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姜維平:薄熙來為什麼嚴厲打壓法輪功?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中共發動了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殘酷打擊。在近十年的嚴酷迫害下,法輪功學員仍百折不回地堅守正信,在揭示真相、呼喚良知的過程中展現和傳播著大法的美好。迄今,法輪大法主要書籍已被翻譯成三十八種語言,法輪功洪傳世界一百一十四個國家與地區。圖為2005年12月25日4千多位台灣法輪功學員排組法輪圖形。(大紀元)
【大紀元6月13日訊】【編者按】曾任香港《文匯報》東北辦事處主任的姜維平先生,因在1999年6月到9月期間寫了批評當時大連市市長薄熙來的文章,被薄熙來編織罪名,於2000年12月被中國大連國安局逮捕。2002年,姜維平被以涉嫌非法向境外提供國家機密罪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有期徒刑8年,後減刑為6年。2009年2月,加拿大聯邦公民、移民部暨多元文化部部長肯尼(Jason Kenny)為姜維平簽發了部長特許簽證,姜得以來到加拿大與妻女團聚。

薄熙來在大連任市長期間的醜聞一直被權勢掩蓋。被薄熙來整肅入獄的中國記者姜維平在被營救到加拿大之後,正在為大紀元獨家撰文,公開曝光薄熙來鮮為人知的醜聞。

========================================

姜維平:薄熙來為什麼嚴厲打擊法輪功?

我今(2009)年2月4日來到多倫多之後,不僅讀到許多報刊有關中共鎮壓法輪功的報導,而且亦在不同的埸合偶遇大法弟子,談論自己的遭遇與信仰自由被踐踏的苦難,有的提出這樣的問題:東北是中共鎮壓法輪功的重災區,大連以至遼寧首當其衝,特別是薄熙來當大連市長與遼寧省長之時,大法弟子慘遭政治迫害,難以言敘,真是往事不堪回首,那麼,薄熙來為什麼要嚴厲打壓法輪功呢?對此我回憶與思索了許久。

親自指揮抓捕法輪功弟子

1999年江澤民下令打擊法輪功時,大連市長薄熙來最賣力,他不僅親自到達市政府北門,現埸指揮公安幹警驅散一度聚集在政府辦公樓的1,000多名大法弟子,而且還對關押監禁這些人的監獄、看守所、教養院等進行細心巡察周密安排,具體指示,薄熙來對公安局與國安局的有關人員下達指令:對法輪功給我往死裡狠狠地整!

由於當時我還在香港《文匯報》駐東北辦事處工作,所以第一時間便趕到現場,在市委宣傳部工作的一個領導對我說,你絕對不能報導,這是紀律,但沒有人敢來驅趕我,於是我與許多記者一起,成了現場目擊證人。

大約在一天上午10點左右,以和平請願方式聚集在大連市政府大樓的群眾,大約有千人左右,其中大都是中老年婦女,還有行動不便的殘疾人,他們沒有任何聲音,不打任何標語,全都站立相依,目光流露出對鎮壓法輪功不理解的神情,不約而同地投向市政府大樓,加上圍觀好奇的群眾,場面十分壯觀,但秩序井然,文明冷靜,甚至沒有一個人往地上丟一點雜物,這是我從未見過的溫情抗議的群體性事件。

我先是親自駕車圍繞市政府大樓跑了一圈,然後把車泊進黃河路地下停車埸,走近人員集中的信訪辦正門前,這時新聞界一個同行電話告訴我,薄已接到上級命令發話立即強力鎮壓,馬上要動手抓人。我不太相信,我說他們連聲都不出,只是和平地站在市政府圍牆外,到底違背了哪一條法律?……對方說你別書生氣了,趕快離開,否則受牽連!我的一個同事當天在辦公室值班,亦特別緊急地三番五次打電話告訴我,市委宣傳部又來過電話,告訴我們不要參予報導此事,更不能向境外發稿洩秘,否則要撤職查辦。我只好退到市政府北門對過的一個街心公園,但途中已看到眾多幹警,氣勢洶洶地從公安局大樓的方向衝出來,斜穿草坪,朝大法弟子奔去。第一個挨打的人在司法局門前,埸面一度混亂不堪,有一個中年男子舉起照像機正要拍照,忽然被一些穿便衣的警察抓個正著,打倒在地,不僅頭破血流,而且相機被踏碎。有人說他是一個記者,但我肯定他不是各地報刊駐大連人員,因為數十家中央、省、市駐地記者我都認識。至於這個人後來被抓走後,如何處理,我也無法知道。

觀看警察打人 薄熙來藏在汽車裡

大約午時11點40分左右,在眾多警察的抓捕、驅趕過程中,有一大批人陸續散去,也有幾個骨幹被警車匆忙強行拉走,還剩下500多人被圍困在市政府後門對過的一個小廣埸上,旁邊還有一塊草坪,有一些法輪功弟子,堅守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提出的真善忍的理念,坐在那裏以集體煉功方式,對抗專政機器的無情打壓,其中有幾個年齡大約40歲左右的中年婦女,還手捧李洪志先生的《轉法輪》一書,在低聲朗讀。這些舉止觸到了警察的痛處與敏感神經,因為法輪功弟子不信馬列主義與共產黨,把李洪志老師的教誨視為修行的原則。這使警察惱怒。他們當中的一名公安局副局長姓王,平時在我印象中還挺文雅謙和,這回原形畢露,呲牙咧嘴,奔向一輛停靠在道邊的黑色奧迪100型汽車,打開車門鑽了進去,我這才恍然大悟,車號是遼B-00051,原來這是薄熙來的座駕,因為按照規定,他應當繼市委書記于學祥之後,坐上遼B-0002號車才順,但他為了拔尖,叫部下故意選號為遼B-00051,即吾一的意思,以示權威。事後,薄的司機王某某告訴我,薄當時密切地注視這裡發生的一切,就坐在這輛車中觀賞警察的舉動。在接到他的明確指令後,警察們才行動的。

