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冉雲飛:違法三章──封網、喝茶、軟禁

冉雲飛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31日訊】隨著敏感日子的越來越近,官方受虐狂狀態越來越明顯。他們對民眾爭取權利的諸種努力之害怕,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對發表不同的聲音,對爭取自己權利的正當行為的封堵、扼殺得越厲害,越加讓人感到政府的色厲內荏。近日來,封網、喝茶、軟禁此起彼伏,或者三管齊下,其實照鑑的是政府對自己合法性、正當性、自信心的喪失,而且表明他們變得比民眾還恐懼,還要喪失做事的理性。喪失做事的理性,喪失對話的要求,喪失溝通的能力,才會簡單粗暴地頻頻採用這些「違法三章」的舉措。

我早就說過,2009年真正令人擔心不是「6521工程」(國慶60週年、西藏叛亂50週年、八九20週年、法輪功被鎮壓10週年),而是大批民眾失業吃不起飯的現實。我不是說這些敏感的年份,人們不可以藉此爭取自己的權利,而是說與這些權利的重要性相比,經濟危機對民眾所帶來現實的打擊,顯然被社會各界給低估了。換言之,我並不反對通過民眾「6521工程」來爭取自己應得之權利,而且我認為這些權利相當重要,是人權極重要的部分,但政府顯然對這些較為敏感的紀念日反應過度,小題大做。如此反應過度,不僅是官方濫施壓制之權力,也是官方因無正義而虛弱的表現。

我曾說過,經濟危機給中國帶來的震盪和影響,大約需要五至十年才能夠有真正的好轉。當然,我不是經濟學家,我只懂點經濟學的皮毛。但中國的經濟危機不是單方面的經濟問題,而是諸多社會問題特別是社會政治制度問題合力的結果。以前官方沾沾自喜於自己製造的GDP神話,但隨著貧富懸殊越來越大、社會不公普遍存在、貪污腐敗的蔓延,使得官方的公信力和統治合法性越來越處於完全喪失殆盡的邊緣。法治不彰、制度不公,加大了官方的公信力和統治合法性的喪失,使得官方杯弓蛇影、草木皆兵。這種草木皆兵的氛圍有時是官方自己嚇唬自己,有時是官方的行業部門為攫取自身利益,而進行的誇大性的描述。而這種誇大性描述是為了提高行業部門自身在統治集團內的價碼,獲得更多的財政支持和無度的經費。這樣的部門最明顯的就是軍隊和警察,你只要看現今國家對這兩個部門撥款之多,而由此產生的許多糜費,你就知道他們成功地綁架了最高當軸的意志,他們這樣做的目的,無非是達到自己部門的位高而多金。

近來封網已呈風起雲湧之勢,百度高校貼吧、二點六萬個QQ群、艾未未等名博、各網站在敏感期間的暫時屏蔽,諸種手法可謂無所不用其極。其實官方有識之士應該明白,封堵互聯網完全是徒勞之舉,互聯網作為工具固然只是中性的,獨裁者也可以運用此等技術來管理民眾,但我認為它強大的傳播諸種信息的功能是獨裁者最好的洛陽鏟。至於說請人喝茶,簡直就像國保拿了茶樓的回扣一樣的普遍與平常,現在喝茶已呈氾濫之勢,範圍正在擴大。各類維權的民眾正在增加國保的就業機會,並且提升國保給官方在諸行業比較下的議價能力,因此國保應該感謝那些起來維護自己各種權益的人,沒有諸種維權人士的努力,也就不能增加國保在諸種政府機構中的威望和重要性。與喝茶相比,軟禁當然不算多,但也是大有增加的趨勢,在我看來,這樣緊張和恐懼實無必要。如果不是最高當軸色厲內荏的話,只能說他們得了睡夢中都害怕民眾的重症,如果是國保部門自身制訂出的一套喝茶和軟禁標準,那我只能認為國保部門是特意為了自高身價,希冀官方撥下更多的經費,為行業利益著想而已。

在一個沒有良好制度保障的情形下,民眾和官方互相恐懼,而恐懼像流行疾病一樣容易蔓延,這對民眾和官方都不利。長期生活在恐懼之下,容易喪失理性、對話能力減弱,在沒有理性和對話能力的情況下,不容易做出最大程度上符合民眾利益的舉措,這就會使雙方不信任加劇,從而使互相的恐懼火上澆油,形成互相恐懼而恐懼加劇的惡性循環。我認為中國的官民衝突固然到了一觸即發的危急地步(鄧玉嬌案等已明顯地反應了這種跡象),但如果手握重權(擁有強大的軍隊和警察、豐盛的稅收)的官方要想使社會平穩發展,還有時間與機會,那就是漸進而理性地進行政治制度的改革。否則喪失時機,便是整個中國社會無可避免的災難。

2009年5月30日8:21分

──轉自冉雲飛博客(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05-31 3: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