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爭鳴》:「六四」20周年祭

人氣: 3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6月3日訊】「六四」慘案已經過去二十年了。慘遭喪子之痛的「天安門母親」們剛剛在北京聚集在一起,祭奠了她們被中共殺害的孩子。我們在這裏除了向這些偉大的母親們表示崇敬和安慰之外,同時也向犧牲在中共屠刀之下所有的「六四」死難者致哀︰你們的冤還沒有伸,我們不會忘記!

(一)

六四」這場二十世紀規模最大的學生運動,是從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胡耀邦逝世開始的。
其實這場運動本身乃是中國歷史轉折時期兩種政治力量十年鬥爭的結果。自從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定停止執行毛澤東「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極左路線,確定改革開放方針之後,黨內以老人幫為骨幹的反動勢力就沒有停止過反對三中全會路線的鬥爭。經過八年的較量,他們終於把黨內外最得人心的改革派領袖胡耀邦打倒了。正是這種逆轉的局勢在全國人民心中埋下了怨恨的火種,所以當胡耀邦含冤去世的時候,鬱積了兩年的怒火終於噴發出來了。不管當時走上街頭和在天安門廣場靜坐的學生們是否意識到,推動他們的深層力量,實質是兩種中國之命運的鬥爭。一種力量要把中國推向人類普世文明的現代化軌道,另一種力量要把中國的命運繼續置於一黨專政的操控之下,用所謂「四項基本原則」把中國人民牢牢捆住。胡耀邦正是前一種力量最傑出的代表,所以對他的哀悼才發展成震蕩整個中國乃至全世界的政治風潮。它的直接訴求是反對腐敗,但是深層的意義是促進改革,呼喚民主,矛頭實際上指向中共的一黨專政。

(二)

「六四」這個詞的由來是指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實際始於六月三日深夜)中共指揮中國人民解放軍正規軍以重型坦克為前導,以機關槍和自動步槍對首都手無寸鐵的和平居民和靜坐請願的學生實行集體屠殺的慘絕人寰的血案。

這是中國歷史轉折點上改革和反改革、民主和獨裁之間反復較量了十年之後的一場慘烈無比的戰略決戰。調動軍隊屠城,只是這場決戰正式打響。實際的準備工作早就開始了。胡耀邦一去世,精於內鬥的老人幫就已經料到政壇將有震動,消滅政敵埋葬改革的機會來到了,所以很快就秘密調集軍隊進駐北京四郊,待命「執行任務」了。此後的《人民日報》四月二十六日社論(誣陷學生和平請願是「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動亂」,用以激怒天真的青年學生,使之走極端,以便用武力鎮壓)和五月二十日的戒嚴,不過是按既定方針一步一步付諸實施而已。這一切都安排得停停當當之後,「不惜一切代價」的命令就下達了。這是一個國家的統治者向自己的人民宣戰。

為了一舉殲滅黨內外的對手,中共掌權者還平空指責學生背後有「長鬍子的人「當」黑手」,說這場學運是「有計劃的陰謀」。所以屠城之後立刻撒下天羅地網,對所謂「自由化分子」進行大搜捕,同時在黨內進行一次極嚴格的大清洗。

經過這場大決戰之後,學生運動被徹底扼殺,黨內外的改革派和「自由化分子」被一網打盡,三中全會以來所取得的政治成果全部喪失,中共黨內反動的老人幫已經大獲全勝。

(三)

這是中國自一百多年前戊戌變法以來,在改革與反改革的鬥爭中或進步力量與反動派的鬥爭中,進步力量所遭受的最慘重的失敗。

政治鬥爭的結局,取決于雙方的力量和膽識。決定「六四」一役勝負的雙方力量對比太懸殊了。沒在政海中游過泳的青年學生,怎能是鄧小平和陳雲為首的老人幫的對手?趙紫陽的地位和經歷當然可以和老人幫對陣,但是「兩強相爭,勇者勝」,在這方面,趙紫陽雖然有「識」,卻沒有足夠的「膽」。俄國人葉利欽在軍方發動軍事政變時,他能跑到大街,登上坦克發表演說,立刻扭轉局勢。而趙紫陽只能在溫家寶的陪同下,到天安門廣場揮淚向學生告別。

總的說來,「六四」這種結局完全是老人幫一手製造的,蓄謀屠城者絕對逃不脫歷史的懲罰。

(四)

