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貴州福利院賣超生女嬰牟取暴利

貴州鎮遠縣超生父母因不能承受的超生罰款,不得不將女嬰被計生辦送到福利院,然後等待那些國外家庭出「撫養費」來領養,計生辦、福利院從中牟取暴利。圖為中國青海省西寧孤兒和殘疾兒童福利中心的一位孤兒。(Photo by 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人氣: 4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7月2日訊】貴州鎮遠縣超生父母因不能承受的超生罰款,不得不將女嬰被計生辦抱走。被抱走的女嬰被送到福利院,她們的出生信息被弄亂,取名為「古城某」,被當成棄嬰,然後等待那些國外家庭出「撫養費」來領養,計生辦、福利院從中牟取暴利。據《時代週報》報導,2003年至2005年間,貴州鎮遠縣每年至少有100多個超生嬰兒被強行抱到該縣福利院, 2005年後人數相對少了。

今年32歲的李澤吉,是5個孩子的父親,但現在叫他爸爸的人,卻只有4個。失去的女兒沒有名字,沒有出生證明,在李澤吉的腦海裡,甚至沒有模樣。李澤吉只能叫她「老三」。老三被抱走的時候只有36天大,老三的意義,就成了抵計劃生育的四萬罰款。

與李澤吉有著相同命運的父母,在鎮遠縣還有300多戶。他們都是因為無法交納超生罰款,而被迫默許將孩子送往福利院。而在福利院進行統一「改造」後,這些孩子以3000美金的價格被賣到國外。
  
女兒的生命就是一筆罰款

「我不敢回來,當時計生的人在我們村裡很厲害,砸房子搶耕牛抱電視的事經常發生,就是為了罰計劃生育的款,所以他們把孩子抱走,就表示說我的罰款不用交了。」

失去老三以後,李澤吉開始頻繁地做夢,老三在夢裡不斷地呼喊爸爸,但是夢中的老三沒有模樣。李澤吉沒有被噩夢驚醒,也沒有淚流滿面。

2004年農曆3月18日,李澤吉的妻子楊銀燕在鎮遠縣焦溪鎮田溪村爛橋組順利地生下一個女嬰。依照當地習俗,給小孩起名字,通常都需要等到孩子上小學的時候。李澤吉說:「我好後悔沒有早早地起好名字,現在我都不知道怎麼叫她。」

由於害怕當地計生部門的4萬元罰款,李澤吉夫婦不得不在孩子滿月之前遠走他鄉,臨走之前,李澤吉將孩子送到了他堂哥李代武家寄養,堂哥跟他說,沒生出男孩,就別回來。

但李澤吉沒有想到的是,計生辦的人,還是在當年農曆4月24日的時候,將孩子從李代武家抱走了。

在整個田溪村,除了李澤吉家外,還有陸顯德的孩子也被同樣的方式抱走。陸顯德的妻子楊水英無法忘記自己的孩子被抱走的全部過程。

回憶起 「老五」被抱走的那一天,楊水英至今很懊悔。「我家男人去趕集了,要不會拿鋤頭跟他們拚命。」
2004年農曆4月15中午12點左右,焦溪鎮計劃生育股股長石光應來到楊水英家。「他說我交不起罰款,就要把孩子抱走。」楊水英說。

「這個孩子我硬要,要罰款,我交錢。」

「你這麼窮怎麼交錢,誰叫你不把小孩引掉。」石光應說。

楊水英沒有任何理由反駁石光應。只能找來一床好點的小被子,給「老五」裹上。但她在孩子被抱出門後,就開始去追石光應。「石光應走的是後山一條很少人走的隱蔽小路,可以通到另一個叫路溪村的臘水坳,他們的車就在臘水坳等著的。」

當天下午3點左右,楊水英和石光應抱著「老五」到了鎮上。她說鎮上有車在等石光應,沒有辦任何手續,石光應就帶著孩子離開了。臨走的時候,石光應對楊水英說「不用擔心,娃娃養大了以後,福利院會送出國去。」