薄熙來對公安局領導說,你看這些煉法輪功的這麼團結、這麼有效率,這麼信奉李洪志,不抓不打怎麼辦!你們給我狠狠地打,打死了活該!有政府承坦責任。

一聲令下,廣埸上開始打人。雖然玻璃上有保護膜,外面看不到裡面,但裡面對外面所發生的一切盡覽無餘,當一群大法弟子倒在地上哭喊大叫之時,薄的汽車才倉惶地離去。而後更大規摸的毆打行動壓向廣埸,我看到有三輛大卡車趕到路口,一些警察一邊打人,一邊抓人,抓住後將大法弟子的雙手擰到身後,拖到車上。有的人不服,便被群毆,倒地不起。

這時有個大法弟子大喊一聲,不知喊了什麼,立刻那些沒有被抓的人,有的人仰臉望天,神情特別肅穆。據說,當時有法輪功學員看到天空中出現很多小法輪。

立即有警察大聲斥責,媽的,純是「彪子」(方言罵人的話:傻子)!給我狠狠地打!一群群大法弟子被打得頭破血流,有的趕緊離開,有的被扯住腿腳扔進車廂,有的躲避在地下車位,不出來,有的倒在地上呻吟不止。後來,聽說薄熙來下令把當天抓捕的人,除少數送去勞教外,其他的人都用卡車先拉到紅旗鎮一個荒山上,再全部丟下車,叫他們步行回家,因為那裏不通汽車。下車前還沒收了手機,所以那天,每個人等回到家時竟是下半夜……此後,大連的法輪功弟子常說:薄熙來是畜生!

向獄警施壓 讓法輪功弟子生不如死

薄熙來在四人幫當政時,因父母遭迫害流落街頭,變成小偷,曾被監禁了整7年,所以深知監獄的黑暗,並懂得如何利用監獄折磨與恐嚇反對派。當他手中有了權力,便在鄰近大連市區的大連甘井子區姚家一帶,興建了亞洲規模最大的看守所,斥資2,000萬元人民幣,用於關押日後他不喜歡的人。

他還有一個愛好與樂趣是,每個月末,不論多麼忙,他都要親自到監獄、看守所去逛逛,現在他去的最多的地方是姚家看守所,他對公安局七處的幹警說,有了看守所這個東西,才能擋住法輪功,不要以為法輪功學員是真善忍,等他們有了權,忍字上面的刀就會殺我們,我們就會被關在這裡,所以對他們千萬不要心慈手軟。

從1999年到2006年初我出獄後,薄熙來在大連,下令迫害抓捕的法輪功學員多達3,000餘人,勞改勞教的1,000多人,致傷致殘以至含冤而死的數十人。薄熙來還在大連灰綠巖監獄、大連南關嶺監獄、大連瓦房店監獄下令設有監獄醫院,把一大批折磨成神經病的法輪功學員,用鐵鏈子拴養在病床上,有的整天喊口號,有的不停地唱歌,有的蹦跳不止手舞足蹈,其場面慘不忍睹。單是2005年關押在大連南關嶺監獄的病房區的法輪功子弟共7人,大都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不僅被鐵環緊緊拴住,不能走動,而且還交由我所在的監督崗呂某某等兩個犯人,每天去監管他們,還在樓層入口處設崗,嚴防慘不忍睹的消息外洩,呂某某告訴我,姜哥呀,你要是看了就能氣瘋,那些法輪功弟子,已沒了人樣,他們一絕食獄警就從鼻孔裡灌米湯,嗆得血糊糊的。

2003年2月我關押在大連瓦房店監獄,在勞改現場偶遇大法弟子佟某,他原為大連證券公司業務員,大學學歷,素質良好,因與太太同煉法輪功而被拘捕,剛開始他判了9年,太太久拖不判,有的法官提出他孩子才4歲,建議公檢部門撤訴,或改判緩刑,以利母親照顧孩子,但請示函到了薄的死黨,大連政法委書記那裏,他報告薄,薄氣憤地說,還有人為李洪志的人著想,不僅應當判,也要重判9年!這樣一來, 佟某夫婦雙雙入獄9年,小孩不得不送給了親友照看。小佟說連法官都認為薄熙來沒有人性!幸虧我所在的監舍王管教還有點良知,在囚徒全部體力勞改的情況下,唯獨叫我坐著看光景磨洋工,叫佟某負責打飯,他說你們不是暴力犯罪份子,理應區別對待。他還透露,為監控我們,也為了給獄警施壓,薄還讓負責偵辦我的案子的國安特務彭東輝父親主管瓦房店監獄紀檢工作,其目地不言自明。另一監區管教還說,薄熙來不斷到訪,每次都重視對法輪功學員的改造,他還說對死不改悔的,要叫他滿負荷勞動,生不如死!

