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民主人士紀念六四20週年

丹麥民主人士紀念六四20週年(攝影:大紀元/林達)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6月3日訊】(大紀元記者林達丹麥哥本哈根報導)5月29日,丹麥部份民主人士來到中國駐丹麥使館前,抗議中共政權20年前的六.四天安門大屠殺。

高精度圖片
北歐民主陣線負責人劉剛先生宣讀《89民運二十週年告全國人民書》。(攝影:大紀元/林達)

緬懷六四,譴責中共

北歐民主陣線負責人劉剛先生宣讀了《89民運二十週年告全國人民書》。劉剛先生說:「20年前那場爭民主,要人權,反腐敗的民主運動,被以鄧小平為代表的保守派血腥的鎮壓了。無辜的人民有的為此犧牲了寶貴的生命,有的獻出了健康的身體,有的被迫背井離鄉,流亡海外,更多的人民,被迫生活在恐怖之中。」

「20年過去了,由於當權者的殘暴以及隨之而來的高壓統治,造成了現在中國社會理想缺失、道德淪喪。官商勾結的結果,貧富懸殊急劇擴大,社會矛盾日益激化,社會公正蕩然無存。鄧小平的「白貓黑貓,抓住老鼠就是好貓」的跛腳式的經濟體制改革已經走入了死胡同。在此紀念89民運二十週年之際,我們呼籲當權者,順應歷史潮流,開展政治體制改革,逐漸推行民主選舉,還政於民。」

高精度圖片

隨後,劉剛先生在回憶20年前的那場大屠殺時,對記者說,當時他自己已經參加了工作,但非常關心中國的民主改革和學生運動的發展。當時很幸運,沒有被中共當成出頭的椽子抓起來。

關於中共說學運是暴亂的說法,劉剛先生說:這是共產黨欲加之罪,何患無詞。,現在在海外,這麼發達的信息,已經還原了一些歷史的真相。它要對你進行誣陷,一定要說你是暴徒,要抓你的話,說你是反革命。光靠這樣的謊言,是掩蓋不了事情的真相的。我認為六四都是自發的,學生都很自律。當時學生還是希望在體制內進行改革。我個人評價,這其實是鄧小平和楊尚昆、或者說以鄧小平為主的 保守派進行軍事政變。利用軍事力量,合法的、或者是在位的,你說合法也很好笑,他也確實也不是經過老百姓選出來的。把總書記罷免了,然後又沒有經過黨內的民主程序,把江澤民推上了台。靠李鵬這些人,對老百姓進行血腥鎮壓。然後給老百姓戴上一頂暴徒或動亂。。。各種各樣的帽子,事實上是為了掩蓋自己的暴行。」

高精度圖片

丹麥民主人士,維權網站《天網》義工張國亭先生激憤地說:「六四的真相,到現在都20年了,他們還都沒有把真相公佈,為甚麼?他們是殺人的兇手,他們是鎮壓老百姓,鎮壓手無寸鐵的學生嘛,他們就不敢承認自己是犯有歷史罪責的。我們的《天網》網站上,還有許多網站,六四檔案,有那麼多血腥的照片,這都是活生生的,把人壓成肉醬了!這些全都是真實的,來不及躲避,就被壓死,被開花彈打死了!世界上戰爭都不允許用的開花彈,共產黨就對著老百姓用。這就說明共產黨有多麼殘酷。這些事實它們是賴不掉的!共產黨是魔教,共產黨是魔黨!共產黨是世界上最沒有人性的組織。所以我們必須早日把它結束,還政於民。共產黨已經鎮壓法輪功10年了,它就是最怕法輪功揭露真相。所以法輪功揭露真相是最好的。它們從來就是用謊話欺騙人民。」

高精度圖片

民主人士楊光先生悲傷地回憶20年前那一幕,他聲音哽咽地告訴記者︰「六.四的時候,要說我有甚麼表現的話,就是把自己存的準備結婚的一萬元錢,買了一些麵包啊,饅頭的給那些學生吃,那些學生絕食都要餓死了…. 結果我被通緝。」

楊光先生說︰「六.四20週年了,共產黨該亡了,因為鄧小平說了,殺20萬人再維持20年的統治。他確實殺了20多萬,要連法輪功的人算上就不止20萬了。」

高精度圖片

曾經在中國擔任過體育記者的肖先生,回顧當年六四時的經歷,他說:「6月2號、3 號我在上海。上海那時也很緊張。南京軍區在上海周邊集結了軍隊,準備進城。但那時上海的學生與工人糾查隊,在路邊設路障。後來,上海鐵路也發生了臥軌,阻擋列車,聲援北京學生。當初江澤民在上海,鎮壓學生很厲害,後來把幾個工人槍斃了。六四以後,作為六四暴徒處理。共產黨怕就怕工運與學運相結合。上海的工人當時比較同情學生。整個上海那時是癱瘓了,公交車開到那兒,主動就放棄,組成路障,不讓軍隊進上海城。六四之後的清算,上海是最惡劣。江澤民六四之後主控總書記後,這也是作為他的政績。因為他在六四之前,整肅《世界經濟導報》,作為在中共元老那裏增分的因素。我是在6月3號離開的,我當時是體育記者。當時群眾有一個信念,不能讓軍隊進來鎮壓學生。大家都認為學生是愛國的嘛,不至於動用武力來鎮壓。包括許多工人也有許多他們的子女也在絕食現場。,當時的活動都是以學生為主,在人民廣場上,很多上海各院校的學生,華東各地的學生,他們都是和平的,沒有任何過激的行為,沒有任何打、砸、搶,就是聲援北京的學生。他們都是平和理性的。」

