺就這樣好了,全身感覺舒舒服服的。「我真的體會到轉法輪書中所寫的,完全沒有病痛的感覺是什麼。」那種說不出的美好與感動,讓美綢決定要叫其他家人也都轉向來學法輪大法。

「因為我不再花大錢買藥吃,所以先生二話不說就跟我一起去學法煉功。」美綢說。「兒子雖不反對,但意願也不高,我怕催太急反而讓他起反感,於是就這樣半推半就的帶他進來。」美綢接著說。「女兒當初是反對最強烈的,她不認同我一下煉這個,一下又要學那個。這下又要她學法輪功,因此她強烈堅持要留在原來的法門繼續修煉。」美綢知道學法這件事無法強迫,於是就期望以自己身體與心理的改變來影響她。一段期間下來,女兒看到媽媽的健康有明顯改善,各方面也都變的更好,自然有些動搖,可是心中的矛盾卻讓她還是無法放棄先前的法門來學法輪功。終於有天晚上,美綢的女兒要睡覺前,手中拿著媽媽要她看的「轉法輪」, 跪在床前禱告說 :「宇宙中最大的神啊,請你告訴我到底要怎麼做吧。我自己真的很矛盾,不知道那樣才是對的。」當天晚上女兒就帶著這個問題入睡,結果在睡夢中很自然的流下淚來,而在隔天起床就來告訴美綢說 :「我知道我要的是什麼了,我要學法輪功。」

而那些從小就在美綢心中對生命的疑惑,在過去的神明、宗教與命理中並沒有辦法找到答案,卻在學習法輪大法之後一一的解開了。「現在我知道,我們的生命都是從遙遠天體來的,當人的目地就是要返本歸真,這個本與真就是我們真正的家。而只有當我們將自己修煉到先天最純真善良的本質時,我們才有資格回去那個原來的家。」美綢說著她的感想。「而世上所有事物都有其因果關係,美醜貧富也許是先天條件所定,但卻不會影響一個人想要修煉的心與可以達到的成果。」

由於自身受益許多,因此美綢也積極的參與洪法活動,希望將這美好的機緣帶給更多人。「令我感到可惜的是,有些老人家,明明知道修煉法輪功有益身心健康,卻還是不肯學習修煉。因為他們總是想說生了病,有兒女在旁邊會照顧,比較不會孤單。若身體好好的,兒女就不會常在身邊了。或是寧可拿藥回家吃,討個安心。」美綢感慨的說。「其實,他們不知道,一個家庭要是有個人生病,全家人都得因此賠上許多的時間、精力與金錢。如果全家人都可以來修煉的話,大家都健健康康的,自然家庭就和樂,生活就更美好,何樂而不為呢?」