瀋陽蘇家屯看守所的確黑暗

對於香港及海外有關瀋陽蘇家屯看守所迫害法輪功弟子的傳言,我十分震驚,但由於我沒有在該所關押過,所以對那種恐怖的情況不能提供佐證,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如同中國各地所有「躲貓貓」式的看守所一樣,那裏的人權狀況亦一定令人堪憂。

2005年我在大連南關嶺監獄關押期間,認識了因走私罪入獄的犯人孫某,據其介紹,他在瀋陽蘇家屯看守所生活一年多,那裏一般關押著來自瀋陽的犯罪嫌疑人,不僅獄警千方百計地敲搾勒索犯人,而且牢頭、獄霸動不動恃強凌弱,毆打他人,有人被打成殘廢,有的被折磨致死,連原遼寧省監獄管理局黨委書記郭建國也不能倖免。他受原大連灰綠巖監獄長,省監獄管理局副局長謝紅軍包庇大連黑社會老大鄒顯為一案的牽連,因受賄罪被拘捕入獄,審查期間,亦關在瀋陽蘇家屯看守所,在此期間,慘遭折磨而鬱死,孫某表示,好在他未判刑,按法律規定不再追究刑事責任,故在追悼會上,他身上還蓋中共黨旗,由此可以窺見,這個地方的黑暗之極。

孫某還說,那裏關押許多法輪功學員,因為大都不被其他在押人員理解而處境艱難,不僅吃不飽肚子,沒有熱水喝,而且還要忍受欺辱,並長時間從事體力勞動,比如粘紙盒、餐盒、紙箱等,沒有任何報酬。如果想吃好一點食品,親友就必須請客送禮,而家人用錢幣換成的飯票購物昂貴,不得不接受質次價高的生活必需用品。

孫某是遼寧丹東市人,夥同幾個台灣老闆,從中朝邊界的鴨綠江底下暗挖一個管道,由北朝鮮往中國大肆走私柴油獲利,案發後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孫某說他在瀋陽蘇家屯看守所羈押時,為求平安厚待,家人送禮求情付錢不少。

據我所知,一般法輪功學員都不認罪,當然家人大都也不會請客送禮,打通關係,所以比照郭建國之死,其艱辛處境可想而知。

我曾暗中保護大法弟子宮建民

由於薄熙來等地方官員格外嚴厲地打壓法輪功學員,上行下效,所以大連的監禁場所對法輪功的政治迫害最為慘烈。

2003年4月9日起至2006年1月3日,我在大連南關嶺監獄服刑,在此期間,聽到與看到許多法輪功弟子在勞動與生活中,受到獄警與犯人虐待體罰的情況。法輪功學員與一般囚徒不同,他們因為有堅定的信仰而不屈服,有道德底線出污泥而不染,並敢與獄警抗爭,這就使得他們身處隨時有可能死亡的危險境地。做為一個曾是記者的良心犯,我從心底佩服他們,但獄方有意監控、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所以在相當長一段時間裏,我很少能直接接觸到大法弟子。

2006年6月26日之後情況發生了變化,我由入監隊的苦力工變成一分監區的事務犯,獄方安排我在犯人唯一的宿舍大樓傳達室坐崗,這樣我手中有了權,便開始暗中查尋23個大隊裡的法輪功弟子,並一一加以關照。迫於當時的形勢與我的處境,我故意找碴打壓那些協助獄警欺負大法弟子的人,保護大法弟子免受凌辱與欺壓。比如8大隊宮建民即是其中一個,他時年30多歲,原為大連某企業宣傳幹部,後因修煉法輪功,而在2000年被判有期徒刑12年。由於他一直不服,所以不能獲得減刑,還先後兩次被押往嚴管隊懲罰,忍受獄中小號的非人道折磨,雖然他身高一米八三,塊頭不小,但因嚴管而被整得體弱多病,瘦得腰彎像蝦米。在他所在的8大隊的一個12人同住的監舍,獄方專門派有兩個犯人形影不離地監視他,我便暗中保護他。一方面我尋找各種藉口阻撓那兩個人從我門前通過,並在一對一的情況下洩露原因給他,讓他們寬容宮建民;另一方面我千方百計地為宮建民外出打飯、求醫、購物等提供方便,有時還直接給他送生活用品。

2005年國慶節後的一天,有人告訴我正有兩個犯人在罵他,我不顧一切地跑上樓,在他監舍剛好有兩個殺人搶劫犯在圍攻他,但尚未動手,我生氣地警告他們:從今後誰要欺負他,就別想再有機會走出由我當班時的大門,果然有效,此後宮建民處境還不錯。有一次宮建民神情不佳,我問他為什麼,他感覺自己廢了,我說不對,是有人想把我們整廢,但信仰自由,不能放棄。他說有時難免想到死,我說絕對不能死,要等到平反昭雪那一天!他最後表示贊同。

總之,在江澤民,薄熙來等惡人當權的時代,不論新聞自由還是宗教信仰自由都沒有,所以我才能與大法弟子成為獄友,我計算了一下,宮建民將在2012年獲釋,他現在仍在監禁中,我一直在為他擔憂。並願大家為之自由而呼籲。

