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結婚八年 相處不到一個月的苦命夫婦

曹東和楊小晶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7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丁誠綜合報導)曹東和楊小晶這對年輕的夫妻,在他們結婚至今的八年婚姻生活中,兩人在一起的時間總共不到一個月。直到現在,因為修煉法輪功,曹東仍在被關押,楊小晶則被迫流離失所。

從2000年起,曹東和楊小晶夫妻倆不是他被抓,就是她被抓。兩人在結婚後只相處了九天,之後的日子,兩人就是在輪流關進監獄、勞教所,相互探視中度過的。

據明慧網資料,曹東老家在甘肅省慶陽市西峰區,畢業於北京外國語大學法語專業,在畢業後找到了一份收入不薄的旅行社工作。楊小晶當時是北京供電設計院高級工程師。

曹東和楊小晶於2000年11月12日結婚,九天後,11月20日晚,新婚蜜月中的曹東即遭抓捕,其間被輾轉關押在北京多個看守所內。2001年3月,北京法院對其進行了非法審判,曹東被判刑四年六個月,被轉移到原籍甘肅的監獄關押。

夫妻倆獨自面對空房的無限辛酸

2005年,當曹東回到「新婚」之家時,空蕩蕩的房子裡,已不見妻子的身影,楊小晶當時正被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在曹東被非法判刑不久,楊小晶就曾被非法勞教一次,被關押在北京新安勞教所五大隊,因為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而飽受各種酷刑折磨。楊小晶回家後,於2004年4月再次被抓捕,並被非法勞教兩年半,被關在北京女子勞教所的二大隊。

曹東一面安慰年老體衰的岳父母、一面去女子勞教所探望妻子,還要為生存、為找工作奔波。一個月才難得一次的相見,對這對夫妻來講是萬般的苦澀與辛酸。

2006年10月,被關押兩年半的楊小晶被釋放,回到她和曹東的家。但她又與丈夫擦肩而過不得團聚,因為曹東已經再次被抓。

曹東於2006年5月21日與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史考特先生見面,為了營救妻子,曹東講述了自己和妻子及身邊熟識的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迫害。會面之後兩小時,曹東即遭中共國安特務抓捕。


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史考特先生

2007年1月,曹東寫的申訴書衝破重重阻力從監獄中傳了出來,原來他和歐洲議會副主席麥克米蘭-史考特先生見面之後,被抓捕到北京安全局看守所,並在北京被秘密非法關押了三個多月。期間在長達一個多月的時間內,警察每天用手銬把曹東銬在審問室椅子上十幾個小時,曾六天五夜一百三十多個小時銬著他不讓睡覺,同時每天七、八個人輪流對曹東辱罵、恐嚇、威脅,警察不讓其合眼,並將曹東左眼打傷。

在殘酷折磨下,曹東開始吐血,每天大量便血,曾昏死過去一次,三次被送往醫院。警察還把曹東送到北京市朝陽區「洗腦班」實施精神洗腦。

為了逃避國際社會的關注,警察在三個月後把曹東轉到偏遠的甘肅省,秘密的關押在甘肅省安全廳看守所。在這裡曹東又一次斷然拒絕了讓他做國安內線的要求。

2007年1月29日,北京市國安局通過甘肅省安全廳操控的慶陽市西峰區法院給曹東秘密非法開庭,以「向境外組織提供法輪功人員受迫害的材料、信息」(判決書語)為由非法判刑五年。2007年3月22日,慶陽市法院駁回了曹東的上訴。

曹東近況

2007年5月24日,甘肅省安全廳將曹東送到了甘肅省天水監獄。自從曹東被非法關到天水監獄後,獄方就對曹東採取定點包夾和隔離關押的措施。定點包夾就是把曹東固定關押在一間牢房內,派四個刑事犯人和曹東同住一起,由這四個刑事犯人每天二十四小時輪流值班全天候監視其一舉一動,強制看管,強制剝奪合法自由;隔離關押就是單獨關在牢房內,由四個包夾者看管著不讓出牢房,不讓出去放風,不讓聽收音機,不讓接觸任何人,也不讓其他人接觸曹東,與其他所有人都隔離開來,形成「獄中之獄」。

據知情人透露,這四個包夾犯分別是殺人犯、吸毒犯、強迫婦女賣淫犯和經濟犯。獄方對包夾說曹東精神有問題,讓他們嚴加看管,並用所謂的「獎罰機制」來利誘和威逼包夾犯,許諾如果盡心包夾就給立功減刑,如果不賣力就給處分加刑。在獄方的縱容下,這些包夾經常對曹東辱罵、恐嚇、威脅甚至動手。

2008年5月在防震棚內,吸毒犯因曹東單獨去上廁所對其大聲辱罵,並出手打他;2008年6月26日,獄方召開所謂的「迎奧運座談會」,讓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參加,會上曹東剛要發言,殺人犯和吸毒犯這兩個包夾犯不讓他講話,在眾目睽睽之下把曹東架起來拖出會場。

在甘肅省天水監獄被關的兩年多來,曹東就是在這樣被包夾和隔離的環境中度過的,至今這種境況每天仍在持續著。

據悉,長年累月的迫害對曹東的身心造成了很大摧殘,他腸胃功能紊亂,經常便血,晚上難受得睡不著覺,再加上在獄中一直被關在陰冷的牢房內不讓出去活動,常年不見陽光,曹東的頭髮大量脫落,出現大面積禿頂;視力急劇下降,眼睛經常疼痛發脹;牙齒鬆動,牙齦時常出血;面色蒼白,身體很虛弱,走路直不起腰;大腦反應遲鈍,記憶力明顯減退。

楊小晶近況

楊小晶為了給曹東請律師申訴而多次遭國安跟蹤、監視及監聽。2006年12月,北京東城區警察把她抓到派出所盤問了一天,還抄了家, 把她為曹東申訴的材料全都搶走,楊小晶請的律師也遭國安毆打和車撞。

2007年9月,警察稱楊小晶藏有《九評》而非法抄她的家,一無所獲後警察說「這回也好給上邊一個交待」。

2007年12月27日,楊小晶到趙家樓社區交房租,建國門派出所片警劉濤及幾個便衣尾隨到楊小晶家,他們無任何手續叫她去派出所,楊小晶拒絕無理要求。幾個便衣強行將她從樓上抬下,塞進車裡,然後將她劫持到北京六里橋的一個小旅館。

他們盤問楊小晶是不是繼續給曹東找律師,楊小晶遭到威脅恐嚇一整夜。由於沒找到抓捕理由,他們在第二天釋放了楊小晶。而同時,片警劉濤帶領警察,私自用楊小晶的鑰匙開門抄家翻東西,找尋抓捕楊小晶的藉口。

由於家門鑰匙被拿走,警察又虎視眈眈,楊小晶有家不能回,被迫流離失所,目前情況不詳。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7-13 2: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