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克歷險記(166)

Huckleberry Finn
馬克.吐溫 Mark Twain
【字號】    
   標籤: tags: , ,

  「不,不是我神志不清。我此時此刻說的話,我都是一清二楚的。我們確實把他放走了——我和湯姆。我們是有計劃地幹的,而且幹成了,並且幹得非常妙。」他的話匣子一打開,她也一點兒不想攔住他,只是坐在那裡,眼睛越睜越大,讓他一股腦兒倒出來。我呢,也知道不用我插進去。「啊,姨媽,我們可費了大勁兒啦——幹了好幾個星期呢——一個小時又一個小時,一個晚上又一個晚上,當你們全熟睡的時候。並且我們還得偷蠟燭,偷床單,偷襯衫,偷你的衣服,還有調羹啊,盤子啊,小刀啊,暖爐啊,還有磨刀石,還有麵粉,簡直說不完的東西。並且你們也想像不到我們幹的活多麼艱苦:做幾把鋸子,磨幾枝筆,刻下題詞以及這個、那個的。而且那種樂趣,你們連一半也難以想像得到。並且我們還得畫棺材和其它的東西。還要寫那封強盜的匿名信,還要抱著避雷針上上下下。還要挖洞直通到小屋裡邊。還要做好繩梯,並且裝在烤就的餡餅裡送進去。還要把需用的調羹之類的東西放在你圍裙的口袋裡帶進去。」

  「老天爺啊!」

  「還在小屋裡裝滿了耗子、蛇等等的,好給傑姆作伴。還有你把湯姆拖住了老半天,害得他帽子裡那塊黃油都化掉了,差點兒把整個兒這回事給弄糟了,因為那些人在我們從小屋裡出來以前就來到了,因此我們不得不急著衝出去。他們一聽到我們的聲響便追趕我們,我就中了這一槍。我們閃開了小道,讓他們過去。那些狗呢,它們追了上來,可對我們沒有興趣,光知道往最熱鬧的地方跑。我們找到了獨木船,划出去找木筏子,終於一切平安無事,傑姆也成了自由人。凡此種種,都是我們自個兒幹出來的,難道不是棒極了麼,姨媽?」

  「啊,我這一輩子還是頭一回聽到這樣的事。原來是你們啊,是你們這些壞小子掀起了這場禍害,害得大夥兒顛三倒四的,害得我們差點兒嚇死。我恨不得在這時這刻就狠狠地揍你一頓。你想想看,我怎樣一個晚上又一個晚上在這裡——等你病好以後,你這個小淘氣鬼,我不用鞭子抽你們兩個,抽得你們叫爹叫娘,那才怪呢。」

  可是湯姆呢,既得意,又高興,就是不肯就此收場,他那張舌頭啊,就是收不住——她呢,始終是一邊插嘴,一邊火冒三丈,兩個人一時間誰也不肯罷休,活像一場野貓打架。

  她說:「好啊,你從中快活得夠了,如今我告訴你一句話,要是我抓住你再管那個人的閒事啊——」

  「管哪一個人的閒事?」湯姆說。他收住了笑容,顯得非常吃驚的樣子。

  「管哪一個?當然是那個逃跑的黑奴嘍。你以為指的哪一個?」

  湯姆神色莊重地看著我說:「湯姆,你不是剛才對我說,說他平安無事麼?難道他還沒有逃掉麼?」

  「他喲,」薩莉姨媽說,「那個逃跑的黑奴麼?他當然跑不掉。他們把他給活活逮回來啦,他又回到了那間小屋,只給他麵包和水活命,鐵鏈子壓得他夠受的,這樣要一直等到主人來領,或者給拍賣掉。」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說如今大家都可以高高興興了,因為一切跡象都是第一等的。他睡得這麼久,看起來病不斷往好處發展,病情也平靜,十有八九醒來時會神志正常。
  • 正在這時,正當他們把事情安排得差不多,最後罵幾句作為告別的表示時,老醫生來了,四下裡看了一下說:「對待他嘛,別太過分了,因為他可不是一個壞黑奴。
  • 我正想再出去遛達一會,對自己有好處,不過我已動彈不得。啊,這時,她還來不及拆信,便把信一扔奔了出去——因為她看到了什麼啦,我也看到了。是湯姆.莎耶躺在床墊上。
  • 哈特福德市是康涅狄格州(Connecticut)的首府,也是康州的第三大城市。這座快擁有400年曆史的城市,一如馬克.吐溫當年所說般的美麗,但這位大作家肯定做夢都不會想到布什耐爾劇院會在2009年喜迎東方神韻。今年3月21日和22日,神韻在哈特福德市的布甚耐爾劇院舉行三場巡迴演出。
  • 姨父十點鐘左右回來的,顯得有些神情不安。他沒有找到湯姆的蹤影。薩莉阿姨就大大不安起來,西拉斯姨父說,不用擔什麼心——男孩嘛,就是男孩,明早上,你準定會看到他
  • 當時我慌亂到了極點,我偷偷上了樓,把他們鎖在了房間裡!我就是這麼幹了的。換了別人,誰都會這麼幹啊。
  • 我們便往郵局走去,去「找」西特,不過正如我意料中的,他不在。老人呢,他從郵局收了一封信。我們等了相當久,可是西特並沒有來。老人說,走吧,讓西特玩夠後步行回家吧,
  • 我把醫生從床上叫了起來。醫生是位老年人,為人和氣、慈祥。我對他說,我和我的一個兄弟昨天下午到西班牙島上去釣魚,就在我們找到的一個木筏子上露宿。
  • 我知道他心裡是顆白人的心。我也料到了他會說他剛才說的話——所以現在事情就好辦了。我就對湯姆說,我要去找個醫生。他為了這便大鬧了起來,可是我和傑姆始終堅持,寸步不讓。
  • 有些人便進了小屋,只是黑漆漆的看不見我們,差點兒踩著了我們。我們這時急忙往床底下鑽。我們順順當當鑽到了床底下,從洞中鑽了出來,行動迅速,輕手輕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