薄熙來與法輪功為敵 原因何在

過去,我在中共體系內當18年記者,可以聽到各級官員許多真實的想法。記得1999年曾在一次閒聊中問過薄熙來最信任的司機——大連市政府機關小車班班長王某某:為什麼他做為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卻殘酷鎮壓法輪功,甚至我還舉出一些黑龍江省的事例,說明有些官員消極抵抗上面指令的辦法,問王某某,薄熙來為何不借鑑?但王某某披露說,胡錦濤是鄧小平隔代選中的中共新一代領導人,而薄是江澤民看好的並寄予希望接班的另一個新貴, 所以江對薄講過,你應當像胡在1989年西藏暴亂事件中表現的那樣顯示出強硬,才能有上升的資本。因此薄熙來把上級下達的殘酷鎮壓法輪功的這場滅絕人性的惡行,當成展示自己政治才幹與果斷性格的舞臺與機會。所以江澤民一聲令下,薄熙來緊跟照辦,為爭立功,惡貫滿盈,醜態百出。

薄熙來從1999年我入獄前,到2009年的今天,不論在大連市長的位置上,遼寧省長的崗位上,還是商務部長的高位上,以至最終爬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的寶座,異地任重慶市委書記,都始終念念不忘打壓法輪功弟子。在大連以至遼寧編造了數百起冤假錯案,這還不算,今天又在重慶大耍兩面派手法,一方面大唱紅歌,假惺惺地肯定上訪民眾的疾苦;一方面指使獄警虐待江津縣看守所內的法輪功學員致其死亡。並在光天化日之下,利用公安人員身穿警服,對為死者辯護申冤的北京律師張凱、李富春兩人大打出手。事後在國內外一片嘩然譴責聲中,裝聾作啞。其貪戀權力,公器私用,踐踏人權,循私枉法,天人共憤,引得近日重慶天災連綿,先是司機罷運後是搶槍事件,又是洪水、又是礦難,仍不醒悟,可預見其在未來的中共高層新一輪權鬥中,遭受滅頂之災不遠矣!

2009. 6 .9 多倫多


「保護記者委員會」紐約總部在2001年1月為姜維平頒發年度國際新聞自由獎,該獎形容姜維平為「記者中的記者」。圖為2009年2月9日上午,姜維平在加拿大筆會(Pen Canada)為他舉行的記者會上發言。(攝影:王奕/大紀元)


姜維平與薄熙來等合影,左起:姜維平、香港文匯報副總編劉永碧、薄熙來、香港文匯報外聯部主任陳桂雄,攝於1994年(大紀元資料室/姜維平提供)

姜維平與薄熙來的司機王勝利合影,攝於1999年 (大紀元資料室/姜維平提供)

大紀元獨家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美東時間: 2012-03-18 10:04:33 AM 【萬年曆】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9/6/13/n2556721.htm
標籤:tags: 姜維平,
法輪功,
薄熙來姜維平,
法輪功,
薄熙來
大紀元網友 

'感谢姜先生把真相告知世人。我虽然也算大连人,但是始终不清楚薄熙来对法轮功的迫害是这样歇斯底里。我以为他只是奉上面的令做做而已。这个畜生很善于伪装,表面都是警察公安出面下黑手,原来他在背后亲自督阵。 为了成为江泽民的嫡系接班人,他不折手段毫无人性。现在全家遭整肃,真是老天有眼,恶报的时辰到了。 善恶有报终有时,只争来早或来迟。薄熙来的疯狂争名夺利,就是抢着进地狱之门。——阿水'

大紀元網友 

'中共党媒“大变脸”的背后

作者﹕华风

【正体版】 【打印机版】 【字号】大 中 小 【大纪元2012年04月13日讯】王薄事件发生后,伴随中共的激烈内斗,还有一个引人注目的现象,即党的喉舌们前后不一、自相矛盾的不断“变脸”。3月31日,北京市委党报《北京日报》发文称,“总书记不能凌驾党上”,公开挑战中共一号人物,然而4月5日,又突然刊出社论《牢记总书记的嘱托》,对胡高调表忠心。180度转变的背后,是江系北京市委书记刘淇,为周永康站台,虽然胡结束出访回国后,《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中共高层及各地方大员,纷纷表态效忠,见势不妙,《北京日报》也即刻变脸,但影响已出,且刘淇安然无恙,此一回较量,胡温实处下风。

薄熙来被击倒后,要求民主和政治改革的言论一时大兴,媒体也没作壁上观,《中国青年报》《环球时报》等纷纷发表文章,中共的网路封锁也出现松动, 六四、赵紫阳、法轮功、活摘器官等敏感词一度解禁。然而昙花一现,当局很快又收紧了网路,4月9日,中共各大媒体大规模的发表“辟谣”的文章,《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北京日报》等作政治表态,对“网路谣言”进行舆论围剿。此一变脸反映出胡锦涛的困境,又想击败江周又怕乱,然而“维稳”和封网只能失去民心。

4月10日,中共宣布了对薄熙来的处理决定,但显然又出于维稳考虑,将一个“政治谋反”淡化成了刑事案。薄熙来案涉及周永康策反和重大罪恶,除了王立军揭出周薄联手夺权,民间和海外媒体对周永康的贪腐和命案等爆料也越来越多,尤其周永康接手政法委后,涉及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法轮功自焚伪案中的重大人命。形势逼人,江系势力和胡温处于最后摊牌,薄熙来案最后如何定性,鹿死谁手,再看党媒“变脸”。