高精度圖片

拒絕遺忘 放棄幻想

肖先生說:「六四對我們那一代青年絕對是個轉折。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中國送來了馬列主義。六四一聲槍響,給中國送走了馬克思主義。人們再也不會對中共抱有幻想了。我想我們那一代人,都看清了共產黨的本性。我們過去體制內的一些記者,已經看穿了!」

高精度圖片

劉剛先生說:「在六四以前,我們還都抱有一線希望。六四之後,就更清醒地認識到,要與共產黨談民主,那是與虎謀皮。過去有一種認識,兩頭熱,老百姓比較熱,官方、上層、領導層也比較熱,中層的腐敗階層是改革的阻礙。六四開槍後,使人們深刻認識到,共產黨的殘酷本質,它的政權是與人民為敵的。也造成我近二十年來流落海外。」

講到現在中國的現狀,劉剛先生說:「現在,中國國內怪現象橫生。比如說華南虎,赤裸裸地在信息社會造成這麼一個怡笑大方的案例。還有俯臥撐,也是一個例子。現在在湖北沸沸揚揚的鄧玉嬌的案子,在這麼開放的信息社會,全世界人們都在看著他們。看他們要幹什麼。」

「現在在實際運行中,人們都採取了一些潛規則,大家都不守法,抱著賭博的心理,認為自己不會是下一個(挨整的)人。現在大家都清楚地看到了,無論是廳局級一直到政治局委員,遠的有劉少奇,甚至鄧小平自己。近的可以說到六四後北京的陳希同、上海的陳良宇等,他們是在位時,沒有推進以法制國,最後被權力鬥爭的一方打敗了,自己最後被殺了頭,撤了職。又有誰會保障他們的基本權利呢?我建議,無論是體制內還是體制外的朋友,齊心協力,推進中國的法制建設。一條腿要民主選舉,另一條要以法制國。」

劉剛先生說:「我們到這來就是要向中共政權表達一種態度,我們要拒絕遺忘,我們要推進中國的民主法制建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紀元記者王奕多倫多報導)今年是北京六四屠殺20週年,5月31日,多倫多民運團體「民主中國陣線多倫多分部」和支持民運團體「多倫多支持中國民運會」在多倫多舉辦了一系列紀念活動,數百多倫多民眾參加。
  • (大紀元記者辛玲、黃靜榮香港報導)6月2日由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發起的,要求平反六四的絕食進入第二天。被港府拒絕入境的國殤之柱作者丹麥藝術家高志活的兩名兒子,代父分別送贈兩座紀念六四的雕塑給香港學聯及立法會。昨日下午,學聯又邀請立法會議員,共同討論教育局應否將六四列入課程綱要。立法會議員張文光表示,學生的絕食是繼承了89民運學生的理想,具很強的繼承和象徵意義。他指出,最重要是建基於歷史的事實,教師有責任教學生這段歷史。他強調,世界上沒有一場人民的運動和鎮壓可以永遠壓入底層而不平反的!他相信一定有機會看到平反六四的一天。
  • (大紀元記者關式明香港報導)本土社運樂團「噪音合作社」成立於98年,所創作的音樂涉及人權和社會被打壓的小眾團體,他們長期參與支持基層勞工團體和迫遷戶等活動。今年是六四事件20週年,樂團與多位音樂人合力出版《6420》音樂CD集,將過去20年對六四事件的看法和感受記錄,同時亦為「天安門母親運動」籌募經費。
  • 六四屠殺二十週年了,理性回顧這場運動,我們可以看出,它並不是由於激進、理念太清晰、訴求太高而引來鎮壓,恰恰是由於對共產黨本質不清,才導致那麼多人被殺害。
  • 日本「產經新聞」今天報導,美國政府在六四天安門事件廿週年前夕公佈的天安門機密檔案指出,美國在一開始時就掌握,整個事件的特徵是很明確的屠殺,中國人民解放軍當時的目標是鎖定非武裝學生、民運人士與一般民眾,文件的總結是「單方面的屠殺行為」。
  • (大紀元綜合報導)臨近六四20周年,世界各地紛紛舉行紀念活動。5月31日,由加拿大多個社團組織的六四20周年紀念活動在多倫多大學舉行,5百多人出席了「六四論壇」。當年的學運領袖王丹發言時表示,大家堅持平反六四,是為了抵制中共模式的邪惡的價值觀。他強調要把握住「反共不反華」的原則,堅持做溫和堅定的反對派。王丹在接受媒體訪問時也表明,不寄望於中共政府平反六四,「希望還是寄托在我們自己身上」。
  • 美國洛杉磯的攝影記者凱瑟琳鮑克奈特在六四事件二十週年前夕,重新檢視了20年前她在天安門廣場上,通過照相機鏡頭目睹的血腥鎮壓過程。
  • 【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2009年5月31日,在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教育學院舉辦的一個紀念六四20週年研討會上,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男子對新唐人電視台記者說:「我剛才說很佩服王丹和趙紫陽先生,能夠不畏強暴。」這男子也是一名20年前六四屠城事件的見證人,今天終於向媒體道出心聲。
  • 在1989年天安門廣場鎮壓學生運動20週年前夕,中共當局封鎖了許多互聯網站,並拘禁和軟禁一些異見人士。在北京的駐華外國記者協會週二(6月2日)譴責北京當局的敏感時刻阻礙記者採訪。
  • 6月1日周一,延期數月的劍橋扔鞋事件,在六四前夕開庭審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