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凌鋒:台灣五一七大遊行

凌鋒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11日訊】今年五月二十日是馬英九出任台灣中華民國總統一週年紀念。中共與國民黨全力拉抬馬英九的聲勢,例如中國大放觀光客來台灣,達到每天八千到一萬人,遠遠超過馬英九規劃的三千人,導致旅遊界應接不暇﹔股市更是因為中資入市,加上馬政府的操作,成為全世界最亮麗的股市,離開去年的最低點已經上升六成。因此馬英九的民調也大幅回升,最離譜的是中國時報的民調,滿意度居然達到五成六,而不論「財訊」雜誌、「遠見」雜誌,還是TVBS,還是不滿意度都超過滿意度,雖然差距已經縮小。

也因為馬英九許多政見跳票,不但經濟問題顯示馬英九的無能,他在政治、經濟、文化等各個領域全面親中的立場,更引發民眾失去主權而陷入「亡國」的焦慮,不少民眾問,台灣還會有二○一二年的總統選舉嗎﹖因此民進黨也早早選定五月十七日,也就是馬英九慶祝上任一週年前夕,舉辦大規模的遊行,表達對馬英九路線的強烈不滿,這是繼去年八三○與一○二五大遊行後,以及中國海協會會長陳雲林訪問台灣所出現的抗爭行動後的最新街頭行動。

但是這次顯示綠營人氣的大規模街頭行動,也出現一些使人擔憂的插曲,那就是一批本土社團決定在南部的高雄市也舉辦嗆馬大遊行。原因是許多南部民眾都想出來嗆馬,但是因為租不到旅遊車,無法北上,因此要同一天在南部也舉行一場。根據刊出的廣告,舉辦單位有一百六十個本土社團。這些使民進黨發急了,擔心會影響台北市的遊行人數,因此民進黨下令黨的公
職人員一定要帶民眾到台北來參與遊行。由於擔心引發南北分裂的疑慮,是本土社團提出「南北串連」的口號,還表示高雄遊行完了以後,晚上會北上串連。

針對這些情況,在押的陳水扁總統在五月六日發表聲明,認為五一七遊行抗爭務必要成功,黨主席蔡英文也有被關的準備,他呼籲本土社團,為了集中資源及力量,應全部參加台北凱道那一場,展現台灣人的嗆馬怒吼,走出台灣人大團結的重要一步。

這裡面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根據南社社長,也是「五一七高雄大遊行」總部發言人鄭正煜在「自由時報」發表的文章說﹕

「許多個月來,南社接到無數的學者、社團幹部、一般民眾的函電,敦促、鼓勵提出組黨的呼聲。組黨之議主要出自馬英九集團逐步撒下台灣遭受中華人民共和國併吞的羅網,而民進黨又缺乏足夠的強度加以反制和抗衡。

「『組黨』的氣勢和民進黨可以感受到的許多民眾並無意再參加民進黨的群眾運動,『五一七高雄大遊行』正好可以進行彌補,讓台北、高雄雙核心的匯流形成台灣本土勢力的統合能量。『五一七』一起走上街頭不論到台北或高雄,都會彰顯台灣人民自救的堅決意志和迫切心願!」

文章最後說﹕「我們沒有任何與民進黨一較高下的意思,我們仍然期待民進黨成為堅強、純正的台灣力量。但是五一七高雄大遊行如果能夠成功,我們相信才能護持民進黨的台灣純度和抗爭強度,幫助台灣渡過當前重大的國家危機。所以,五一七,敬請走出來,並期待能在高雄造成強大的氣勢!」

也因為被羈押的陳水扁前總統五月上旬表示身體不適而當局起初拒絕給他看病,加上五月十一日當局又決定再對陳前總統繼續羈押兩個月,再度引起挺扁民眾的憤怒。雖然正在美國訪問的蔡英文主席也曾越洋發表談話表示聲援阿扁的人權,但是挺扁民眾不滿民進黨拿不出辦法。為了緩解矛盾,有「扁長情結」的謝長廷,以及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與「四大天王」之一的蘇貞昌也先後首次到看守所探望阿扁,營造綠營團結氣氛,打破統派媒體對「挺扁」、「反扁」的挑撥離間。但是綠營內部的心結並沒有完全消除。

我與一些朋友籌備組織的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早就決定參加五一七遊行,並且製作代表本團的團徽,在有限的資源下,製作幾面戰旗、標誌旗與一批頭帶和標語牌,但是到最後決定有多少人可以參加遊行時,才發現有的團員也被動員南下。幸好其他團員動員家人、友好來參與,加上臨時還有幾個年輕人加入,也算「人強馬壯」了,並且得以第一次在凱達格蘭大道的舞台上亮出我們的反共旗幟。