党媒是中共高层权斗的风向标,各派为争夺话语权都要控制,每次转向都反映了交战双方的态势,变脸的背后,看得见江周的拼死挣扎,也显出胡温的顾忌和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困顿,目前是内有生死权争,外加民众抗暴,重庆和福建相继发生警民冲突,内外交困,如何取胜周永康,端掉政法委这个毒瘤,真正给人民一个交代,已经刻不容缓,但靠权谋、隐忍都不是办法,只能是处处制肘,内乱加剧。

真相是最有威力的武器,胡温要想在十八大前拿下周,就应向外界公布江周集团犯下的全部罪行,尤其是对法轮功的迫害事实,让民众和国际社会知道江周制造世纪伪火大案、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罪恶,真相的传播会震动世界,血债帮要偿还血债,必将在人民的醒悟和清算中灭亡。让人民知道真相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当然,共产党也必随之完蛋,天意不可违,罪恶不能延续,只有解体中共中国才有未来,如果只是想斗垮江周完成十八大交接,从而维护中共政权,那可是极危险的死路,共产党还该不该存在,就问问中国老百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中港台时间: 2012-04-13 11:19:33 AM 【万年历】

'

大紀元網友 

' 想起《红楼梦》,薄熙来就是那贾雨村,姜维平就是那个后来押解贾雨村的门子。——轮回报应!“薄雨村”最后悔的事:乱判“维平”葫芦案,当年让姜记者跑了。

再看看江蛤蟆最后悔的事:迫害法轮功。今年秋天,中共解体前,“九头邪龙”最后悔的事情:没防备“立军领馆一日游”。——大陆自由客'

大紀元網友 

'现在说什么都是空谈。历史和时间能沉淀一切。到时一切自有公论。'

大紀元網友 

'看到姜先生曾經在監獄裡如此盡力的幫助大法弟子,我非常感動。您的善良和正義,觸動了我的心。祝您越來越好。'

大紀元網友 

'姜还是老的辣,姜老分析问题确有前瞻性和预见性,恶人薄熙来的恶报刚刚开始!!感谢姜老在狱中对落难中的大法弟子的支持与帮助!!谢谢!!'

大紀元網友 

'《公安书记在京绑架被拆迁受害人》“非民为无良,乃官驱之。”如何让民众信服。

《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书记、区长强抢拆迁耍赖不给已经签订好的补偿款还逼我浇油自焚》

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公安分局政法委书记杨兵宁,组织雇用黑社会人员,对我曹庆岩在北京最高法院因房屋被莱山区政府强行威逼我签协议和给我打了补偿款欠条后,区书记、区长耍赖不给补偿款还伙同政、公、法强抢偷拆除我房,协议中的补偿款多年至今未给一事,正常上告回返于北京先农坛公交站点时被公安书记杨兵宁组织雇用亲自指挥的黑社会人员绑架殴打搜身、手机被扣砸碎,杨兵宁并扬言不许到北京告状。地方政府强枪民房耍赖至今不给己签订好的补偿款,老百姓进京上告,地方公安书记就组织雇用黑社会绑架殴打不给解决问题。杨兵宁身为国家公务员、国家公安干部不但不保护老百姓的财产和人身安全,经然还组织雇用黑社会人员危害人民。有这样的人员继续留任在公安、政府部门,更会对国家、党、政府造成毁灭性的灾难。望上级领导对杨兵宁这样的黑社会组织者予以严厉惩处,还天下太平。

详情请看QQ1289599322空间日志, 电话18889975218 联系人:曹庆岩

'

大紀元網友 

'薄熙来会死的很惨!'

大紀元網友 

'薄熙来现在的遭遇,也是他长期以来迫害法轮功所应受到的报应。'

大紀元網友 

'(缺乏‘同情心’,而又主持行为‘(邪)恶劣’的,美国自由亚洲电台的,某‘节目主持人’:)2006年,中国共产党,活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苏家屯焚尸炉),以高价出售赚巨钱款的事实,开始向世界披露;当时,曾有大陆中国的听众,在该位来自于大陆的,主持人的节目上,转述该事实时,使该‘节目主持人’勃然大怒,斥责发言者道:你是什么人?!你怎么会看见有这样的事实?如果不是你亲眼所见,你又是听谁说的?告诉你这件事的人,他又是什么人?!他是什么身份?为什么别人没有看见,而被他看见了?.....迄今为止,中共没有任何公开过,这类事实的信息;为什么你就把这些信息,作为事实公开讲述?除了你,除了他,还有谁能够证明,你所讲的这种信息是属实的??(凡对于,反对共产党的国内听众发言时,这位对共产党持同情态度的节目主持人,总是千方百计地予以刁难;时而抓住发言者话语中的漏洞,予以讥讽,大作文章;时而以怪异的思维,对发言者声东击西,打乱发言者的思维路径,而对其变相进行情绪上的‘修理’,使这类他本人‘不喜欢’的发言者去‘自律’,并主动离开他的主持节目。)

'

大紀元網友 

'《明慧网》明慧评论(138):不是搞政治 是告诉您真相

发表日期:2011年11月7日

听众朋友,大家好。 这期明慧评论的题目是 <<不是搞政治 是告诉您真相>> 接下来是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伤害了谁?>>。 下面首先请听, <<不是搞政治 是告诉您真相>>

正常社会的政治

在中国古代并没有现代人所谓的政治概念,人所说的“政治”实际上是包含了“为政”和“治理”两个方面的意思。

孔子说过:“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政者,正也。子帅以政,孰敢不正?”政者,左“正”右“文”,正的文化是也,也就是用正的文化使国家得到治理。