這場戰略決戰以一方全軍覆沒而另一方大獲全勝告終。但是,踏著「六四」血跡上臺的中共新領導很快就意識到,他們只是取得軍事上的勝利,在政治上卻遭到慘敗。因為他們在摧毀政治對手的同時,也徹底摧毀了自己的形象,摧毀了人民對統治者僅有的一點信任。

「六四」之後不久,官方就偷偷摸摸把「六四」的性質從「反革命暴亂」改成「北京風波」。這是中共當局承認自己犯罪的有力證據。所以中南海後來就再也不敢給「平暴」慶功,而是年年都把六月四日當作索命的鬼門關一樣,喪魂失魄地繞著走了。如果對中共領導進行一次問卷調查︰一年中哪個日子是他們最害怕的?答案絕對是「六月四日」。

不過問題是︰執政者既然否定了「六四」是「反革命暴亂」,為什麼不平反呢?

中共經常在經濟問題上把危機和挑戰看作「機遇」,這確實有點辯論法的味道。但是唯獨在「六四」問題上,為什麼沒有人站出來抓住這個機遇,不但使自己擺脫尷尬處境,而且能大得人心,使執政黨重新獲得人民信任呢?

客觀地講,平反「六四」不但符合人心,而且也確實有利於中共,使它能與民更始,重獲生機。三十一年前對「四五」天安門事件的平反就是近在眼前的範例,中南海裏難道沒有人能看到這一點嗎?

不幸,中南海裏現在確實沒有這樣一個有膽有識敢做敢當的胡耀邦式的人物。一舉手之勞就能開創一個嶄新的政治局面,這樣劃算的事情竟沒有一個人敢於出來擔當,這樣的領導班子實在太可憐了!這是中共長期堅持一黨專政在幹部路線上結出來的惡果。因為獨裁者絕不能容忍比自己高明的人出來接班,而只喜歡平庸之輩,所以總是一代不如一代,很難出現有作為的領袖。這就是為什麼平反「六四」這個已經成熟了的歷史任務遲遲沒有人敢於挺身而出擔當起來的原因。

因此,不必對中共現任班子寄託多大期望。他們不會主動平反「六四」。即使有人有此動機,也左右不了大局,因為當今的胡溫班子是一個復雜的集體,他們自己都「和諧」不了,還能指望這個班子有什麼石破天驚的作為嗎?

(五)

那麼,中國政治形勢的演變趨勢將會怎樣呢?

鄧小平留下的格局──堅持一黨專政,發展畸形市場經濟,既使多數居民生活有所改善,尤其使權貴迅速暴富,並以國家主義麻醉和毒化國民,使之成為統治者的工具;在國際關系上,由於經濟實力增強,日子也還好過──這種格局曾經相當成功,現在還沒有走到盡頭。

因此,盡管這種格局已經使許多社會矛盾激化,官民衝突此伏彼起,但是統治者仍然有效地掌控著全局,並沒有出現足以影響全局的政治危機。

另一方面,經過「六四」這場戰略決戰,不論中共黨內還是社會上,至今都沒有形成任何有組織的政治反對派。?後餘生的和新湧現的「自由化分子」,遠不足以形成氣候。至於海外政治流亡者的組織和活動,對中國的影響更是微乎其微。所以總的看來,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一種力量能和中共抗衡。

這就是說,如果沒有突發的足以攪動全局的事件,如果高層沒有「韜晦」的黑馬,「六四」後這種高壓下的「穩定」局面將在騙人的「和諧」外衣掩蓋下持續下去,這是不能不承認的中國現實。

這種現實意味著中共的腐敗必定愈演愈烈,權貴富豪與平民百姓的裂隙將愈來愈深,各種社會矛盾一定更加尖銳。盡管中國人一貫能忍,盡管中共「絕對領導」下的軍隊、武警和秘密員警已經用最先進武器和偵測手段裝備起來,並用人民血汗所提供的最豐厚的待遇收買了他們的靈魂,但是當老百姓被壓得忍無可忍,民憤像火山一樣噴發的時候,什麼都會化為灰燼。上海的楊佳殺警事件,湖北的修腳女為自衛刺死官員事件,杭州的富家子飆車撞死路人事件,都激起成千上萬民眾的義憤。這都是些足以使當權者喪膽的前兆。中國到底是通過和平的道路實現民主轉型,還是釀成火山爆發使社會再經歷一場動蕩,現在主動權仍然操在當局手裏。

「六四」二十年了,這下一步棋由誰來走呢?

--轉自《爭鳴》2009年6月號(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06-03 10: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