這次我們的隊伍還有一個香港人參與,但是並不是我的朋友,而是我們的一個團員帶來的。這位香港人因為訂閱「新台灣」雜誌而與我們的一位團員相識,這次知道有五一七遊行後,專程來參加,傍晚臨回香港時還捐給我們團兩萬多元台幣,是我們團迄今所得到的最大數額的捐款。對台灣有這樣認同的普通香港人實在不多,不過事實不也是這樣嗎﹖如果台灣不保,香港還有前途嗎﹖即使香港的民主派人士,有這樣思想境界的怕也不多。

那天,我們除了遊行,還分配到一個小攤檔,展出一些文宣品,還有募款箱,並且出售一些書籍。台灣雖然經濟不景氣,但是民眾還是熱心給我們捐款,那天募到兩萬多元,加上那位香港市民所捐,為我們預定在「七一」前夕開成立大會打下基礎。從去年開始籌備,我們認識了一批年輕人,也逐漸瞭解他們的不同風格、工作能力等等。這些來自各界,不計報酬、任勞任怨、做出各種奉獻的年輕人,是台灣未來的希望。

根據主辦單位的報告,五一七遊行北部有六十萬人,南部二十萬人參與。但是看到媒體報導有人包車北上,有人包車難下,還是為這樣浪費有限的資源而惋惜。還好,整體的行動還是成功的,依照原定計劃到第二天晚上十點鐘才結束。第一天民進黨主席蔡英文陪同留下來的民眾靜坐,而且拒絕申請第二天的路權,以表示對馬英九企圖通過更加嚴苛的集會遊行法的抗議,也因為公民抗命,蔡英文表示有被捕的準備。當然,馬英九剛剛簽署批准聯合國的兩個人權公約,如果立刻抓人也太難看了,因此這次遊行和平落幕。民進黨決定發動聯署,要求對馬政府要與中國簽訂的ECFA(綜合經濟合作協議)進行公投,並且罷免馬英九。

但是有些團體領袖與民眾對遊行沒有取得任何成果就解散表示不滿。這情況就如二○○三年七月一日香港近百萬人遊行到達目的地,只是提出訴求而沒有強迫特首董建華應承某些要求就解散一樣。不滿的民眾不肯解散,有幾百人堅持不走,並且鼓譟,他們當中有一部份是「挺扁」的民眾,還包括若干社團領袖與名嘴,他們認為民進黨太溫和了而要顯示強硬的決心。但是也有在場的民進黨黨工對我說,喊「救阿扁」最激烈的幾個年輕人,是目前被通緝還留在中國的外省掛頭頭「白狼」的屬下,從二○○六年「紅衫軍」時期他們就是以激進面目出現擾亂會場。在凌晨時分,我也親眼見到一個矮個子中年人從場外進來,大喊「解散民進黨」,還用手觸碰我的身體,但是擾攘半天被現場民眾噓走。現場也發現有我們的幾個團員參與,他們有的堅持到最後。

蔡英文臨走時,特別安撫挺扁民眾說﹕民進黨對扁案的立場很清楚,就是要公平審判,陳前總統的司法人權,民進黨會全力聲援,不會讓大家感到孤單。堅持的民眾表示要坐到五二○,但是他們在十九日凌晨四點被「柔性驅離」,有被勸告離開的,有被抬走的。在場的獨派大佬辜寬敏發表聲明,為了維護尊嚴,不願被抬走而昂然離開。他們中的有些人還轉戰到有申請路權的立法院前面。

但是看來綠營的內部分歧還沒有真正解決。五月二十一日的「自由時報」刊出北社前副社長陳昭姿的一篇文章,質疑「如果連阿扁都救不了,民進黨如何救台灣?如果連阿扁都保護不了,民進黨如何保護台灣?」而同一版也有台灣教授協會會長陳儀深的一篇文章,認為「當今台灣社會高度分歧是無可否認的現實。民進黨要找回信心、要走出敗選的陰影,證諸此次的集會遊行,蔡英文的風格實有其優長之處。」

綜觀綠營內部的這些分歧,其實應該是「互補」才對。例如我對中國民運的看法,不論是溫和派還是激進派,應該是互相配合的「兩手」。但往往卻是相互攻擊,唯我獨革。這不但是缺乏默契,更是缺乏包容性。綠營內部也有這樣情況,當然比中國民運情況好,顯示受馬列文化與小生產者意識形態的影響相對比較小。這次五一七遊行,不但向馬英九顯示強烈不滿,看來綠營內部也縮小了分歧,後者是可貴的「副產品」。綠營要再前進,可以以阿扁的遭遇為案例,為何阿扁執政八年,權力在手,結果不但選舉大敗,連自己也慘遭國民黨清算,整個綠營限於低迷狀態。只有總結經驗教訓,才能沿著正確的路線再戰,不但救阿扁,更重要是救台灣。

《開放》雜誌 2009年6月號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06-11 11: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