近 代,孙中山先生还说:“政治两字的意思,浅而言之,政就是众人的事,治就是管理,管理众人的事便是政治。”“政治”在西方社会也是个很平和的词,人们将大 家关心的公众事务叫政治,除宗教、商业外的社会活动都可视为政治活动。这不正是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吗?不正是“天赋人权”、“信仰自由”、“人身自 由”、“言论自由”、“思想自由”吗?这样的政治当然对人类是有益的,是人类不可缺少的,是应该肯定、维护和积极参与的。

在正常的政治观念 下,参政议政是被执政者乐于接受的,《左传》中记载郑国有许多人到乡校里议论国家政治。有人建议子产(郑国的政治家)把乡校毁了。子产说:为什么要毁掉乡 校呢?人们议论一下施政措施的好坏有什么不好?他把敢于说话的人称做自己的老师。结果郑国在子产宽厚仁道政策的治理之下经济发展,社会秩序井井有条。

共产党的“政治”

恩格斯说:“任何政治斗争都是阶级斗争”。毛泽东说“都是阶级对阶级的斗争”。共产党的政治说到底就是权力的争夺,所谓的参与政治就是它认为谁威胁到它的政权,扣上这顶大帽子,就可以毫不留情地大打出手。

于是,什么“大清洗”、红色高棉大屠杀,什么“工人运动”、“农民运动”、“整风运动”、“土改运动”、“镇压反革命运动”、“反右派运动”……“文化大革命”、六四屠城、迫害法轮功等“政治运动”就必然的发生了。“政治斗争”、“阶级斗争”、“路线斗争”、“思想斗争”、“政治宣传”、“政治学习”、“政治工作”、“政治面貌”、“政治立场”、“政治生命”、“政治觉悟”、……可谓“政治”满天飞。

在共产党“搞”的“政治”中,乡绅们被扣上“地主阶级”的帽子加以消灭和专政,作为一个国家必不可少的资本家阶层被消灭,知识份子由于说了几句真话而被打成右派,……如此这般被害死的无辜的中国人仅从一九四九年到现在就有八千多万。

在 共产党的邪恶“政治”中,中国人连信仰的自由都没有,甚至许多坚持自己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的器官都变成了中共手里沉甸甸的钞票……多少诈骗、偷盗、抢劫、吸 毒、卖淫、赌博、拐卖妇女儿童、行凶报复、杀人害命……多少土地荒漠化盐碱化、水质污染、大气污染、噪音污染、水灾、旱灾、虫灾、泥石流、地震以及各种传 染病……多少矿难、虐杀儿童、虐待妇女、强制拆迁、非法征地、官匪勾结、毒大米、毒面粉、毒奶粉、地沟油、垃圾猪等等滚滚而来,真叫人防不胜防。而中共的 高官们都是高高在上特供特护,或者早已把自己的子女、财产都转移国外,时刻准备着逃之夭夭和已经成功的外逃了……

搞邪恶“政治”的共产党却 一直在造谣说法轮功在“搞政治”。法轮功学员依法上访被诬为搞政治、法轮功学员讲出自己的受迫害真相被诬为搞政治,法轮功学员讲法轮大法好被诬为搞政治、 传播《九评共产党》一书被诬为搞政治……,真正的原因是为它们的迫害寻找借口。多少被邪党文化洗脑的人不敢说共产党不好,却认为法轮功就是“反党分子”、 “反革命”,是“政治问题”,要杀头的,甚至于迫于压力或追求利益而参与其中助纣为虐——这是共产党几十年如一日的“政治洗脑”强加给人们的一个歪理。

所以共产党的邪恶政治和我们人类的正常的政治是完全相反的格格不入的。

耶稣的门徒是在“搞政治”吗?

尼 禄在位期间,公元64年7月18日,在罗马城内圆形竞技场附近突然发生大火,并酿成一场可怕的持续五天的大火灾,四分之三的罗马城被烧毁。在大火灾发生以 后,尼禄为了平息民众中的不满情绪,嫁祸基督徒,把他们描绘成一群做恶多端的人,为正式迫害基督徒制造借口。为了激起民众的反基督教情绪,还有人从基督教 的经书中断章取义,编造谣言。比如,耶稣曾对门徒说过“吃基督的肉,喝基督的血”,反基督者就把这些话断章取义拿出来,加工成基督徒们在拜神时要杀死婴儿 并喝其血、吃其肉。基督徒之间习惯上互称兄弟和姐妹,就被反对者描绘成他们乱伦等等,在百姓中制造各种惑众谣言。基督徒还提到有“另一个王国”,也被人断 章取义认为是对罗马不忠。

面对各种诽谤,早期基督徒中一些学者,比如贾斯汀、特土良、雅典那哥拉、克雷芒、伊格那丢、波里家等,开始著书立 说,驳斥反基督教的言论。他们被称作“护教士”,主要是辨明那些反对基督教的人的话是虚妄且毫无根据的,指出反对基督教的知识份子故意捏造虚假的事来污蔑 教会。用今天的话说,相当于上访陈情,或者讲真相的活动。

力劝武帝不当灭佛的高僧是在“搞政治”吗?