福利院:以古城的名義

據資料顯示,鎮遠福利院已經將2001年至今送養至國外的嬰兒全部登記造冊,這份冊子裡用了6 頁紙記錄著80個女嬰的生日、撿拾地點、撿拾時間、入院時間、健康狀況、經辦人、送養地點等15項信息。其中有78名女嬰被送往美國、比利時、西班牙。

而80個棄嬰,都擁有了一個統一的複姓「古城」,如古城茜、古城惠、古城梅、古城雯…… 「古城」指的就是鎮遠。兩千多年來,鎮遠是名噪一時的水陸都會,扼守著由湖廣經貴州進入雲南和東南亞諸國的古驛道。

焦溪鎮計劃生育股前任股長石光應稱,他們掌握著全鎮所有超生家庭的小孩資料,小孩還在娘肚子裡他們就開始盯上了,小孩一生下來,快的二十多天,最慢的兩三個月他們就會把小孩強行抱走,不給抱也得抱,哭鬧著不給抱也得抱,因為這是土政策的強行規定,但是幾歲的小孩他們不要,「怕小孩能認路回家。」石光應說。

據悉,在2003到2005年期間,鎮遠縣的農村超生家庭幾乎沒有人能交得起幾萬元的超生人口罰款,這也是石光應所說的:「拿不出錢我們就強行抱小孩抵罰款,凡是被當地計生部門強行抱到鎮遠縣福利院去抵罰超生人口款的小孩只要是被抱進福利院就再也不給抱出來了。」
  
「老三」和「老五」在哪裡?

那「老三」和「老五」究竟在哪裡?已經出國了?或已經死去?福利院的人說,大約10個嬰兒因為生病在福利院去世,姚福建否認了這一數字,但他確認了死亡事件本身。

遠在美國的古城雯的養母給《時代週報》發來一份郵件,其中一張報紙的掃瞄文件是2004年8月14日《貴州都市報》刊發的一則貴州省民政廳的公告,公告中刊登了14名棄嬰的基本情況,其中有兩人的信息如下:「古城茜」(女),2004年4月16日生,同年6月8日被遺棄在鎮遠縣蕉溪鎮田溪村養育組村民陸顯德家門前;「古城雯」(女),2004年5月13日生,同年6月3日被遺棄在鎮遠縣蕉溪鎮車溪村李代武家門前。

這則公告的右下角寫道:望以上14名嬰兒親生父母見本公告之日起60日內速到鎮遠縣社會福利院認領,逾期不領者,我院將規作棄嬰安置。註:嬰兒姓名由福利院所取,出生日期均為福利院估計。

從這兩名嬰兒的撿拾地點看來,正與楊水英和李澤吉家的兩個孩子有著密切的聯繫。據李代武的妻子唐碧珍回憶,2004年4月20日,蕉溪鎮田榮寶副鎮長帶工作組路過李代武家,聽到嬰兒哭,就問嬰兒是哪來的。唐碧珍擔心承認這個孩子是李澤吉生的話,會被罰款,於是撒謊說這個孩子是自己打漁的時候在河邊撿的, 田副鎮長當下表示,你不具備收養條件,撿到孩子必須交給福利院。於是,當天下午就把孩子抱走了。而李澤吉則表示,自己住在深山老林,哪裡能看到報紙,所以對於民政局公佈的這一消息絲毫不知情。

但問題的關鍵在於,從民政廳的公告和實際情況來看,有著莫大的差異—陸顯德和李代武的家門口,沒有出現過棄嬰。

至於報紙上出現的古城茜,鎮遠福利院的手冊中,編號43的資料正是古城茜,她出生於2004年4月16日,於2004年6月8日由蕉溪鎮田溪村陸顯德在自家門前拾獲。進入福利院的經辦人是姚福建。

但這一日期卻與陸顯德和楊水英夫婦倆提供的小孩出生日期不一致。更重要的事,陸顯德並沒有撿到過小孩,況且陸顯德家住在距離蕉溪鎮大約10多公里的大山頂上,交通極為不便,即使要遺棄女嬰,也沒有必要送去他們家。

