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郭保勝:六四—暴力鎮壓與暴力抵抗

郭保勝

人氣: 1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5月31日訊】六四的核心是暴力。暴力就是直接以傷害人的肉體、危害與剝奪人的生命為目的,強迫人中止或改變行為方式的行為。暴力具有直接性,它以肉體的疼痛和死亡的恐懼來最快速度、最直接地實現暴力行使者的意志,所以所有專制政權無不以暴力作為它們的統治基礎;暴力具有最終極的威懾力,因為人類在肉體傷害和生命威脅前面很少有不妥協的,所以專制者相信只要使用暴力就能應付民眾的反對與抗議,而受暴力壓迫的民眾在山窮水盡的情況下,也不得不用暴力來改變統治者的行為。

20年前的六四,中共開了在和平年代用暴力鎮壓民眾和平抗議的先河;20年後的今天,海內外華人熱議頌揚、護佑援助的卻是一個以暴力來維護權利、手刃淫官的弱女子。20年前,民眾絕沒有想到專制者會開槍,20年後的今天,民眾不僅看透中共暴力血腥的本質,而且熱情支持楊佳、鄧玉嬌等英雄公民用暴力抵抗專制的方式,因為他們二人的處境,就是20年來中國人民的處境——被暴力殘害、侮辱已達到忍無可忍的地步,唯有暴力抵抗,才能中止專制者的繼續施暴。

20年前的六四,槍聲和坦克宣告所有通過溝通、說服、談判、請願、遊行等和平方式改善專制者的路徑徹底堵塞了,同時也宣告這個「槍桿子裏出政權」的邪惡力量要開始公開地、肆無忌憚地頻繁使用暴力了。不是嗎?1989年之後,中共用流氓威脅、拘禁綁架、殘酷毒打、拳打腳踢、催淚瓦斯、監禁、勞教、勞改、槍斃、甚至活摘器官來對付民主運動人士、維權人士、法輪功學員、失地農民、上訪人士、西藏喇嘛、新疆維權者等等,不僅通過司法暴力機器(直接施暴者包括正式的警察、協警、保安、截訪、城管等),尤為甚者,是動用武警、軍隊、坦克、機關鎗等大規模軍事暴力屠 殺手無寸鐵的公民,如2005年廣東汕尾屠殺事件,2008年3月西藏屠殺事件、一直以來的新疆屠殺事件、2008年6月貴州甕安武警鎮壓事件、2008年11月甘肅隴南暴力鎮壓事件、2009年5月廣東英德武警鎮壓事件等等,就是對待臺灣問題上,也以導彈、核武器等國家暴力為威脅。中國已成為政治犯最多的國家、政治警察最多的國家、各級政權濫用暴力最多的國家;20年來,一個在合法性資源上窮得只剩下暴力的殘暴政權,赤裸裸地在全世界每天宣告著它自己的野蠻性、不文明性和殘忍性;它將與希特勒的第三帝國一樣遺臭萬年。

20年後的今天,深受暴力壓迫的中國民眾,深刻感受到唯有暴力抵抗才能改變我們被殘害和被凌辱的命運。暴力抵抗不是首先使用暴力,而是在對方首先并持續使用暴力、自己慘遭迫害達到極致、無他法改善的處境下,用暴力來中止、改變施暴者的行為。對暴力抵抗的認同與頌揚不僅瀰漫在網絡上,而且在中國民間社會如熊熊的地火、大規模地湧動著。楊佳手刃6名警察、一時傳為佳話,人們紛紛為他作詩作詞、製片制旗,抗暴英雄、千古流芳;鄧玉嬌寧死不從、以小刀防衛中共官員的侵犯和侮辱、「殺得好」——敢做敢為的俠女再次受到海內外海嘯般的讚嘆。我曾經撰文《非暴力不服從》一文,引經據典,但在網絡上回應不大。顯而易見,網絡上有回應的是楊佳、是鄧玉嬌;非暴力不服從是消極的一面,而積極的一面卻是用暴力抵抗強權。

楊佳、鄧玉嬌等所有暴力抵抗者們受到中國人空前的認同、支持甚至倣傚,因為他們的處境就是20年來中國人的處境;他們的英雄行為,實現了被奴役者們的夢想、願望和公義,他們的身上,體現了捍衛人權、不懼強暴者們最大的勇氣,也給專制者們最沉重的警告和打擊。暴力抵抗,成為六四20年後的主流;暴力抵抗權,是20年來民眾最為推崇、最想擁有的權利。

一個真正民主的國家,首先是一個讓公民擁有暴力抵抗權的國家。美國真是一個民主的國家,其他的不說,就是能讓平民百姓擁有槍支武器,就可以看出這個政權是人民的政權、最大度量的政權、最不恐懼人民的政權。中共政權有膽量讓人們擁有槍支武器嗎?中共政權有度量、有信心讓中國人擁有暴力抵抗權嗎?儘管這個膽小鬼政權不可能給老百姓槍支武器,但中國民眾完全可以用楊佳的刀、鄧玉嬌的刀來捍衛權利、抵抗強權。

在六四20週年的今天,中國人在期盼出現更多的楊佳、鄧玉嬌式的人物,而我們要正告專制者,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你們的暴力鎮壓只能激發更大規模的暴力抵抗的思潮與實踐。如今風起雲湧的暴力抵抗思潮與實踐,民眾毫無責任可負,完全是你們在20年前種下的種子,一切的責任完全要由阻止和平溝通、頑固不化、唯暴力論的專制者承擔。

六四,它從20年前專制者的暴力鎮壓開始;它也必將從20年後中國人的暴力抵抗掀開新的歷史一頁。@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05-31 1: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