高僧慧远 俗姓李,是南北朝至隋朝早期在净影寺修行的高僧。在南北朝时的北周和北齐佛教很盛行,寺院僧人众多。但北周武帝宇文邕自己不信佛,而且诏令灭佛教。他的目 的是想以此使国家有更多的人从事生产、增加国库税收。武帝来到邺城,以君主的身份和众高僧“商讨”三教废立之事,慧远和尚高声抗辩,据理力争:“陛下今恃 王力,破坏三宝(佛教名词指佛、法、僧),是邪见人,阿鼻地狱不论贵贱,陛下安得不怖?”武帝听后大怒,眼睛直瞪着慧远说:“但令百姓得乐,朕亦不辞地狱 诸苦”。慧远摇头道:“陛下以邪法化人,现种苦业,百姓当共陛下同堕地狱,何处有乐可得?”武帝不听劝告,在原北齐境内铺天盖地废除佛教,一切经像尽毁于 火;庙产入官,僧尼勒令还俗。

慧远乃有道高僧,眼见皇帝要入地狱,佛家以慈悲为怀,自然舍命相劝。那为什么慧远又说“百姓当共陛下同堕地 狱”呢?这是因为一旦“政府下令取缔”,所以肯定会有很多不明真相的百姓跟着起哄,作践经书、僧人、甚至落井下石等等,按佛经讲这都是要下地狱的罪业。所 以慧远说“陛下以邪法化人”,百姓跟着遭殃。这也是为什么慧远作为出家方外之人,明知当权者已经“定了性”的,还偏偏要“搞政治”,不惜冒犯龙颜相劝。此 外还有僧猛“进京上访”,与周武帝论述不宜灭佛,静蔼法师亦面见周武帝论其灭佛之过,皆被逐出。宜州僧人道积,与同伴七人绝食而死,其事迹极为壮烈。这些 高僧之所以“不忍”,乃不忍无知者入地狱,是为大慈悲之心。

北周武帝消灭佛教的目的,本来是想振兴国力,做一番大业的。谁想天不遂人愿,他在北齐“取缔”佛教的第二年就身患恶疾,全身糜烂而死。不到三年,杨坚杀死周静帝自立为帝,就是一统中原的隋文帝,而北周武帝一生试图发展其国力、建霸业的北周至此也亡了国。

法轮功讲真相是“搞政治”吗?

法轮功学员是真正修炼的人,对于个人的利益得失是超脱的,更不会去争夺谁手中的权力,这是修炼人的本份。

可 是当我们正当的修炼权利被剥夺的时候,当我们的师父被肆意污蔑,我们的信仰被任意践踏的时候,当大法被许多人误解的时候,当成千上万要做好人的人被抓被劳 教被判刑被虐杀甚至活摘器官还被人们认为是“活该”的时候,这如同慧远所言,所有参与者都犯下诽谤佛法、恶意伤害、杀戮无辜修炼人,按佛经讲这都是要下地 狱的罪业,按法律讲也是罪不可赦,我们应不应该出来说明一下事实真相?向大家说明法轮大法是什么,迫害法轮功的共产党是什么呢?对那些正在做恶的人说一声 “住手,你这样做首先害的是你自己”的忠告呢?这不是在维护正义与良知,劝人弃恶从善吗?这不是在制止人行凶作恶、免遭地狱毁灭之难的慈悲吗?难道说一旦 说明事实真相了就是“搞政治”?所以讲真相、传播真相是顺天意得人心、利国利民、积德行善的大好事,就象当年基督徒在虐杀面前、佛教徒在法难面前坚持真理 不屈不挠一样。

朋友,请您选择

朋友,如果可以选择,您是选择文革呢还是选择文景之治、贞观之治或康乾盛世呢?如果可以选择,您是选择西方的自由民主政治还是毛泽东式的“人民民主专政”?您愿意了解真相、反对迫害还是甘愿做江泽民的“610组织”的马列恶徒呢?虽然历史不能选择,但是做怎么样的人走什么样的路我们完全可以选择。如果您选择的是做一个有良知善念、有健康体魄,渴望走向生命回归正途的好人,那么就请您坚守道德,退出共产党的党团队组织,迎接上苍给予我们每一个人应有的幸福、光明和殊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8/248393.html

听众朋友,下面请继续收听,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伤害了谁?>>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持续了十二年,这场残酷的迫害到底伤害了谁?从一位修炼法轮功的医生的遭遇,可以看得很清楚。

今年七月,明慧网上 登了一条消息,一位病人到医院看病,经检查为胃穿孔、肠粘连、直肠癌,都是要命的病。为了能保住病人的生命,家属拿出了一千元钱,塞到主刀医生的手里,医 生说什么也不要。推来让去,最后医生把钱收下默默地走了。手术非常成功。病人出院那天,医生拿来了一张一千元的病人住院押金收据,告诉病人家属说:“你们 送我的一千元钱,我给你们交了住院押金,这是一千元的收据。我是法轮功学员,不能收病人的红包。”

看了这条消息,不禁想起去年同期闹的沸沸扬扬的“缝肛门“事件。一名产妇疑因未给助产士足够的红包遭到报复,肛门竟然被助产士缝上,虽然事后医患双方各执一词,

大紀元網友 

'共产党天天让人学政治,在现在基本没有人愿意看的情况下,还成为一门课程,却把法轮功歪曲成搞政治,好像十恶不赦了,这不是很奇怪吗,一个被迫害的群体搞什么都理所应当,无可厚非,但是法轮功没有搞政治,一群修炼的人会在意人世间的权力吗,那正是要修去的人心,法轮大法是佛家大法,在末劫中有救度众生的责任,共产党阻挡着人们了解真相从而选择光明和未来,那自然就要把它的底抖出来,让人们看清楚这个恶性肿瘤的本质,共产党本就是个邪灵在人间的具体表现,目地就是用利益,色情这些东西把人变坏从而被神抛弃淘汰,而法轮大法是来救人的,启迪人的善念,佛性,回归正途选择未来,说到根,其实就是正邪的在人间的较量,人们选择什么,走什么路那是自己说了算,没有谁不珍惜生命,没有哪个好人愿意与恶为伍。'

大紀元網友 

'昨天(3月18日)我地有一外地男子身背扩音器、手拿光碟(宣传薄熙来的)身后立有薄熙来多幅大彩画,公开替薄熙来喊冤叫屈!情绪嚣张!我想一定是左派出钱请这些人在社会上搅混水。想问问网友,其他地方有无类式?'

