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律師被冤判七年 在監獄遭暴力毆打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6日訊】(大紀元記者謝正華綜合報導)廣西南寧市律師劉中山於二零零六年被非法綁架並被判重刑七年,被送往賓陽縣黎塘監獄非法關押迫害。三年來,多次遭到獄警和犯人毒打,無奈下絕食抗議。

劉中山,男,一九七二年生,湖北荊州市人,一九九三年畢業於西南政法大學經濟法專業,法學學士,律師,就職於廣西南寧鼎峰律師事務所。

二零零六年,廣西壯族自治區中共「兩會」期間,劉中山三月八日晚發法輪功被迫害真相資料,在區首府被南寧市公安局刑偵大隊警察綁架,劫持到南寧市第一看守所。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三日,南寧市西鄉塘區中共法院非法開庭一審,以莫須有的「利用×教妨礙法律實施」罪名對劉中山非法判重刑七年。劉中山提起上訴,大約二零零七年一月,中共法院非法二審,仍維持原判。劉中山拒絕在判決書上簽字。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三日,劉中山家屬赴南寧看望劉中山,遭到第一看守所警察拒絕。三月十四日,劉中山被劫持往賓陽縣黎塘監獄所謂「標準化」監區七監區非法關押。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當受到犯人暴力威脅,劉中山找警察時,卻引來暴力毒打,差點連性命不保。該監區管教韋某公然操起凳子砸劉中山,而且指揮群警毒打,致使劉中山多處受傷,鮮血濕透了衣裳,滿地是血。

打完後,他們害怕暴露,指使犯人銷毀血衣,沖洗血跡。韋某公開叫嚷「即使劉中山出去了,我也要找人打。」甚至有個才分來不久的年輕帶班警察都在二號房(該監區專用禁閉室)門前叫囂:「凳子只要沒有砸死人,就不算什麼事,只要不打死人,就不叫違法」。並揚言:「告到哪裏去,都沒有用,司法廳也管不了我。」

二零零九年一月一日,新年的第一天,該監區教導員許某用暴力強制劉中山下跪,並指使他人打劉中山。

二零零九年一月八日,警察指使以犯人梁業治為首的犯人多次毒打劉中山,並非法禁閉劉中山一百多天。犯人梁業治毒打劉中山後不僅沒有受到任何處罰,該監區還給梁業治呈報減刑。非法禁閉期間,犯人們限制劉中山上廁所、洗澡、講話,甚至嚴格禁止劉中山書寫一個字,不許使用紙和筆。

由於警察樹立的梁業治的負面帶頭作用,使鍾堅、勞厚言、鄧世言、陸增文、梁光鴻等犯人進一步迫害劉中山,拒絕帶劉中山上廁所,每天只許劉中山早晚各一次上廁所,劉中山提出要見監獄領導,他們根本不傳達,並禁止劉中山和二號房任何人講話。勞厚言還公開發誓:「即使加刑,把牢底坐穿,也一定要把劉中山的頭打爆。」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日上午八時,陸增文誣陷劉中山沖二號房,挑撥並夥同勞厚言、鄧世言、梁光鴻、鍾堅毆打劉中山。二號房值班的兩名「維紀員」都沒有說劉中山違規的情況下,勞厚言以棟長身份,命令二號房值班犯人將房門鎖打開,衝進來,將劉中山按在地上毒打。

鍾堅不但不制止,反而用手打劉中山,幫助將劉中山打倒在地。鄧世言用凳子猛砸劉中山的腳踝、腳背、膝蓋、腿骨,其他人猛踩劉中山的身子,劉中山大聲向二號房值班維紀員呼救,陸增文制止值班人員上前勸阻,並在旁邊大聲喊打,最後,值班犯人實在不忍看下去了,小聲叫他們不要再打了。他們根本不理會,內值警官來了,看著他們打,也不制止。當劉中山向警察反映呼救時,某警察反而質問劉中山到底想幹什麼,最後致使劉中山的腳被打腫,腿打跛,鼻出血,胸肋骨受傷。直到近兩月後的五月六日,劉中山的家屬去看他時,仍然傷痕纍纍。

劉中山絕食絕水兩天兩夜,直到三月十二日該監獄副監獄長來七監區檢查工作時,勞厚言將窗戶關上,試圖阻止劉中山控告,劉中山冒死向副監獄長反映兩個多月來被多次毒打的情況,然後恐怖氛圍才稍稍改觀一點點。

為了保障自己的生命權和健康權,劉中山多次要求向檢察院控告獄警及犯人的犯罪行為,均遭到拒絕。無奈之下,四月下旬,劉中山又絕食約五天五夜,因害怕出人命,獄警大約在四月二十九日晚,才將劉中山絕食之事告知賓陽縣檢察院監管科長陸建光。陸建光於四月二十九日晚十一點多鐘趕到黎塘七監區瞭解情況。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7月18日,來自美東和美中地區的部分法輪功學員近2000人聚集在華盛頓DC,舉行法輪功反迫害20周年大型集會與盛大遊行。活動期間,多名來自紐約的法輪功學員呼籲,立即釋放在中國大陸被中共非法關押及遭受酷刑迫害的親友同修。
  • 來自吉林省舒蘭市蓮花鄉的一位老婦,今年1月28日,走出了中共的監獄。這位已近花甲之年的老人,終於有機會講述自己在監獄裡所遭受的折磨,揭開了中共殘酷迫害成千上萬法輪功學員的冰山一角。
  • 4月25日,「法輪功4‧25和平大上訪20周年紀念研討會」在美國國會舉辦,多位資深國會議員致信支持,關注中國人權狀況的政要、專家現場發言,對法輪功學員和平反迫害的勇氣表示讚賞,感謝法輪功學員為中國民眾的自由帶來希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