已經退休的福利院前院長肖培炎說,這麼多嬰兒,不排除登記時出錯的可能。
  
女嬰的身價

鎮遠縣福利院的姚福建承認,78個孩子,每個孩子都以3000美元的「撫養費」被外籍人士抱走的。以當年的匯率計算,這筆款項相當於人民幣190萬元。

《時代週報》聯繫了遠在美國伯利恆的中國籍華人胡英,她是古城慧養母的密友,她在電話中表示:「我們當時給鎮遠福利院交了3000美元。」胡英補充了一下,她依然保存這當年的收據。

據樂樂(化名)大專畢業,提供的一份文字資料中顯示,2003至2005年期間,「鎮遠全縣12個鄉鎮主抓計生工作的有關領導和計生人員將全縣所有超生嬰兒強行抱到該縣福利院,然後再經該縣福利院和該縣民政局的有關領導將這些超生嬰兒偽造假證以每個嬰兒最低24000元人民幣轉「售」到國外去。2003年至2005年間,每年全縣至少有100多個超生嬰兒被強行抱到該縣福利院,並且2005年至今還有超生嬰兒被強行抱到該縣福利院,不過人數相對少了很多。」

對於這份材料,石光應也承認,2003年之前,鎮遠縣之所以要成立那家福利院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為了專門寄養那些被計生部門從各鄉鎮強行抱來的超生小孩,然後再等待那些國外家庭出「撫養費」來領養,從中牟取暴利,但2005年至今抱去的小孩人數較少了。

尋找還在繼續

windy不會放棄尋找古城慧的親生父母,也會尋找在美國複姓「古城」的其他孩子,「windy事實上還在鎮遠資助了好幾個孩子,也是為了讓古城慧知道自己有個根在中國。」

6月30日下午3時左右,據民政局辦公室的羅瓊珍表示。「我們送出去的嬰兒百分之百,絕對是棄嬰或者孤兒。」但對於李澤吉和楊水英的「老三」和「老五」,羅瓊珍猶豫了一會,「假如小孩的親生父母,通過調查真的還在,可以通過省裡辦理相關手續,將孩子送回來。」

美國的胡英表示,古城慧從貴州來到美國已經好三四年,目前大約6歲,她的生活很好,身體很健康,而且喜歡游泳,喜歡體操,和她的美國哥哥關係也很好。而古城慧的美國媽媽Windy也曾經嚐試讓她接觸一些中國的東西比如學漢語,包餃子,但她興趣不大。

在古城慧的養父母這方面,胡英表示,自從2006年開始,windy已經感覺到古城慧的家人還在中國,所以想盡了一切辦法與其生父母聯繫。「但是當時 的資料都很凌亂,所以找到古城慧父母的可能性真的很小。」

胡英解釋,當年領養古城慧時,她在資料上的情況是在羊坪鎮政府門前撿到的,隨後被送往孤兒院,但是在2005年將古城慧帶到美國以前,還聽到寄養古城慧的阿姨說這個孩子其實來自湧溪鎮。「這可能意味著福利院已經將所有孩子的出生地全部打亂了,所以這 個消息讓人覺得很迷茫,也很沮喪。」更重要的是,在鎮遠福利院提供給windy的材料中,有關於《貴州都市報》刊登的消息,都複印在了一份A4紙上,「我們現在已經不敢確認這份資料的真假 了。」

而之所以所有的女嬰都被稱為被遺棄,是因為《收養法》第四條規定,只有喪失父母的孤兒以及查找不到生父母的棄嬰和兒童才可以被收養。

胡英說,windy不會放棄尋找古城慧的親生父母,也會尋找在美國複姓「古城」的其他孩子,「windy事實上還在鎮遠資助了好幾個孩子,也是為了讓古城慧知道自己有個根在中國。」

但是假如真的找到了,至於是否會送回國讓其家人繼續培養,還很難說。「但一定會和生父母取得聯繫,讓他們知道自己的孩子過得怎麼樣,也讓孩子知道真相,然後繼續在美國生活。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7-02 8: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