大紀元網友 

'血债累累,众神绝不饶恕,入无间地狱!'

大紀元網友 

'江薄皮,周扒皮;你们还真是奇特也,法轮功修炼真·善·忍是一种精神境界的信仰,是一种圣洁的超越;根本不是你们那类所想象的,人间的得失的追求与贪欲,你们为了名利权,却如此邪恶与血腥,所以,最终被邪恶的行为彻底毁灭。'

大紀元網友 

'姜维平先生的正义、勇气和智慧,闪耀着人性的光芒。'

大紀元網友 

'很多人误解法轮功搞政治,反共产党,政治一词,在中国已经被异化, 人人加入党,团,队政治组织,这就是最大的搞政治啊,参加文革,一系列运动,都是搞政治啊,共匪让人搞政治的时候,你必须搞, 只要反对批评共匪的,你就是反动,搞政治。 大法弟子是让人退出党团队,是让人退出政治啊,是揭露共匪的一切罪恶,反迫害,并不是鼓动人造反搞暴力,更不对政权有任何兴趣。。。 为什么要人退邪党, 天理昭昭,善恶有报, 共匪杀人无数,反神反佛,与天斗,与地斗,迫害修炼人, 老天会允许这样的邪恶组织继续吗? 你是这样一个邪恶组织里的一份子,明知道它的邪恶,而不退出,你是选择善,还是选择恶呢?? 共匪遭报应的时候,你没退出,你就是选择跟它在一起,这样不是很危险,为什么我们要给这样的邪恶魔鬼陪葬呢?'

大紀元網友 

'有大法弟子择善固执,有姜先生仗义相助,相信中共邪党垮台不远!'

大紀元網友 

'到现在人们都不明白,还说法轮功不好。俺问:法轮功不好,他们干什么了?回答不出来。又问:就是不好,你活摘人器官,又是为那般?看看薄熙来都干了些什么?'

大紀元網友 

'诚念:法轮大法好,危难来时能保命。我体会到千正万确!'

大紀元網友 

'真善忍至高无上!!!信仰无罪!!!向坚持自己信仰的人们致敬!!!'

大紀元網友 

'当时我们地区市信访办门前也有大概二千多法轮功学员,非常平和地填表,反映炼法轮功身心健康的情况。没有想到这些有名有姓的填表人成了被中共打击镇压的人,还上了中共的黑名单,本人也是其中之一人,当天晚上警察、警车就来家把本人带到警察局。从此后骚乱不断,我认识的以前一起炼功的几个人,因坚持自己的炼功,被判刑,最高一个十年。'

大紀元網友 

'谢谢姜维平先生对法轮功学员的支持与帮助,姜维平先生在对人渣薄熙来的揭发与批判立下了大功。祝姜维平先生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大紀元網友 

'感谢姜先生对同修的帮助,善恶有报,姜先生一定会有美好的未来。'

大紀元網友 

' 邪党都一货色,哪个不是这样的, 毛整死多少人,邓打压多少人,江呢?胡呢,哪个不沾满鲜血。要不然中共的血旗哪来血染呀?'

大紀元網友 

'江泽民 周永康 必遭恶报'

大紀元網友 

'薄熙来会被投入无间地狱,在永罪永刑的报应中生不如死!'

大紀元網友 

'薄熙来这个恶棍必须马上从人间消灭,打入地狱!!!'

大紀元網友 

'邪党不亡,是无天理!'

大紀元網友 

'薄熙来的末日就要到来了,他必会象罗京那样痛苦地死去,下地狱经受更可怕的鬼刑。所有他对大法弟子所做的恶行都会一样不少的报应在他自己身上。'

大紀元網友 

'今天重庆解放碑出现大规模聚集,据说是城管暴力执法'

大紀元網友 

'在海外要起诉波本人和他小子:共同灭绝人类罪!因为他小子的安逸生活仿佛让他觉得应该这么做。要有父债子还的机制。'

大紀元網友 

'坚信真理,远离邪恶!'

大紀元網友 

'含泪看完姜先生的评论,真希望大陆记者能像姜先生这样仗义敢言。'

大紀元網友 

'不堪入目的大陸黑暗,無人性無言語形容之,一群中共狗奴才!'

大紀元網友 

'薄熙来这样的奸诈恶人,只配混在中共这个流氓党内。不是被政敌整死,就是被上天灭掉,它不会有好下场的!罗京就是它的榜样。'

大紀元網友 

'法轮大法好

薄是个畜生'

大紀元網友 

'真.善.忍是永恒的真理,是生命永远的法宝! 为了短暂的名利破坏真理,践踏生命只能害人害己.臭名远扬.'

評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