而當美綢得知在中國大陸,由於中國政府當局的惡性迫害,使得人們普遍對法輪功產生誤解與偏見時,美綢更是毅然的投入對中國人民講清真象的行列中。除了到國外參加活動對海外的中國人講真象外,美綢還非常努力的學習使用網路聊天工具來對中國人民講清真象。「我印象很深刻的一次,是遇到了一位不認同大法的大陸公安,但是在聊天過程中,我感覺他的內心深處並不是要說大法的壞話,只是因為他所擔任的職位關係,所以我就跟他說要送他一份珍貴的禮物,而把我的一條繡著法輪大法字樣的黃色圍巾,跟真相光碟片一起給寄了過去。結果竟然有一天,他用一部網路攝影機要我看他圍著我寄給他的大法圍巾坐著,而且把法輪大法與真善忍的字,都顯示給我看。就在攝影機的那一頭,我看到了一個全新的生命,看到了黃圍巾的力量,看到了那位公安內心中善與惡的交戰和他自己選擇的未來。」◇(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紀元記者梁朝陽綜合報導)這是位剛走進法輪功半年的新學員的經歷。大學畢業後的他開過公司,辦過廠子,均以失敗告終。一次來到學煉法輪功的二姐家,本想勸二姐迷途知返,誰知翻讀了《轉法輪》後,竟在書中找到了令他多年困惑不解的答案。於是這位「堅定的無神論者」也開始學煉起了法輪功。
  • 台北榮星公園每天早晨有數十個團體在運動,非常熱鬧。在民權東路與龍江路交界的入口處,最顯眼的平台上有一群最特別的團體,十年來,每天最早,天還未亮,就開始煉功,他們是法輪大法的修煉者。
  • 數據在人類的日常生活裡是一種很說明問題的統計方式,我們這裡提供給您一組數據當作參考:十年前,中共發起了對法輪功的血腥鎮壓,當時,全世界有法輪功修煉者的國家不過30多個,如今已達到114個。在台灣,修煉法輪功的人數從99年的三千人增加到60萬人,也就是暴增了幾百倍。
  • 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經常應邀參加慶典或遊行等社區活動,屢屢受到主辦方與民眾的好評。法輪大法的遊行隊伍陣容龐大,內容豐富,大多由氣勢磅礡的天國樂團領隊,在震撼人心的音樂聲中,人們緊接著看到的是使上億人身心受益的法輪功五套功法的展示,還有展現中華五千年文化的仙女隊、腰鼓隊和旗鼓隊等。法輪大法學員清新脫俗、平靜祥和的演出陣容備受讚賞。每當遊行隊伍經過主席台時,主持人會向全場介紹法輪大法洪傳於全世界一百一十四個國家和地區,有一億人按照「真、善、忍」在修煉。
  • (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報導) 繼今年5月10日刊文誹謗留學博士竹學葉「躲媽媽」、出國十年無音訊,中共喉舌新華網5月22日再度拋出一篇題為「『躲媽媽』的根源是『法輪功』」的文章。文章捏造稱,「竹學葉曾經是一個孝子、好兄長,修煉法輪功後變成『失去人性』者」。
  • 我去一位大法弟子家交流修煉心得,不久員警就來了,說鄰居舉報法輪功正在聚會。當場的三位大法弟子全部被抓,我因為有事在員警來前早走了一步。
  • 我們做為軍人,部隊的軍官幹部,其使命是維護正義,捍衛良知!我們的良心與道德與民心同在!我們駐守的應該是保國為民,懲惡揚善的正義之師!邪黨運用國家機器來迫害人民,盤剝百姓、打壓良善,長期殘酷的迫害上億善良的法輪功修煉民眾的事實為天地所震怒!人神共憤!邪惡的中共與正義的「真、善、忍」天法為敵,毀滅人類生存底線、破壞傳統與道德,把國家機器作為其肆逞邪惡的幫兇真是天理不容!身為軍人的我們,堅決退出邪黨(退黨、退團、退隊)及一切中共組織,維護正義良知!並呼喚更多的善良正義民眾一起行動起來把邪黨中共埋葬!!!
  • 言談中總帶著笑容的台中縣復興國小教師張慈喜,是朋友圈裡公認的當代媳婦楷模。結婚至今二十多年,與公婆、小姑、小叔同住,除了擔任教職工作外,還要料理一家九口人的家務,在當今以雙薪小家庭為主流的台灣社會,實屬少數。而她盡心盡責侍奉年邁公婆、操持家務,更贏得親友的敬佩與稱道。面對繁重的家務、遭受病痛折磨的公公,又要兼顧教學工作,張慈喜能游刃有餘、無怨無悔,卻是在學煉了法輪功後做到的。
  • 數據在人類的日常生活裡是一種很說明問題的統計方式,我們這裡提供給您一組數據當作參考:十年前,中共發起了對法輪功的血腥鎮壓,當時,全世界有法輪功修煉者的國家不過30多個,如今已達到114個。在台灣,修煉法輪功的人數從99年的三千人增加到60萬人,也就是暴增了幾百倍。
  • 家住台灣的彭清一先生,退休前是政府單位高級主管。他有一個八位兄弟姊妹的大家族。雖各有家業,但臥病二十幾年的老母需要大家的照顧,為此彼此間常發生些摩擦,但自從家中二十多人相繼修煉法輪功後,往日的矛盾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和樂融融,妯娌相處的像親姊妹般……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